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647章 有得有失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02:46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超品小农民乾隆皇帝(6卷)(全本)九炼归仙修仙狂徒万古仙穹大道争锋苍穹九变悠闲大唐
  第六百四十四章有得有失

  “好了,到时间了,你先把药喝了。八<一(〈小说?网[ W}这次你的内伤比上次更严重,就算有我替你调理,至少也要一周的时间才能下地。在此期间,你好好琢磨琢磨阴符七术,争取把练气的功夫再进一步,而有了这个基础,你的伤好的也会快很多的。”说话间,外面已是天光大亮,苏明秋从里屋的厨房里端出一碗汤药给王越喝了,然后又打开窗子通风换气。

  苏明秋的医术相当高明,又是武道大师级的人物,医武合流之下,对于王越这种内伤的治疗,比西医更加有效。有了他在身边调理,王越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现在的伤势。

  他的伤势虽然比林赛菲罗那次重了许多,但他的功夫也比当时厉害了许多,尤其是体质强悍,恢复力惊人,苏明秋说的虽然吓人,可王越心里却知道自己恢复起来,肯定比苏明秋估计的要快的多。

  “不知道周长虎的师门里,有什么高手?”闲聊中,王越突然问道。

  “哦,天罡门啊,他这一支因为当年改朝换代的时候,站错了队,所以新朝建立后,高手都死的死,逃的逃,到了他这一代,就只剩下小猫三两只了,除了周长虎之外,高手么倒是也没剩下谁了。不过,天罡一脉,原本就是出自道家的巴山一派,祖师爷更是一位女道士,所以拳法之中尤其精擅于循经打穴。盖因女子的体力先天不如男人,所以他们这一派在后来分化成天罡和七星两支后,七星那一门就多是女子了。”

  “但你也千万不要小看那些女人,七星拳的那些女人里,可是有不少真正的高手的。以她们和天罡手那一支之间的关系,虽然未必就会主动找你寻仇,但以后碰到了,说不定也会因此生出不少的是非来。尤其是这些女人又多精通医术,擅长金针过穴,在国内的武术圈子里,人脉极广,她们要是想难为你,可就不是一家一派的事了。只要稍稍放出一点消息,立刻就会有无数人找你的麻烦。”

  “周长虎的功夫,已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碰到的最厉害的一个了,就算是隆美尔手下的那个唐艾尔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七星门既然有那么多高手,那显然也不会让他专美于前,有机会倒是要好好见识见识。”

  王越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听到苏明秋这么一说,非但不觉得有半点担忧,反倒是有些跃跃欲试了。

  “天罡一派的功夫的确是有其独到的地方,不过当年因为理念的不同,分化成两支。天罡手重视实战,七星拳讲究变化,而且这一派的女人还擅长使用娥眉刺之类的冷兵器,短小精悍,近身点穴,正是一些练横练功夫的克星。你以后真要碰到这些人,交手时,就要多注意一下了。点穴这种功夫应用在实战中,可是很难缠的。”

  苏明秋把空了的药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又拿过一个瓷瓶,从里面剜出一大块黑漆漆的药膏,涂抹在王越的胸口上,顿时一阵凉气渗入毛孔,感觉中就连痛感都似乎减轻了不少。

  “这是我秘制的药膏,可以活血化瘀,你胸前的这些外伤用上几天估计也就没什么事了。但里面的伤,却还要配合针灸和药膳,慢慢调理。”

  “有七叔你在,这些我都不担心。但是你刚才说的那个点穴功夫,我却是有些好奇的,不过到底是一些女人,只要她们做的不过分,我也不会把她们怎么样。”王越道。

  “那倒不必这样,相打无好手,相骂无好口,真要碰上了动起了手,就根本不必再留手。要么不打,要打就尽快解决。江湖上的女人,有的时候可是比男人还要棘手一些的,只要你以后碰到事情能多想想,三思而而行,就是了!你现在的仇人太多,杀了古德里安,就得罪了隆美尔,再加上黑天学社以及合气圆舞流这些本地的格斗流派,死在你手底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眼看着这里都要呆不下去了,再要把国内的人得罪一大片,那你可就真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了。下面的时候,还是要把心思收一收,放在自己的功夫上,养伤这段时间对你而言,也是个沉淀的过程。”

  “不是人家直接打上门来,你就不要去主动惹事了。再过一段时间,等常真如那边忍不住来找咱们的时候,那才是麻烦事呢!”

  “哼,果然是个麻烦啊!”王越听到苏明秋这么一说,也显得有些无奈。想想国内的龙骧卫那个组织,再想想常真如现在正在做的事情,饶是他心性淡薄,没什么顾忌,却也觉得一阵莫名的心烦气躁。

  再想想苏明秋,功夫几乎已入化境,但到现在人离开了国内了,身在异国他乡,却还是摆脱不了这些事情的纠缠!

  曾经的京城禁军的武术总教官,出身显赫,以一己之力横扫整个扶桑武道界,声名又是何等的显赫。

  甚至,他当年被人冠以血手人屠的凶名,比起自己现在杀的人都要多。

  可如今,却依旧挣不脱这世间的红尘牵绊。

  王越虽然不想像苏明秋一样,但事到临头,却仍旧有一些需要他仔细考虑和小心衡量的东西,并不能做到真正的毫无羁绊,无所顾忌。

  而这也恰恰就是生而为人令他感到最无奈的地方。除非是没有了感情,斩情灭性到只剩下纯粹的理智,否则就算是再杀伐果断的人,也会碰到一些令他感到无法割舍的东西。哪怕王越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但如今受到的牵绊,就已经是越来越多了。

  “苏小姐,请问一下,王越师傅在不在。我想拜访一下他……。”

  就在王越清晨醒来和苏明秋说话的时候,同样是在曼彻斯特郊区的领事庄园里,几个身穿便衣,气度沉稳的年轻人,正站在原本给王越安排的房间门前。为一个男子,身材健壮,脸上有坚毅的气息,说话时声音洪亮,显得中气十足,一看就是个身手十分不错的好手。

  “嗯?王越他现在不在。你们是新来的保镖吧,要想见他,估计得过一段时间了。抱歉了,让你们白来了一趟。”苏雨晴一大早起来后先打了一趟拳,活动身体,然后走出门来就看到了这些人站在走廊里。听到他们这么一说,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这些人的确是财叔新找来的保镖,但保镖是保镖,里面的人可就来历复杂,未必值得信任了。尤其是昨天晚上,生了那件事之后,消息连夜传回来,等到她回来之后,不但苏水嫣和财叔特意来问了一下,就连这些人也都有意无意的开始徘徊在王越房间的外面了。显然是想在这里印证一些什么……。

  所以,苏雨晴干脆也实话实说,王越的确是没有回来嘛。但可惜的是,这些人显然是不太相信她的,一听她这么一说,顿时相互对望了一眼,面上露出一片狐疑的神色。

  “哦,那倒是可惜了。我听说王越师傅的功夫了得,还以为可以有机会让他指点我几招呢?”为的这个男人嘴里打了一个哈哈,一边说着话,脚下却是没停,仍旧往前走过来,伸手就要推王越的房门。

  “这位师傅,都和你说了,王越不在,你怎么还要进去呢?不告而入,未免有些失礼了吧?”苏雨晴站在门前,眼见这人毫不避让的隔着自己去推门,立刻脸色一变,伸手朝前一拦。

  却不想这男人根本就是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图情况,顿时一抬手,翻腕向外一拨,动作看似是那么不经意的一下,但其实手法里面已经是暗含了一招小擒拿的变化。只要苏雨晴的手臂被他碰到,五指一沾,立刻就能拿住她的脉门,令她半身无力,如同瘫痪。

  只是他到底没有想到,苏雨晴虽是个女孩子,但一身的功夫却是极为高明。他的手腕一翻,五根手指刚一碰到她的小臂,下一刻,他就只觉得,指尖上齐齐一麻,然后偌大的身子登时向后连退了三步。一下子,人从哪走过来的,便退到了什么地方。

  “你们是练华拳的吧?”苏雨晴用**拳的崩劲,轻轻一震便这人震退了出去,动作自然,举重若轻,再配上此时说话时,一言挑明了对方所练的拳法来路,顿时就引得她面前这些人,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王越师傅已是拳法大师一级的人物,以你们的功夫还没有这个资格来向他讨教。如果不服气,可以回去把你们身后的人给叫过来试试看。不过,到了那时候,等到他回来,可就没有这么容易收场了。我好说话,并不代表他也好说话。”

  “你这是什么功夫?”为那男子,站稳了脚跟,再看向对面的苏雨晴时,脸色已经是通红一片了。

  “你们忍不住我这是什么功夫也很正常,不过我姓苏,你们回去后可以把我的名字告诉你们身后的那个人。然后,他就应该知道我练得是什么功夫了。”苏雨晴脸上带着笑容,但是眼神里却是一片冷意:“怎么,你们还不服气,是想要和我过过招么?”

  “好,这次算我们栽了,不过到时候会有人再来找你的。”几个人相互对望了几眼,许是真心感到羞愧,所以很快的就撂下了一句话,一溜烟的走了。

  如是这样的一种情形,各种各样的试探,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中午时分,不断的开始上演。一波一波的各色人等,似乎一下子就全都冒了出来,各种关系,各种来历,总之一个问题,就是想知道现在王越在哪里?

  昨天晚上,王越前进埃德蒙的公寓大开杀戒,固然是杀了个痛快,但是王越也遇到了这段时间一来自己最强的对手。周长虎的功夫老而弥坚,越老越纯,而且打法凶狠,一点都不吝啬于拼命,临死之前的一轮反击,更是让王越震动内脏,受了重伤。

  不过,好在有苏雨晴在外面接应,事先又准备了后手,并没有当天晚上就回到领馆的庄园去!

  而,王越的这一手,也不得不说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不过,只是一晚上几个小时的时间,洪承业的死就已经在一些有心人的散布和推波助澜下,传到了所有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耳朵里。

  虽然至今也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件事就是王越做的,他也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和影像资料,但对于这种事,本来就也不是警察查案,需要最直接的人证和物证。只要参考一下,当天王越在摩根家族的晚宴上,王越和洪承业之间的那场意外的冲突,然后几乎所有人的眼睛就都在明里暗里,盯在了领馆的庄园里。

  洪承业虽然没有什么官职在身,但是他出身显贵,家族的势力庞大,他这一死,落在一些人的眼睛里,可就有了不小的价值了。

  不论是想借着这件事达到某种目的的人,还是想拿王越的人头做自己进身之阶的人,听说了这件事后,第一个想要确认的就是王越现在到底在不在庄园里。

  只有确定了这一点后,然后才能有下一步的行动。况且,经过昨天那一战,洪承业的人虽然已经死的一个都不剩了,但根据一些推断,却也有人相信王越本身也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抓住一个合适的机会,说不定就能抓住王越。省了许多的气力。

  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扑了个空,王越不在就是不在,想要强闯的也全被苏雨晴给拦了下来。

  淅淅沥沥!雨水顺着窗户滑落下来,外面的景色,十分苍翠,秋雨朦胧,很是清净安宁。这是三天后的一个早晨,王越直挺挺的站着地上,轻轻的呼吸,看着窗户外面的雨景,一片寂静,难得的安宁。

  深秋的早晨,空气带着丝丝的凉意,五六点钟的时候,外面也只是蒙蒙亮!

  王越的伤势,恢复的度果然是远远的过了苏明秋预计的一个星期,只是第三天早上,他就能起身下地,慢慢的行动无碍了。就连胸口上那两个高高隆起的可怖脚印,也消了肿,只剩下一点隐隐的痕迹。

  “再过几天时间,就出来快三个月了吧。哎!时间过得真快啊,三个月时间,我养伤就用去了一半,想想这世界还真是危险的紧啊。”

  两个多月前,他和林赛菲罗第一次两败俱伤,就在苏明秋家养了将近一个月的伤,现在受的伤更重,但却似乎比那时候,恢复起来的还要快上许多。

  只不过是两天多一点的时间,他的外伤便几乎痊愈,内伤也好了三分之一。这除了得益于苏明秋的精心护理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他的体质,越来越变态了。放在常人身上足以死几次的伤势,在他这里,也不过就是几天功夫便缓了过来,恢复的度比一般人快了十几倍。

  再加上,他每日里清心凝神,默运五龙盛神法,调理五脏气血,行气运功,活血化瘀,到了现在,如果不是知道他根底的人,换了一个人来看,也绝对不会现他曾经受了那么重的内伤。

  轻微的呼吸了一口气,含在嘴里,直到含热以后,舌抵上腭,口生津液。

  咕咚,唾液和气一下沿着食道吞咽了下去。王越的胸腔中,立刻出了轻微沉闷,好像蛤蟆似的鸣声,随后,他双手按住胸口,缓缓下移按摩,揉了揉腹部,整个腹部的大肠小肠也都轻微鸣叫起来。

  体内的器官内脏慢慢蠕动,一声一声,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就好像春天的夜晚,稻田池塘之间,此起彼伏的蛙声一片,充满了勃勃的生机和喜悦。

  苏家练气的基本法门“金蟾锁气”,本来就是道家老母宫的嫡传,最能修身养性,而蛇性坚韧,气息阴柔,以这两种练气法吞吐气息,相辅相成之下,对他身体的好处自也是不言而喻。

  尤其是对内脏中的淤血,转化祛除的更是迅!

  这几天,王越窝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做,闲暇之余便只能吞吐练气,而没有丝毫心情去做其他的任何事情。现在,终于可以下床行动之后,他赤脚站在窗前的地面上,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思绪却已经飞到了那天晚上。

  那一晚上所生的事情,全都连在一起。先是他,直面本心,借着财叔的调查直接潜入埃德蒙的大厦,然后杀了埃德蒙和洪承业。现在热血逐渐退去,王越心里固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仍旧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但也不至于因为这种事情而沾沾自喜。

  反倒是“三省其身”之后,他对自己当初行事的方法和手段有了些“喜忧参半”的感觉。

  喜的是自己经历当时种种,已经变被动为主动,行事风格有了一种十分积极的变化,连带着他的拳意和精神也更加的圆融和坚韧起来。

  但世间事,得失都在一念之间,有一得就必有一失。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当然也是有后果的。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修仙女配文里的女主多情剑客无情剑末世之女配太狂妄欢喜仙百炼成仙重生之天才商女重生末世之肖落带着系统穿时空洪荒之君临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