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长生

第十二章 滇王玉玺

长生 | 作者:风御九秋 | 更新时间:2021-07-26 00:49:2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无敌天帝深空彼岸王煊都市战神归来诡命法医(徐祸潘颖)阴倌法医科技大仙宗天庭签到,终于等来大闹天宫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唐广叶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摸宝天师(盛世宝鉴)
  听得林道长言语,李中庸和陈立秋只能将巴图鲁扶到一棵树下,转而开始分头准备。

  长生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而李中庸等人貌似也没有应对这种事情的经验,显得颇为慌乱。

  几人之中只有李中庸随身带了一把长剑,陈立秋和田真弓都没有兵器,敌人随时可能出现,没有兵器可不成,陈立秋打开其中一个木箱,自其中拿出两根铁杆儿,其中一根前段颇为尖锐,两根铁杆儿拧接结合,拼凑成了一根长矛,转而将长矛扔向田真弓,“老四,接着。”

  待田真弓接过长矛,陈立秋又自木箱里拿出一把铁铲,铁铲不过一尺来长,后端接上一根两尺长的铁杆儿,只当方便铲使用。

  见陈立秋盖上了木箱,长生急忙走上前去,“三哥,给我一个。”

  陈立秋连连摆手,“一边去,你打的过谁呀,赶紧找地方躲起来。”

  长生不肯,继续讨要。

  不远处的林道长闻声回头,“长生,对方来者不善,你不会武功,留在此处只能枉送了性命,趁敌人未到,早些走了。”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换成谁都免不得害怕,长生也不例外,但他却并不打算逃走,“我不走。”

  “嘿嘿嘿,便是想走,你也走不了啊。”西南林中传来了阴冷怪笑。

  林道长没有再与长生说话,转身冲西南方向稽首行礼,“无量天尊,诸位是哪一路的英雄豪杰,拦住我们的去路所为何事?”

  长生没有灵气修为,不得夜间视物,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他看不到远处树林里的情况,但是根据杂乱且急切的脚步声来看,来人数量至少也在十人以上。

  “林东阳,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黑暗中有人开口。

  此前长生只知道林道长道号罗阳子,并不知道他的俗家姓名,来人竟然知道林道长的俗家姓名,说明此人对林道长很是熟悉。

  短暂的回忆之后,林道长出言问道,“你是南诏马帮的钟阿梗?”

  “记性不错,正是在下,”来人亮明了身份,转而高声下令,“点亮火把!”

  为首之人下令之后,树林各处先后亮起了火把,火把并不是集中在哪一片区域,而是分散在己方众人的四周,对方究竟来了多少人目前还不得而知,单是火把至少就有二三十炬。

  有了火光,长生方才看到了来人的长相,此人年纪当在四十岁上下,身形瘦小,皮肤黝黑,穿着一身黑红相间的怪袍,由于火光飘忽,看的不很真切,长生原本以为此人左脸上趴着一只蝎子,待对方走近方才发现那蝎子并不是真正的蝎子,而是蝎子纹身。

  跟随此人一同出现的那些人个子也都不高,腰间都挎着弯刀,身上的装束也不似汉人穿戴,脸上无一例外的都有毒虫纹身,火光跳跃,各种毒虫纹身在火光的映照之下显得丑陋狰狞。

  为首之人缓步走近,自小溪对面停了下来,距林道长约有两丈远近,其他众人也随之靠近,相隔五丈,将己方六人团团围住。

  “林东阳,你被阁皂山逐出师门已有多年,怎地还做道人打扮?”那名为钟阿梗的敌酋皮笑肉不笑。

  林道长并不接对方话茬,而是沉声问道,“钟帮主,你不在滇南温暖安生,千里迢迢跑到这滨海之地做什么?”

  “想见你一面不容易啊,得知你在此处,我立刻马不停蹄,连夜北上。”钟阿梗说话之时嘴里一直在咀嚼着什么,吃的什么不知道,只能看到沾附在牙齿上的鲜红汁液。

  林道长冷然一笑,没有接话。

  “既然已经见面了就别磨蹭了,赶紧拿出来吧。”钟阿梗说道。

  “你想要什么?”林道长沉声问道。

  “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还能要什么,自然是那滇王玉玺。”钟阿梗说道。

  “我从未见过滇王玉玺。”林道长正色说道。

  “呵呵,”钟阿梗冷笑过后面露凶相,“林东阳,你真以为我们马帮是可以算计耍弄的么?为了帮你打开那雪山古墓,累死了上百匹骡马不说,我们还死了十几个弟兄,我们挖井,你吃水,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林道长出言说道,“我们当年有过约定,你我合力打开玉龙山的滇王古墓,我只取墓里的丹药,余下的东西全归你们,除了丹药,我没有拿取墓里的任何东西。”

  钟阿梗鼻翼抽动,“你离开之后我们自墓中并未找到滇王玉玺,当年你是第一个进入墓室的人,滇王玉玺不是你拿走了,还能是谁?”

  “你们也只是猜测墓中可能会有滇王玉玺,并不表示滇王玉玺一定在那古墓之中,”林道长正色说道,“更何况滇王玉玺对你们有用,但对我毫无用处。”

  林道长与钟阿梗说话之时长生观察了一下己方众人的表情,李中庸和陈立秋等人脸上都有疑惑神情,这说明他们并未参与此事,林道长与马帮的恩怨发生在林道长收下他们之前。

  钟阿梗虽然率领马帮众人围住了众人,却并没有立刻发难动手,貌似对林道长颇为忌惮,随后一段时间双方一直在激烈争论。

  “三哥,这些人是什么来头?”长生小声问道。

  陈立秋随口说道,“我对他们也不熟悉,只听师父说起过,据师父所说南诏本是险恶之地,山高林密,翻山越岭走脚贩运全靠骡马,故此生出了以走马贩运盐茶为生的马帮,不过马帮虽然帮众众多,却多是乌合之众,武功也都稀松平常。”

  “你看他们脸上都刺着毒虫,怕是擅长下毒。”长生说道。

  陈立秋缓缓摇头,“他们只是会下毒而已,谈不上擅长,用毒真正厉害的是黔中的蛊寨和湘州的龙王山。”

  听得陈立秋讲说,长生缓缓点头,转而又问道,“滇王玉玺是什么东西?”

  “此前没听师父提起过,”陈立秋摇头说道,“但是听那名字,应该是滇王用过的玉玺,你可别问我那玉玺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

  “我怎么没看到那只猴子,”长生说道,“会不会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一伙儿人?”

  陈立秋可以夜间视物,看的清楚,“猴子在他们身后那棵树上。”

  虽然陈立秋说出了猴子所在的位置,长生却看不到,天太黑了,他只能看到火光照亮的一小片区域。

  “三哥,咱们能不能打得过他们?”长生又问。

  陈立秋缓缓摇头,“不知道,此前我们从未跟人动过手,也不知道师父这些年究竟在找什么,原来师父一直在找某种丹药。”

  长生与陈立秋说话的同时,林道长也在和钟阿梗争论,看得出来钟阿梗对林道长颇为忌惮,也能看得出来林道长也并不想与钟阿梗等人动手,双方虽在激烈争论,却始终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克制。

  争论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最终钟阿梗提出要检查众人随身携带的箱子和包袱,如果里面没有滇王玉玺,此事便到此为止。

  “我不会让你们搜身。”林道长正色说道。

  “我们也不需要搜身,”钟阿梗说道,“滇王玉玺高过两寸,你们无法随身携带。”

  “倘若滇王玉玺不在我们的行李之中,你又会怀疑是我们将玉玺藏了起来。”林道长说道。

  “不会,”钟阿梗摇头说道,“如此重要的东西,你们定然会随身携带,倘若玉玺当真不在你们手里,我们就此退走,过往之事一笔勾销。”

  “一言为定?”林道长确认。

  “一言为定。”钟阿梗点头。

  眼见双方达成了约定,敌我双方全都暗暗松了口气,行走江湖能不动手尽量还是不要动手,因为一旦动起手来,死的不一定是谁。

  由于钟阿梗所说的滇王玉玺个头很大,便不需要进行搜身,只需将包袱打开,冲马帮进行展示便可。

  为了近距离的看个清楚,钟阿梗便有心派出两人跨过小溪近距离的进行观察。

  林道长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却也提出了要求,检视之人不能认字。

  己方众人逐一打开包裹冲对方展示,也不需要展示的太过仔细,藏不了玉玺的衣物和杂物都可以不加展示。

  看过包袱之后,便是木箱里的东西,其中一个木箱里装的是作法事所需要的法器和一些挖掘工具,另外一个木箱里装的则是竹简和古籍。

  就在打开第二口箱子的时候,一个马帮匪人突然发出了惊讶呼喊,“帮主,天蚕神功,传说中的天蚕神功……”
长生最新章节https://baoooo.com/cha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医品狂婿农门妇青翎记烽火邮差不正经的御剑使龙灵墨修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联盟窃取大师柴安平富到第三代苏业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