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635章 你觉得你是那种人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02:31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九真九阳不朽凡人小夫小妻小仙人超品小农民征战诸天世界九炼归仙飞天锦衣卫之绝世高手修仙狂徒
  第六百三十二章你觉得你是那种人

  “洪,按照你的这位朋友的说法,我们之前的安排一定不会有什么效果?那个姓王的小子,难道真的有那么厉害?”

  就在王越悄然摸进了埃德蒙名下这座大厦的时候,走廊尽头的这所房间里,埃德蒙正坐在宽大的座椅上,眉头皱的紧紧的。 W≤。

  而在他对面的沙上,穿着一身笔挺西服的洪承业也是一脸烦躁的表情,时不时拿眼睛瞟一眼旁边的周长虎,神色间一片阴沉。

  “埃德蒙,我早就和你说过,对付这个王越,你不能拿一般的手段,不动手就不动手,一动手就要全力以赴,务必把他杀死。这个人很厉害,杀人对他来说就好像你吃饭喝水一样,如果不能计划周详,一击毙命,那咱们的麻烦就大了。”

  洪承业虽然心中不快,却没有当场作的意思,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咱们要对付的人,不是个普通人,你找的的那几个人到这个时候还没有传回消息来,十有**已经是死了。”埃德蒙家族在北方地区潜藏的势力极大,想要杀了王越,他还需要借助这一家人的力量,所以洪承业一直都表现的很有耐心。

  “嗯?连狙击步枪都对付不了他?难道你们唐国的功夫真有那么厉害?曼彻斯特的唐人商会里也有不少你们唐国的保镖,他们虽然都很能打,但对上我的保镖,却也厉害不到哪去,尤其是当我的手下拿着枪的时候……。”埃德蒙显然更加相信自己人的实力,对于洪承业的这种说法并不认同。

  “埃德蒙先生,唐国武术的博大精深是你远远不能想象的。你平日里所能接触到的那些人,只不过都是一些庸人而已,真正的高手,是绝不会一直都给人在商会里做事的。那些人的功夫很浅薄”

  一旁的周长虎这时候张口接上了话茬儿,洪承业虽然也是从小练功,有不少的拳法名家倾力指点,但毕竟是出身显贵,兴趣也不在功夫上,不可能像一般人一样终日苦练不辍。拳法武功到现在也只是个样子货,想要他解释明白这里面的道理,还不如周长虎自己来说的简单。

  “同为格杀之法,我们的武术,更近乎于道。同样是击倒敌人,除了各种身体上的技巧之外,更多的还是内在的一些东西,比如精神和心灵上的锻炼和修养,这里面有很深的道理,艾德蒙先生如果想要了解的话,最好还要找一些我们国家的的书来看看才行。”

  周长虎正笑吟吟的说着话,突然眼神之中闪出了一丝诧异,当即声音微微一顿,头便侧了过来,一只耳朵对着房门轻轻抖了两下“就好比是现在,如果外面有一个人把你留在门外边的那两个贴身保镖在一眨眼的功夫里全都杀死了,在这样隔音严密的房间里,哪怕你的耳朵再好用,其实也是不能听到的。可如果你练了功夫,并且火候到了一定程度之后,那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说着,周长虎长身而起,一步就站到了洪承业身前,随手朝后做了一个手势,顿时间沙后面站的原本很远的张诚,张信这一对双胞胎兄弟面色登时就是一变,连忙抢身过来,一左一右护住了洪承业。

  并且一手全都按在腰上,眼睛死死盯住房门方向,神色紧张的就好像自然界里碰到了天敌的动物,浑身的肌肉都在这一刻彻底绷了起来。

  而,就也在这时候,王越恰好刚把门外最后一个人解决干净,吐出一口气来。

  埃德蒙的这间房子装修的豪华奢侈,因为一些特殊的需要,更在隔音上下了大功夫,等闲人等就是在外面敲锣打鼓,里面也听不到半点,可就是这么一点声音,居然就被房间里的周长虎给听到了。

  由此也足以见得,周长虎当年能被人称作“江左第一好汉”,委实也是名副其实。这耳朵上的功夫,已经到了“,独坐静室,遍听八方”的地步,哪怕人在房间里,隔着厚厚的墙壁,但又风吹草动也瞒不过他。

  “王师傅,你也不用藏头露尾了,我知道你就在门外面。除了你之外,我还没看到有哪一个人能把外家的打法和内家的力融合的这么好的。两个日不落精锐的特种战士再加上两个白鹤拳的好手,居然连你几秒钟都挡不住,看来我们二少这一次真是惹上大麻烦了!”

  周长虎叹了一口气,神情显得异常凝重。

  早在摩根家族的那一次晚宴上,他就知道王越是个劲敌,而且又和常真如交好,十分不好对付,只不过却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碰上了。

  王越闻言,推门而入,远远的看了一眼周长虎,眼神眯了眯,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的意外来。似乎被对方现,也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能被常真如这种人记住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般的人物!江左第一好汉的名头,这要放在古代,就好比绿林好汉,江湖侠客一样,是要被万人传名的。王越默默的看着周长虎,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豪情来。

  不管起因如何,对他而言,只要是能和真正的高手痛痛快快的全力一搏,那就是最快意的事情。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他遇到的对手,虽然也都是高手,其中更不乏大师级的人物,但这些人却几乎无一例外全都是西方格斗界的,功夫再高,对他而言,也比不上一个真正的唐国高手

  唐国的武术,博大精深,相比于西方的格斗,体系不但更加完善,而且更讲究内在的东西。和这样的高手交手,越激烈的碰撞和搏杀,就越会激他拳法和精神的融合。对他的好处,自然更大。

  看见王越大大方方像是走在自己家里一样推门进来,周长虎同样也没有觉得意外,只是呵呵笑着,如同邻里之间饭后“拉家常”一样,自然随便:“咱们练拳的,一开始师傅在教拳的时候都曾经有过一番告诫,说是不能恃强凌弱,与人相处凡事都要留一线……,可练着练着,功夫日益精深,却又有几个还能把这些话当回事的呢?所以自古以来,一说起咱们这些人,都知道侠以武犯禁,各方褒贬不一。不过就是一次小小的口角之争,王越师傅你现在便找上门来,这似乎是有些睚眦必报,与清理不合了吧?”

  王越听着周长虎这么一说,不禁哑然失笑。

  练拳的人最受不得约束,历代以来但凡给人当差的,不是走投无路,另有目的,大多都也是心思不在这上面的。拳法武功就如同文章才学,只当成晋身的阶梯,并没有一条路走到头儿,把拳法练到最高深境界的念头。

  在过去,像这种人出身草莽却投身官府,为了升官财反过来对付自己的“朋友”,抓的抓,杀的杀,如同主人手中的鹰犬,一声令下六亲不认的,向来就为人所诟病。名声不是一般的臭。

  现在虽然已经不是过去的封建社会了,练拳的人观念也转变的快,再没有什么鹰犬之说,但到底是非观念还在,像是周长虎这样的人壮年时仗着一手八卦掌,名动江左,老了老了之后却投身公门,给洪家的小儿子做起了保镖,一口一个二少说着……,给王越的感觉就好像这人是古代哪个豪门大阀的管家,唯唯诺诺根本没有一点昔日江左第一条好汉的样子。

  一个把功夫练到这种境界的人,居然因为现在的立场不同,就改变了自己一辈子保持的心性,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武者的悲哀。

  “王师傅,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一见面就打生打死的,不如咱们就借这个地方来好好聊聊吧?”

  这个周长虎的年纪已经有五六十岁了,穿着一件马蹄袖的宽松棉布唐装,头虽然花白了,但丝有光,一根根打理的整整齐齐,精气神异常的旺盛,一看就是个把炼精化气的功夫已经练到了顶的高手,浑身的气息全都凝聚在一起,呼吸又深又长。几句话说出口,居然连一口气都不喘一下。

  王越听到这话,又把眉头皱了皱。他今天来只是为了杀人的,却想不到还没见到正主儿就被周长虎现了,有心当场动手,却又见这时洪承业已经被几个人牢牢的护在身后,就算出手也收不到奇兵之效。与其这样,还不如就听听这个周长虎到底要说些什么,拖延一下时间,再找机会……。

  心中飞快的盘算着,王越当下也不多说,只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面前这几个人,依他现在的功夫,人一走进这个房间,整个空间之内任何人的一举一动,便全在他的掌握之下,不管是一旁脸色剧变的埃德蒙,还是被张诚张信护住正借着周长虎说话的几乎,不着痕迹向后慢慢退出的洪承业,明里暗里的一些小动作都瞒不过他。

  就算有周长虎这个高手在前面挡着,偌大一个房间,王越也是想走就走,举而不会被缠住。在这种情况下,洪承业不管往哪跑,他都能马上追上去。

  “刚刚我杀人的时候,最后那两个练白鹤拳的武师,气脉悠长,人虽死了,一口气却还没断,出的声音只是稍稍大了一点,就被这老家伙听到了!只看着一份耳力,就知道他当年的名头绝非虚名,应该是个劲敌。”

  王越刚刚最后一拳,震碎了那华人武师的内脏心肺时,就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太对劲,似乎有人已经隔着门现了自己的到来,但是到底还不能完全肯定,直到这时候才终于确定是周长虎现了自己。心里同时也是一热。

  他现在的功夫,法由外而内,一口丹田气贯穿周身上下,遍体之间浑身毛孔都能开合自如,精神感觉更是灵敏的不似人类。就算睡觉的时候,被人偷窥看上一眼,立刻也能有所警觉,更不要说他是来杀人的,身上气息肃杀阴沉,周长虎固然可以感觉到他的到来,可同样的他也能在周长虎现不对的时候,觉察到来自周长虎的威胁。

  自然界里的猛兽都有划定地盘的习惯,在一定的区域范围内,就算没有面对面碰到,只凭味道和气息也能知道对方越界与否。

  “我来要做什么,想必你也知道。”

  王越看了一眼周长虎,脸上的神情肃穆:“既然你也承认你自己是练拳的,那就应该知道江湖上的规矩,在过去有人寻仇,通过外力来解决的办法无非就是那么几条,要么是你的江湖地位足够的高,有资格在中间做调节,到时候化干戈为玉帛,满天云彩都散,要么就是自恃功夫了得,要插手别人的恩怨。”

  “那么这一次,你是觉得你有这份资格来说服我放弃仇恨呢,还是觉得你可以把我打死在这里呢?”

  一直以来所秉持的行事准则,就在碰到了洪承业的这一次,突然生了改变,由从前的被动反击到现在的主动进攻,王越心态上的这种变化可谓是天翻地覆。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真正的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进一步正视了自身的本性!

  所以,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虽然是热的烫,但语气之间却显得平平淡淡,没有一点的波澜和起伏,一双眼睛直勾勾的越过周长虎的肩头,盯在洪承业脸上,瞳孔里面绿油油的像是有鬼火在烧。

  一句话听到耳朵里,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大半夜里赤身**站在乱坟岗上,简直阴森恐怖到了极点。

  不说洪承业现在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就是一旁坐在椅子上还没有来得及站起身来的埃德蒙,听到王越的这一番话,也不由自主浑身打了一个寒战。在看看王越眼中饿狼一样的光芒,眼睛马上就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往一侧的墙上按。

  他这间房子里虽然因为一些**的原因,没有安装监控电子眼,但在很多地方却都安装有极其灵敏的警铃,只要稍有变故,用手轻轻一碰,立刻整个大厦的安保中心就会警铃大作。

  一方面,他布置在各个楼层的保安会马上通过特殊通道冲上顶楼,另一方面这里的报警系统还联通着最近的警察局,警铃一响,几分钟内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就会把这里包围的水泄不通。埃德蒙家族现在做的买卖也很不光彩,世界各地仇家无数,不知多少被掠夺了古董文物的人想要他们的命,所以埃德蒙在这座大厦公寓的安保上可谓费尽了心思,花销无算。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末世之肖落剑镇鸿蒙百炼成仙穿越之通天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重生之天才商女超级种植空间末世之女配太狂妄永夜天君天罡三十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