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720章 重视再重视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04:06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超品小农民乾隆皇帝(6卷)(全本)九炼归仙万古仙穹修仙狂徒悠闲大唐苍穹九变大道争锋
  第七百一十六章重视再重视

  赵浔的家族是不折不扣的前朝贵胄,出身可谓显贵,哪怕王朝倾覆了,时至今日,他这一家手里所掌握的力量和财富也是异常的庞大,也正因为如此,赵浔才会把心思放在了严四海和苏明秋的这件事上。? ??? W㈧W??如果真能如他所愿,通过这件事,拉拢了这两方面的人马,那他这一支就可以在海外崛起,大事可期了。

  而现如今,他们一群人被王越堵在门口,苏明秋却迟迟不肯现身,这事实上已经是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一些问题。是以,赵浔此时的耐心已经渐渐耗尽,又听王越这么一说,顿时就对他起了杀心。

  当下,再说起话来,自然就没什么好语气了!!

  “王先生,我们不过就是想见苏先生一面,又何至于此啊。只为了这么区区一件小事,就要打生打死的,传出去,岂不是叫人笑话了。我看,大家还是都消消气,再谈谈吧。”

  孙怀秀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心中虽也动了怒,却没有像赵浔一般,立刻就彻底撕破脸皮。

  这女人一身的功夫,却隐藏颇深,显见也是个有城府的主儿,而且地位极高也不像只是赵浔的夫人那么简单,是以此时一说话,甚至就连赵浔都暂时止住了怒气,不再咆哮了。

  同时,她身后的安管家又向后不着痕迹的退了半步,重新把腰弯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王越看了一眼赵浔,突然放声大笑,“孙夫人,你觉得到现在,咱们之间还有再谈谈的必要吗?贵家将虽然看得出来个个都是高手,但说句不中听的话,随便哪一个却也绝非是我的对手,所以我也不欺负你们,依我看就让他们五个一起上,来一场生死斗吧!立下文书,生死各安天命。”

  王越对孙怀秀的话,根本不予考虑,此言一出顿时激起轩然大波。

  的确,就手底下的功夫来说,王越此时的拳法武功已是直追苏明秋。而赵浔手下的这五个家将,虽然个个都是高手,是不弱于温莎一般的大师级人物,可王越之前光是手底下被他打死的这种大师就已经有好几个。时至如今,他的功夫又有了不小进步,对这样级别的对手当然就有了足够俯视的资格,

  “什么,你竟然要一个打五个?”

  饶是孙怀秀这女人喜怒不形于色,听到王越这么一说,却也忍不住张口惊呼了一声。差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虽然现在是孙夫人,嫁给了赵浔,但却并非是那种一无所知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哪怕就是如同安总管这样的人物,都对她尊敬有加。因为她出身的家族,就是前朝赫赫有名的八卦孙家,家族中每一代都有人任职大内,为王朝心腹。

  是哪怕她其实也并非孙家嫡系,但平日耳濡目染之下,却也深知高手相斗时,一个对一个和一个对五个之间的巨大差异。

  而且她还知道,自己丈夫手下的这五个人,都是在旗的“巴图鲁”,翻译过来,就是勇士和英雄的意思。放在前朝的八旗军中,像他们这种能受封“巴图鲁”的人,就无一不是勇冠三军的角色。虽然今时不比往日,完颜氏的八旗子弟,都不能在马上取天下了,可也正因为是这样所以这五个人才转而苦学布库跤法,个个都是最顶级的摔跤手。

  更可怕的是,由于他们几个人从小就在一起,所以配合默契,一旦联起手来,形同一体,五个人就能轻易的挥出十个人的战斗力。

  对上这样的五个人,王越现在居然还要以一敌五?这到底是他自信十足,有充分的把握战而胜之,还是自高自大纯粹自寻死路?

  “对,我就要一个打五个。”王越眼神环顾四周,很确定的点了点头。

  赵浔是不会武功,孙怀秀的功夫也进不了他的法眼,剩下的人里,只有这个五个人还有那个白苍苍的安总管是真正的高手

  碰到了这样的人物,还有这样的机会,王越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要尽量包圆儿。

  “不知道,阁下意下如何?”

  王越目光灼灼的盯在面前赵浔的脸上,心里隐隐的期待着。似乎生怕对方不答应,那就可惜了。

  “呵呵呵呵!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成全你。”赵浔咬着牙冷冷一笑,随即把手一挥,那五人见了,立刻呼啦一声,齐齐走到了跟前,低头躬身,叫了一声“主子。”

  “刚才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这位王越王先生,可是要一个人挑战你们五个,你们几个都是怎么想的?可愿意和他一战?”

  “回主子您的话,此人大逆不道,口出不逊,还请主子您话,让奴才们杀了他,替你出口恶气。”五个人中说话的一个,是个身高体健,眼窝深凹,生了一副大鹰钩鼻子的中年人。

  王越看他身上的气息彪悍,步法沉稳,就知道是个下盘功夫极为扎实的主儿,但眼见他和赵浔说话时的那一副奴才样,却也叫人倒尽了胃口。

  练拳的人,高手之所以被称之为高手,功夫固然是一方面,气节也是一方面。练武的人要是连一点骨气都没有了,那就成了人家养的狗。虽然狗仗人势,看似也能横行一方,但只要碰到了虎豹一类的山中猛兽,那就彻底没了胆气。功夫再高,也只能在窝里横。

  而同样是做人家的鹰犬,像洪承业身边的那个周长虎好歹还能有点自己的尊严,说好听的也算是被礼聘的门客,而这五个人则是自称奴才,显然已经是彻底的把自己给卖了。

  “好,既然如此,你们几个就去领教领教这位王先生的本事吧。稍后,如果胜了,爷自有封赏。”

  呵呵一阵冷笑过后,赵浔也不多说,只是一句话就把这五个人给打了。同时他脸上的冷意也越来越重,再看向王越的时候,就已经变得有些铁青了。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位爷如今显然已经是心中震怒,恨极了面前的这个王越了。

  多少年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想今天的王越一样,连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赵浔的!而以他的出身和地位,碰见这种事,能隐忍到现在事实上已然是十分不容易了。如果不是因为苏明秋的存在,在海外唐人中的地位然,换做平时,只怕王越在第一次拒绝他的时候,整个局面就早已经变得无法收拾了。

  前朝虽然已经灭了,但赵浔这样的人,在海外的架子却仍旧大的惊人,而且这还是在外面有所收敛了,如果放到家里,他的一切用度做派可都还是和前朝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的。

  当他心情不高兴的时候,随随便便一句话,都可以让人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亦即是过去大贵族之间所谓的“一言以决生死”。

  “兀那小子,看你也是条汉子,可惜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惹了我家主子生气。如此一来,咱们之间就也没有什么别的好说了,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说话间,对面那五个人已经一字排开,成扇面形状走到了王越跟前,为那个鹰钩鼻子的中年人目光在王越身上一闪,眼神犀利的就好像是天上的老鹰。

  “别着急,交手很快,但手续却必须先办完了再说。另外,既然咱们要交手,我手下也不死无名之辈,不知道你们几位怎么称呼?”

  王越眼见着对方,在赵浔和自己面前,脸上的神情变化,一会儿卑躬屈膝,一会儿又是趾高气昂,不由得心里有些好笑。暗道这些人果然是奴性已入骨髓,简直像极了恶犬一般。

  “好一个手底下不死无名之辈。爷的名字叫做萨什库,你最好给我记住了。”

  这个鹰钩鼻子的中年人,深眼阔口,说起话来声音急促有力,一句话说完,眼神里面已是透出了丝丝血光。显见这人必定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以前不知道杀过多少人,不然他身上的气息也不会这么阴狠。

  “瓦尔达。”

  “舒禄。”

  “阿斯哈。”

  “蒲达。”

  听到王越这一说,紧跟着为的萨什库,剩下的这四个人也一一面色阴沉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果然都是完颜氏的八旗子弟,名字也和唐人大不相同。

  “在下王越,几位有礼了。”

  王越闻言,也拱手回了一句。不过他嘴里说的怯欣窳耍率瞪喜还苁潜砬楹托睦锒妓亢撩挥泻驼庑┤税氲憧推囊馑肌K街涠家丫搅苏庵值夭搅耍砩暇鸵颍凳裁炊际切榈模徊还驹谖淙说牧⒊∩希凑展婢卣庑┍砻嫔系亩鳎故且逑忠幌碌摹

  因为你可以不尊重你的敌人,但你不能不尊重你对手的功夫!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哪一个的功夫也全是起五经爬半夜,辛辛苦苦练出来的,只凭这份辛苦,就应该获得别人的尊重。

  “王越,咱们名人不说暗话,你之所以不想让我们去见苏先生,到底是苏先生本人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你要明白我们这次来,是怀着善意来的,而不是要故意生事!苏先生毕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者,如果这只是你自己的意思,那我希望你不要做此意气之争。”

  “如果你愿意收回你之前的话,那我也愿意给你求个人情。大家何必非要弄到这一步呢?”

  就在此时,孙怀秀又张口了。

  却是她现在,似乎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眼见着王越一个人面对五高手,竟然还能保持住平静,不由得疑神疑鬼,忍不住又来出言试探一番。生怕这里面会有什么陷阱。

  要知道萨什库这五个人,即便是放到国内的武术界,也无一不是当下第一流的高手,是可以开馆收徒,名震一方的人物。而五个人加在一起,哪怕是对于赵浔的家族来说,也是不知道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才慢慢培养出来的,随便折了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我自出道以来,短短数月间,经历数次大战,全都是生死各论。听你话里的意思你是怕事后,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会被七叔追究吧?”王越呵呵笑了两声,立刻就从孙怀秀的话语中听出了言外之音。

  “所以,我才要和你们立下生死文书。这样一来,生死各安天命,就算我被你们打死了,七叔也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既是生死之战,那谁死都是正常的,到时候你们也不要后悔才是。”

  “真是大言不惭。竟然要以一人之力,对抗我们五个!好大的胆子啊。”五人中,名叫瓦尔达的汉子,生了一副五短的身材,但身躯强健,骨骼粗壮,说起话来就像是敲钟一样。

  “既然是这样,那这个生死文书,我们就签了。”同时,身穿马靴,身体比较消瘦的舒禄也接着说了一句。

  的确,生死文书这东西,虽然没有绝对的法律效力,但毕竟是代表了个人真实的意愿。有这东西,和没这东西,有时候就是两种结果。而在唐国武术界,仇人之间立下生死契也是解决恩怨纠纷的传统,懂这个规矩的人,都会承认。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也无话可说了。”孙怀秀目光闪动,盯了王越一会儿,然后一挥手,吩咐站在自己身后的白安总管:“准备文书吧,安总管!让他们签字画押。”

  “是!”安总管低低的应了一声,转身走到后面的一辆车里,再出来时就拿了一张纸,用极快的度写了两份文书。在递给赵浔和孙怀秀看过之后,又找人抄了一式六份,最后递给王越几个人。

  这种生死契其实就是另外的一种约定俗成的合同,被圈子里的人承认,只要签了字,按了手印,那再打起来,谁死谁伤,事后就不得追究了。

  这是规矩,当然也没什么好说的。所以王越六个人在看了一眼文书后,便纷纷按了手印,将合同各自保管起来。

  “好!看得出来,你也真不是一般的人物,不过想要和我们兄弟生死斗,你还没有这个本事。”合同刚一签完,萨什库等人的目光,就刷刷刷一瞬间锁定了王越。

  同时,赵浔和孙怀秀也开始向后退,空出了中间一大片的地方作为场地。这不是一对一的交手,六七个人战成一团,地方小了肯定不够。

  “受死吧,姓王的小子。”体型最健壮瓦尔达此时猛一开口,声如洪钟大吕,顿时震得所有人耳朵一阵嗡嗡作响。

  与此同时,随着他一声大喝,其他的四个人也心有灵犀般,齐齐一声低吼,脚下轻轻一动,摆出了作势欲扑的架势。

  而紧跟着他们的这一动,五个人的身上登时响起一阵密密麻麻的爆裂声,噼噼啪啪,彷如爆竹,顷刻间筋骨齐鸣,响声连成一片。外人如果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还以为这里是有人点燃了鞭炮,一时间整个院子里,楼上楼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把目光看向了这里。

  他们这些人站在这里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从一开始的车队停下来,到现在几十号人围住王越,堵在门口,现在又弄出这么大的声势,怎么可能会不引起旁人的注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来出面干涉……。只是或远或近的旁观。

  事实上,萨什库,瓦尔达,舒禄,阿斯哈和蒲达这五个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之间简直熟悉到了极点。五个人站在一起,联起手来的力量,可是比单纯的五个人相加要还要可怕的多。尤其是如今同仇敌忾之下,他们几个进退一体,虽然还没有出招动手,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们身上的气势便已经勾连在了一起,形成无边的压力。

  面对这样的一股气势,相信任何人来了,也都不会好受,势必一照面就会陷入到他们的汪洋大海中。

  这就好像是黑灯瞎火,孤身一人走在小巷子里,却突然被一群流氓混混给围住打劫了一样,相信只要还是个正常人,就都会觉得心惊肉跳的.更何况眼下这五个人,还都是武术界中一等一的高手,并且精通合击之道。

  咔嚓!

  五个人脚底下坚硬的地砖,仿佛泥捏的一样,突然同时裂开。就在他们齐齐亮势,鼓动气血,放出周身气势的一瞬间,他们脚底下的地面就好像一下变得软了起来,每一个人脚下的砖石全部碎如齑粉。

  这是被他们的双脚,生生踩碎的。五个人虽然只是这么稍稍一作势,可身上鼓荡起来的力量却已经铺天盖地般的,不受他们的控制了。

  而这其实也恰恰正说明了,他们心中对于王越这个共同敌人的重视程度,绝非是像是他们之前说的一样。试想什么人敢以一己之力,对上他们五个这种人?高手之间,原本就是气息牵引,功夫一旦练到了一定地步后,目光如电,由此及彼,其实是很容易就能看出对方的一些特质的。哪怕看不太清楚,但抓住一点推断,却也可以分析出许多内在的东西。

  王越的年纪虽小,可战绩却是实实在在的摆在那的,不说以前闯出的那些乱子,只说最近一次,连洪承业身边的周长虎都被他活活打死了,只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任何人对他重视再重视。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修仙女配文里的女主穿越之通天多情剑客无情剑百炼成仙重生之天才商女重生末世之肖落洪荒之君临九天带着系统穿时空欢喜仙永夜天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