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长生

第四十六章 国之将亡

长生 | 作者:风御九秋 | 更新时间:2021-08-11 01:17:0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无敌天帝深空彼岸王煊都市战神归来诡命法医(徐祸潘颖)阴倌法医科技大仙宗天庭签到,终于等来大闹天宫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唐广叶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摸宝天师(盛世宝鉴)
  这些镖师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何曾受过这等羞辱,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他们都有灵气修为,夜间可以清楚视物,那几只黄鼠狼一路往北逃窜,众镖师紧随其后,穷追不舍。

  成功惊醒了被寐惑的镖师,长生如释重负,此番若是叫不醒这些镖师,那几只黄鼠狼势必不能轻饶了他。

  眼见众镖师追着黄鼠狼往北去了,长生开始踌躇去留,镇子北面就是深山密林,他跑不快,跟不上那些镖师。但是他也不敢回那宅子,此时宅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万一黄鼠狼杀个回马枪,他可就倒了霉了。

  就在他踌躇犹豫之际,领头儿的镖师回过神来,高声呼喊,“赵吉宇,仇老二,你们回去看镖,小心有人调虎离山。”

  听得为首之人言语,两名镖师高声回应,停止追赶,调头回返。

  这两个镖师都很年轻,赵吉宇是个瘦高个儿,仇老二是个矮胖子,眼见长生抓着铜锣站在路中央,仇老二快走几步来到近前,拱手抱拳,冲其郑重道谢,“小兄弟,此番真是多亏了你呀,若不是你响锣惊醒我们,我们便要着了那几个畜生的道儿了。”

  这两个镖师长生都有印象,赵吉宇就是他进门之初与他打招呼的那个年轻人,而送他卤肉的就是眼前的仇老二。

  眼见仇老二冲自己道谢,长生急忙摆手谦逊,与此同时将手中的铜锣和棒槌还给了他。

  赵吉宇随后赶来,还剑归鞘,冲长生道谢,“多谢小师父仗义援手。”

  见赵吉宇以小师父相称,长生多有尴尬,“我真不是和尚。”

  “哦,小兄弟,小兄弟。”赵吉宇热情的拍打着长生的肩膀。

  长生肩上也有烧伤燎泡,赵吉宇拍完之后感觉手上发黏,收手近看,瞬时面露凝重,“小兄弟,你烧伤严重,已经化脓,必须及早医治。”

  赵吉宇言罢,长生急忙摆手说道,“多谢赵镖头,但我身上臊臭并非烧伤化脓,而是我涂抹了黄鼠狼的油脂。”

  “你抹那玩意作什么?”赵吉宇疑惑追问。

  “可以缓解痛楚。”长生说道。

  赵吉宇还想再问,一旁的仇老二插言说道,“走吧,别在街上站着了,回去再说。”

  三人回到院子,赵吉宇和仇老二进屋检查了箱子的封条,确定没有被人动过,这才放下心来,劈柴添火,将篝火烧旺。

  遭遇了如此诡异的事情,二人皆是惊魂未定,本想喝酒压惊却发现酒袋都被黄鼠狼给咬破了,但他们还有不曾开封的,便取出一坛,斟倒喝酒。

  长生本想回到西厢屋檐下,却被二人留在了篝火旁边,非要敬他一碗,但酒为热性,被烫伤或烧伤的人是不宜饮酒的,长生只道不会喝酒,婉言谢绝。

  此前长生与他们只是萍水相逢,无甚交情,他们也不关心长生来历,而今长生帮了他们大忙,二人心中感激,便询问长生打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长生只道自己来自齐州,要往渝州投亲。

  听得长生言语,高个子赵吉宇出言说道,“渝州离此甚远,我们此番要往邢州去,虽不同路,却可以捎你一程。”

  长生闻言没有立刻表态,眼下兵荒马乱,若是能与这些镖师同行,定然安全许多,更何况乘车一日至少能抵步行五日,可以省却不少时间,但他不知道太平镖局和太平客栈有无瓜葛,便不敢轻易应承。

  赵吉宇言罢,矮胖子仇老二也在旁出言附和,一同劝说。

  长生含糊其辞,未置可否。

  见长生多有犹豫,仇老二不明所以,只当他在担心与镖队同行会遭遇打劫,便出言说道,“小兄弟,你大可放心,镖局与镖局也不相同,我们这太平镖局隶属太平客栈,不管是江湖中人还是绿林好汉,都要卖我们几分面子,你与我们同行,安全的很。”

  听得仇老二言语,长生心中一凛,自己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这太平镖局原来是太平客栈开的,太平客栈眼下想必正在四处查找他和巴图鲁等人的下落,与这群镖师同行,岂不是自投罗网。

  长生假意解手,岔开了话题,回来之后与二人随意闲聊,他好奇的是镖师走南闯北多有见识,在此之前有没有遇到类似的事情。

  赵吉宇和仇老二的年纪都不大,性情也豪爽随意,长生问,他们便说,只道稀奇古怪的事情他们此前也曾遇到过,但也只是道人赶尸返乡和鬼打墙迷路,似今晚这种妖怪寐人的事情还是头一次遇到。

  不过他们虽然是第一次遇到,却不是初次听说,近段时间关于妖怪和阴魂鬼魅的传闻明显多了许多,但传闻也只是传闻,不曾亲眼见到便不辨真伪。

  长生知道自己身上臊气难闻,便不与二人坐在一起,二人见他不喝酒,便又拿了些干粮给他,见他没有随身携带水囊,又送了他一个盛水的竹筒。

  长生道谢过后拿着干粮和竹筒回到西厢屋檐下,一边吃着干粮,一边自心里盘算敢不敢与这群镖师同行几日。

  二更过半,先前离开的那群镖师回来了,一个个面色阴沉,神情凝重。

  见众人回返,赵吉宇和仇老二急忙上前询问结果,众人的回答令二人面色大变,后怕不已,原来他们一路追着几只黄鼠狼到了后山,在后山的山谷中发现了大量尸体,尸体足有数百具,男女老少都有,无疑是原本住在镇子上的百姓。

  那些尸体的死相凄惨诡异,所有尸体的伤口都位于脖颈处,都是咬痕,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咬痕,一种齿印较小,伤口却大,自脖颈处钻进去掏空脑髓。

  还有一种咬痕是左右对穿,脖颈左右两侧各有两个筷子大小的血洞,这类咬痕的尸体脑髓都在,却是形同枯槁,彷如干尸,仿佛浑身上下的血肉都被吸干了。

  这第一种情况尚可解释,符合黄鼠狼的习性,黄鼠狼有个特点,倘若钻进了鸡窝,就会将鸡窝里的鸡全部咬死,都是咬脖子,而且它们有吃鸡头的习惯。

  但第二种情况就无法解释了,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黄鼠狼所为,由此可见除了那三只黄鼠狼,后山还隐藏着另外一种可怕的妖怪。

  先前众镖师一通追赶,一只黄鼠狼也没有杀掉,全让它们跑掉了,担心继续滞留在此会发生意外,为首的镖头一声令下,众人分头收拾,连夜启程。

  为首的镖头是个中年男子,姓祝,在众镖师收拾套马的时候,祝镖头走过来冲长生道谢,亲眼见到了后山山谷的惨像,祝镖头很清楚倘若长生袖手旁观他们会落得何种下场,故此言辞语气便异常郑重,抱拳行礼,感谢长生的救命之恩。

  长生从小到大受的都是冷眼儿,何曾受过这等礼遇,紧张惶恐,连连摆手,只道自己其实也没做什么,更何况在此之前仇老二还送了卤肉给他吃,众人遇险,他也应该力所能及的做点什么。

  祝镖头感激长生救命之恩,却也疑惑为什么那几只黄鼠狼不寐惑他,长生只能将自己身上涂抹有黄鼠狼油脂一事又说了一遍。

  听得长生叙说,祝镖头恍然大悟,但他终究是领队押镖的镖头,心思更加缜密,将放在一旁的陶瓮拿起来闻了闻,确定里面有臊气存留方才深信不疑。

  不多时,收拾妥当,众人驱车上路。

  长生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与众人同行,得知那三只黄鼠狼都还活着,而且后山还有其他妖物,哪里还敢独自留在这里,只能与镖师们一起上路。

  恩将仇报的人世上肯定有,但还是领情念好的人多,长生救了这些镖师的命,众人心存感激,对他热情亲近,也不介意他身上臊气难闻,热情的将他请上了第一辆马车,又找了套换洗的衣服与他更换。

  长生被烧成这个样子,镖师们免不得询问缘由,长生也不曾隐瞒,实话实说。

  听完长生讲述,祝镖头长长叹气,“都说抬手不打无娘子,张口不骂外乡人,丐帮竟然连落难的灾民都不放过,当真是丧尽天良。”

  “穷生奸计,富长良心,一群懒惰成性,不事劳作的叫花子能干出什么好事来……”

  “我穷我有理,我穷我老大,当真是不要脸了……”

  “丐帮的采生折割之术咱们见的还少吗?那些缺胳膊少腿儿的乞儿十个有九个出自他们之手……”

  听得众镖师言语,长生对他们印象大好,看来太平客栈也并不全是坏人,当日那名为宋宝的二楼掌柜实则也没想取师父性命,只是投机求财,趁机谋利。

  得知长生要往渝州去,祝镖头当即表态,到得通往邢州的岔路,派出两人亲自将他送到渝州。

  听得祝镖头言语,长生好生惶恐,连连推辞。

  “就这么定了,你救了我们的性命,我们理应报答你,”祝镖头说到此处转头回望,“赵吉宇,仇老二,到时候你们二人带上镖旗,赶上一辆车,将小恩人送往渝州。”

  二人闻言高声应是。

  眼见不得推辞,长生只能连声道谢,除了欢喜,更多的还是欣慰,当真是好人有好报,还是得多做好事才行。

  担心妖物会追上来,车队便行的很快,起初众人还七嘴八舌的与长生说话,后来见长生萎靡不振,昏昏欲睡,便取了个毯子与他裹盖,让他倚靠着木箱闭眼休息。

  长生虽然闭着眼,却没有立刻睡着,众镖师一边警惕四顾,一边随意交谈,交谈的内容无非是今晚的所遇所见。

  说起妖物鬼魅,便免不得说起别处发生的类似事情,正如赵吉宇先前所说,近段时间妖物伤人,鬼魅祸乱之事似乎特别频繁。

  “唉。”祝镖头长长叹气。

  “镖头,你叹什么气呀?”有人问道。

  “都说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来大唐气数已尽了……”
长生最新章节https://baoooo.com/cha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医品狂婿农门妇青翎记烽火邮差不正经的御剑使龙灵墨修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联盟窃取大师柴安平富到第三代苏业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