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467章 年青一代第一高手(五)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0:58:14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百炼成仙女总裁的修仙高手九炼归仙修仙狂徒夫人们的香裙大数据修仙苍穹九变超品小农民一念永恒
  第四百六十四章年青一代第一高手

  “龙格尔的手刀功夫,果然是还在林赛菲罗之上……。 ,”

  王越的眼睛看的很清楚,这个龙格尔一动,全身上下就是一阵扭曲,脊背耸动,如龙蛇升腾,一扑之下,空气瞬间就被身体破开,然后手往上抬,居然走的也是一条弧线。唰!的一响,两人间的虚空似乎被整整齐齐剖成两片,然后刀光冷气汇成一道,隔着一尺之外,就已经刺得他眉心狠狠一跳。

  仿佛被一根无形的钢针刺了一下!虽然没有出血,但这么一来,王越的头却的确向后仰了一下,眉头紧皱,心神一虚,似乎须臾间连他的头脑也蓦地空了一下。

  不过,这时候王越还有闲暇拿着龙格尔和林赛菲罗做了一下对比,然后立刻就知道了龙格尔的厉害之处。当初他击败林赛菲罗时,自己也受了重伤,事后当然也对合气圆舞的这一路手刀功夫做了一番深入的了解,此时再次身临其境,所以感受的就特别明显。

  林赛菲罗的手刀如毒蛇噬骨,虽然阴狠阴狠毒辣,异常难缠,但却不如龙格尔这般的堂皇大气,刚猛无俦。

  “难怪这么自信,敢在这种场合之下来挑战我……。”

  就在龙格尔纵身扑上的一刹那,王越目光闪烁,脑袋里却是闪过了类似这样的一大堆念头。

  而在面对着龙格尔这样的高手时,还敢在实战中分心的,也只有他这样已经觉醒了精神力量且远常人的大师级人物才能做得出来了。

  精神世界的妙用无穷,就连思维和意识的生灭都百倍于常人。

  一念之中,千头万绪!

  王越之所以会在明知道自己要被军方围捕的情况下,坚持一直留到现在,事实上除了要履行对安妮的承诺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是真的不能退。

  一退,就违背了他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意愿!

  而这也显然是不符合他一直以来,前后两辈子的行事准则的。

  本来,王越在参加这次集训之前,想的也很简单,不过就是和安妮做了一个“简单”的交易,他帮安妮取得一个好成绩,能让她在家族的考评中得到更高的评估,自己也能顺利的除去“沙龙”这个隐患。

  可是,随着事情的展,王越的存在越来越多的触动了军方的某些潜在的利益,所以,一次两次……,军方把他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数日之中,连续几次的暗算围杀!

  于是,事情的展到这里似乎就彻底转了一个弯儿,完全脱离了所有人的掌握。古德里安想要完成自己的计划,维持扭转军方的形象,所以在他的想法中,王越就是必须要死的那一个!

  可王越也不是逆来顺受之辈,虽然重生之后,不过两月,拥有的力量连前世的万分之一都没有,但他的本性却依旧是十足十的桀骜不驯,“明明是你来杀我,难道还要让我忍辱偷生?”

  何况,古德里安的布置虽然严密,宛如天罗地网,但却也未必就没有百密一疏之处。王越正也是对这些心中早有了一番计较,才不惜此时此刻亲身犯险,为的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给自己一个满意的交待。

  不然,以他的功夫,早在军方的人彻底合围之前,想走也就走了。至于什么决赛名额之类的东西,在这种情形下,安妮也不会对他有太多的要求。

  毕竟他的价值早已经在这事情中体现的非常淋漓尽致了,安妮要不是心中已经有了取舍,也不会调动人手悍然与军方交恶,甚至不惜血战一场了。

  而相比于军方的这种围剿,龙格尔在集训决赛时要挑战自己,这其实也没有出王越的预料之外。军方到底还是要些脸的,所以他们就不能自己破坏自己制定的规则,也就注定无法在决赛结束前对自己下手,龙格尔在这时候对他起挑战,也许有他自己的目的,但同样也被军方的人乐见其成。

  因为不管结局怎样,龙格尔的输赢如何,在正常情况下这无疑都也会消耗掉王越的一部分体力!

  另外,台下的温莎说的也很明白,这一场,就是决赛的最后一场,谁赢谁就是“冠军”。然后集训就算结束了。言下之意,自然是不言自喻。

  虽然早就知道龙格尔不可能是王越的对手,但是在台下看见龙格尔在顶住王越压力的同时,居然仍旧敢于率先出手的一刹那,就连温莎这个女人都不由自主的感叹了起来:“如果这一战,龙格尔能最终不死,那他也一定会晋入格斗大师的行列中。”

  只是可惜,他现在的对手是王越。一个比龙格尔更加天才的年轻人!

  “这个世界的天才虽然不少,但最终能成长起来的却实在是太少了。况且王越这个人,也绝不是看不清形势的那种笨蛋,他之所以会一直留到现在,只怕也是留了不少后手的!龙格尔虽然功夫不错,但到底还是嫩了点儿,擂台上估计也撑不了几招……。总之,一切就看他们分出胜负的那一刻了。”

  温莎这一辈子看过的天才多了,但最终能被他认可的却寥寥无几。而她现在之所以会为龙格尔感到可惜,倒并不是觉得他对上王越终是没有胜算,只是隐隐感觉时间有些仓促了,龙格尔在台上实在拖不住王越几分钟。

  如果时间再充足一些,她的布置也会更从容,不会像现在一样不等决赛结束,就开始疏散人群了。这样一来虽然提前把王越孤立了出来,但同样也让一些流派高手的心里起了某种异样的心思。

  不过这时候,王越和温莎想的不同,他对这样的情况,倒是心知肚明,充满了期待。

  想想看,已经不知道多少年,自己都没有碰到过这样刺激的事了!自从当年他脱离联邦,整合了整个万沙星系的海盗之后,昔年身为九级精神大念师的他就陷入了长达数十年的悠闲生活中。哪怕他的的赏金始终高悬在联邦通缉令的榜上,但却再也没有人敢去追杀他,围捕他了。哪像如今重生之后,一切从头再来,遇到的这些人和这些事,面对着不断涌现出来的对手和敌人,王越的心思,不知不觉间,就彻底的沸腾了起来。

  麻烦虽然讨厌,但惹了麻烦后却让他有了一种年轻的心态。而不是仅仅又拥有了一具年轻人的身体。

  年轻人就要有朝气,要有斗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这种激情显然已经是王越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过的东西了。

  所以,在看到了龙格尔这样的人来挑战他的时候,王越虽然也不觉得对方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但心里面却仍旧升起了一股久违了的感觉。因为他突然现,其实他还是很喜欢这种站在钢丝上走路的生活的,危机对于年轻人来说,虽然是危险,但同样也是机会。

  “如果不趁着年轻时,多多体验这样的生活,那到老了之后,我站在巅峰之上,再回头看看,就会觉得这一辈子简直是平淡似水啊!”

  龙格尔就像是一条分界线,或者一根引线,他本身也许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但却足以承上启下,引出接下来更加刺激的事。

  与此同时,就在龙格尔全心全意刺出这一记手刀的时候,台上台下,人心浮动,王越的脑袋里想的不是该如何迎敌,却是乱七八糟的许多心思全都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不过,他的这些念头,也只是在这一刹那间而已,思维如电,转瞬即空。

  等到他的脑袋不由自主向后微微一仰的时候,他的眼神就已经重新聚拢了光芒。但此时,龙格尔青黑色的中指指尖却已经点到了他的眉心前面,差不多只有一寸的距离。

  “嗯?这种时候,你还敢分心?”

  身子往前一扑,在戳出手刀的一刻,龙格尔的眼睛始终盯着王越的双眼,却没想到王越在这种时候居然瞳孔散,明显是一副心思还没有放在自己身上的样子。紧跟着王越的脑袋被他手刀激的气流隔空冲撞,微微的向后一晃,龙格尔的心思一动,顿时就被激起了无边的火气。

  “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重视……?简直是……目中无人……。”这一瞬间,龙格尔的眼睛一下红了,心里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念头。

  他从小练习秘传的童子功,虽说心性早就被打磨的坚韧无比,但在涉及到自己最钟爱的武道时,他却显得固执的有些偏激。根本不允许有任何人,在这件事上轻慢自己。

  再加上他这一出手,就用上了武田家嫡传的合气刀术,不管是力用劲都和林赛菲罗的手刀有极大的区别,出手间,刀随人转,近身催,如飞星逐月,鹰击长空。尤其是那一只手,看似血肉之躯,实则其中却深藏着自身童子功阴极阳生的奥妙。

  在这样蕴含着龙格尔全心全意的一击之下,王越居然还敢分心?

  “那就……给我去死吧!。”

  龙格尔的目光喷火,眼神中杀气如狂,哪里还有半点刚才温润如水的样子。

  哧!

  王越的念头来得快,去的也快,虽然有些走神儿了,但等到他回过神来儿,在脑海中返照一切的时候,龙格尔的手刀便已经堪堪碰到了他眉间的皮肤。青黑色的手掌,剖开空气出的尖锐响声,就仿佛是烧红的烙铁突然插进了冰冷的泉水中,又好像精美的绸缎布帛猛然在耳边被撕裂。

  龙格尔的这只手不但来势够快,而且掌指合拢,在前进中还在不停的震动着,就好像一口真正的百炼钢刀,锋刃其薄如纸,一用力便刀锋震荡,不断的出如同蜜蜂嗡嗡嗡煽动翅膀一样的低沉响声。

  这就是合气柔术中的“合气法”,身与气合,用在手刀中就是“束气成刀”。以秘法将身体内气血的力量从手掌末梢处的毛孔中逼出来,连成一气,使之紧紧贴合在指掌之间,虽然有质无形,却如同在手上套了一层保护膜,只要一力,气血震荡之下,自然就具备了某种无坚不摧的锋利属性。

  而在这一点上,林赛菲罗显然也是和龙格尔没法比的。

  尖锐的刀风倏忽而至,到了这样的最后关头,近在咫尺之下,龙格尔甚至已经看到了王越眉心中间的那一点凹陷和对方皮肤上因为刺激而泛起的一片秘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但现在,王越的眼神不过刚刚重新凝聚起精神。

  “从来没有人可以这么轻视我的,敢在我面前分心的人,注定都会死在我的手下!”

  龙格尔的神情从淡然宁静到充满杀机,中间的这个过程不过就是一转眼的功夫,但却已经将他心中的暴戾体现的淋漓尽致。

  说白了,练功夫的人,骨子里面其实都是暴力的。尤其是像他这种从小禁欲,时时刻刻都要约束自己练了十几年童子功的,平常看起来安安静静的,但那只不过是种表象。扶桑的武道,在修持心灵的同时也在压抑心灵,从这点上讲,龙格尔的脾性其实也远比一般人要更加暴烈。

  更何况,王越现在还在走神。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刺激到了龙格尔的精神,以至于他这一招出手后,力量勃,一催再催,立刻就打出了比以往更加可怕的杀伤力。

  但是,就在他的指尖堪堪碰触到王越眉间皮肤的时候,王越眼睛一翻,居然就那么的一眼看过来,龙格尔顿时只觉得双眼一痛,好像是黑暗中被强光猛地照了一下!

  然后,他下意识的一眯眼睛,恍惚中便看到王越的一只手自下而上,手心向外,恰好就挡在了自己的手刀前面。恍如羚羊挂角,明明绝无可能却偏偏及时而至,分毫不差。

  而且,他的手浑厚圆润,在那一竖起来就像是一面坚不可摧的盾牌。龙格尔的指尖才一撞在上面,立刻出叮的一响,清脆悦耳好似金声玉振!

  王越的手掌,宽厚而饱满,色如黄玉,在灯光的映衬之下向外泛着象牙般的细腻光泽。他这一下抬起手掌挡在面前的动作,就好像是古代的美女坐在绣楼里面持镜自怜一样,动作从容大气!龙格尔和王越的目光一对,眼睛酸,不得已之下只好眯起眼睛来自保,以至于视线不清,但即便如此,他却仍旧通过了自己指尖上的碰撞,感觉到了王越身上那一股简直可怕到了极点的力量。

  武田家的合气柔术,讲究辩气,知力,取先,后,是扶桑武道中最能感知力量,并驾驭行使的功夫。与人交手时,往往可以在和对手碰触的一刹那,感知到对方身上的力量流动,从而做出最恰当的应对,高明者甚至如同未卜先知,只要敌人一出手,他马上就能做出反应,或是先制人,截断对方的轨迹,或是静以待动,见着破招,无往而不利。

  龙格尔精通柔术,他的手异常敏感,透过毛孔笼罩在手掌外面的那层气,就像是无数延伸出来的神经元,不管什么人,只要被这一只手碰到,就算对方身上的力量再洗胃,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所以,现在王越的手刚往眉间一竖,和他指尖对撞在一起,他顿时就也感觉到了自己和王越之间的差距。

  他的童子功练得已经是登堂入室,窥见了上乘玄妙,手刀力,阴极阳生,甚至可以比拟真正的钢刀利刃,但王越的掌心却更加坚韧莫名,任凭他全力以赴,一刀击出,竟然也不能有所寸进。

  王越的手就像是这世上最坚固的那面盾牌,天生就克制了他的手刀。

  于是,在这电光火石间,龙格尔几乎连想都没想,顺势就是一个转身。马上由正面强攻变作了侧面打击。

  他的脚以极小的幅度,沿着一条弧线啪啪啪快的踏了三下,身子就仿佛是一条蛇般瞬间便让过了王越的前身,随后扭腰摆肩,带动手臂,反手一抖腕子,原本还撮指成刀的右手转瞬就捏成了蛇头。

  嗤!

  听起来就好像是毒蛇吐信,龙格尔的整条胳膊都变得柔若无骨!指尖上的指甲尽数弹出来,闪烁着冷冽的寒光。

  他这一下反手出刀,和林赛菲罗的蛇形刀如出一辙!只是在龙格尔的手中却更快,更狠,也更加诡秘,指尖如蛇头,点向的地方正是王越的耳后要害。

  “咦!”王越面对这样的变化,对于龙格尔的反应之快,心里也是微微一惊。刚才这一下,但凡是龙格尔的变招稍稍慢了一点儿,他接下来肯定就是要脚踏中宫,正面冲撞,到时候以他的体力和爆力,龙格尔想要抵挡,最好的下场也是要被凌空撞飞出去的。在他面前,不管功夫高低,只要身体不如他强悍的,基本就要落在下风,就跟当初的林赛菲罗一样。

  但是龙格尔也不愧是龙格尔,他这一下反应之快,之及时,就连王越都觉得有些意外。尤其是他脚下这一转,不但提前避开了王越的攻击,而且反手一刀,也是攻敌必救的杀手锏。

  因为耳朵这地方,是人身要害,并且密布神经和血管,牵连大脑和身体平衡,就算王越的身体有多强横,如非必要,他也绝不愿意被人在这地方狠狠的来上一记。

  所以,王越的头一偏,躲开了对方的侧击。

  可下一刻,就在王越把头一侧的同时,龙格尔的脚下紧跟着又是一转!竟是随着王越的转动手往下压顺着他的脖子就绞了下来!

  并且他这一绞,手刀旋转如环,凶狠无比。掌缘外侧隐隐透出一道红线,就好像是一圈刀刃猛地套在了王越的脖子上!一时间,四面八方,尽是刀刃,叫人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

  “竟然把缠头裹脑的刀术和步法融入了手刀里面……。”

  唐国的刀术中有一招刀法就叫做缠头裹脑,练得就是一个雪花盖顶,一口钢刀在手,上下翻飞,好像天降大雪一般,与人交手,用到妙处,一刀削出,一缠一裹,对手的脑袋就被枭示众了。端的是狠辣异常。

  王越一见到龙格尔的起身出手,以及脖子上感受到的寒意,就知道他肯定是练过真正的唐国刀法的。扶桑的剑道虽然用的也是刀,但他们的刀重在劈砍,胜在气势凌厉,因其刀身狭长所以招数中是很少有太多复杂的变化的,如同缠头裹脑这样的招数,他们是很难适用在剑道上的。

  了蛇头。

  嗤!

  听起来就好像是毒蛇吐信,龙格尔的整条胳膊都变得柔若无骨!指尖上的指甲尽数弹出来,闪烁着冷冽的寒光。

  他这一下反手出刀,和林赛菲罗的蛇形刀如出一辙!只是在龙格尔的手中却更快,更狠,也更加诡秘,指尖如蛇头,点向的地方正是王越的耳后要害。

  “咦!”王越面对这样的变化,对于龙格尔的反应之快,心里也是微微一惊。刚才这一下,但凡是龙格尔的变招稍稍慢了一点儿,他接下来肯定就是要脚踏中宫,正面冲撞,到时候以他的体力和爆力,龙格尔想要抵挡,最好的下场也是要被凌空撞飞出去的。在他面前,不管功夫高低,只要身体不如他强悍的,基本就要落在下风,就跟当初的林赛菲罗一样。

  但是龙格尔也不愧是龙格尔,他这一下反应之快,之及时,就连王越都觉得有些意外。尤其是他脚下这一转,不但提前避开了王越的攻击,而且反手一刀,也是攻敌必救的杀手锏。

  因为耳朵这地方,是人身要害,并且密布神经和血管,牵连大脑和身体平衡,就算王越的身体有多强横,如非必要,他也绝不愿意被人在这地方狠狠的来上一记。

  所以,王越的头一偏,躲开了对方的侧击。

  可下一刻,就在王越把头一侧的同时,龙格尔的脚下紧跟着又是一转!竟是随着王越的转动手往下压顺着他的脖子就绞了下来!

  并且他这一绞,手刀旋转如环,凶狠无比。掌缘外侧隐隐透出一道红线,就好像是一圈刀刃猛地套在了王越的脖子上!一时间,四面八方,尽是刀刃,叫人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

  “竟然把缠头裹脑的刀术和步法融入了手刀里面……。”

  唐国的刀术中有一招刀法就叫做缠头裹脑,练得就是一个雪花盖顶,一口钢刀在手,上下翻飞,好像天降大雪一般,与人交手,用到妙处,一刀削出,一缠一裹,对手的脑袋就被枭示众了。端的是狠辣异常。

  王越一见到龙格尔的起身出手,以及脖子上感受到的寒意,就知道他肯定是练过真正的唐国刀法的。扶桑的剑道虽然用的也是刀,但他们的刀重在劈砍,胜在气势凌厉,因其刀身狭长所以招数中是很少有太多复杂的变化的,如同缠头裹脑这样的招数,他们是很难适用在剑道上的。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百炼成仙大数据修仙重生末世之肖落剑镇鸿蒙修炼时空灵植巨匠聊斋之长生最强面子系统重生之天才商女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