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605章 大马林家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01:29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百炼成仙女总裁的修仙高手夫人们的香裙九炼归仙修仙狂徒苍穹九变大数据修仙超品小农民一念永恒
  第六百零二章大马林家

  “这两个人,女的叫林秀秀,是大马总督林德武的女儿,家里世代经营海运,早在帝国收复南洋之前,她们林家就是当地的唐人圈子里面数一数二的巨富豪门。> 网 W≤而且除了这个身份之外,她的哥哥林玄武还师承泗水霍家拳,被誉为国内燕青门的第一高手,名震南方六省,受他影响,林秀秀也同样精通技击武术,练得一手好拳法。近些年来在她们兄妹两个的主导下,林氏家族的海外贸易不但展的十分迅,五年里拓展了六条航线,把生意做到了海外各国的市场,而且根据我们的情报,林家对曼彻斯特这里新建的总领馆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次小姐要南下述职,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一直以来阻挠我们的幕后黑手之一了。”

  “大马的林家?”王越闻言,不由愣了一下,“林玄武……。”

  他虽然不经商,对商家的最基础印象也仅仅只停留在自己这些年经常使用的一些东西上,但这并不妨碍他知道财叔刚刚说到的这个大马的林家。

  因为王越在打死了那个安布罗之后,就不止一次的查阅过有关于国内南洋各地的资料,对这个脚踏东南亚,明面上的生意囊括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私下里却把持着东南一隅包括淡马锡,大马,三佛齐,吕宋岛等地区过半数以上的毒品交易市场,甚至在内6和海外的一些沿海大城市,也有不少分销的渠道的豪门世家,又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关注呢。

  尤其是近代以来,东南亚各地新入版图,局势难免混乱,除了镇压之外,唐国还采取了类似于“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政策大量任用当地人来治理当地土著。林家虽是唐人,但却因为数代以来定居大马,势力手段根深蒂固,所以才被冠以了一个总督的名头,得以将手从商界伸到了政界。

  而在这其中真正引起王越对这个林家兴趣的,却还是因为这个林玄武。

  根据苏明秋搜集来的一些资料上,记载的很清楚,说是这位林家长子的燕青拳已经练到了收由心,沾衣即跌,“一旦交手,不管是人是牛,凡沾了他的衣角,都会瞬间跌出丈八远的地步。”

  这话说的有些夸张,但实际上的意思就是,林玄武已经把燕青拳中的摔法和跌法练到了三节四梢。就好像练内家功夫中的借力卸力,功夫到了家,浑身上下便能不着寸力,所谓蚊虫不能落,一羽不能加。举手投足就能把人放翻出丈外。

  这在唐国武术中有个名头,就叫做“沾衣十八跌”。具体点便是说这个人将拳法中的摔法和跌法已经练到了极其高明的境界,从而对于力量的运用精细入微,能人所不能。一般人功夫稍差一点不明就里,不用被他的拳头打中,双方只要一碰上,对方人就飞出去了。

  又有传说,林玄武年轻时曾经专程到临济龙门寺拜祭“紧那罗王”。

  事后不久,就有武僧团的大武僧传出话来,说是林玄武在拜访素闻老和尚时,曾经求其指点,打了一趟燕青拳,被老和尚誉为近七十年来平生仅见的迷踪艺。不出二十年林玄武的燕青拳就会登峰造极,体会到当年燕青门祖师跌扑之法天下无双的意境。

  龙门寺现在的辈分排行,“湛寂淳贞素,德行永延衡。”,这位素闻老和尚生在前朝末年,如今已是龙门禅院中辈分最长的一位的老宗师了,且不说他的功夫拳法究竟到了什么境界,只说门下几位德字辈和行字辈的徒弟徒孙,就有哪一个不是龙门拳术中的大师级高手

  能得到这位老宗师这样的一种评价,也足以反映出林玄武的确是一个了不得的天才人物。

  而林玄武之所以万里迢迢,远赴龙门,也的确是存了寻根问祖的心思。他的燕青拳虽然学自泗水霍家,但事实上这一门功夫最开始的源头,有一种说法就是始于元蒙年间的龙门寺紧那罗王。因此,直至今日,临济龙门中也仍有秘传的燕青拳一脉。

  燕青拳流传甚广,因其传承不同,故又有“秘宗拳”、“迷踪艺”、“猊拳”等诸多称呼,且也因派系之别,各家拳法同中有异。林玄武年轻时花了十几年时间,游走各地,拜访名家,为的就是兼容并蓄,把各家拳谱融为一体,变成自己的东西。

  直到三十岁之后,他才回到南洋大马修生养息。再有人来挑战,自此之后便再也没输过,而且林玄武是真正的实战派,出手狠辣,不交手则以,一动手便少有人能在他手下全身而退。非死即残!

  就连纵横了南洋几十年之久的南拳大师陈虎年也在一次挑战中死在了他的拳下。

  陈虎年那时候四十几岁,正当体力巅峰,一手洪拳早就练得炉火纯青,已经开始吐纳调戏,步入了内家拳中的上乘境界,功夫分出了阴阳,刚柔并济。

  可那次交手的结果,他仍旧是死了。这也从而也奠定了林玄武燕青拳第一高手的美名。

  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林玄武打死陈虎年用的却不是纯粹的燕青拳功夫,而是龙门五拳中的龙形拳。

  因此,事后就有不少人在纷纷猜测,当年林玄武龙门一行,很可能是得到了素闻老和尚的亲自指点,把五形拳中龙拳练神的精髓学到了手。再往后十几年,说不定哪一天就能真正的炼气化神,成为真正的宗师级高手了。

  “对,就是这个林家。”财叔肯定的点了点头:“林家出了个麒麟子,林德武这个老家伙便不再满足家族的势力始终困守南洋。而他们林家本来就在海外颇有人脉,这一次曼彻斯特将设总领馆,被考察的官员中除了小姐之外,还有一个人就是林家的子弟。”

  “哦?”

  王越很快的就从回忆中恢复过来,听到财叔这么一解释,心里反倒就有些糊涂了,“国内的官员上任,这是正常的调动和升迁吧?难道为了这么一个总领事的位置,林家真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哼,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国内的吏治虽然不错,但原本不属于大唐的那些领土,现在却如同自治,除了军权和税收之外,像是林家这样的土皇帝在大马甚至可以一手遮天。况且,这家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当初前朝败亡,可就是不少人流落在大马,受到他们庇护的。另外,我们的人也查到,最近一段时间,林家曾有一笔巨额资金通过海外银行秘密转账后,分散着打进了一个十分可疑的不记名账户。而且这个账户很可能就是赏金猎人的地下公会的……。”

  “什么?”王越闻言,心里骤然一动。

  “另外,你在看这个人。”

  财叔又伸手指了指照片中和林秀秀站在一起的那个年轻男子,“这个人叫宋然,是湾岛宋家的四子。宋家虽然不显山不露水,没什么太大的名气,但你要知道,这世上真正有底蕴的家族是绝对不会一直那么高调的。宋家当初是受过尼德兰国王特封的老牌太平绅士,有西方有贵族的头衔,这让他们和这边的各国王室的关系非常不错。尤其是这个宋然,本身就是个混血儿的他还是王室重金礼聘的马术教练,专门教那些贵族子弟们骑马打猎,地位十分然……。”

  “而这一次,我们接下来的行程之所以会不得不临时改变,平添了许多变数,究其原因也正是这个宋然在帮着林秀秀暗中力,借着某位权贵的身份说服了外交部的一位高官。并由这位高官出面在曼彻斯特以私人的名义,邀请各国的领事出席明天的一次慈善酒会。”

  原来财叔刚拿出来的这些照片里,就都是明天要去参加的那次酒会中,他认为十分关键的人物。这里面除了前面介绍的林秀秀和宋然两个唐人之外,剩下的不是本地一些豪门巨富,就是各国设在北方的领馆领事,除此之外甚至还有王室的两位的公主和王子应邀出席。

  “一个唐人是条龙,两个唐人是条虫!这么多年下来了,我们这些人除了生活的更好了一些之外,大多数仍旧是改不了内斗的本性。有时候在国外,同胞之间的迫害比起异族倾轧更残酷。”财叔看见王越似乎在沉思,想着什么,忽然笑着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等到王越听到耳朵里,皱起了眉头时,却又把话锋一转。

  “今天虽然小姐没有在,也没有见到你,但你既然是苏小姐请过来的,那么咱们就不是外人了。这么一来,有些话哪怕再不好说,我却也要提醒你一下,好叫你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事?”王越抬起眼睛问了一句,觉得财叔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小姐的事,老爷子不是不知道,但是对于小姐从政这件事,老爷子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意见的。所以在小姐的事情上,有些问题我希望王越你最好不要参与进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既然是做保镖的,那就只要做好分内的事情就好了。王越,我的意思你明白么?”财叔目光炯炯盯着王越的眼睛。

  “这个你放心!我这次来,不过是为了还别人一个人情,我又不认识你家小姐,她的事除非是在我面前涉及到了生死,不然别的事,都和我无关。”虽然有些惊讶财叔会在这种时候和他说的这些话,而且对方说的东西叫他听起来也有些稍稍刺耳的感觉,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王越的心里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如果不是因为苏明秋,他认得苏水嫣是谁呀?以他的个性,又怎么会把人情用在这种事情上?

  况且,从心里往外他也不愿意掺和人家的家事。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以夏家在国内的地位,一旦趟进这潭浑水里,那对他日后回到国内,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还有,明天的酒会,非富即贵,我有事情是不能跟过去的,你一定要一直跟在苏小姐身边。因为明天她会以我们小姐的身份参加,如果这里面真有林家掺了一脚的话,我怕他们会借着这次机会下手。”财叔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王越手指微微的捻动着,脸色上看不出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在沉吟了一会儿后,问了一句:“难道他们就不怕得罪了你们夏家?”

  “怕,他们当然怕。”

  财叔叹了口气,“可是夏家毕竟也不是一家独大,虽然名义上的盐帮弟子遍布各地,但时间太长了,很多地方的社团和组织也只是挂了一个盐帮的字号而已,阳奉阴违的事情从不少干。至少据我所知,湾岛的宋家就和三合会之间渊源极深,南洋一带也都是各自为政,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大家虽然都有所顾忌,但只要不是真的伤害了小姐本人,出了事又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没人会轻易的向对方展开报复。何况现在还有个轮回在背黑锅。”

  王越听得很仔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有关于国内社会中的一些秘闻。这些比较具体的情况,如果不是像财叔这种真正混在圈子里的老人,一般人是绝对不会说的这么清楚的。

  “这次的事情显然是对林氏十分重要,所以我才会更担心明天的安全。我希望你,能看在苏七爷的面上,能多费些心思……。”财叔活了这么大年纪,见多识广,只通过这一番接触,心里就已经大致摸清楚了王越的一些性格。

  知道像他这种人,向来一是一,二是二,虽然信守承诺,却也不会胡乱伸手。答应给人做保镖,那肯定就是做保镖,绝对不会做任何出保镖职责的事情。

  而这也恰恰就是财叔心里比较担心和感到矛盾的地方。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百炼成仙大数据修仙重生末世之肖落剑镇鸿蒙修炼时空灵植巨匠聊斋之长生重生之天才商女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江湖之巅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