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636章 天罡手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02:32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超品小农民乾隆皇帝(6卷)(全本)万古仙穹九炼归仙修仙狂徒大道争锋苍穹九变悠闲大唐
  第六百三十三章天罡手

  “艾德蒙先生,请你不要动。网 ”还没等王越张口说话,对面的周长虎已经急忙开口,神色一凛阻止了埃德蒙的下一步动作:“千万不要动,这时候只要你手一动,王越师傅第一个要杀的肯定就是你。而现在有我家二少在,我也不可能保护得了你的安全。”

  周长虎心里很清楚,在面对王越这样的高手时,自己的任何疏忽和大意,都肯定是致命的。尤其是王越如果一心只想杀人,就是不和自己正面交手,那自己就算再厉害,也难以保住这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弄不好还会被对手在游斗之中找到自己的破绽,连同自己一起都栽到这里。

  而更重要的是,他来日不落原本就是受洪家长辈之托,来保护洪承业的安全的,埃德蒙再重要也和他没什么关系,甚至到了最后关头,这个人也是可以被拿来做炮灰的。

  埃德蒙家族在日不落的财力,势力都不小,在政界有不少的关系和朋友,而且除了明面上的势力之外,老埃德蒙还出资扶植了不少见不得光的地下帮派和组织,用国内的一句话说,那就是典型的脚踏黑白两道。

  如果埃德蒙能死在王越的手里,那么可以想见日后,会给王越带来多么巨大的麻烦,而这对于洪承业一方来讲,毫无疑问是件好事。

  不过他想的再多,王越现在也没有心情去理会,只是觉得周长虎实在碍眼,因为他要想杀了洪承业,就必须得过周长虎这一关。

  但是眼前这个周长虎练拳几十年,一身的功夫只怕早就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兼且为人气质深沉,喜怒不形于色,人只往那一站,看似轻松写意,语气轻松的像是邻里聊天,其实他此时浑身上下的精气神都凝聚在了小腹下的丹田之中。大松大软中浑然不觉有半点的懈怠。

  并且他的腰胯内敛成圆,上头一条脊椎沉甸甸的好像精钢铁打,一节节,节节贯穿下来,全身上下的重心始终都在尾椎和腰胯之间游弋活动,好像温度计里面的水银柱,不断随着温度做着相应的变化。一起一落都和呼吸相合,脊背耸动间牵连四肢百骸,就算站在那里不动,但骨子里面却已经开始了大动特动,把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整合在了一起。

  这样的一种姿态,就是武术中所谓的“四面开花”,静中生动。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只要王越稍一动作,气机牵引之下,周长虎也能立刻动起来,攻势不拘内外,四面八方一动皆动。看似守势,实际上却是蕴含了内家拳法中相当深奥的“后制人”的道理。

  “以守为攻!”

  王越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周长虎的架子,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觉得这个老头,干瘦干瘦的,穿着黑色的棉布衣褂,这种流露出来的精神和气质就好像过去年代的那些老拳师。都有一股子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味道。

  而练拳的人之所以练到最后都能散出这种相似的气质,也都是因为拳法入神之后,不知不觉改变了自身气息的缘故。尤其是像天罡打穴手这种内家名拳,原本就是脱胎于道家,蕴含了极深的养生道理在里面,练拳的人功夫到了一定的火候,当然就会渐渐形之于外,有了几分仙风道骨般的神韵。

  这固然是和功夫高低本身没什么直接必要的关系,可但凡有了这种气质的武者,毫无疑问也是得了内家拳法精奥的,是可以称得上大师级的人物了。

  一般人从外表上看不出周长虎现在站着的架子里的奥妙,但王越已经苏明秋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揣摩,对于这种气质精神却并不陌生,只不过苏明秋那是气息圆融,已臻大成的境界,比起周长虎此时的状态却又高明了不知多少了,

  不过,即便如此王越对于周长虎的戒心却也一点没有少。

  所以,这时候王越也不急于出手,因为在这种情形下他要一击不中,马上就会被周长虎拦住,到时候不管是埃德蒙按动警铃,还是洪承业趁机逃走,都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而这时候周长虎的心里也很矛盾,既希望埃德蒙这时候按响警铃,让王越先把他杀了,从而和艾德蒙家接下花解不开的仇恨,又不希望眼前的局面这么快被打破。

  因为像他们这样的高手,一旦动手,肯定就没有退路可选,王越愿意和他打还好,若是真要一心追杀洪承业,他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肯定就能拦下来。

  如果洪承业真在自己的眼皮下面死了,那他的结果又能好到哪去?

  “王越师傅,功夫能练到你这种地步,在国内几乎是已经可以开山立派的了,我当然没有资格来调节你和洪少爷的恩怨。但世间的事再大也大一个理字,只是因为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要动辄取人性命,这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周长虎在阻止埃德蒙按动警铃的时候,眼睛还在一直不错眼珠的死死盯在王越身上,嘴里说着话,注意力也始终没有挪开分毫。轻松惬意的外表姿态下,显现的却是一种于万丈深渊上,如履薄冰般的战战兢兢。

  “霸道不霸道,这个不是你说的算。当初事情的起因,虽然算不得了什么,但酝酿到现在,我不信你不明白我今天为什么会来这一趟?而且你身后的这位洪二少,可也不是什么可以宽厚待人的善男信女,你能保证,我不来找他,日后他就不会来找我么?”

  此时王越嘴里说着话,眼睛也和周长虎对视着:“莫非,这种事也要因人而异?只许你们在背后算计我,就不许我来找你们?”

  王越嘿嘿笑着,对周长虎的理由嗤之以鼻,而他这一番有问有答,却也不是为了交流,而是想要在这时候人为的给自己创造出一个出手的机会。

  他们两个人,一个要杀人,一个不让杀,相比之下自然就是攻击的一方占便宜。这就好像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一样,保护的一方,要时时防备,精神一刻都不能放松下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对手的任何一个变化都会叫他紧张不已,时间一长难免就会露出一点破绽。再也保持不了最初时的圆满。

  王越在这种时候,出言相答,就是要把自己现在的优势扩大,逼着周长虎出错。要不然,再这么拖下去,到底是别人的地盘,万一再有个人闯进来,事情暴露,他也麻烦。

  夜长梦多,时间不等人呀!

  “我现在是直属京城禁军的校尉教官,接到的任务就是保证洪承业在日不落期间的人身安全,只要他不死,我就能交代过去,王越师傅,真的一点情面都不讲,非要和我为难么?”似乎已经猜到了王越的心意,刚才还在劝说的周长虎忽然脸色一变,把自己的职务报了出来。

  “王师傅你到底也是唐国人,应该知道禁军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这里虽然不是国内,但我希望你能想的更清楚一些,不要做一些害人害己的事情。省的日后,后悔。”

  “我做的事情想得都很清楚,做什么不做什么也依着心意而为。”王越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我感兴趣的事,你堂堂江左第一好汉,早年间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怎么老了老了,却晚节不保,给人当起保姆来了。你也别拿京城禁军那些话来唬我,这里面的门道我比你知道的清楚的多。校尉教官?嘁,说的好听,你有校尉的实权吗?不过就是一个虚衔而已,你以为像你这种出身草莽,没有经过任何审查的人,就能得到那些人的信任?”

  又是一番话,王越说的一针见血。却是字字诛心,句句如刀,简直像扒皮一样,一下就把事情说的直白无比,****相见。

  下一刻,周长虎脸色瞬间就是一变,呼吸声顿时粗重了许多。

  “信任不信任,不是你说的算。武术在枪炮出现之后就已经注定没落,想在这年月靠拳头吃饭,没有一点付出怎么行?”周长虎脸上的肌肉颤动,接着道:“我家原本就是江左望族,周氏一门的渊源甚至可以上溯到三国,但前朝末年山河破碎,偌大家业几乎一朝散尽,族人流落各地,改名的改名,换姓的换姓,所求者还不就是为了活下去。我五岁拜师练拳,二十四岁拳法有成,期间光师傅就有十三位之多,可你知道我的这些师傅最后都怎么样了吗……?七个被抓,含冤下狱,死了连尸体都没找到,剩下的不是残了就是傻了,甚至还有活活饿死的……我一辈子练拳,能活到现在不容易,膝下又没有儿女,老了老了,总要找条出路,给自己养老。”

  “所以,我没有错。”

  王越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对周长虎的这些话并不表什么意见。像他这个年纪的人,从那个年代走过来,又有哪一个心里没点儿伤心事呢。但伤心归伤心,这和练拳却没有什么关系。

  练拳的人,手上练得是拳,里面修的却是个心。要是练拳练得连自己的心性都不能驾驭,那拳法练得再好,也总有个限度,没有一颗纯粹的尚武之心,就绝对站不上拳法的最高峰。

  精神影响物质。一切的苦难不过是磨砺拳法和心性的。可眼前这个周长虎说话时,语气中自怨自艾,一腔愤懑,还在为过去生的那些事情耿耿于怀,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放不下自然就成了心魔。

  “只可惜了这样一个人物,一步错,步步错,以后怕是再也没有上进的可能了。”

  “十三位师傅?那不知道你的天罡手练得是哪一派?”根本也不接这个话茬,王越啊啊哈哈一笑,顿时就把话锋一转。

  “天罡手就是天罡手手,还分什么派别。”

  “说的也是,万法同源生。天罡手下合易理,上应北斗,练到了大成,整个人就仿佛是个天罡北斗,拳理就是那个拳理,的确不该分什么派系。”王越点了点头,声音不大,听在耳朵里却如金声玉振,好像两片精钢铁片在撞击。

  流传到现在的拳法,因为在练法和打法上些许不同,一般都会分成很多的派别。周长虎练得天罡打穴手,原本就是出自道家的巴山一脉,流传到现在,一样是有七星和天罡之别,不过说到底也只是各家功夫的侧重点不同罢了。七星拳擅养,天罡手擅斗。

  “说得好,功夫就是功夫,哪有那么多的说道。当初祖师爷传下天罡一脉,几位老师爷在世的时候可也没有什么这派那派的,还不是后来的弟子人为附会,或为扬名,或为逐利,才弄出了这许多门道。”周长虎哼了一声,脸上表情虽然还阴沉的厉害,但看向王越的眼色去已经柔和了许多。

  同一门拳法中的流派本来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情,能演变传承了这么多年,自然也有其一定的道理。周长虎的这些否定流派的话,若真的传扬出去,那肯定就有人给他扣上一顶欺师灭祖的帽子和黑锅,就算有人也觉得他说的有理,却也会会因为有所顾忌,不会说出来。

  相比之下,王越原本就不是武术界的人,心里也没有什么门派之见,这些话一出口,周长虎当然听得顺耳,几乎就要引为知己。

  “能把功夫练到这种地步,王越师傅你果然与众不同。只可惜我们两个到底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得再多最后仍旧免不了要打过一场,不能和你坐下来好好交流一次,真是我平生最大的憾事之一。”

  周长虎说话间,忽然叹了口气,不经意间神情一转,精神便有所疏忽,脚下微微的在原地错动了一下。

  他这一动,原本只不过是心里有感而,自然而然的一动,脚下错开的幅度小的几乎不可目视,一般的练家子就算近在咫尺,眼睛盯出泪来也看出来这一丝丝的不同变化。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里,王越却是突然动了,就好像两个人间系着一根看不见的线,一个动了,另一个也马上动了。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修仙女配文里的女主欢喜仙末世之女配太狂妄多情剑客无情剑百炼成仙带着系统穿时空重生之天才商女仙界修改器剑镇鸿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