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科幻灵异小说 > 最终深渊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407、正是在下

最终深渊 | 作者:一条咸鱼而已 | 更新时间:2018-06-14 21:43:04
推荐阅读:银河霸主饲养手记最强齐天大圣末世养娃手札修真四万年诸天万界反派聊天群某美漫的机械主宰刀碎星河诸界末日在线武侠世界大穿越龙墟
  在护道军三人的押送中,韩逸和铁塔穿过城市的繁华区,来到了城内专门为护道军设立的驻地。

  看守的卫兵和领头的男子打过招呼后,直接放行了五人,让他们迈步走入驻地禁区之中。

  不断深入,远处那面熟悉的护道军旗再次浮现在了眼前。

  “你们驻地最高级别的军官是什么职务?”韩逸疑惑的问道。

  那名领头的将士并未回答,而是将三人带到了一处练兵沙场,随后指着护道军旗道:

  “跪下,向护道军先辈们磕头认错!”

  韩逸:“.....”

  铁塔此刻气的脸都青了,他可是知道护道军是韩逸创建的,这不是也相当于让他给韩逸磕头吗。

  “护道兄弟,我感觉我要揍人了,这次谁的面子都不好使了!”

  韩逸:“.....”

  “为开国浴血奋战,甚至为此牺牲的将士们磕头让你们很为难吗?你们的安定生活难道不是先辈们拼死换来,莫要自误!”

  看到两人那副态度,领头的将士面色转冷,显得很是气愤。

  其实每年开天国都要为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将士们举行悼念仪式,无数百姓会在那天磕头哀悼开国先辈们。

  外界有多少人想朝拜这面对于护道军来说神圣的旗帜,却得不到这个机会。

  可让眼前两人跪下朝着先祖认错,他们竟然还犹豫了起来,甚至为此愤怒,在他看来,实在无法理解。

  铁塔此刻也是一脸愤怒,他之前便一直在忍耐,可让他给人磕头,这他忍不了,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了。

  至于任务,去他妈的,打完再说。

  正当剑拔弩张之际,一个人从驻地的楼房中走出,他远远的望着沙场上站立的几人,随后好喝道:

  “兔崽子,谁让你带人进军营驻地的,给老子滚过来!”

  听到这话,那名领头的男子面色僵硬,随后转身望向那个吹胡子瞪眼的中年男子,小跑着朝他奔去。

  “怎么回事?”那名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禀都统大人,他们昨晚在酒楼醉后.....”领头男子原原本本的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汇报了一遍,同时说明了刚刚韩逸二人在军旗下的表现。

  听完了全过程,都统的面色不善,随后迈着大步来到了韩逸与铁塔跟前:

  “好小子,真的长了豹子胆,竟然敢辱我护道军,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之徒!”说着这名都统抬头便朝着韩逸与铁塔的脖颈抓去。

  “既然你们不跪,我帮你们!”

  伴随着凌冽的劲风,都统骤然出手,而韩逸和铁塔都是眉头一挑,也抬手拍去。

  不过不同的是,韩逸拍的是铁塔的手臂,同时一脚踹在了都统的胸口。

  “砰!”

  这一脚韩逸没有留多少力,都统突然被踹,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于此同时韩逸也跟着退了好几步。

  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巨力,韩逸心中诧异,显然铁塔的力量之强,超出了他的想象。

  “护道,为何拦我?”铁塔面色转冷。

  要知道,曾经在第一幕他便和韩逸说过要做朋友,所以也将韩逸当做朋友看待,所以他一再忍让,可到了如此地步,他不明白韩逸为何还要拦他。

  “铁塔兄弟,错在我,我给你赔罪,不过你在这里出手,我们后续的任务怎么办,在此打闹一番的后果就是我们的主线任务无法完成,那还如何与外星生命征战,一切以大局为重啊!”

  那名都统此刻面色惊骇,这一踹虽然出其不意,可要知道,他可是已经开始初步修炼顶级炼灵法门“护道杀”了,实力应该不是眼前这般年轻的毛头小子所能抵挡的了才对。

  更让他意外的是,其中一人竟然为自己挡住了那个长的如巨兽般强壮的男子出手。

  似乎是怕自己受伤?想到这里,都统的心中掀起滔天巨浪,无法平静。

  这里的动静很快吸引了在驻地中的大部分护道军将士,呼啦啦,很快驻地内的数百人便将整个沙场包围了。

  场面显得极为紧张,仿佛随时都会爆发战斗。

  “能好好谈谈吗?我们不想出手,实话告诉你,就算这里所有人一起上,也不一定会是我们的对手”韩逸望着都统,语气诚恳道。

  “狂妄!”都统高喝了一声,顿时四周的护道士兵同时踏前一步。

  “他们不会听的,等我把他们全部打趴下,再和他们好好讲道理”铁塔面色愠怒,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正当战斗就要爆发之际,一声高喝从外面传来。

  “报都统,太子殿下亲临,要来慰问参加本次比试的护道军将士们”听到这话,都统变色一变。

  这样的场面让太子见到,绝对是一件极为不光彩的事情,他随即将目光投向了韩逸等人,面色一狠,准备迅速将他们擒下。

  这个想法才刚刚出现在脑海中,远处长龙一般的队伍浮现,队伍中央金红相交的圆顶马车缓缓驶来。

  看到这一幕,都统心中长叹一声,随即面朝远处长龙驶来的方向,单膝跪下。

  呼啦,四周的士兵也都跪下一片。

  这条长龙缓缓来到沙场附近后,队伍前方的官员朝两边散开,而后那辆金红相交的马车缓缓驶到了众人跟前。

  “拜见太子殿下!”

  都统与四周的士兵齐声高喝。

  “大胆,为面见太子还不下跪”马车一旁腰挎宝剑,身披铠甲的将士指着韩逸与铁塔高喝一声。

  他刚说完,马车中一个脑袋探出了马车帘布,随后在侍从的搀扶下了马车。

  太子是一个约莫三十来岁,长着一副书生气质,并没有想象中帝王威严的一个男子。

  他在下马车后便注意到了鹤立鸡群的韩逸与铁塔。

  “汇将军,我们是来慰问护道军将士们的,别生这么大气”太子微笑着对着身旁的披甲男子说道,随后一摆手,顿时单膝跪地的都统等人全部起身。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太子好奇的问道。

  都统听闻,面色羞愧,不过还是将刚刚的事情如实汇报了一遍。

  听到这两名男子酒后侮辱护道军,那个被称为汇将军的男子面色当即一变。

  以护道军在天开国的地位,侮辱护道军可不是儿戏。

  而且这事还出在开天城内,如果传到护道大将军耳中,他会如何去想。

  要知道护道大将军可是见到太子都不需要下跪,太子反而要上前问好的存在。。

  顿时汇将军望向韩逸二人的眼中充满了杀意。

  太子也是面色冷峻,望着韩逸与铁塔道:

  “你们生在开天国内,怎么会有如此胆大妄为的想法出现,而且驻地都统给了你们悔改的机会,你们竟然还敢这般态度,莫不是蔑视我开天法纪?”

  “你们老祖宗就在跟前,你们却不认识,还要你们老祖宗下跪,你们才是胆大包天,简直一群蠢货”铁塔当即出口反击道。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面色陡然变化,用不敢置信的目光望着铁塔,觉得铁塔这是真的不要命了吗。

  此刻汇将军也是气的浑身颤抖,正要上前将铁塔与韩逸擒下,才刚迈出去步子,却被太子给拦下了。

  此时太子一脸凝重,仔细审视着韩逸,同时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刚刚听到护道军都统说韩逸二人酒后自称创建了护道军,他便已经在观察韩逸二人了,初看还没觉得什么,可韩逸的容貌他忽然感觉有些熟悉。

  随后他再次看了几眼,便越发发现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之后铁塔嘲讽中说你们的老祖宗就站在跟前,你们却没有发现,这让他立即往这方面去想了。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副历史悠久,挂在他父皇书房中的一幅画。

  这幅画一直都摆在书房显眼的位置,每次他进书房都能看到挂在墙上的这幅画。

  这幅画描绘着一个男子面带微笑,站在山岳之巅,指着下方无数交战的军队,如同指点江山的隐士,眼中的风轻云淡描绘的非常传神。

  他也问过父皇这幅画的来历,按照他父皇所说,这幅画的来历悠久,是开国军皇麾下破军的大将军命人所画。

  而画上的男子正是那个从天而降,帮助军皇夺下松然关,奠定了胜利基础的护道军创立者“韩逸”。

  年幼的他因为好奇还缠着父皇要他讲述神人的故事,在了解了此神人的能力后,他当时还崇拜了好长一段时间。

  而就在刚刚,他惊骇的发现,韩逸竟然真的与那副画上的男子有着七八分相似。

  “汇将军,别冲动”太子一脸凝重的挥退了正要上前的汇将军,而是望着韩逸开口道:“可否将你的名字告知”

  韩逸一愣,他神色古怪的望着太子,无法理解这太子怎么这么好说话,都这个地步了竟然还想讲道理,于是点了点头:

  “在下韩二狗,临海乡下村夫!”

  “韩二狗?”听到这个名字,太子心中再次一惊。

  他越发觉得自己猜测的没有错,眼前这个男子很可能就是当初那个神人“韩逸”留在凡间的后代。

  自以为了解了实情的太子点了点头,心中猜测刚刚铁塔所说的那番话很可能就是在说,韩逸就是你们老祖宗的后代。

  “都退下吧,我要与此人好好聊聊”

  “太子?”汇将军眉头紧皱,他无法理解太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而且让他心中急切的是,眼前这小子可是冒犯了护道军啊,可太子这般袒护,如果风声传到了护道大将军耳中,他这太子位置立即换人也不是危言耸听。

  毕竟护道大将军发怒的话,即便是国君也会极为重视。

  太子虽然是国君之子,可国君并不是只有一个孩子,所以太子的重量和护道大将军相比,差距太大。

  太子似乎明白汇将军在想什么,笑着道:“放心,我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护道大将军会理解我的!”

  汇将军听闻,叹了口气,挪步退回了马车旁。

  这次护道军将士们也都愣住了,望向太子的神色变得很是古怪,目光中隐隐带着怒意。

  太子没有将胆大妄为的二人就此处置就算了,竟然想包庇这两个冒犯者,实在荒唐。

  都统心中更是做好打算,如果韩逸和铁塔得不到应有的惩罚,那么他定然要将这件事上报上去,层层传递之后,直接由大将军来定夺。

  毕竟太子这样的级别,不是他一个区区都统能影响的了的。

  太子也察觉出了都统脸上的变化,心中也是叹了口气,但是有些事情他必须去证实,于是对着韩逸招了招手:“来,上马车吧,我们谈谈!”

  韩逸听闻,看了眼铁塔,铁塔顿时露出了无所谓的模样,随即韩逸点了点头,跟着太子上了马车。

  马车内部装饰十分奢华,彰显大气,别有一番华贵之美。

  韩逸随处找了个位置坐下,望着太子道:“太子找在下究竟何事?”

  “我想知道,你的祖上是否有一人叫做韩逸?”

  听到这话,韩逸心中一惊。

  他意识到太子已经有些察觉到他的身份了,但是似乎错将他认为了后代。

  不过韩逸也可以理解,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千年之久。

  这时候韩逸在思考到底该如何回答了。

  表明自己的身份实际上是可以帮助他少绕很多弯子,可以直接加入护道军,甚至执掌部分兵权,而且开天国和西大陆的战争即将爆发了,这对他会很有帮助。

  但是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却是个大麻烦。

  正如铁塔所说的那般,他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能够识别身份的东西,而认识他的人早已化为白骨,甚至白骨都不剩下了。

  望着神情纠结的韩逸,太子心中一凛:“可有难处?莫非是祖上有训,不得透露自身身份?”

  听父皇讲了很多神人的故事,太子想当然的以为神人定下了规矩,他的后代不得入世之类的。

  韩逸露出了苦笑:“太子殿下,倒是没有这个规矩,不过我怕我说出来你不信!”

  “哦?但说无妨”太子一脸感兴趣的说道。

  “其实那个千年前创立护道军,并且帮助破军夺下松然关之人也是在下”韩逸神色凝重,一字一句的说道。
最终深渊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uizhongshenyu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师父很多最终逃杀不当小明星宿主的一百种死法末世重生当BOSS末日神车降临诸天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军火大帝世界救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