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598章 美差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01:07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百炼成仙女总裁的修仙高手九炼归仙修仙狂徒夫人们的香裙大数据修仙苍穹九变超品小农民一念永恒
  第五百九十五章美差

  内家拳的劲儿,千变万化,一旦近身相交,陷入对方的劲儿里,那就想退都退不了了。八一≧>小说≥网 W≦W<W﹤.﹤8<1﹤Z﹤尤其是那种已经领悟了刚柔阴阳的高手,最善长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的功夫,和这种人打生打死,就仿佛自然界里落在蜘蛛网上的苍蝇和蚊子,再怎么挣扎,到最后肯定也是没有好下场的。

  严四海的这些话,是真正的经验和教训。尤其是对手比自己功夫更强时,游斗的确是保命的不二法门。

  虽然丢了面子,但人活着比什么都强。只要活着,那就早晚有一天能找回这个场子。

  “再比如刚才我收手的那一式,拳头往下碾压三寸,肯定也是那个王越出手的后招变化之一。除非是他有心当场把你打死,否则这一种变化,是让你残废,却又不至于伤及筋骨的最好招式。”

  严四海又接着深入浅出的向自己两个徒弟解释自己最后那一拳的变化:“外家的打法,不管是哪门功夫,出点都是要以力破敌,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你的对手造成最大的伤害,可以是死的也可以是活的,但活的必须是没有反抗力的。所以这一下的变化其实是很可怕的,他里面还暗含了内家拳法中的钻裹变化,一拳打碎你的丹田,叫你以后都用不出劲来,什么拳法武功就全都成了套路花架子,那功夫就等于废了。

  原来王越的这种打法,看起来简单,没什么变化,实际上却是披着外家拳外衣的内家拳,简单之中,变化才能直接,快,把**拳中的几个架子循环起来,辅以不同的力手法,那就是真正的千变万化了。严四海是和孙明德练过内家八卦拳的,而内家拳练到一定地步后,拳理完全相通,他又经历过无数实战,经验丰富,是以这才能一眼看到燕子的演示后,不多一时就推演出了这一招有可能的后续变化之一。

  而事实上,严四海的这一番推论也比较契合王越的打法。只是王越当时已经看出燕子的功夫,心里并未就真个生出什么杀心,一拳一脚更多的只是教训而已。否则那最后一记横拳出手,力道内裹,掀的燕子身不由己如浪中孤舟不住起伏后退,他想要杀她简直就不费吹灰之力。

  就算她能意外躲过,可**拳里的横拳竖打是练意的功夫,心到意到,**归一,一招连着一招,除非被当场打死,否则几乎就没有穷尽的时候。这就像是古代的大将手持一杆大枪,马踏联营,和敌人鏖战一天一夜,也不会累一样。

  由此也足以见得,内家拳中真正的杀手,是何等的可怖可畏。

  “外家的打法,内家的劲儿,没想到现在居然还真有人这么练。至于这一招里面其他的变化,也不用再接着推敲下去了。”严四海老眼放光,说着说着话,突然语气一厉对着自己的两个徒弟道:“你们两个给我记住,这个王越,很可怕,很恐怖,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招惹他。这样的人,年轻,体力好,本应是血气方刚的,但却能在最后关头留手,那肯定是经过许多实战的。他的功夫和你们不一样,是经历过生死打磨得来的,一旦和人动手,就习惯性的全力以赴,根本就没有多少手下留情的想法,如果再感受到你们心里的恶意,那可真就是不死不休了。这种人,能不敌对就不要敌对的好。”

  “哎!老不以筋骨为能,人一老,就没有锐气了。”

  严四海一番话说完,似乎心有所感,不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要是刚来这里那会儿,碰到这种人,我肯定是要去拜访一下的,大家都是此道中人,哪怕是理念不同,但练功夫的人不讲那么多,总是有些话说到一起去的。就算为了给你们两个出头,打了起来,肯定也是一番美事呀!哎,但现在显然是不那么现实了,这个王越后练的内家功夫,再看他的打法,应该也是找到了他自己的路子,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早晚都是能震动天下的角色。”

  “燕子,你不要不服气。这世上高手多得是,受点挫折,总比丢了命要好。”

  “我明白了师傅!”燕子低头听着严四海的话,神情虽然还有些抑郁,但终于还是松了下来。

  练拳的人,被真正的高手打败并不丢人。尤其是有大本事的高手,过去很多武术家成名之前,都要走遍大江南北,挑战各路高手,当然也不可能是只赢不输的。再厉害的人,年轻时也要先被人打,然后失败的多了如果还能意气不懈,那才能在这条路上走的比别人更远。

  丢人的是被打败之后,就从此一蹶不振,怨天尤人的。

  “功夫这东西,想要练得精,是要花一辈子的心思去琢磨的。越是高深的玩艺儿,就越看重基本功。就比如我教你的蛇形,开宗明义的基础就是一个盘蛇架的桩,但是这个桩想要练的好,却没那么容易。”似乎是有意识在这种时候,指点弟子的武功,严四海在教训完燕子之后,马上就把话题转到了功夫上。

  说话时,突然双脚一分,前后而立,左手往下一沉,顿时头、肩、肘、拳、臀、膝、脚七处部位,连同脊背腰椎便隐隐盘成了一体的模样。稳重如山,又不失灵动。

  “想要身如蛇盘,先要入地三分,然后不管你怎么变,打起来都要有刚脆、横裹、直撞的劲儿。把桩站好了,拳就有了神,再和人交手,就是你打人,不是人打你了。”

  “但是要练好这个架子,不把心沉下去,体会不到蛇主飘缠、气沉连绵,降服龙虎一般的动静相依,你就永远练不好这一路七探蛇形。而且,你不要怀着急于求成的心思去琢磨,去练习,急功近利,就一定会忽略一些重要的地方。不管练什么拳,心和意都要沉下来,用佛教的一句话说,就是要降服你自己的心猿和意马。”

  “心猿意马?”燕子身体站得笔直,脸上神色显得有些庄重,严四海说的这些道理对她来说明明都是老生常谈,以前也不是没有说过,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听得非常认真。

  “咱们练拳的人,虽然练的是拳,但拳理也不是孤立存在,你们要多去观察一下身边的东西,不要以为只有练功的时候才是练功,要知道生活里面处处都蕴藏着拳理的变化,只要你********的去钻研,时间长了就总会有收获的。就比如咱们的拳法,在早的时候还不是被人叫做八式,把式的,很多招式都是从日常生活中得来的灵感,你不去现,只知道依葫芦画瓢的跟着我练,那再怎么练也不会过我的。”

  军队里卧虎藏龙,高手众多,尤其是当年动乱的年代里的双方军官校尉里,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出身于各地的帮派组织,本身就是有很深的功夫底子,加上当时的社会现状,天下大乱新旧交替,有血性的武人也都以参军为荣。到后来,西北军五虎上将之的张清江提出“国术”的概念,全国各地纷纷建立国术馆,几乎把天下高手“一网打尽”受聘任教,更是培养出一大批的青年高手

  这些人后来虽然因为各自所秉持的理念不同,有的加入了前朝军队保皇,有的加入了新军革命,但毫无疑问大部分都是上了战场的,双方针锋相对,理念碰撞,几十年下来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严四海虽然没有亲身参加过那次战争,但他的父亲却是从那个年代里活下来的老人,一些东西,还是有所继承的,更何况他还在东南亚生活了十几年,身边也不缺少这样的人。

  所以,他才会深知到,像是王越这种年纪轻轻就经历过实战磨练,从生死中杀出一条活路的人,到底有多可怕。同样是练功夫的人,杀过人和没杀过人的以及杀了几百人和几个人的,不管是精神气质还是拳法武功,那都是有着近乎于本质的区别的。

  而就在燕子和褚卫两个人,开车一百多公里前去求教自己的师傅严四海的时候,入夜时分,王越所在的庄园里,一张足有两三米宽,可以任由三四个人翻跟头的巨大床榻上,刚刚沐浴了,身上穿着棉质睡衣的苏慧燕和夏春雨两个人正惬意的躺着,说着悄悄话。

  透过一整面墙上的“单反玻璃”,往外看去,就能很清楚的看到在卧室的外间客厅里,王越正盘膝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双手掌心向上,轻轻摊在膝盖上。

  只是一个简单的“双盘坐”,但是王越“坐”起来,就特别的自然,脊背,腰胯,放的松松的,脸上神情怡然自得,就好像是寺庙里坐在莲花台上的菩萨,叫人看了不知有多么的舒服。

  “哼,水嫣你请来的这个保镖,可真是个地地道道的怪人,看他这样子,穿件袈裟就是个和尚,披身道袍就能入道了,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你就真的这么相信他,能够保护咱们的安全?”

  夏春雨突然翻过身,推了一下身边正在照着镜子做皮肤护理的苏水嫣。到了这时候,四下无人,她也摘下了白日里的“面具”,恢复了真实的自己,说起话来不再一板一眼,显得随便自然了许多。而听她此时说话的语气,显然和苏水嫣之间的关系也是相当不错的,再不是一口一个苏小姐的叫着了。

  “不相信你要我怎么办?咱们的人不能及时到位,国内那边又不知道出了什么样的乱子了?不过,介绍他给我的人,是我本家的长辈,在这边的唐人圈里的地位,一言九鼎,关系深厚。王越能被他们郑重其事的介绍给我,那自然就是有大本事的。何况,今天白天那两件事,你不也知道了,财叔请来的那个女保镖连他两招都接不下去。所以这时候,我们只能相信他了。”

  “嘁,我才不会把安全交到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男人手里呢。”夏春雨从床上爬起来,把脑袋凑到苏水嫣身前:“明天我就给国内打电话,催老爷子赶快派人过来,实在不行就包机转道香江,从中亚地区迂回着飞过来,要不然再从这边的唐人商会多请一些保镖过来。那些人为了扳倒夫人,已经是不择手段了,而且他们没人性的,一个人再厉害,能挡得住子弹么?要是人家从一公里外,用狙击步枪瞄准怎么办?我就不相信到那时他还能及时现。”

  “呵呵,春雨!看你这样子,肯定是在他那边吃了瘪了吧?”苏水嫣突然扭过头来看着春雨,咯咯一笑:“怎么样?你不是一直都说你春雨大小姐的魅力,举世无敌么,只要是个男人,就会被你迷得找不着北,只要说上几句话,什么底子就都能套出来,那现在呢?这个王越该不是那种,不近女色的鲁男子吧!要不然怎么能叫我们的春雨,这么郁闷,还背后说起人家的坏话了!!”

  “哼,我不和你说了。还是早点睡觉吧,明天咱们可就要正式入关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在等着咱们呢?但也只有如此,才能吸引更多的关注和目光,替夫人把她身上的压力尽可能的转移到咱们这边来,让她的行程更安全,更隐秘。今天要是休息不好,影响了精神,那明天可就要难受了。”

  似乎是被苏水嫣说中了心里最担心的地方,还要再说些什么的夏春雨马上就不说话了,闭上眼睛,眉头紧皱,开始睡觉。但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她心里到底是在想着什么。

  不知不觉,月上中天,已是午夜时分。

  忽的一阵疾风挂过,头顶上一片乌云恰好遮住了月亮,天地间顿时陷入一片深沉的黑暗中。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随着乌云遮月的一瞬,几个淡淡的黑影如同从地面之下爬出来的幽灵鬼怪,居然就那么的贴着地面,以极快的度,悄无声息的,绕过了庄园里面一队队巡逻的雇佣兵。然后攀着墙角的缝隙,如同壁虎一样爬到了苏水嫣卧房之外的窗户一侧。

  这些人身上穿的衣服,都是特制的,带有光学反射的奇妙作用,人往墙上一贴,整个人便仿佛成了墙壁的一部分,如果不是在明亮的灯光下,仔细观察轮廓,一般人根本无法现。

  不过,王越显然是不在此列的一般人。

  就在这些人小心翼翼的攀墙而上,甚至刚刚有所动静靠近了楼下的一瞬间,正在客厅里“打坐”的王越,耳朵突然一动,一下就把眼睛给睁开了。

  “还真有人来了!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个所谓的轮回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她们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貌似我又成了人家的挡箭牌了啊……。”只隔了一道墙,虽然这房间里都已经用当下最好的材料做了隔音处理,可以保证就算在屋子里面开枪,门外都听不到一点声音,但王越却不仅仅是五感过人而已。

  他的精神力无形无质,早就将这卧房的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笼罩的风雨不透,本来这还只是他为了防止意外的一重警戒手段,怕的就是半夜有人来刺杀夏夫人,但却没有想到却听到了苏水嫣和夏春雨的这么一番对话。再想到房间里面除了她们两个人之外,根本没有第三个人在……。

  如此,两下一合,他便也顿时就知道了那位所谓的夏夫人为什么没有出来和自己见一面的原因了。

  “原来已经走了么!不过,这倒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帮着她们多吸引一下那些人的注意力罢了,只要这一趟走完,我也算是替七叔还完了这个人情,到时候和常真如他们自然两不相欠。而且顺便的还能借此机会避避风头。隆美尔那家伙现在估计已经要被气疯了吧,不过就算他再怎么想,估计也想不到我居然去了他家的南方大本营了。哈哈哈……。”

  听到房间里两个女人间的对话,王越心里只是本能的一愣,然后就也无所谓了。他和苏水嫣之间原本也没什么交情,这个所谓的“人情”到底怎么还,都只是去一趟南方的事情,夏夫人在不在这里,真的也没那么重要。而对他来说,有剑器青莲这等神物在身,那杀人就必不可免,这一趟南方之行,显然也会让不少人自己撞到他的枪口上的,这未尝不是一件“美差”。

  房间里只有墙角处的几个“小夜灯”还在亮着,几个老式的窗户里面还挂着厚厚的窗帘,怕的就是外面有人人通过高倍望远镜或者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看到屋子里的人。

  等到窗外的人一个个都停下来,又过了一会儿,便开始传出一阵极轻微的声音,王越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眯着的两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光,一时间竟似在整个房间里打了一道闪似得。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百炼成仙大数据修仙重生末世之肖落剑镇鸿蒙修炼时空灵植巨匠聊斋之长生最强面子系统重生之天才商女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