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长生

第十三章 除恶务尽

长生 | 作者:风御九秋 | 更新时间:2021-07-26 00:49:2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无敌天帝深空彼岸王煊都市战神归来诡命法医(徐祸潘颖)阴倌法医科技大仙宗天庭签到,终于等来大闹天宫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唐广叶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摸宝天师(盛世宝鉴)
  在场的众人谁也没想到这个匪人会突然惊呼高喊,无不深感意外,令马帮众人感到意外的是木箱里竟然真的藏有绝世秘籍。令己方众人感到意外的则是这个匪人竟然认字儿,而先前林道长明确要求检视之人不得认字儿,毫无疑问,对方并未遵从约定。

  眼见匪人试图伸手抓拿箱子里的秘笈,陈立秋立刻盖上了箱子,由于动作太快,险些压了那人的手。

  “你做什么?我们还不曾看清楚。”匪人急切缩手。

  “言而无信,你分明识字。”陈立秋怒目呵斥。

  “我从未读书求学,只认得几个简单的文字,”匪人狡辩,“不识六典史记,怎么能算认字儿呢?”

  “你连六典史记都知道,还敢说不识字儿?”陈立秋当即拆穿。

  如果匪人不无赖狡辩,己方众人或许还会将突生的变故视为意外,但此人既然知道六典史记,说明此人不但认字儿,还熟识精通,要知道当下大部分人是不认字儿的,由此可见钟阿梗派此人参与检视乃是别有居心。

  陈立秋与那匪人争论之时,李中庸焦虑的看向林道长,“师父?”

  “既然有言在先,那就打开箱子,让他们看个清楚。”林道长平静的说道。

  “师父,他们分明认字儿。”陈立秋焦急插嘴。

  “我们只需证明滇王玉玺当真不在我们手上。”林道长说道。

  看得出来李中庸和陈立秋都不想再次打开木箱,但林道长既然发话了,他们也只能再次打开木箱,将里面的东西向那两个匪人进行展示。

  “正所谓无信而不立,希望诸位言而有信,莫要食言而肥。”李中庸出言说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对方随口敷衍。

  田真弓心细如发,发现那二人视线所及,看的全是秘笈上的文字,便走到林道长身旁,轻声说道,“师父,他们分明是冲着秘笈来的,今日之事,必难善了。”

  “来者不善,他们人多势众,当真动起手来,我们必然吃亏……”林道长说到此处压低了声音,“我动手之后,你立刻假借突围,往四面布下五行阵法,将他们尽数围住。”

  听得林道长言语,田真弓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倚坐在树下的巴图鲁。

  长生距林道长很近,听全了林道长与田真弓的交谈,林道长前半句是为了麻痹马帮众人,而压低了声音的后半句则是其真实想法,他们带有秘笈一事已经被马帮知晓,一旦走漏了风声,势必后患无穷,想要杜绝后患,必须将马帮众人全部留下。

  “看完了吧,我们没有你们所说的什么玉玺。”陈立秋没好气儿的盖上了木箱。

  “确实没有。”匪人转身向钟阿梗走去。

  长生本以为二人经过林道长身边的时候林道长会出手留下他们,未曾想林道长并未出手,而是任凭二人跨过小溪,回到了钟阿梗身边。

  二人回去之后急切的冲钟阿梗说着什么,由于距离较远,听不清具体说了什么,但马帮众人的脸上明显写着激动和兴奋。

  “钟帮主,我从未见过你所说的滇王玉玺,而今误会已经消除,日后大路朝天,咱们各走半边。”林道长说道。

  “玉玺的确不在你手上,钟某也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此事就此翻过,”钟阿梗说到此处话锋一转,“不过天蚕神功乃是我们马帮祖上之物,你得交出来。”

  钟阿梗的语气很是强硬,之所以变的如此强硬,乃是因为听到了林道长和田真弓谈话的上半句,再有便是己方众人为了洗清嫌疑,甘愿打开木箱接受他们的搜查,这让钟阿梗认为他们胆怯懦弱。

  “我们并无天蚕神功。”林道长说道。

  “那捆紫红色竹简上的古篆标头分明写的是天蚕神功。”先前检视木箱的匪人说道。

  “你看错了。”林道长面无表情。

  长生并不知道天蚕神功是什么功法,但是钟阿梗脸上的激动却是掩饰不住的,俗话说利令智昏,在巨大的诱惑面前,钟阿梗连虚伪的掩饰都失去了耐性,吐出了嘴里一直咀嚼的红色事物,阴冷斜视,面露狰狞,“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立刻将天蚕神功交出来。”

  “我说过了,他们看错了,我们没有天蚕神功。”林道长平静的说道。

  “帮主,不要跟他多费唇舌了,”有喽啰自一旁开腔儿,“一起上吧,抢回咱们的秘笈。”

  “言之有理,”钟阿梗拔出了腰间的弯刀,“弟兄们,跟我上。”

  钟阿梗话音未落,人已经疾冲而出,眼见头领动手,余下众人立刻紧随其后,腰刀出鞘,自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眼见敌人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林道长拂尘甩动,率先敌住了钟阿梗,而李中庸和陈立秋则将木箱移到了巴图鲁所在的树下,分据左右,阻拦敌人。

  长生没有兵器,只能拾捡石块儿胡乱扔砸,一瞥之下发现陈立秋的包袱遗落在不远处,便赶在敌人冲过来之前跑过去捡了起来。

  长生刚刚捡起陈立秋的包袱,便被田真弓抓了起来,不等他反应过来,田真弓便将他扔向了李中庸。

  李中庸挥剑逼退了一名匪人,腾出手接住了长生,“留在此处,不要乱跑。”

  眼见周围全是敌人,长生顾不上回应,急忙自地上摸拿石块儿扔砸帮忙,他平日里经常投掷石块儿,手上颇有准头,虽然不能独当一面,却能为李中庸和陈立秋拾遗补缺。

  与敌人周旋的同时,长生分神看向林道长,林道长此时正在与钟阿梗周旋,钟阿梗挥舞弯刀横斩竖劈,招式甚是凌厉,而在二人周围也围了一圈儿伺机偷袭的匪人,林道长挥舞拂尘辗转腾挪,招式虽然不似钟阿梗那般凶狠,却进退从容,以一敌众,不显狼狈。

  马帮众人都知道林道长是劲敌,而眼下林道长又正在与钟阿梗过招,这群匪人都希望帮助自己的头领将林道长拿下,一来可以釜底抽薪,二来也能在头领面前邀功表现。

  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之下,擅长武艺的那些人大多聚集在了林道长周围,此举间接减轻了李中庸和陈立秋的压力,二人分头应敌,勉强也能稳住阵脚。

  树下的石头并不多,很快长生就捡不到石头了,眼见巴图鲁正拄着铜棍想要挣扎起身,便抢过铜棍替下了他。

  长生猜到铜棍分量很重,却没想到足有四五十斤,他羸弱瘦小,单手根本不得挥舞,只能双手抓握,协助李中庸和陈立秋二人拒敌防守。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由于马帮人数众多,很快己方就有人吃亏了,不是旁人,正是长生,马帮之中有人自暗处偷放冷箭,长生毫无防范,一根无羽短箭直接射中左肩。

  长生的力气本就不大,左臂受伤之后立刻挥不动那沉重的铜棍,只能拖着铜棍退回树下。

  正在迎敌的陈立秋发现长生受伤,关切回望,一分神,被敌人抓到机会,弯刀挥舞,自其前胸留下一道森长血口。

  眼见陈立秋和长生挂彩受伤,李中庸焦急非常,长剑急挥,暂时逼退了敌人。

  “老三,老五,你们怎么样?”李中庸紧张问询,众人之中除了巴图鲁和长生,其他几人都是有家人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行走江湖时众人都尽可能的不喊对方的全名,只以长幼排位称呼。

  陈立秋并未回话,而是紧咬牙关,挥舞铁铲将一个冲到近前的匪人砸倒。

  “我没事。”长生语带颤音。

  “疼痛还是痒麻?”李中庸急切问道。

  临阵对敌,又是以寡敌众,哪里能够分神,长生尚未回话,却发现先前那个偷放冷箭的匪人又持弩对准了李中庸。

  见此情形,长生急忙高声示警,“二哥小心!”

  长生话音未落,那持弩匪人的额头上已经多了一把弯刀,那弯刀乃是马帮众人的武器,怎地会插到他们自己人的头上。

  急切环顾之后,长生恍然大悟,原来那把弯刀是林道长自匪人手里夺下并甩出的。

  见林道长身陷重围还能眼观六路出手救援,长生心中好生不解,既然林道长尚有余力,为何不一鼓作气先将钟阿梗斩杀,只要杀了钟阿梗,敌人就会群龙无首。

  不过转念过后,长生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如果林道长真的打杀了钟阿梗,马帮的这群匪人就会作鸟兽散,而一旦他们四散逃跑,己方众人便无法将他们尽数留下,林道长之所以一直拖延时间,没有立刻痛下杀手,乃是在等待田真弓布下阵法,将匪人全部困住。

  长生受了伤,已经不得参战帮忙,但他也不愿袖手旁观,便借着火把的光亮开始计数敌人的数量,此时所有敌人尽数现身,远处和近处共有二十七人,其中五人已经受伤倒地,不知死活。

  刚刚数清敌人的数量,长生就发现天上有雨滴落下,就在他误以为下雨了的时候,却发现落在头脸上的雨滴有些腥臊。

  抬头一看,险些气死,原来并不是下雨,而是那只顽劣的猴子自别的树梢蹿到了众人所在的这棵树上,此时正在冲着树下撒尿。

  由于猴子位于高处,长生虽然生气却也做不得什么,但偶然一瞥,突然发现不远处有只箭弩,正是先前被弯刀砍死的匪人所留。

  箭弩在此时并不罕见,长生认得箭弩,也发现箭弩已经上弦,瞅准机会,强忍疼痛冲了出去,将那只箭弩捡了回来。

  此时那只猴子正在树上得意的蹦跳尖叫,长生抓了箭弩在手,立刻冲着猴子扣动了扳机,短箭疾飞而出,不偏不倚的射中了猴子的脑袋。

  就在猴子自树上掉落的同时,远处传来了田真弓的呼喊,“师父,阵法已经布下……”
长生最新章节https://baoooo.com/cha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医品狂婿农门妇青翎记烽火邮差不正经的御剑使龙灵墨修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联盟窃取大师柴安平富到第三代苏业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