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长生

第一百零七章 兄弟情义

长生 | 作者:风御九秋 | 更新时间:2021-10-09 02:22: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无敌天帝深空彼岸王煊都市战神归来诡命法医(徐祸潘颖)阴倌法医科技大仙宗天庭签到,终于等来大闹天宫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唐广叶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摸宝天师(盛世宝鉴)
  硬闯需要克服三个难题,一是如何将已经处在昏迷边缘的陈立秋带上五丈多高的城墙,二是如何应对城墙上的弓箭手,三是城墙外有长达三里的空旷区域,这三里的空旷区域是没有任何遮蔽的,行踪一旦暴露,守城官兵立刻就会派出骑兵追杀。

  就在长生观察思虑之际,陈立秋萎靡发声,“老五,放我下来吧,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长生没有接话,也没有再迟疑,离开藏身之处,朝着城墙疾冲而去,留在城里只有死路一条,冲出去吧,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没有背着陈立秋攀越城墙,长安的城墙有五丈多高,他独自翻越都很吃力,更何况还背着陈立秋,临近城墙之后,长生侧身抓住了陈立秋的双手,原地旋转聚力,急转三圈之后瞅准时机将陈立秋朝着城墙高处甩了出去。

  甩出陈立秋之后,立刻提气前冲,跃到半空之后双手自城墙上攀抓借力,快速跃上了城墙。

  眼见陈立秋已经落向城墙外侧,长生片刻也不耽搁,踏地借力急掠而出,自半空抓住了陈立秋并将其夹在了腋下,落地之后撒腿就跑。

  由于他的动作太快,直到此时墙上的守军方才发现他逃了出去,急忙高声告警,与此同时背负弓箭的弓箭手开始开弓激射。

  长生之所以夹着陈立秋而不是背着他,正是考虑到墙上的弓箭手,若是背着陈立秋,弓箭自背后射来,陈立秋就会首当其冲。

  此时他已经彻底暴露在了守军的眼皮底下,唯一能够倚仗的就是追风鬼步,追风鬼步诡异飘忽,城墙上的弓箭手很难瞄准。

  箭矢很快自城墙上疾飞而来,带着呼啸刺耳的破风声落于身侧,长生亦不躲闪,施出身法全力向前,这时候是否中箭全看运气了,因为狂奔的同时根本无法预防躲闪。

  第一拨射来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支箭矢,但第二拨射来的就是成片的箭雨了,这里可是长安,大唐的都城,守城的官兵都是朝廷的精锐,不管是反应速度还是开弓的力道都非寻常士兵可比。

  此时长生耳畔听到的已不再是呼啸的破风声,而是如同蜂群袭来的嗡嗡声,这拨儿箭雨是绝对躲不过去的,因为弓箭手是朝着大致范围开弓的,并没有刻意瞄准,靠的就是箭矢众多,足以覆盖他目前所在的大片区域。

  生死关头,长生没有再依靠运气,而是急中生智,在箭雨落下之前骤然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因为他正在往前跑,考虑到箭矢在空中移动需要时间,弓箭手在开弓之时都会将箭矢射向他的前方,谁也想不到他会突然往相反的方向移动,而且转向移动的如此迅速,伴随着箭矢落地的震动嗡鸣,第二拨箭矢尽数落空。

  待箭矢落地,长生再度转向往南移动,地上密密麻麻的箭矢令他后怕不已,也亏得先前应对及时,如若不然二人此时已经被射成了马蜂窝。

  弓箭手在射出箭矢之后需要重新取箭开弓,而箭矢自城墙飞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这点时间是他最后的逃命机会,若是不能在此期间跑出弓箭射程,还是难逃万箭穿心的下场。

  生死关头,潜力爆发,长生夹着陈立秋疾驰向南,将第三拨箭雨尽数甩在了身后。

  就在他暗自侥幸,如释重负之际,左肩突然中箭,这一箭不但来的毫无征兆,力道也是极大,直接将其肩膀射穿,箭头在前,箭尾在后。

  如此巨大的力道直接将长生掼倒在地,扑倒之后歪头斜视,只见自己左肩所中箭矢竟然没有箭羽,箭羽是用来平衡箭矢的,没有箭羽的箭矢在离弦之后是没有声响的,弊端则是不易控制准头。

  高手,官兵之中有高手。

  危急时刻长生也顾不得多想,探臂揽起陈立秋,继续向前狂奔。

  没跑多远,一支箭矢贴着他的左颈疾飞而过,插进了前方地面,惊鸿一瞥,仍是无羽箭矢。

  虽然没有再度中箭,长生亦是后怕不已,官兵之中有高手,先前那一箭若是右偏半寸,他此时已然中箭殒命。

  由于他此时已经跑出了弓箭的射程,那用箭高手便没有再放箭,但危机并未解除,因为身后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

  闻声回头,只见一队骑兵正抖缰策马,自城门处疾追而来。

  他此时距南方树林还有两里远近,急切估算,根本无望在骑兵追上之前逃进树林。

  这一刻长生并未感到恐惧,他也不后悔没有抛弃陈立秋,如果当日不是陈立秋等人及时赶到,他和老黄已经被村民给打死了,欠下的人情债总是要还的。

  就在他万念俱灰之际,南方树林突然冲出一道黑影,定睛细看,不是黑公子又是哪个。

  貌似知道主人身处险境,黑公子奋蹄扬鬃,全速疾冲。

  眼见黑公子如此通人性,长生感动非常,黑公子还是匹未成年的小马,竟然知道临危救主。

  在黑公子冲出树林不久,几匹战马也自林中疾冲而出,战马共有五匹,一匹空乘,另外四匹都有人骑乘。

  马上的四人正是十二忠勇尉中的四位,原来昨夜他们出城之后并没有全部南下,而是留下了四人自城外等候接应。

  身后追来的骑兵不下四五十,面对十倍于己方的敌人,四位忠勇校尉毫无惧意,抖缰催马,扬手拔刀。

  追兵自一里之外向南飞驰,援兵自两里之外向北狂奔,长生强忍左肩剧痛,夹着陈立秋疾行向南,片刻过后终于赶在追兵之前迎上了黑公子,立刻将陈立秋负于黑公子背上,黑公子是有缰绳的,但它压根儿也用不着缰绳,长生便将那缰绳解了下来,慌乱的将陈立秋捆在了黑公子背上。

  就在此时,四位忠勇校尉赶到,留下空乘马匹之后抖缰冲向追兵,“快带将军走!”

  眼见四人决然的冲向敌群,长生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但他能力有限,救不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救下陈立秋,让他们死得其所。

  长生翻身上马,急奔向南,黑公子负着陈立秋紧随左右。

  陈立秋此时已经神情恍惚,但他仍有意识,有心转头回望,却已有心无力。

  见此情形,长生知道陈立秋想看看冲向敌群的四人是谁,急忙出言说道,“是土茂,曹琛,许相,谭怀青四人。”

  听得长生言语,陈立秋鼻翼抽动,咬牙闭眼。

  长生没有往后看,频频抖缰,催马狂奔,身后传来的怒吼呐喊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直至长生冲进树林,身后亦不见追兵。

  往南狂奔数里之后,长生拐进了西行岔道,他的目的地是长安西北方向,他不知道自己所住的山谷离长安有多远,但长安在豫州,他当日所居住的山谷应该在雍州境内,两地相距应该不会很远。

  由于走的都是小路,不见驿站换乘,一口气跑出三百里后长生所乘坐骑终于口吐白沫,失蹄倒地,长生翻身落马,趁机检视陈立秋伤情,陈立秋此时已经晕死过去,好在被他以玄阴真气延缓了气血生息,虽然情况不容乐观,短时间内还不至于气绝殒命。

  先前所中箭矢还一直插在他的左肩,长生有心将箭矢拔出来,却又担心失血过多会导致虚脱乏力,权衡过后决定先不处理伤处,待得赶到地头再做计较。

  没了坐骑,长生只能催动追风鬼步疾行赶路,到得中午时分终于进入大路找到驿站,抢得马匹之后得以骑马上路。

  中途两度换马,每次换马长生都会以玄阴真气为陈立秋锁定生机,到得午后未时,他已进入雍州境内。

  黑公子虽然可以长途奔袭,却终是年幼,便是体力跟得上,蹄掌却没有成年马匹那般坚硬,到得此时四只蹄掌已经尽数磨穿,奔跑之时鲜血滴沥。

  长生好生不忍却又无可奈何。

  下午申时,长生终于赶到了自己先前居住的山谷,此时陈立秋已经气若游丝,命悬一线,长生顾不得喘息,背着他找到自己藏匿丹药的大树。

  藏在树里的丹药共有五枚,分别为一枚解毒金丹,一枚解毒银丹,一枚疗伤金丹,一枚疗伤银丹和一枚回天银丹。

  陈立秋所中剧毒霸道非常,外侵腠理,内伤五脏,而且拖延时间太长,已经进心上头,担心银丹不足以解毒,直接喂服解毒金丹。

  喂下解毒金丹之后,长生将陈立秋背到水潭边,掬水喂了少许,转而催动赤阳灵气复苏其经络心肺。

  放血也是必不可少的,可以加速排毒,陈立秋的朱玄剑是软剑,他不会用,便用自树中取出的寒月刀自陈立秋手腕脚踝处各划一道浅浅伤口,令毒血缓慢流溢。

  作罢这些,这才开始处理自己的箭伤,动手之前先自附近寻了些止血药草,捣烂之后刚想动手拔箭,突然想到自己左肩中箭一事很可能留下后患,倘若日后有人验查,势必露馅,必须斟酌用药,确保不留一丝伤疤。

  想到此处,又费事寻了地榆,虎杖,紫草三味草药,这三味药草生肌祛疤皆有奇效。

  准备妥当,这才开始拔除箭矢,由于箭矢没有箭羽,直接鼓起勇气,咬紧牙关拽着箭头儿将箭矢自前面拔出。

  箭矢拔出,伤口顿时血流如注,赶紧覆上事先准备好的药草,咬着布条自行包扎。

  解毒金丹名不虚传,半炷香不到陈立秋的脸色便恢复如常,一炷香之后余毒尽清,陈立秋急咳苏醒,撑地起身,弯腰吐出了几口腥臭浓痰。

  解了剧毒,顺了气息,陈立秋走到水潭边掬水漱口,察觉到脸上有硬结的血污,又掬水洗了洗脸。

  长途奔袭本已脱力,拔箭时又大量流血,长生精神萎靡,眼见陈立秋苏醒,也只是看着他,并没有与他说话。

  陈立秋洗过脸,自长生对面坐下,直视着他,也不曾说话。

  片刻过后,陈立秋伸手摸了摸长生的头,“梓瑜还在城里,我得赶回去。”

  长生将余下的四枚丹药全部递了过去,“这是……”

  不等长生说完,陈立秋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不要,你留着,我得赶紧回去,他们必然想不到我敢再回长安,我答应过梓瑜要找到她的父母,我的部下也已经起兵,我得尽快回去主持大局。”

  “三师兄,你真要造反?”长生问道。

  陈立秋没有回答长生的问题,再度掬水喝了几口,转而出言说道,“朝廷比武还有半个月,你不要急着回长安,日后你要事事小心,时时提防。”

  长生点了点头。

  “情势刻不容缓,我这就走了,你在这里养伤吧。”陈立秋转身迈步。

  长生急忙起身跟了上去,将那枚疗伤金丹塞到了陈立秋的手里,“三师兄,这是一枚疗伤金丹,不管伤势如何严重,都可快速痊愈,此物只此一枚,你好生收着。”

  “我说过了,我不要。”陈立秋眉头紧皱,大力推拒。

  “你一定要带着。”长生手上也加了力道。

  陈立秋没想到长生会跟他较劲,看了他一眼之后无奈叹气,收下那枚疗伤金丹转身迈步,“我这辈子算是完了,万难回头了,你的路还很长,一定要走正道,不能给人家龙虎山抹黑。”

  “三师兄,你后悔不?”长生问道。

  “不后悔,”陈立秋缓缓摇头,“谁不希望做个好人,但在此之前我们首先要做个真正的男人,唯有真情不可辜负,她给了我一个交代,我也必须给她一个交代。”

  “你是个好人。”长生说道。

  “我不是了,自杀入长安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不是了。”陈立秋笑道。

  “三师兄,事情可能还有转机,你哪怕起兵造反,也尽量不要乱杀无辜,”长生说道,“朝廷知道你不好惹,可能就招安你了……”

  不等长生说完,陈立秋就拍了拍挂在腰间的那颗头颅,“你会原谅一个杀了你叔叔的人吗?”

  长生默然跟随,没有接话。

  到得林外,陈立秋自树上解下马缰,翻身上马,“再见无期了,老五。”

  “一路走好,三师兄…...”?
长生最新章节https://baoooo.com/cha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医品狂婿农门妇青翎记烽火邮差不正经的御剑使龙灵墨修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联盟窃取大师柴安平富到第三代苏业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