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长生

第九十八章 梧桐树枝

长生 | 作者:风御九秋 | 更新时间:2021-10-01 00:41: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无敌天帝深空彼岸王煊都市战神归来诡命法医(徐祸潘颖)阴倌法医科技大仙宗天庭签到,终于等来大闹天宫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唐广叶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摸宝天师(盛世宝鉴)
  张墨这番话是笑着说的,长生虽然知道张墨是在揶揄说笑,仍然免不得尴尬发窘,红着脸跟在张墨身后,送她出门。

  长生住的地方是处安了房门的山洞,出得山洞,张墨指着躺在院墙下的黑公子说道,“先前我曾跟你说过你此番前往长安怕是短时间内回不来了,你准备如何安置它?”

  长生此时仍然没能从先前的变故中彻底回神,张墨说完他便没能立刻接话。

  见他迟疑,张墨再度说道,“这匹黑马身上带有尸毒,不能随意交给乡人寄养,就把它留在这里吧,动身之前我找人饲喂照料,这处院落也与你留着,不管你什么时候回来都有个住处。”

  “多谢师叔,”长生急忙道谢,“院落给我留着,但黑公子我想带走。”

  见张墨微微皱眉,长生急忙说道,“它随时可以断奶,不用再带山羊上路,而且我也不重,可以骑它上路。”

  张墨上下打量着长生,正如长生所说,他并不沉重,也就一百斤上下,这还是在龙虎山过了几个月的太平日子,先前她在城隍庙第一次见到长生的时候,长生连七十斤都没有。

  看罢长生,再看黑公子,在长生的精心照料下,黑公子已经有三百多斤了,一头小毛驴儿也就这个分量,勉强可以骑乘了。

  “好吧,随你。”张墨点头过后迈步出门。

  长生跟随相送,走出院门之后张墨一直没有说话,张墨不开口,长生便跟在她身后继续往东送。

  走出百十步,张墨开口说道,“先前我们本想驱乘白鹤带你们去长安,你既然想带上小马,那就只能陆路赶往,三伊子搞出这样的事情,我们若是安排她与你同行,不啻于送羊入虎口,走不出三百里你就得被人家给吃了。”

  张墨笑过之后再度说道,“这样吧,你不要等到十日之后了,收拾一下早些动身,长安西城的宝清客栈是我们龙虎山一位居士开的,到时候我们自那里碰头。”

  “好。”长生点头。

  张墨又道,“以你现在的修为,除非遇到紫气高手,寻常江湖中人已经奈何你不得了,时间很是从容,路上多加小心,什么时候动身跟我说一声。”

  “好。”长生再度点头。

  张墨冲其摆了摆手,“回去吧,别送了。”

  “哦。”长生应声。

  见长生一副沮丧神情,张墨感觉有趣,又忍不住揶揄,“回去哭吧,你被人亲过了,不值钱啦。”

  张墨说完,笑着离去,长生垂头丧气,怏怏回返。

  哭倒是不至于,但沮丧懊恼却是免不得的,他懊恼的不是被倪晨伊亲过,而是先前被人抱住之后竟然跟个傻子一般发懵呆立,甚至想不起推拒反抗。

  不过懊恼之余也有几分紧张和激动,原来拥抱亲吻是这种感觉,具体什么感觉也说不上来,反正挺怪的,不过好像也挺好的。

  回到住处,长生开始洗衣服,晾上衣服又带着黑公子去林子里吃草,顺便儿将之前埋下的银两取了出来,此去长安路途遥远,他需要盘缠。

  实则黑公子早就能吃草了,但长生可怜它幼年丧母,一直惯着它,给它喝羊奶吃细粮,有好的谁会吃糙的,此时黑公子吃草,也就是闲来无事嚼着玩儿。

  自林中回来,长生最后一次挤了羊奶,然后牵着山羊下山,去往东面镇子。

  这只山羊跟着他和黑公子风餐露宿,立下了汗马功劳,长生想给它个好归宿,便将它送给了一个带着两个小孩儿的寡妇。

  他之所以将山羊送给这户人家,是因为母子三人生活窘迫,将山羊送给她们,她们会倍加珍惜,好生饲养。

  想到山羊之前一段时间也跟着吃细料,临走时还给了那妇人一把铜钱,交代她隔三差五买些精料与那山羊吃。

  之后他又去了皮匠铺,之前他在这里预订了一副马鞍,此番提前上路,等不得了。

  钱早些时候已经给了,他此番过去只是跟人家打个招呼,别让人家再做了。

  乱世之中谁的日子也不好过,先前给皮匠的钱已经被花销了一部分,长生只道不用退钱,只是来打声招呼,皮匠过意不去,便拿了板凳让长生自门口坐了,然后挑出硝好的皮子裁剪切割,加急赶工给长生缝制了一套简易皮垫。

  长生拿着垫子又去了米铺,让店主帮忙研磨三十斤豆粉,之前一段时间黑公子喝的一直是羊奶混合豆粉,断奶不能断的太陡,不然怕黑公子受不了,羊奶没了,豆粉得给它喝。

  离开米铺,长生又去了茶叶铺,买了三包最好的茶叶。

  之后又去了点心铺,将铺子里的几种点心都买了,足有二十多斤。

  此时是秋天,街边有卖红果的,他又买了一兜红果。

  为了赶在晚饭之前回到天师府,长生便一路小跑,去到饭堂之后将点心交给了分饭的师父,所有来吃晚饭的道人每人都分一点。

  之后又请厨下的小道童帮忙,将那兜红果和一包点心送给倪晨伊。

  实则给倪晨伊送东西他是犹豫过的,起初感觉被人抱了,亲了,再给人送东西貌似是在默认回应,但转念再想,倪晨伊先前送了一包点心和一些梨子,他回送一包不同的点心和一兜红果,既是齐全礼数,又是不亏不欠,有时候太客气本身就是在保持距离。

  茶叶有三包,其中两包是送给付东和郑道之的,付东先前在义庄舍命庇护,郑道之突围求援,这可是救命之恩,理应感激人家一辈子,不是一次答谢就能还清的。

  另外还有一包是送给大忠真人的,他很喜欢这个随和的师叔祖,而这个老头儿也很喜欢他。

  和付东,郑道之他没说自己明天要走,但和大忠真人他说了,大忠真人知道他练成了混元神功,也知道他先前在比武甄选时的表现,并不担心他独行上路会有危险,只是随口叮嘱‘对自己人可以手下留情,对坏人没必要客气,也别跟他们讲道理,都说三岁看老,人哪,十来岁性子就定了,哪那么容易悔改,真有取死的恶人,你就替天行道。哎,你可别在人多的地方杀人哈,你跑了,我们还得给你擦屁股。’

  长生笑着应是,大忠真人随后拿出今年最后一个西瓜切了与他吃,之后摆手打发他去。

  回到住处,黑公子正趴在墙角睡觉,马是可以站着睡的,但它们更喜欢趴着睡。

  长生进门黑公子没起身,但长生转身关门时它站了起来,抢在长生关门之前挤了出去,自门口左顾右盼之后急匆匆的跑了回来,一边用前蹄刨地,一边连打响嚏,无言之意是‘你把我奶娘弄哪儿去了?’

  “送人了,你长大了,该断奶了。”长生关上院门往屋里去。

  黑公子非常聪明,但它还没聪明到能听懂一连串复杂的话,心中疑惑便跟在长生身后不停的甩头打响嚏。

  长生本以为过一会儿黑公子就把这事儿给忘了,未曾想它竟然不依不饶,长生想睡,它就在外面用蹄子敲门。

  万般无奈之下长生只能起身带着它去了镇子,来了个夜敲寡妇门,直到进了院子,看到被拴在柴房里的山羊,黑公子才平静下来,老老实实的跟着长生回去了,实则它也不是非要跟山羊待在一起,可能它只是想知道自己的奶娘身在何处,知道奶娘安好,它也就释然了

  次日早起,长生没有下去操行早课,龙虎山的道人操行早晚功课乾道和坤道都是在一起的,他担心会碰到倪晨伊。

  此番他没有再去敲张墨的门,而是自门外等着,待张墨出门,方才上前道别。

  得知长生今天就要走,张墨有些意外,不过也不是非常意外,因为她知道长生在躲倪晨伊。

  张墨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很是高大,有树枝伸到门外,张墨自地上捡起一段梧桐树枝,折取两寸长短握于掌心,片刻过后将其递给长生,“这段树枝上带有我一息灵气,你若途中遇到危难,就折断树枝,我会尽快过去寻你。”

  长生双手接过树枝,“多谢师叔,这树枝上的灵气能留存多久?”

  “只要不曾折断,它会一直在。”张墨说道。

  长生小心收好那段树枝,冲张墨道谢离去。

  回到住处,带上包袱,关门闭户,下山东去。

  他昨天还在镇子上订了豆粉,便去了米铺拿豆粉,他是老主顾了,知道他要途中用来饮马,店主还送了他一个小木桶。

  黑公子从未驮过东西,长生将皮垫给它垫上,让它来驮豆粉,它不愿意,翘起前蹄,甩掉东西,溜达着去了寡妇家。

  长生挎着包袱,扛着豆粉,拎着木桶跟了过去,黑公子也不是来找奶吃的,就是来看看,确定山羊还在,便跟着长生走了。

  黑公子是长生一手带大的,黑公子什么脾性他一清二楚,镇子上有养马的,带着它去看别的马匹,眼见别的马匹驮物负重,黑公子也想逞能,于是长生便趁机将东西给它驮上了。

  眼见别的马匹驮的东西很多,黑公子不服气,长生便壮着胆子跳到了马背上,还行,黑公子比他想象的有力气,不见丝毫吃力,驮着他一溜儿小跑儿,实则它早就该断奶了,是长生一直惯着它。

  知道它能驮人,长生也就下来了,不过缰绳还是得上的,不是用来拴它或是牵它,黑公子不会乱跑,缰绳是用来在必要的时候骑它的。

  出了镇子,长生开始斟酌去处,离正式的比武还有不到二十天,时间足够了,此去长安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万一陈立秋再来看他,就会扑空。

  反正时间来得及,也不是很绕路,先看看陈立秋去……
长生最新章节https://baoooo.com/cha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医品狂婿农门妇青翎记烽火邮差不正经的御剑使龙灵墨修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联盟窃取大师柴安平富到第三代苏业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