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589章 变数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00:51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九真九阳不朽凡人小夫小妻小仙人超品小农民九炼归仙征战诸天世界重生末世之肖落苍穹九变修仙狂徒
  第五百八十六章变数

  “该死的,你果然有问题!”

  苏水嫣连忙一缩手,身子重心全都放在尾椎上,顺势一带荡出去的短剑,凌空画了一个半弧,刺啦一下,这次却是削向了一旁白人司机的颈部大动脉。 ≧ W≦W≦

  她这一剑,乃是剑术中的“秋风落叶式”,借着千代子短刀往外一崩的劲儿,顺势而为,一落而下,寸许长的剑尖,划过半空有如一道银环,真要被这一招削到,半个脖子肯定就开了。那开车的白人大汉根本不敢怠慢,身子只往前一伏,压在方向盘上,与此同时脚下猛地一踩刹车,刚把度提起来的“轿车”顿时吱的一声,来了个急刹车,猛地停了下来。

  由此一来,度转换,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苏水嫣立刻就稳不住身子,整个人前霍的一倾,手臂当即打了个旋儿,剑势登时溃散的不成模样,抬高半尺掠在空处。同一时间,副驾驶位置上的千代子此时也猛地转过身来,将近两尺来长的“肋差”短刀,突地往上一跳,刀尖直接挑向苏水嫣的手腕。

  这个千代子显然是个扶桑剑道中的高手,举手一挑,顿时力道瞬直至刀尖儿,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动作,可短刀划过空气时却爆出一阵极其尖锐的破空声,出手又快有狠。

  “这是怎么回事?”

  王越一看到苏水嫣突然出手,就知道事情出了问题。而且他也能看得出来,这个叫千代子的扶桑女人绝非一般好手,一口短刀不知杀了多少人,只论实战,苏水嫣这个大家小姐就拍马难及。刚才还是好好的,转眼就拔剑相向,这叫王越不免有些奇怪。

  但是,千代子这反手一刀,狠辣无比,如果真被她得手,只需刀尖轻轻一抹,就能断了她的手筋,挑断大动脉,王越受人之请来给人做保镖,当然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就不管不问。

  所以,他啪!的一伸手,一只手拽过重心已失,花容失色的苏水嫣,同时坐在沙上,全身劲,筋骨齐摇,砰的一声,一脚飞踹,正踹在了千代子坐的副驾驶座椅上。

  釜底抽薪一般,千代子只觉得身下一股大力凭空涌来,狂猛剧烈如同坐在了爆的火山口上,半边身子刚和那靠背一撞,浑身气血都似乎被震得沸腾了起来,心脏跳动如同擂鼓,大臂,小臂,肩膀一侧,所有的关节咔咔错动,几乎就此脱臼。

  乍逢巨变,本能的刚要惊呼出口,下一刻无边大力汹涌而至,竟是连抵挡的余力都没有,便连人带着座椅,一头撞碎了前挡风玻璃,轰隆一声抛飞了出去。

  王越这一脚,虽然是坐着力,但却不动则已,一动便势如风雷一般,力道之大就简直比高公路上两车相撞的后果还惨,一下就踹飞了连接在底盘钢板上的座椅,踢得千代子如坠五里云中,一片昏天黑地。

  王越一动手,就习惯性的力,可不比前些时候和苏雨晴切磋试手时,每每都要留下一大半的力。

  可就在这一刹那,千代子撞破玻璃,飞出去的瞬间,王越目光一闪,额头上顿时冰凉一片,周围毛孔受到刺激,刷的立起来,如被电击,立刻就知道,这是有人拿枪指向了自己。

  不用说,车里现在就三个人,除了他和苏水嫣之外,剩下的就只有那个趴在方向盘上的司机。

  外国人也许不精通武术,但训练有素的杀手却肯定是个神枪手。这个白人司机,就明显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一脚刹车刚刚踩到底,转回手便不知从哪里拽出来一支大口径的手枪,黑漆漆的枪口往上一抬,朝着王越就是啪啪啪三枪。

  王越身子一侧,平躺在车后座,几乎在间不容之际躲了过去,随后猛的一滚,身子像是蟒蛇在水里翻滚,双脚如钻,一脚便把锁死的车门蹬的大开。

  与此同时,那司机手腕抖动,抬手又是四枪,幸亏这时王越已经一把抓住苏水嫣的脚腕,把她整个人都拽倒在地上,腰一用劲,长蛇出洞似的从车门滑了出去。而就也在这一瞬间,那白人大汉接连几枪不中,人也大吼一声蹦了出来。

  与此同时,前面被摔得昏天黑地的千代子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到底没被王越直接踢中身体,力量虽大,却也被身子底下的座位挡住了大半,所以人虽然看着狼狈了一些,灰头土脸的,但稍微活动了一下四肢筋骨后,却也没了什么大碍。

  反倒凶性大作,尖叫一声,又从身侧拔出了一把稍长一些的太刀,用左右手持定了,和那白人大汉一前一后,堵住了王越和苏水嫣。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不是来接你的吗?”王越把身子侧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前后这两人,眼神又在苏水嫣身上扫过去,瞳孔却已经在这时候缩小的如同针尖一般。

  刚才那一幕,完全是变生于肘腋之间,车里面到底空间狭小,对手又有枪在手,任是王越功夫再高,却也不愿意在那种环境下被人当头枪击。那司机手里的大口径手枪,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拿在手里的小炮,威力巨大,一枪就把后面的座位轰出了大洞,王越虽然不怕一般的子弹,可这东西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挨得了的。

  “哼,财叔是夏家的老人,他根本没有什么哮喘病,刚才我最后说的那些话都是试探他们的。”

  苏水嫣把短剑交到左手,甩了甩右手的手腕,只是刚才那一下,她的手腕和虎口就已经被震得一片红肿,千代子刀上有一股震荡的劲儿,功夫稍差一点的一碰上就会被震伤手腕。

  这是扶桑剑道中“素震”功夫,经过长年累月的练习,已经深入骨髓的缘故。

  “这个千代子是夏夫人在我临来之前,由她的一个朋友介绍过来的……。由于这里距离国内实在太过遥远,这边的唐人反倒没有扶桑人多。而且,唐人的武师在这边也大多是被商会雇佣从国内过来的,一般都不会停留太长时间,所以找起来也很费劲。没想到这一次,为了达到目的,除了赏金猎人之外,那些人竟然连夏夫人身边的人都给买通了。她的那个朋友,肯定有问题。”

  苏水嫣说这番话的时候,嘴角都在哆嗦,脸色隐隐有些苍白,显然也是对这个结果后怕到了极点。

  “哦?这么说他们两个不是接了任务的那些赏金猎人?”王越眼睛慢慢的眯成一条细缝,借以遮掩眼神中越来越凌厉的寒光。

  “怪只怪,苏水嫣小姐你实在太聪明了!”

  千代子盯着苏水嫣,突然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我的确是受了别人的委托,想要夏夫人没法成行的……但是苏水嫣小姐,你这一来却打乱了我的计划,所以请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聪明了吧!”

  “正好现在有人花钱买你们这些人的命,机会难得,这样一来就算你死在了着里,也不会有人怀疑的。”

  “呵!这是什么道理?太聪明了反倒成了取死之道?说到底还不是官场倾轧,听这个扶桑女人话里的意思,错处却都在别人身上了!”王越在一旁听得一愣,对千代子的这个说法,不由感到有些好笑。

  不过,苏水嫣却丝毫不觉得奇怪:“夏夫人的那位朋友年轻时是在扶桑早稻田大学留的学,娶得女人也是扶桑山本世家的长女,所以通过他请来的保镖才会是扶桑人。”

  苏水嫣到底是见得多了的女强人,心里的纷乱繁杂很快的就抛到了脑后,一边靠近王越,一边也用低低的声音解释了一下这里面的概况。

  王越听了,哪能还不明白:“难道这些人敢这么干,就不怕时候被夏夫人的家里人报复?”

  “他们当然怕。不过他们更怕的是夏夫人手里所掌握的那些东西。而且据我的了解,夏夫人的那些对手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近些年来,东西方各国6续建交之后,外交这一块已经被很多人当成了一块肥肉。夏夫人挡了他们的道…………。”苏水嫣冷静下来后,思维转的飞快,一下子就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猜的七七八八。

  “好在,刚才我临时起意,多了个心眼,这个千代子跟在夏夫人身边时间又不长,对财叔的情况了解不多!否则话,咱们就这样被他们拉到预先设计好的地方,就算天大的本事,也跑不了了。再看看那家伙手里的枪,要不是只有一个弹匣五子弹,刚才在车里,你我就危险了。”

  一切简单明了。千代子和这个白人司机显然是从某种途径截获了苏水嫣刚下飞机前打的那个电话,然后就以极快的度安排好了一切,只等把王越和苏水嫣带到地头,然后就立刻痛下杀手。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身上才没有带太多的枪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这里到底还是曼彻斯特的机场,他们想要杀人也得选个偏僻的地方。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百密犹有一疏,他们自以为什么都算到了,却还是漏算了王越这一个多出来变数。

  苏水嫣笑的清冷,一边说着话,一边死死盯着前面的千代子,心里还是有些疑虑不能解开。

  “我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但我始终觉得,敌人的话是不能信的。尤其是在他们想要杀你的时候。”

  王越舔了舔嘴唇,看着苏水嫣脸色不住变化,忍不住说了一句。也算是一种安慰。

  “哎,希望夫人那边不会有事吧。”一刹那,脑海里不知道转过多少令她毛骨悚然的念头,可最后都化在了一声沉沉的叹息中。

  不过,不管苏水嫣心里怎么想,眼前的事还只是个开始而已。就在王越和她扭头说话的一瞬间,蓦地,前面的千代子身子一转,双手短刀,一正握,一反握,踏踏踏踏,踩着碎步,就冲了上来。

  而后面那司机打扮的白人大汉,却是手臂一伸,当场亮了一个架子,左拳以直拳前伸,右拳收于腰肋,下盘以虚步站立,竟然也是个地地道道的柔术起手“猫足立式”。

  “这年头这边的人怎也都开始练东方的武道功夫了……”

  一眼看到那一身肌肉的白人大汉,手脚一动,便拉开了个稳稳当当的架势,再想起之前被自己和苏明秋打死的那个唐艾尔,王越心里就忍不住涌出来一股子怪异绝伦的感觉。

  这些外国人,手长脚长,身高体健,看他们摆架子亮相,哪怕姿势再正,看在眼里也觉得是说不出来的别扭。这虽然只是王越自己主观上的一种感觉,可他就是觉得这功夫一旦到了外国人手里,马上就没了味道,远没有东方人自己练的那么有韵味儿。

  就在这时,面前人影一闪,刀风破空,千代子已是瞬间扑到了跟前,反握的一把短刀,晃了一晃,闪电般抹向了王越的喉咙。

  这个扶桑女人的刀法狠辣,而且双刀都是肋差短刀,走的完全是武术中“一寸短,一寸险”的路子,短刀反握,贴在小臂上,只刀尖前面一寸三分微微向外翘起来,才一向前横向抹出,刀刃撕裂空气的声音便早就传到了王越的耳朵里。

  另外千代子这一对短刀,显然都是经过名家锻打的利器,刀身上布满了一道又一道如同冰晶裂开的纹路,刃薄如纸,离着王越的脖子还有半尺,森森的刀光就已经映的王越眉眼之间,一片森寒。

  扶桑的剑道,狠厉凶险,脚下的步伐很少有见大步的奔腾的,就如同千代子现在一样,双脚践踏时,只以前半部分的脚掌着地,如猫行走,且每一步都只迈半步,看着似乎十分细碎,实际却极易变向。乃是扶桑剑道在实战中最常用的步法之一。

  千代子,碎步出刀,上面蹭抹咽喉,下面竟也毫不放松,借着手臂搬拦遮住王越的目光同时,她的另外一只手,刀光吞吐,也已狠狠划向了王越的小腹。

  这一刀斜划,是扶桑二心流剑术中“隐-袈裟斩”,动作没有袈裟斩那么大,打斗之中出手只在一尺的距离,专门剖人肚肠,又阴又狠。千代子是扶桑山本家礼聘的“客卿”,虽然今年还不到三十岁,但幼年时却曾在京都附近的“伊贺四十九院”,接受过专门的忍者训练,所以她的剑术才会只选择两把短刀,而弃长刀不用。似这一招隐-袈裟斩,她平时练习时,连续近身几十次出刀,每一刀都能划断碗口粗的竹子,且切口平滑,不起毛刺,可见这一刀的犀利。

  这一下抢攻,千代子两把刀上下交攻,抓住机会,又快又急,一般人如果被她上面一刀抹喉,蒙蔽了视线,下面这一刀下去,开膛破肚都是轻的。

  本来双方从车里打出来,相互对峙,但是王越刚才安慰苏水嫣那一下,令苏水嫣心里大起波澜,心里念头走马灯似的一阵乱转,心绪不宁,千代子这女人又是精于暗杀的好手,一见此状,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更何况,她这一率先动手,就等于是占了先机,也给对面的那个白人大汉赢得了时间。

  “可惜机场的安检实在太严格,我只能带一把枪来,不然哪用得着安排那么多的后手,还要费心费力引他们到特定地点进行抓捕,早就一照面便全都打死了。不过,这个叫王越的唐国人,功夫似乎十分高明,刚才那一脚的力道实在可怕,不知道接下来能不能挡住千代子的刀。”

  那白人大汉,摆出一个架子后,立刻纵身扑了上来。

  这个白人,身高有一米九多,浑身上下,包在衣服下面的都是大块大块隆起的肌肉,身子往前一动,立刻就带起大片的阴影,散出令人窒息的杀气和力量。

  而且,他身上的肌肉虽多,却没有一般西人的那种笨重,相反依着拳架子,双脚踩动间,身形快的好像一阵狂风,几步下来便赶到近前,一拳起处,空气炸裂声不绝于耳,钵大的拳头,照着苏水嫣的脸上就砸。

  与此同时,他拳头一动,身子就紧跟着往前靠了上来,山一样的身体,前一顶,轰隆隆劲风呼啸,压得苏水嫣的头,啪的一声崩裂了髻,被风卷的向后飞起,仿佛大旗猎猎。

  由此一看,他们两人显然是心有灵犀,配合的无比默契。一个刚朝王越下了手,另一个就瞄上了苏水嫣。

  刚刚在车里的那一番搏杀,虽然只是聊聊几招的功夫,但这白人大汉已是亲眼见到自己的同伴千代子被王越一脚踢得,连人带座椅,撞破挡风玻璃飞了出去,那种最纯粹的力量上的震撼,简直能把人吓呆了。所以,同样作为一个力量型的“选手”,他也根本不敢对上这时候的王越,只能选择苏水嫣下手。

  另外,他心里想的也明白。不管千代子是不是王越的对手,只要他这里能控制住苏水嫣,那王越肯定就要投鼠忌器。苏水嫣虽然练过剑,但杂事太多,不可能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剑术上,哪怕教她剑术的那一位是真正的剑术高手,但所学非人,没有足够的实战作为铺垫,苏水嫣的功夫在白人大汉这种人眼里,其实并不算什么。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末世之肖落百炼成仙剑镇鸿蒙穿越之通天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末世之女配太狂妄重生之天才商女超级种植空间永夜天君仙界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