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665章 事已至此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03:08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超品小农民乾隆皇帝(6卷)(全本)万古仙穹九炼归仙修仙狂徒大道争锋苍穹九变悠闲大唐
  第六百六十二章事已至此

  就在王越,苏明秋与常真如师徒结束晚餐后的第二天,曼彻斯特唐国领馆庄园的树林里。八√一 中文网

  刷!

  褚卫的身体仿佛一只大鸟,翩翩一闪,随后双手错落一前一后,往下猛压,转眼之间就在让过了“燕子”一招蛇形的同时,抢到了她的身体一侧。然后也不等她反应过来,两只手便分出上下,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手托住她的肘尖,以“反背擒拿”的手法,陡然力!

  燕子的身子向下猛沉,伴随着胸口剧烈的心跳,虽然已是用力反抗,但终究是扭不过自身关节的先天限制,当下腰身一弯,半边身子立刻就失去了控制。

  不过她的功夫也的确相当了得,此情此景居然还能“临危不乱”,一觉不妙,知道无法硬抗住褚卫的“大擒拿”,顿时顺势往下一蹲身,紧接着脊背力,整个人登时呼啦啦一个倒转,竟是在褚卫的手里就把肩部和肘部的关节错开。筋骨扭动如蛇,一个“巨蟒翻身”才一转过身形,马上就是双腿连环照着褚卫的小腿胫骨和膝盖蹬了过去。

  燕子练得“七探蛇形”是出自临济龙门的五形拳,因为其中又融入了蛇矛大枪的一些练法和打法,所以出手之间,杀伐凌厉。不但筋骨柔韧如蛇,而且招式变化也十分的诡异,往往就能在不可能中奇峰迭起,令人防不胜防。

  但褚卫练得是鹤形,同样也是出自临济龙门的五形拳,且蛇鹤天生就是敌对,一在天,一在地,彼此想杀便犹如天敌放对。所以,尽管燕子这一招巨蟒翻身的招式已是用的精妙非常,但此时此刻面对她的师兄褚卫却还是差了一点儿。

  褚卫的拳法,火候明显更深,燕子的这一切反映似乎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眼见对方矮身一扭,双脚连踢,他却是理都不理,只身形向后一退,倏忽间,人走劲到,竟是在这一刹那里,借着后退的势子,一下就把燕子整个人都拽离了地面。

  然后,吐气声,脊背一挺,下一刻,燕子就被他抛过头顶,远远的扔了出去。

  “师兄,你这是什么打法?我以前怎么从来没见你用过?是不是师傅他又教你新的本事了?”燕子被甩出去五六米,落到地面,却没有摔倒,只是一连向后退了三四步便稳住身形,然后看向褚卫,眼神中闪过一抹不甘心的亮光。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服气。

  “哼,叫你平时多练练基本功,你就不听,现在知道自己差在哪儿了吧?刚刚我甩你那一招,其实就是白鹤拳里翻车手,只不过被我小小的调整了一下出手的次序,把侧翻变闪烁吲祝憔腿喜怀隼戳恕!瘪椅勒驹谠兀戳艘谎垩嘧樱×艘⊥罚骸把嘧樱阕罱行┬母∑炅恕T勖橇啡娜耍Ψ虿蝗缛耍遣欢耍蟛涣宋孕匠⒌ǎ嗔芳改辏院笤侔殉∽诱一乩淳褪橇恕6说氖牵恢雷约捍碓诹四睦铮菇獠豢慕幔阏饷聪氯ピ缤硪源罂鞯摹!

  “我才没有什么心结,只是气不过那家伙盛气凌人罢了。师兄,你也别在这里教训我,咱们再来。”燕子的生性倔强,一听到褚卫这么一说,眼神顿时一凝。说话间,竟是根本也不理褚卫,双脚蹬地,转回身便又重新扑了上来。

  灵蛇出洞,双手轻颤,宛如蛇头乱点!!

  “你呀……。”褚卫叹了口气,横臂遮挡,一手圈住外圈,一招白鹤亮翅就把燕子的双手统统拒之门外,随后欺身向前,另一只手臂突然从肋下钻出,鹤啄点指,突刺燕子的咽喉。

  燕子连忙抵挡,身如蛇形,盘成一团,两只手臂上下招摇,一口气就和褚卫接连对拆了十几手,却冷不防被褚卫脚下一个“鹤步推”,起脚如鹤立,一脚蹬踏,近身力,一脚就把她踹了出去。顿时破开守势。

  “不打了,不打了。你比我多练了好几年拳,又是个男人,皮糙肉厚的,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等我找时间让师傅好好教教我蛇形的打法,早晚有一天我会过你的。你功夫这么好,怎么不见你去找那个王越,替我出口气,真是气死我了……。”燕子咬着牙,使劲儿跺了一下脚,言语之中还有些愤愤不平的味道。

  “一想起那个家伙,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燕子的脾气明显有点急躁了,“这家伙也不知道哪去了,这么多天来,竟然一次都没回来过。难道他就这么放心,领馆的安全,他不是苏水嫣替夏夫人找来的保镖么?”

  “夏夫人又不在这里,他当然回不回来都行了。况且现在,关于总领事的争夺,毕竟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了,他在不在,谁也不能说什么的。”相比之下,褚卫的脾气倒是十分的温和:“燕子,你别忘了师傅的话。他不让你去再招惹这个王越的。”

  “我招惹他?我连他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招惹?不过,师傅他老人家也未免太胆小了,现在这家伙可是刚打死了洪承业,洪家的人恨他入骨,已经来了一大批人要抓他,这么好的机会,我们真的不应该放过啊!”

  自从那天燕子和王越交手后,燕子就憋着一口气,有心想要找回这个场子,却又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这个能力。直到前几天突然传来洪承业的死,一大堆人都把目光盯在了王越的身上,而王越也“恰好”消失不见了,她才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所以,这一段时间,她始终都在疯狂的打听着王越的下落和动静,但是王越始终没有现身,任凭找他的人,明里暗里几乎都要把整个曼彻斯特翻了一个遍。唯一有可能知道他下落的苏雨晴,还三缄其口,半步都不离开领馆,这也让她一时间找不到任何办法。

  但是,现在洪家的人已经到了曼彻斯特,并且已经有人开始和她接触了……。

  关于王越的一些往事,她知道的虽然不多,但也知道这个人的敌人很多,如今又因为洪承业的死惹上了在国内的洪家,算起来真的也是树敌如林了。相比之下,她和王越之间的过结,不过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情,没谁会在意。

  可时间过去一个多星期了,她在知道更多的消息后,却也一直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待在领馆的庄园里,死死盯着苏雨晴。期望着,能在这个女孩身上,找到突破口。

  可苏雨晴的身份非同小可,身为苏明秋这位武学大家唯一的女儿,在日不落这地界上,一般人想要明目张胆的找她麻烦,还真不容易。再加上现在她又是置身于唐国领馆,本身就等于屏蔽了绝大多数的窥伺,要不然,王越这一失踪,早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不过,即便如此,苏雨晴自己也是十分机警,哪怕实在庄园里的时候,也和苏水嫣寸步不离。而苏水嫣出身龙骧卫,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有她在就等于多了一层保障。也正因为如此,苏明秋和王越才会放心。

  “师兄,要不你帮我和师傅说说这件事,你的话他肯定听。眼下这个机会,如果他老人家愿意出头,我相信那个家伙就死定了。”也不知道对王越是有多恨,燕子说这话的时候,眉毛居然上挑的和刀子似得。

  “燕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种事,牵扯的人和事太多,根本就不是你和我能参与进去的。”褚卫闻言,眉头顿时皱成了一个疙瘩。

  “我能怎么想?当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了。他王越的本事厉害,我不是他的对手,但他的对手可不仅仅只是我一个。现在,我想做的,不过就是在后面轻轻推一下罢了,到时候自然有别人去找他算账。”燕子笑的得意洋洋。“况且,师傅现在只怕也有人已经找过他了呢!”

  “哦?燕子,你说的是……,林家的那个林秀秀?”褚卫早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妹心里对王越一直有怨气,却没想到她的怨恨会深到这种地步。再一听到对方最后一句话,顿时眼神一缩,似乎猛地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那是当然了。”燕子点了点头。

  “东南亚现在虽然是属于唐国的领土,但当年师父他们从国内跑到大马的时候,可受过林家不少的恩惠的。现在,林秀秀既然已经知道了师父就在这里,她没有道理不去拜访啊?”

  “是不是你告诉的林秀秀。师父在这边隐居这么多年,除了咱们两个,根本没人知道他的存在。”褚卫皱了皱眉头。

  “我可没告诉她。我虽然也想师父出面帮我出这口气,但也不会不经过他老人家的同意做这种事。林秀秀之所以知道师父的下落,完全是因为在她身边还有一个人……。林秀秀就是通过他找到的师傅。”

  “这人是谁?”

  “是个姓温的人,听说是个刚从国内跑出来的。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我怀疑,他应该是和扶桑的那位有关系,要不然他也不可能知道咱们师傅现在就隐居在曼彻斯特。”燕子摇摇头,又点了点头:“所以,你看。现在林秀秀既然已经知道了师傅的下落,那她只要找上门去,那以师傅的脾性,心里哪怕再不愿意,只怕也会破了自己的规矩的。这时候,你再出面把这事一说,事情肯定就成了!再加上洪家的人这几天不断施压,这种情况下,只要你和我找个机会动动那个苏雨晴,那我就有信心可以通过她来找到王越了!到那时候,根本不用我露面,那小子自己就完蛋了。”

  “哎!”褚卫看了看面前的燕子,不由叹了口气:“师傅当年费了多大的劲,才脱离是非,现在老了老了,竟然又要被卷进那个圈子里了。燕子,你和王越之间不过就是切磋的时候输了一次,又何至于此啊?”

  他当然知道,他的师傅严四海究竟是个什么出身。当初国内新旧交替的时候,一大批前朝旧臣流落海外,第一个落脚点就是东南亚几个国家。斯时,大马,吕宋等地还不算唐国领土,各方势力混乱,鱼龙混杂,唐人大商人和当地土著之间的矛盾日益激烈,也就是那种情形下,他师父严四海才能在年轻时混入其中,躲过来自国内的追捕。

  后来,那些人又因为理念的不同,分道扬镳,一部分东入扶桑,改名换姓,意图东山再起,一部分便各有际遇,渐渐飘零海外。

  严四海本身也是个没多大雄心壮志的人,而且颇识时务,所以人一过四十,便诸事不理,隐居在日不落,专心调教自己的徒弟。一年之中,除了有数几个人外,几乎很少对外联系。

  没想到,老了,老了,却还是躲不过这个漩涡,现在终于又被人找到头上来了。

  褚卫身为严四海最贴心的徒弟,闻言之下,不由得百感交集。只觉得自己的这个师妹,实在是太不懂事,为了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便睚眦必报,没完没了,以至于现在竟然卷入了这种涉及到前朝是非的巨大漩涡中。

  从此后,不论是她,还是他,乃至严四海,只怕都将很难脱身了。

  “师兄,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这件事情上有些小题大做了?可是,咱们练拳的人,要是不能直抒胸臆,快意恩仇,那又何必花费这毕生的精力去练功夫呢?何况,我是个女人,心眼当然会小了,他王越当初既然敢那么对我,不留情面,那就怪不得我想些办法找回这个脸面了。对了,师兄,今天下午,我要出去一趟,你去不去?按照惯例,我们是可以休息半天的。”

  “我会去师傅那里一趟。燕子听我一句话,收手吧,这种事以我们的实力,是根本掺合不起的。就算你能借着别人的力,出了这口气,事后肯定也是一大堆麻烦。那位苏先生可是连师父都要礼让三分的人物……。”褚卫继续劝说着燕子。

  但燕子显然已是铁了心,摆了摆手,紧跟着便转身离开了。只远远的传来一句话。

  “师兄,见到师父的时候替我带好……事已至此,我已经退不出来了……。”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修仙女配文里的女主欢喜仙末世之女配太狂妄多情剑客无情剑百炼成仙带着系统穿时空重生之天才商女仙界修改器剑镇鸿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