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长生

第十九章 两枚红杏

长生 | 作者:风御九秋 | 更新时间:2021-07-26 00:49:3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无敌天帝深空彼岸王煊都市战神归来诡命法医(徐祸潘颖)阴倌法医科技大仙宗天庭签到,终于等来大闹天宫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唐广叶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摸宝天师(盛世宝鉴)
  陈立秋此言一出,三人面面相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果子都是长在树上的,怎么会出现在棺材里,更何况还是古墓里的棺材。

  根据三人惊诧的表情陈立秋猜到了三人心中所想,他也没有浪费唇舌多做解释,直接自怀中掏出一件绿色的扁平器物。

  陈立秋此前胸腹受过伤,贴身缠有厚厚的纱布,故此谁也没有留心他怀中藏着东西,再者就是这件绿色的器物个头并不大,长不过一捺,宽不过两寸,高也只有寸许。

  长生没见识,李中庸却是识货的,“这不是尸体所枕的玉枕吗?”

  “对,那两枚果子就藏在这里面,”陈立秋说着打开玉枕,这玉枕分为上下两部分,是可以分离的。

  打开玉枕,里面藏着的东西随之显露了出来,三人定睛细看,当真是两枚果子,确切的说是两枚杏子,与常见的杏子大小形状几乎没有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普通的杏子是橙黄色的,而这两枚杏子通体赤红,没有一丝杂色。

  不等三人说出自己的怀疑,陈立秋便开口说道,“我仔细检视过了,不是赤玉雕琢的假货,而是真正的果子,你们闻闻,还有杏子气味。”

  陈立秋说着将玉枕递向李中庸,李中庸低头闻嗅,想必是闻到了杏子的气味,脸上再度出现了不可置信的诧异。

  第二个闻嗅的是田真弓,见田真弓面露疑惑,陈立秋伸手捏起一枚红杏递了过去,“先前我也摸过,触感确是红杏无疑。”

  田真弓摆手没接那枚红杏,陈立秋又将红杏递向长生,担心上手会毁坏这件稀奇之物,长生亦如田真弓一般,摆手后退。

  “会不会是玉枕有防腐的作用?”李中庸猜测。

  陈立秋将红杏放回玉枕,摇头说道,“类似的东西咱们之前也不是没见过,这就是块儿和阗碧玉,和阗碧玉虽然贵重,却也不得驻颜防腐。”

  见四人自林中交头接耳,巴图鲁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假装解手走了过来。

  实则师兄弟几人感情很是深厚,并不会因为拌了几句嘴而离心离德,陈立秋之前避讳巴图鲁只是因为巴图鲁浑噩粗心,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林道长已经危在旦夕,有些事情不知道反倒是件好事,知道了也只能忧心焦虑。

  见巴图鲁走进树林,陈立秋主动招呼他过来,并将玉枕和里面的红杏与他观看,巴图鲁感到惊奇自是难免,“哟,刚出正月,哪里来的杏子?”

  见巴图鲁想要上手,陈立秋急忙说道,“这两枚杏子是自墓里带出来的,诡异的很,吃不得。”

  “我没想吃,我就想看看。”巴图鲁解释。

  “走,这里光线不明,咱们去火堆旁仔细看看。”李中庸转身先行。

  众人跟着李中庸回到篝火旁,长生将捡到的柴草投入篝火,待篝火旺盛,陈立秋捏着红杏对火端详。

  “这上面好像有血丝纹路。”陈立秋说道。

  听得陈立秋言语,李中庸和田真弓急忙凑过去一同打量,红杏剔透,对火透光。

  “有些像翎羽的形状。”田真弓说道。

  “应该只是巧合,想必是果子天生的肉丝筋络。”李中庸说道。

  “把你的扇子拿出来,检试一下。”陈立秋说道。

  李中庸摇头说道,“那五行折尺只能试毒,这两枚果子虽然来历不明,却绝不是有毒之物。”

  “我没让你试毒,用你的扇子能试出这两枚果子的五行所属。”陈立秋说道。

  李中庸恍然大悟,取出形似扇子的五行折尺逐一检试,很快就有了答案,“五行属木,确是杏子无疑。”

  众人一通端详猜测,最终也得不出所以然,只能将那两枚红杏自玉枕里取出,放置一旁,等待观察,如果到得明日红杏腐坏了,那就是玉枕神异,如果明日早上红杏还是没有变化,那神异的就是红杏自身。

  巴图鲁能吃能睡,很快就抱着镔铁棍睡了过去。

  李中庸坐在树下抚摸擦拭先前所得的纯钧剑。

  田真弓体态轻盈,担心火光会引来追兵,便跳到树上,自高处一边放哨,一边推研先前得来的罗盘飞刀。

  只有陈立秋和长生留在了火堆旁。

  陈立秋不似寒门子弟,家境应该很是优渥,饮食一直比较讲究,吃干粮时喜欢就着热水,待得烧好热水,长生倒了一碗递送过去,转而低声说道,“三师兄,倘若这杏子真的对师父有所裨益,咱们就这么放着,万一腐坏,岂不糟蹋了?”

  陈立秋虽然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气,却并不是没心没肺之人,听得长生言语,缓缓叹了口气,转而低声说道,“自我们回来到现在,师父咳嗽了三次了,你以为他真的睡着了吗,咱们说的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三师兄,咱们能为师父做点儿什么?”长生好生忧心。

  陈立秋摇头说道,“咱们什么都做不了,师父乃是道人出身,本身就通晓歧黄之术,倘若药石可医,他绝不会什么都不做。”

  长生没有再说什么,正如陈立秋所说,林道长自身通晓药理,中了淬毒的暗器之后又立刻外出求医,如果真的有药可解,林道长一定会想办法为自己医治。

  陈立秋原本是想吃东西的,干粮都拿在手里了,但长生谈及林道长,他心头沉重,便将干粮放了回去,端着那碗水出神发愣。

  “三师兄,吃点吧,你一天没吃东西了。”长生拿起烧饼塞到了陈立秋手里。

  陈立秋看了长生一眼,缓慢呼吸调整心情,努力将玩世不恭的笑容送回脸上,“你还注意到我一天没吃东西,如此细心,长大了必招女子喜欢。”

  长生有些不好意思,尴尬讪笑。

  待陈立秋吃过半个火烧,长生又忍不住旧事重提,“三师兄,那群马帮匪人来自南诏,你说他们的匪巢里会不会有解药?”

  陈立秋沉吟过后摇头说道,“不太可能,当日我看的真切,师父所中暗器并不是钟阿梗主动释放,而是在其伤重濒死时自动发出的,由此可见钟阿梗备下那种细芒暗器旨在危急时刻与对手玉石俱焚,既是玉石俱焚,便没有留存解药的道理。”

  陈立秋言罢,长生缓缓点头,实则陈立秋所说亦是他心中所想,在内心深处他也不认为能找到解药。

  陈立秋又道,“你是头一次出门,不知九州四海之广袤博大,你可知道南诏离此有多远?南诏远在西南,距豫州没有万里也有八千,即便咱们日夜兼程,赶往南诏也得半个月。”

  长生能做的只有摇头叹气。

  陈立秋拍了拍长生的肩膀,“别怕,即便师父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还有我们。”

  长生默然点头,与此同时突然想起一事,“三师兄,你知不知道师父到底在找什么?”

  “不知道,”陈立秋说道,“师父从来没说过,不过据我所知师父自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寻找了,他收下老大的时候已经奔波在外了。”

  “那天晚上钟阿梗说了一句话,我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

  不等长生说完,陈立秋便接口说道,“你指的是师父被阁皂山逐出了师门?”

  “对,你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长生问道。

  “不是很确定,”陈立秋摆了摆手,“不过据我猜测很可能与师父探寻古墓有关,要知道挖坟掘墓大伤阴德,历来为世人所不齿,更何况师父是道士,道家的规矩是很严的。”

  “哦,”长生点头,转而又问,“三师兄,你感觉师父在找什么?”

  “你刚才问过一遍了,我都说了,我不知道,”陈立秋好生无奈,“非要让我说,那我只能瞎猜。”

  “那你就猜一下。”长生催促。

  陈立秋想了想,低声说道,“我怀疑是续命的丹药。”

  “为什么这么猜?”长生追问。

  “师父的衣食用度都是辛劳获得,即便囊中羞涩,也从未拿过墓中的金银钱财,如此一来图财的可能就排除了,”陈立秋将声音压的很低,“再者,师父虽然自墓中带出了不少秘笈,却从未染指参习,兵器也从未动过,这些全都排除了,就只剩下治病续命的丹药了。”

  在长生思考陈立秋的推测是否成立之时,陈立秋继续说道,“我怀疑师父寻找治病续命的丹药是为了一个女人。”

  “哦?”长生好生意外,“为什么这么说?”

  “感觉,”陈立秋说道,“师父五官英俊,气度从容,英俊的男子总会有许多女子喜欢。在外面奔走,心仪他的女子也不少,多有婉转暗示,暗送秋波者,但师父不为所动,故此我怀疑他有心上人,只是这么多年从没听师父说起过。”

  虽然陈立秋分析的有理有据,长生却不敢苟同,他不愿与陈立秋争辩,只得婉转反驳,“师父都多大了,怎么会是为了女人。”

  “你感觉师父多大?”陈立秋反问。

  “四十五六?”长生猜测?

  “什么眼力?”陈立秋好生鄙视。

  “师父的头发全白了,定然在不惑之上。”长生说道。

  “师父没那么老,”陈立秋摇头说道,“我感觉师父最多不过三十五,老大曾经说过,他跟着师父的时候,师父还是个满头黑发的年轻小伙儿。”

  “大师兄跟了师父九年,九年之中师父的头发怎么全白了。”长生不解。

  “我感觉有两种可能,一是思念过度,二是逆天作法……”
长生最新章节https://baoooo.com/cha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医品狂婿农门妇青翎记烽火邮差不正经的御剑使龙灵墨修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联盟窃取大师柴安平富到第三代苏业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