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四百五十四章 隔岸观火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0:58:01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百炼成仙女总裁的修仙高手九炼归仙夫人们的香裙修仙狂徒大数据修仙苍穹九变超品小农民一念永恒
  第四百五十四章隔岸观火

  “她的剑?在就在我身上……,那把剑有点古怪,她很可能会通过这把剑找到我。而我在上台之前,还不想暴漏目标。一会我在你身上暂时做点手脚,你去帮我把她从这里引开。”王越和茱莉亚也不客气,直接就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现在这里,明里暗里,全场都密布了古德里安的手下,一旦没上台前被这些人现了,也就等于给了对方更多准备的时间,安排一切。而王越之所以要坚持最后才露面,就也是不想在这段时间被人时刻监视着,束手束脚,做什么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嗯?你抢了她手里的那把魔剑?好家伙,怪不得对你不依不饶的。不过,这个尤兰达的剑术十分高明,我虽然不怕她,但一会儿真要打起来,麻烦却是不小。”茱莉亚看了一眼人群中还在不住梭巡的尤兰达,微微沉吟了一下,虽然没有马上拒绝,但显然心里也是有所顾忌。

  风笛之声和铁十字军虽然是盟友,茱莉亚和王越之间的关系也一直不错,但这事情到底事关重大,茱莉亚即便想帮忙,却也不得不掂量一下由此而引的一系列后果。

  毕竟直到现在为止,北方各大流派与军方之间还没有到彻底撕破脸皮的地步。换句话说,目前的这种情况,古德里安所针对的其实也就只是王越一个人而已,和各个流派是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的。而且甚至就连王越所在的铁十字军到现在也没有站出来公开替王越说上一句话……。

  所以,这时候站在自家流派的角度上考虑,茱莉亚实在也不得不想的更多一些。

  “没事,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王越点点头表示理解:“但我也不是让你主动去找茬,你要做的只是待会走过去,故意和她擦肩而过而已。到时候我会用点小手段,让她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这样一来,一旦有什么纠纷,自然就是她主动找你的茬了。”

  “这样啊?那好吧,其实我也早想试一试黑天学社的执法者了。这个尤兰达既然对你有威胁,那我就去帮你引开她,但你要记住我帮你这一次,你可是又欠了我的一个人情了!再加上我帮你引荐苏明秋大师的那一次,以后我要是有什么事情求到了你头上,你可不能推诿啊!”

  毫无疑问,茱莉亚也是真心要交下王越这个“朋友”,一听王越这么一说,心中最大的顾忌没了,立刻就点了点头,然后话音一落,她便转身朝着一侧的尤兰达径直走了过去。

  茱莉亚虽然刚刚在台上干净利索取得了胜利,引人瞩目,但下得台来就是个普通的观众,现在台上又是一场龙争虎斗,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当然也就顺理成章的被吸引走了。

  而王越站在茱莉亚身边的时间不长,只有一分多钟,彼此之间表现的不像认识的样子。再随后,茱莉亚转身走开,这一聚一散之下,就连他们身旁的人都没有注意到。

  但是随着,茱莉亚这一转身,径直走向一侧的尤兰达的时候,却一下子就吸引了周围人群中十几个人的目光。而当其冲之下,相聚不足十几步的尤兰达这时候也似乎猛然觉察到了一些什么,原本正扫视四方的身子,陡的一震,一下就转过头来看向了对面的茱莉亚。

  事实上,也就在这一刻,茱莉亚转身离开的瞬间,王越已经用精神力裹住了自己怀中的刺剑,不使气息有丝毫外漏的同时,又将这剑上的一缕杀气隔离出来,依附在了茱莉亚的身上。

  如此一来,随着她身子一动,尤兰达对那把诅咒之剑的感应自然而然就落在了茱莉亚的身上。

  与此同时,还是决赛现场外面的那座小楼里面,房间里的气氛凝滞,古德里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后背挺得笔直,面沉似水。

  “有没有里面的消息传过来?那个王越难道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吗?”古德里安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强行压抑着的愤怒和不解,说话间整个人的肌肉都在无形中绷得紧紧的。话音一落,立刻就把眼一眯,长长!从胸腹间吐出了一口气。

  到底是位身经百战打的戎马将军,明白每逢大事需静心的道理,虽然心急如焚,但越到这种时候,古德里安就越要忍住心中的这一口气。

  哪怕现在里面已经出了一点小问题,可他仍旧相信在自己一系列的布置下,王越插翅难逃。更何况,这一次他几乎已经动用了自己麾下的血鲨特种部队,在坎大哈军港的所有力量,加上这里基地原有的部队,足有上千人之多,他就不相信,这还对付不了王越一个人。

  个人的战斗力再强,但现在已经不是过去的冷兵器时代,哪怕对方再可怕,古德里安也不相信王越就能在这样如同天罗地网般的围杀中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时代变了,今时不比往日,格斗功夫好又能怎么样?小范围的局部冲突,一两个作战小队对付不了你,但大规模的军事围剿,重火力压制之下,只要还是血肉之躯,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再者一说,就是比功夫,我们这边不也还有温莎少校和那些亲近军方的流派高手在场么。或者也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这个王越才会千方百计的隐藏起自己来吧?”

  古德里安的年纪虽然大了,但年轻时也是军中一员虎将,所以哪怕他的格斗的功夫早就放下了,但多年的战场经验放在那里,他的眼光和格局自然也与众不同。通过各方面汇总到手里的资料,对王越现在的大体实力,心里也不是一点数都没有。

  加上军方对于格斗界的戒心向来由来已久,他当然也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自己的手下该如何对付厉害的高手

  所以,在面对王越这样的人物时,古德里安和他手下的一大堆参谋们,其实早就已经对王越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详尽分析。通过一个个战例,总结经验,归纳整理,然后再一次次的因为几次行动的失利,添加分析,最后形成一个最有针对性的方案。

  如果是一般的地方军队和警察,碰到王越这样的高手,古德里安相信不论有多少人,只要王越想走,这些人就肯定拦不住。因为地方的军队和警察都是没有爪牙的笨猫,没有上过战场的他们,即便平常的训练有多刻苦,拉到大街上也不过是一群只能镇压普通老百姓的防爆军警。但是血鲨不是一般的军队,而是经常流连于战场,是在枪林弹雨和人命中锻炼出来的铁血武装!

  这样的一群人,一个两个,十个八个可能还对王越产生不了什么威胁,但十个不行,那一百个呢?一百个不行,一千个呢?

  一个个全副武装,配备了强大火力的武装集团,成百上千个真正的杀人高手!就算对手藏得再隐秘,但那也是藏在一个密闭着的,被封锁起来的空间里,只要愿意,这些人自然就有无数的手段把王越从人群中迅的找出来。

  对这一支由自己一手创立的“血鲨”,古德里安几乎倾注了他一辈子的心血。所以,自从这次行动开始以来,他对自己的手下一直都充满了足够的信心。虽然在军方的武装序列里,血鲨在特种部队中的排名并不是第一的,几次军队间的较量,也不占多大的优势,但是古德里安却始终固执的认为,那几支在南方的部队之所以能赢了自己的血鲨,多半是占了主场作战的便宜。

  “血鲨”只是吃了装备没有对方好的“亏”。南方毕竟是整个国家政治和经济的中心,国防投入的资源要远比北方大的多,如果大家都是一样的装备,只是血鲨坚持实战练兵这一点,把大家拉到战场上比一比,那就什么都明白了。

  “如果隆美尔将军的计划完全按照既定目标实现了,可以掌握住整个北方的流派力量,把这些流派变成军方在地方上培养人才的摇篮,那我的血鲨就不会再为优秀的兵源愁了。只是可惜,我这里竟然出了王越这么一个变数,牵一而动全身,我这里要是不能妥善解决,把因为他而带来的不良影响彻底消除,杀一儆百,那之后的那些计划就不完美了。”

  “所以?这个人一定要死。而且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乱枪打死!”

  古德里安慢条斯理的用火柴点燃了烟斗里的自制烟草,浓烈的烟气在他的口鼻间喷涌出来,把他的整张脸都笼罩在一片淡蓝色的朦胧之中。只露出一双宛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睛。

  王越的出现,已经在一定程度上使军方的威严受损,如果这次还杀不了他,消息传出去,那他古德里安就成了一个真正的大笑话了。

  “刚刚传来的消息,我们的人还在分区域进行排查,但目标还是没有被现的迹象。”面目冷硬的中年参谋听到古德里安的询问,放下手里的军用对讲机,回答着古德里安的话。

  “究竟是怎么回事?”古德里安叼着烟斗,目光深沉,随后站起身来在办公桌后面来回走了两步:“根据之前的情报,这个王越应该有十分高明的化妆术,从这方面入手呢?”

  “我们的人已经得到通知,根据对方的身高,体态等生理特征,在现场找到了许多相似的人员,但经过黑天学社的一一比对和排查,这些人的身份都没有什么疑点。但是,我们的人在他一进入现场的时候就封锁了进出通道,安妮和罗兰身边的人里经过确认也没有他,所以我确定现在这个王越应该还在现场。”

  “嗯?”古德里安的眉头紧皱着,眼神越来越锐利,“既然这样,那那他到底哪去了?”

  说话间,就在这时,外面的门声一响,从外间就走进来一个年轻的战士,将手里的一张纸急匆匆的交给了门口的中年参谋,低低的说了两句话。

  中年人闻言,顿时脸色一变。

  “怎么了?是不是找到他了?”古德里安停下脚步,目光刷的一下望了过来。

  “不是!但是出了一点小麻烦。黑天学社的一个人和人打起来了!”

  “什么?”古德里安脸色一沉,“这些流派中人,逞强好斗,黑天学社的人竟然在这时候给我添乱,实在该死。”因为王越的事,他本来就对北方格斗界的各大流派的感觉不太好,所以就算黑天学社是站在军方这一边的,现在闹出这样的事,这位老军人也忍不住有点火了。

  “黑天学社那边传来的解释是,动手的这个人叫尤兰达,曾经和王越交过手,因为一把特殊的刺剑,所以她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感应到这把剑的存在。按理说这把剑就应该在王越身上,找到了这把剑也就找到了王越,但现在的结果是,尤兰达找到的人却是风笛之声一个叫茱莉亚的女学员。”

  “现在这两个人已经开始大打出手了,现场一片糟……。”

  “该死的,让我们的人暂停行动,并加派人手固守通道,在外面也给我假设起重武器来。让黑天学社的人去尽快解决这件事。”古德里安哼了一声,当机立断布了一系列的命令。

  然而就在古德里安的这些命令布后还没有两分钟,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从外面大踏步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眼神冷厉,长了一只巨大的鹰钩鼻子的中年人:“将军,为什么要下命令让我们的人暂停行动?现场的布局已经完毕,正在准备划分区域,一个一个人的按照身份进行比对,只要时间足够,那个王越肯定是跑不掉的。”

  这个中年人,虽然身着便装,但浑身上下的气息凌厉,隐隐间所过之处都带着一股子血腥味,正是这次行动中进入决赛现场,代表古德里安进行指挥的一位血鲨特种部队的上校军官,名叫“费-加隆”。因为之前的几次行动,血鲨部队的军事主官中已经有七八个上校,死在了王越的手里。所以这个费-加隆对王越可谓恨极,是以一接到古德里安的命令,立刻就来讨要说法。

  而这个人本来也是古德里安的心腹手下,深知其脾性,听他这么一说,古德里安倒也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反倒挥了挥手,解释了一下。

  “不行了!决赛到底还没有结束,有些东西是不能够摆在明面上来进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百炼成仙大数据修仙重生末世之肖落剑镇鸿蒙修炼时空灵植巨匠聊斋之长生重生之天才商女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江湖之巅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