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长生

第二十章 风雨同舟

长生 | 作者:风御九秋 | 更新时间:2021-07-26 00:49:3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无敌天帝深空彼岸王煊都市战神归来诡命法医(徐祸潘颖)阴倌法医科技大仙宗天庭签到,终于等来大闹天宫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唐广叶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摸宝天师(盛世宝鉴)
  长生对法术一无所知,并不知道什么叫逆天作法,更不知道逆天作法会有什么后果。而他也只有十四岁,对男女之事还很是懵懂,也想像不到为什么想念一个人会导致头发变白。

  背后议论别人很是欠妥,更何况议论的还是师父,担心被师父听到,陈立秋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与长生闲聊了几句就寻了一处避风处抚摸端详刚刚得来的朱玄软剑。

  长生独自守着火堆,心中忧虑惆怅,他很想为师父做点儿什么,但他却想不出自己能做什么,林道长是身中剧毒,寻常的大夫肯定是没用的。

  临近四更,田真弓自树上跳了下来,走到篝火旁将一条毯子递给长生,“你去歇息吧,我来守着。”

  长生摇了摇头,“我不困。”

  田真弓再度催促,长生只能离开火堆,但他并没有找地方睡觉,而是走进树林,借着火光自近处捡拾木柴。

  在他抱着木柴回来的时候,田真弓正在篝火旁研究先前得来的暗器,此时田真弓已经将暗器分离开来,这个酷似罗盘的圆形兵器由二十八支飞刀组成,每支飞刀的形状都不一样,上面分别铸有猴,蛇,龙,兔等动物图案,此前在赶路的时候李中庸和陈立秋曾与他说过五行八卦九宫星宿,故此在看到飞刀上的动物图形之后,他立刻明白这些怪模怪样的动物就是传说中的二十八星宿。

  田真弓知道长生自一旁观看,也并没有避讳他,继续研究揣摩,这二十八支飞刀样式各不相同,大小也有区别,之所以打造成不同的样子,并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追求新奇,而是为了让这二十八支飞刀适用于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目标。

  田真弓虽然很是聪明,奈何这些飞刀的构造太过复杂,即便有长生自一旁帮忙猜想推测,短时间内她也未能将如此复杂的结构组合尽数掌握,最终还是前来替换二人的李中庸帮了大忙,机关造物是李中庸的强项,在他的帮助下,田真弓终于弄清了这二十八把飞刀不同的组合方式和每一把飞刀所适用的角度和目标。

  这二十八把飞刀每一把都可以单独掷出,想追求威力就抛掷大飞刀,想追求精准就抛掷体形较小的飞刀,寻常飞刀只能直线攻击,而这些飞刀不但可以飞直线,其中一些还可以上下翻飞,左右旋转,即便敌人躲在大树的后面或者墙壁的另外一侧,飞刀亦能精准命中。

  此外,这二十八把飞刀之中还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把主刀,与其他二十四把黄色的飞刀不同,这四把主刀分别为绿,白,红,黑四色,这四把主刀可以拼接为一把长达两尺的短刀,用以近身御敌。

  在尝试拼接时李中庸还发现了另外一个细节,那就是飞刀连接时并不是完全依靠榫卯卡扣,不同的飞刀之间貌似有着很强的吸力,于是他便猜测这些飞刀在射出之后很可能可以自行飞回。

  想要确定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不管是李中庸还是田真弓,灵气修为都很低劣,而想要增强飞刀吸力只能依靠自身的灵气修为,不过李中庸最终还是验证了他的猜测,只要四把主刀不脱手,灌注灵气之后就可以将射出的飞刀召回,感召距离的远近取决于灵气修为的高低,如果灵气修为不足,飞到远处的飞刀是无法感召飞回的。

  长生虽然感叹这件兵器构造之精妙,却也感觉这件兵器太过复杂,很难娴熟掌握,也不能说它华而不实,实倒是很实,威力巨大,防不胜防,但实在是太华了,且不说娴熟使用了,便是每把飞刀不同的作用,临阵对敌时就不一定记得住。

  人的兴趣各不相同,李中庸的爱好就是机关造物,对于这种复杂的兵器自然很感兴趣,但他感兴趣的也只是其构造和原理,并不是器物本身,故此他虽然对这件星宿飞刀赞不绝口却无心染指,这种心态就如同钓鱼,喜欢钓鱼的人并不一定就喜欢吃鱼。

  五更时分,林道长自马车里走了出来,此时李中庸田真弓和长生都没睡,见林道长下车,急忙起身迎了过去。

  “师父,您昨夜咳的很厉害,没什么大碍吧。”李中庸说道,林道长身中剧毒一事只是众人的担忧和猜测,并未得到林道长的证实,而身为弟子也不方便直接追问,那等同怀疑师父的能力。

  “没事。”林道长摆手过后走向火堆,自火堆旁的青石上坐了下来。

  巴图鲁和陈立秋听到林道长的声音,也自睡梦中醒来,走过来与众人会合一处。

  要说什么林道长想必早已想好了,众人到齐之后林道长出言说道,“咱们眼下的处境你们也很清楚,能赶在江湖中人闻风而动之前赶来此处实属不易,接下来各种麻烦势必接踵而至,咱们必须有应对之策。”

  林道长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继续说道,“虽然我们已经毁掉了秘籍,但江湖中人绝不会因此放过我们,一来他们不知道秘籍已经被咱们毁去了,二来即便知道秘籍被毁,他们也势必自你们身上查找线索。倘若他们再知道你们随身带有绝世神兵,怕是会如狼见血一般的围追你们。”

  林道长两度停顿之后方才说出了重点,“好在江湖中人虽有识得我的,却很少有人认得你们,即便有人见过你们与我同行,也不过是一面之缘,不会留下很深的印象,即便画像寻找也不可能画的如实逼真,故此只要你们不与我走在一起,他们想要找寻你们便无从下手。”

  “师父,您的意思是让我们背信弃义,独善其身?”陈立秋眉头大皱。

  “言重了,”林道长摇头说道,“你们随我行走江湖也不是一朝半日了,你们的脾性我都知道,怎会是背信弃义之人,但你仔细想过,我所说的可有道理?倘若我们继续结伴同行,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认出,一旦遭遇动手就会被拖慢行程,届时一波未平,一波又至,倘若寻常对手我们还有一战之力,但江湖之中不乏紫气修为的绝顶高手,一旦与他们遭遇,我们岂有胜算?”

  “有道理啊,师父说的有道理。”巴图鲁连连点头。

  “你听明白没有就乱接话,”陈立秋无奈的瞅了巴图鲁一眼,“师父是怕连累咱们,想打发咱们走。”

  “走去哪儿?”巴图鲁愕然瞪眼。

  陈立秋懒得与巴图鲁解释,冲林道长正色说道,“师父,别说您现在有伤在身,即便您没有受伤,我们也不会离开您独自逃生,忘恩负义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你做不出来,我们便能做得出来么?”李中庸怪罪的瞥了陈立秋一眼,转而郑重表态,“师父,您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便是粉身碎骨亦不能报答您对我们的恩情,我们是不会走的,这个念头您不要再有。”

  田真弓和长生虽然没有出言表态,但坚定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想法,见几位徒弟如此重情,林道长好生欣慰,但他并未就此改变主意,而是沉声说道,“除了老大和老幺,你们三个都是有家人的,倘若行踪暴露,极有可能连累父母亲人,江湖中人并不全是光明坦荡之人,多有卑鄙无耻之徒,品性卑鄙,行事无所不用其极,届时冲你们的家人下手,你们如何应对?”

  林道长言罢,李中庸出言接话,“师父多虑了,知道我们来处的人寥寥无几,他们便是有心查找,亦无从查起。”

  田真弓说道,“师父,我虽有家人,却远在天边,我在中土所行之事不会连累到他们。”

  “是啊。”陈立秋出言附和。

  长生就站在陈立秋旁边,他能听出陈立秋虽然出言附和,但信心明显不足,而陈立秋之所以信心不足原因也很简单,他有不止一位红颜知己,平日里总是偷偷与她们通信,难保不会出现问题。

  “你们的心意我明白,”林道长说道,“但我比你们更了解江湖,你们可能不知道自己所熟记的心法秘笈何其珍贵,但江湖中人知道,每一部心法秘籍都足以令他们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称霸一方,如此诱惑,他们岂能不为之疯狂,假以时日定会连累到你们的家人,此事就这么定了,老二老三老四,你们即刻动身,星夜返乡,老大带着老幺回草原避避风头,待风声过去,我自会前去寻找你们。”

  五人之中只有巴图鲁还蒙在鼓里,余下四人早已猜到林道长凶多吉少,听他这般说,无不悲伤难过,心意坚定,打死不走。

  眼见他们几人态度坚决,林道长心急如焚,屡屡呵斥,但五人无一动摇。

  最终还是陈立秋忍不住直接发问,“师父,您跟我们说句实话,您的伤势究竟怎么样了?”

  林道长知道几位徒弟迟早会问,亦不感觉惊讶,沉吟过后沉声说道,“那细芒锐刺乃是自南诏玄猬身上拔下的毒刺,毒性强烈,几乎无药可解。”

  “啊?!”巴图鲁骇然瞠目。

  “你们无需惊慌,”林道长抬手说道,“此事虽然多有危急,却仍有一线生机,既然你们执意不去,那就随我前去寻找解药……”
长生最新章节https://baoooo.com/cha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医品狂婿农门妇青翎记烽火邮差不正经的御剑使龙灵墨修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联盟窃取大师柴安平富到第三代苏业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