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长生

第一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亲

长生 | 作者:风御九秋 | 更新时间:2021-10-19 00:08: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无敌天帝深空彼岸王煊都市战神归来诡命法医(徐祸潘颖)阴倌法医科技大仙宗天庭签到,终于等来大闹天宫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唐广叶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摸宝天师(盛世宝鉴)
  这张药方既然在余一手里,就说明余一已经找到了当日住在义庄的三人。

  当日三人离开的时候他并未刻意叮嘱,余一找到了他们,自然就会问出真相,而真相就是先前住在义庄的是那三个灾民,他是后来才赶过去的。

  这张药方可是他弄虚作假的铁证,但余一却并没有将药方交给大理寺,而是私下还给了他,余一为什么要这么做?

  正在紧张思虑,后院传来了黑公子的马嘶,推窗俯望,只见余一和那名为张紫妍的女捕快正在捡拾黑公子的马粪。

  不知是听到了他推窗的声音还是发现黑公子正在抬头仰望,张紫妍抬头看向站在窗边的长生,而余一神情自若,并未回头。

  二人捡了粪球便自行离开,余一始终没有回头看他。

  待二人离开,长生关上窗户,坐到桌旁沉吟思虑,余一先前将药方还给他的时候是刻意避讳了张紫妍的,由此可见张紫妍并不知道余一手里有这张药方,余一此举纯属个人行为,而她得到这张药方的时候,张紫妍也并不在场。

  余一将药方还给他,无疑是在徇私枉法,帮他脱罪,余一为什么要这么做?

  二人先前自未央庵有过短暂的交集,不过那次他也只是帮余一拿下了那群作恶的尼姑,而事后他还将那群尼姑给放走了,单凭这点交情,余一就冒着巨大的风险袒护他,貌似分量不太够。

  不过余一的确这么干了,而且可以确定余一此举并不是得谁授意,因为大理寺是想彻查此事的,并不想回护他。

  沉吟良久,最终想到了几种可能,一是二人之前有过交集。

  二是余一想结交他,就像他想结交杨开一样。

  最后一种可能就是余一认可他的作法,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余一当日在未央庵的时候曾对那些霪尼痛下杀手,这说明此人对于霪邪苟且深恶痛绝,要知道色戒乃佛门大戒,而陈立秋先前杀的都是品行不端的霪官,烧的平康坊里也全是苟且之徒,余一内心深处认可他们的这种作法,至少也是部分认可。

  不管余一出于什么动机,这个人情算是欠下了。

  不过欠下人情他倒是不怕,因为人活于世,活的就是个情义,每个人都会得到他人或大或小的善意和帮助,所有深厚的感情都是在知恩图报,投桃报李,有来有往的过程中建立积累的。

  如果师父无恩于他,他不会千里迢迢的赶去阁皂山。如果赵家无恩于陈立秋,陈立秋也不会不顾一切的杀入长安救人。如果陈立秋无恩于属下,谭怀青和曹琛四人也不会奋不顾身的为他挡住追兵。

  人不怕受人恩惠,只怕薄情寡义,恩将仇报。一个不想欠别人人情的人注定是个薄情冷血之人,要么就是个有受虐倾向的矫情婊,恨不得一辈子谁都不靠,只靠自己,貌似被别人拉了一把,自己日后取得的成绩就不全是自己的功劳了,自己的成功就不纯粹了。

  想明白所以然,此事也就放下了,由于下午睡够了,夜里就没有急于合眼,而是自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推敲明日救人的细节,古衍中毒已经十多年了,而他又是头一次处理这种事情,即便千金翼方里有救治之法,也得往复推敲,确保万无一失。

  四更时分,长生睡着了,由于有心事,睡的不很踏实,只睡了一个更次就醒了,推窗看到不远处的街道上有挑灯的早食摊,便下去吃早饭。

  到得近处才发现摊主是对金发碧眼的外族夫妇,肤色很白,鼻子很挺,长的也很高大。

  就在他好奇的打量二人的时候,那外族妇人热情的跟他打招呼,说的竟然是中土言语,只是发音有些生硬。

  他昨天和倪晨伊出去闲逛的时候也曾经看过外族人,却没看见外族的妇人,这个外族妇人三十出头,长的高高大大,也说不上好看还是难看,总之跟中土女子长的不太一样。

  夫妇二人卖的是胡羹和肉夹馍,这两种食物都是自西域传来的,夫妇二人都说自己售卖的才正宗,但长生之前也没吃过这两样东西,只感觉好吃,也不知道正宗还是不正宗。

  夫妇虽然说话大舌头却颇为健谈,由于食客不多,二人便与长生随口闲聊,长生也对他们的生活很是好奇,一边吃饭一边与他们说话。

  问他们是哪里人,他们倒是说了个地名,但长生也听不懂,退一步说就算听得懂也不知道在哪儿。

  问他们来多久了,回答来了十多年了,那时候长安的外族人比现在还要多,足有四五万人,而经过了黄巢的叛乱,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三万了。

  长安具体有多少人长生不知道,但三万已经是个很恐怖的数字了。

  这对夫妇的家人都在长安,外族人来中土有一大半是来经商谋生的,也有来学习的,似日本的遣唐使就是此类,除此之外还有各类工匠和唱歌跳舞的艺人,也有肤色黝黑的昆仑奴,甚至连朝中都有外族人为官。

  虽然都是外族人,但他们也不是来自一个地方,有突厥人,有波斯人,有天竺人,也有来自东面的新罗人和日本人。

  由于新罗人和日本人跟中土人氏的样貌没有太大区别,故此这两个外族很难被辨认区分,不过自西域过来的波斯天竺等地的人样貌跟中土人氏差别很大,汉人统称他们为胡人,但他们自己并不喜欢这样的称呼,他们最喜欢的称呼是朋友。

  说曹操曹操到,交谈中恰好遇到几个肤色黝黑的外族人抬着一顶轿子由此路过,待他们走过,夫妇二人才低声告知,只道这些人就是昆仑奴,是自西南边陲过来的,在长安充当的通常是仆役和下人的角色,还有一种昆仑奴比他们更黑更强壮,是自更远的地方过来的,不过这类昆仑奴数量很少。

  长生与这对外族夫妇很是投缘,有心与他们多待一会儿,但是想到走的匆忙,包袱忘了带出来,便结束了谈话,付过饭钱回返客栈。

  伙计敲门送来了早茶,茶在这时候可是好东西,长生坐在桌旁喝茶等候,但一直等到辰时,倪晨伊却没有按时来到。

  又等了半个时辰,长生坐不住了,不对劲儿,二人昨天约好今天辰时再见,倪晨伊为何迟迟不到?

  就在他忐忑疑虑之际,伙计敲门,只道楼下有个名叫倪泰的年轻人想要见他。

  长生对这个倪泰有印象,此人是倪府的下人,先前曾经奉倪晨伊之命自南面城门等他。

  由于心中焦急,他便没有自楼上等待,而是跟着伙计来到楼下。

  见到长生,倪泰急忙上前行礼,随即送上了一包东西,“道长,这是我家小姐给您的东西。”

  长生接过那包东西打开看了一眼,发现正是昨天他列举的所需之物,“她怎么没来?”

  倪泰四顾无人,这才低声说道,“回道长问,我家小姐被颜贵妃请进宫去了,她让我与您捎个口信,比武招亲于三日之后的卯时开始,就在倪府前的广场上,届时您可一定要按时前往。”

  听得倪泰言语,长生震惊非常,“比武招亲?”

  “是啊,三日之后的卯时,您自便,我先走了。”倪泰言罢,急匆匆的去了。

  长生拎着那包东西愣在了堂前,这么突然就要比武招亲?

  转念再想,不对,倪家的比武招亲也并不突然,在龙虎山的时候倪晨伊曾经跟他说过倪家要给她比武招亲,就在倪晨伊抱他的那天。

  但昨天倪晨伊并没有提及此事,而且根据倪晨伊所说的那些话来看,比武招亲一事应该被倪家搁置了,这怎么突然就重提此事?

  而且时间为什么偏偏定在三天之后?要知道四天之后就是朝廷比武的日期,倪家为什么要抢在朝廷比武之前为倪晨伊比武招亲?

  还有倪泰所说的那个颜贵妃,他虽然不太懂后宫的事情,却知道贵妃是皇上的女人,此人为什么要将倪晨伊召进宫去?

  肯定是出事了,但究竟出了什么事就无从揣度了,因为没有足够的线索。

  由于昨天没有与杨开定下具体的时辰,长生就没有急于动身,而是回到楼上关门闭户,静心思虑。

  表面上看线索不够,但有个重点,那就是颜贵妃,颜贵妃将倪晨伊召进皇宫乃是临时起意,如果之前就约定好了,倪晨伊昨天不会不说,颜贵妃为什么突然将倪晨伊召进皇宫?

  再者,倪家再怎么富甲天下,也不应该跟朝廷起冲突,要知道抢在朝廷正式比武之前为倪晨伊比武招亲,有跟朝廷抢夺人才的嫌疑,倪家为什么敢这么干?是不是得到了朝廷的默许?

  还有,倪晨伊昨天没提比武招亲一事,说明此事原本已经搁置了,倪家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昨天还没改主意,今天就改了,这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事会不会跟朝廷有关,朝廷里有人想要与倪家结亲,结果发现昨天倪晨伊跟他在一起,对方担心二人发生点什么,所以将倪晨伊给召进皇宫,不让二人继续接触。另外一方面又催促倪家重启比武招亲,因为如果没有比武招亲的话,倪晨伊肯定会选择他,对方就没机会了,而这也正是对方重启比武招亲的原因。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倪倬不希望倪晨伊嫁给他,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拆散二人,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有朝廷的颜贵妃牵扯其中,而且倪泰之所以敢来送东西,倪倬一定是知情的,如果真是倪倬从中作梗,东西不会送来,消息也不会告诉他。

  这件事情还是跟朝廷有关,不过由于线索不够,得出的结论就只能是猜测,但这种可能性极大。

  如果真是朝廷在左右此事,那他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他成了人家的挡路石和眼中钉,朝廷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除掉他,哪怕不杀他,也会设法阻止他参加比武招亲。

  长生此时的心情只能用心乱如麻来形容,他欣赏倪晨伊是真,也挺喜欢此人,但他总感觉自己对倪晨伊并不是钟意和爱慕,如果真去参加比武招亲并最终获胜,那二人的关系就彻底定下来了。

  愁恼良久,最终压下了杂乱的思绪,打开包袱,逐一检视倪泰送来的东西,确定无有疏漏,这才拎着两个包袱出了客栈。

  比武招亲一事先放一放吧,先去为古衍解毒疗伤......
长生最新章节https://baoooo.com/cha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医品狂婿农门妇青翎记烽火邮差不正经的御剑使龙灵墨修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联盟窃取大师柴安平富到第三代苏业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