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597章 情景再现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01:04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九真九阳苍穹九变小夫小妻小仙人超品小农民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大劫主穿越之通天白袍总管飞剑问道
  第五百九十四章情景再现

  “练拳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明白就不要装明白,不然总有一天那会要了你的命的。八一≯≧≥中文 W≤燕子,这种事情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好了不要和我狡辩,现在把你和那个人交手时的招数,都给我演示一遍。我来帮你们分析一下。”严四海见到自己说完话后,燕子脸上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张嘴仍要说些什么,顿时把脸一沉,使劲的敲了敲自己手中的铜烟袋。

  而燕子这个女人自小随着严四海练拳学艺,十几年下来哪还能不知道面前这个老头儿的脾气秉性。平常事倒也罢了,可一旦进入状态指点她练拳的时候,立刻就变得独断专行,不允许弟子们做出任何的违逆。

  是以,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丝毫不敢多说,只把脸色一正,便将自己和王越动手时双方如何攻守,破解的详细变化,一一讲了出来。最后想了想,还依着自己的记忆,学着王越横拳出手的架子,依葫芦画瓢做了一番演示。

  王越和她交手时,脚下纹丝不动,第一招对了一脚,第二招也仅是横拳一架,招式都是最简单的那种,却把她逼得连连后退,输的到现在都觉得不明不白。这一路上那一幕幕情形,不知道在她的脑袋里回放了多少次,如今一伸手,架子姿势居然被她模仿的不差分毫。

  练拳的人,但凡能有所成就的,肯定都是天生的武痴。和人交手时,就没有不执着于胜负的,一旦输给了对手,必然就要反反复复的对当时交手的情形进行不断的揣摩和研究。日思夜想,非要弄明白其中的道理不可。

  燕子能在二十几岁就把蛇形拳练到这种程度,自然也不例外。

  “咦?跺子脚?戳脚?谭腿?还有擒敌拳?捕俘拳?大枪术的抖弹?横拳的架子,翻浪的劲?这是心意拳的打法?不对,应该是内家的劲,外家的打,嘶!!真是有意思,现在居然还有人这么练拳的?看来和你动手的那个人和我差不多,功夫底子都不是单纯的拳法呀!骨子里面完全是一副野路子啊……。”

  就在燕子仔细讲述,并把王越应对的招数慢慢演练出来的时候,一旁的褚卫也瞪大了眼睛不住的揣摩。严四海年轻的时候新朝初立,前朝虽然四散,但却又不少人把握时局,见机得早,早早的便移民海外,严四海一家便也是那时候跟随着一位“贵人”在东南亚的大马生活了十几年。练得功夫除了家传的刀法之外,还曾和当时在那位“贵人”身边任侍卫头领的京城拳术大师“孙明德”练过拳。

  世人只知道孙明德出身显贵,家族三代都是前朝禁宫侍卫营的统带,是精通内家八卦拳的高手,却不知道他年轻时还曾和关内大圣门的拳术名家寇三爷练过大圣劈挂,尤其精通北派的硬猴拳,为了练拳甚至不惜为此去“临济”做过一段时间的和尚,学来了大名鼎鼎的“龙门五形拳”。

  而严四海的父亲原本就也是前朝的禁宫侍卫,在侍卫营一直都是孙家的心腹手下,家族之间有几代的交情,是以虽然孙明德没有正式收他做徒弟,但教起拳来却也十分用心,不但指点他练拳,还将五形拳中的蛇形与鹤形倾囊相授。只是后来,唐国扩张吞并了整个东南亚,严四海一家人这才不得不漂洋过海,到了西方生活,并收了褚卫和燕子这两个徒弟传承自己的拳法。

  严家的刀法,险峻凌厉,出手之间必要见血方回,乃是一等一的杀伐之术,且只传严姓,并不外传,所以在练拳时燕子就选择了攻守兼备的七探蛇形来练,而褚卫则是从小就被严四海收养,是被他默认的衣钵传人,练得虽然也只是一路白鹤拳,但只等他功夫一到,便立刻就能转修蛇形,继而将这两门拳法合二为一,练出龙门五形中秘传的“蛇鹤八步”。

  因此他在一边看燕子演练时,从中也是很能看出一点东西,更从这一鳞半爪间隐隐知道了王越的可怕之处。不过这时他也不敢出声,一点不敢说话,只看着严四海一个人琢磨着,自言自语。

  这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儿,虽然没有做过一天的大内侍卫,但从小耳濡目染之下,接触的却都是前朝侍卫营中的高手,又经历过战乱,杀人无数,所以身上的气息哪怕是到了现在,也充满了一种军旅间令行禁止的霸道气质。在他想事情的时候,哪怕是最心爱的两个徒弟,也不能打扰。否则就犯了忌讳,要被暴打一顿的。

  “燕子,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严四海想着,突然抬头来问。

  听到师傅这么一说,燕子这才停下手脚来:“这个人叫王越,具体的来历还不清楚,但据夏家的那位财叔说,他是被苏家一位在这边的长辈介绍来的。我虽然不知道他口中的这位苏家的长辈到底是谁,但从侧面打听了一下,却知道苏家的这个小姐是因为别的事情,秘密前往坎大哈城的,想来这个王越就是从坎大哈跟着她回来的。除此之外,这一次苏水嫣回到曼彻斯特,刚一下飞机,就被人暗杀,出手的除了在大师兄刚才说的那个老外之外,还有一个叫千代子的扶桑女人,她的刀术很厉害。不过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了,就是这个王越下的手。”

  “我也是这么想的。”褚卫也点点头:“虽然那个王越只承认是自己杀了那个老外,说千代子是被苏水嫣用枪击毙的,但我去过现场,千代子的确是中了七八枪,这也是她的死因。可她死的地方距离那个家伙至少也有十几米,就横尸在车门前面,按照我的估计,这应该就是王越在打死了那个老外后,千代子不敌而逃,想要开车时,却被苏水嫣从车里下来近距离开枪击毙的。另外我还现那辆车的前挡风玻璃是防弹的,也都碎了,副驾驶的位置飞出去六七米远,那里应该是千代子坐的地方……。”

  “哦?扶桑山本家的客卿么?这倒是更有趣了!我在大马的时候,曾经和孙先生去过几次扶桑,见过那一代的山本家的家主,那霸的唐手世家,功夫里面也有白鹤拳的底子,的确是个高手,能被这一家礼聘为客卿的,当然是有可取之处的。”

  严四海转了一下脖子,脸上的表情越丰富起来:“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对这个王越可是越来越有兴趣了呢!!刚才燕子拉出来的那两个架子,很简单,很直接,但越是简单的东西往往蕴含的道理就越多,我越想就越觉得里面蕴含的东西越奥妙。一脚起落平踢,一记横拳拦挡,里面居然有七八种我知道的拳术影子,不过这也不稀奇,真正能够流传下来的拳法都是千锤百炼的功夫,以他山之石攻玉,博采众家之长,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可是除此之外,他拳法里面蕴藏的那一股劲才是最难得的,简简单单的一记横拳招架,居然打出了如同舟行浪尖上的翻浪劲儿,这可是已经把内家功夫里的最本质的那点东西,活学活用了。更不要说还有大枪术的抖弹力……就凭这一招,你们两个就远不是对手了。来,燕子,我现在就用王越刚才那一记横拳和你比划一下,然后说说你的感受和当时的区别。”

  严四海这个老头子似乎说的起劲,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话音未落,一把就放下了手里的烟袋锅子,从花坛上跳了下来,站在燕子面前突然右手一动,照猫画虎朝着燕子就打出了一招横拳。

  呜!

  这个干瘦干瘦的老头儿,蹲着的时候像个地地道道的山西老农,可这一动起来,爆力之巨大,居然匪夷所思,脚下不动,一拳击出时明明度并不快,但全身的筋骨瞬间齐动,脊椎节节上窜,浑身的关节大筋一下就动了起来,拳头打在空气中出的声音就好像是寒冬腊月里吹过树梢的呼啸寒风。呜呜作响。

  而且,他这一拳击出的同时,拳从胸口中线而上,活脱脱就像是从嘴里跳出一个拳头,胸膛内陷时在瞬间反弹,气流随着拳头而出,听起来就如同是轮胎在耳边放炮。砰的一声大响,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从炮筒子里飞出一枚实心的铁丸炸弹。

  一拳之力,配合呼吸吐纳,竟是刚猛如斯。

  明知道自己的师傅不会伤到自己,下手肯定是有分寸的,但当其冲之下,燕子仍旧是被吓得花容失色。饶是她跟着严四海练拳这么多年,却也没又想到自己的师傅居然到了这个年纪还能保持这样强大的体力和精神,六七十岁的人爆力简直强的可怕。而且只看这一拳的声势,燕子就也感到老爷子这一招似乎比王越用时更加刚猛。

  所以在面对这一拳的时候,她根本提不起任何心思硬碰,身体本能的就往旁一闪,连踏七步,倒踩七星,避了过去。

  可就在她身形一动的瞬间,在他面前的严四海前脚往前一趟,后脚顿时一蹬,居然起手一回,又把另一只手打出了第二记横拳,一拳接着一拳,任她脚下踏动如风,却就是躲不过老爷子这简简单单的一跟一进。

  这一下变化,如影随形,如水流倾泻,突如其来,中间的变化浑然天成,甚至没有任何的滞碍之处。而燕子此时人在局中,也终于明白了,当时王越这一招虽然简单的近乎直白,却实在是招招连环的大杀手。哪怕她当时躲过第一拳,不去硬接,下一拳同样也要被裹着打飞出去的。

  就这么简单,但你就是躲不了,躲不过,想要破解只能硬接!!

  无奈之下,她正要硬着头皮,出手硬接,却只见眼前一个拳头突地一顿,向下沉了三寸,堪堪停在了她丹田外,不足一寸的地方,拳法激荡之下,把她的棉服轰的向里倒压下去,就仿佛是被狂风吹动的旗子。整个人不由向后连退了三步,脸色唰的一下,变得纸一样惨白。

  然后,就这样站在原地,呆呆的愣,过了好一会儿,燕子的精神才重新恢复过来,但神色之间却已是充满了后怕的感觉。显然刚才严四海那两下子,已经把她给吓坏了。

  “哎,到底是年纪大了,剩下的就是瞬间的爆力了,想要模仿一下人家的内家用劲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学过七八分像,力道太刚了,没有内家拳洗净铅华后的感觉,全是烟火气。”严四海吧嗒吧嗒嘴,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拳头,张口就是一番感慨。

  “怎么会呢?虽然没有硬接招架一下,但我觉得刚才师傅你一下子,应该比那个王越更厉害一些才对。”燕子长出了一口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内家拳的劲儿,以柔生刚,看着不刚,实则是绵里藏针,打在人身上,后果更可怕。不过我也不是自谦,刚才那一下,我模仿的虽然没有十足的神似,但同样一拳,想来那个王越也是打不出我这个效果来的。毕竟大家练得功夫不一样,想要弄得明白,最好还是亲手试试才好呀!”

  严四海抬着眼皮点了点头,却又马上变得有些声言厉色的味道:“燕子,你能躲过我第一拳,说明你的蛇形步法练得还是不错的,但是你要给我记住,和内家拳的高手交手时,最忌讳的就是硬拼强打,同样的一招,再来一下你就躲不过去了。觉得自己不是对手,打起来就要游斗,一沾即走,实在不行,马上就跑,不然你就会被打死了。”

  燕子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严四海如果刚才是和自己生死相搏动起手来,自己躲过第一拳,第二拳肯定是避不过去的。要硬接除非是自己的功力比对方更深,否则一开始就要仗着身法展开游斗才行。

  内家拳的劲儿,千变万化,一旦近身相交,陷入对方的劲儿里,那就想退都退不了了。尤其是那种已经领悟了刚柔阴阳的高手,最善长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的功夫,和这种人打生打死,就仿佛自然界里落在蜘蛛网上的苍蝇和蚊子,再怎么挣扎,到最后肯定也是没有好下场的。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我的好友是孙悟空百炼成仙末世之女配太狂妄剑仙传奇剑镇鸿蒙超级种植空间无限仙钓末日之武道守护带着系统穿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