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二百三十一章 强强联手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0:50:57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九真九阳苍穹九变小夫小妻小仙人超品小农民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大劫主穿越之通天飞剑问道白袍总管
  第二百三十一章强强联手

  “是吗?”哈罗姆契笑的有点阴阳怪气,眼睛瞄了一眼约翰逊:“别说废话了,约翰逊,你们军方向来把我们这些人视为眼中刺,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是根本不会和我们打交道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你们应该是碰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吧?说说看,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如果给的价钱合适,说不定我也会考虑考虑……。”

  军方推动这次“集训”的目的,虽然没有闹得天下人,人人都知道的地步,但私下里却肯定瞒不过个大流派的“高层“。哈罗姆契作为塞伯坦兄弟会现在唯一硕果仅存的元老级人物,当然也是心知肚明。

  只不过军方到底势大,这些东西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却又是另一回事。大家毕竟还没有到撕破脸皮的时候,所以这点而表面上的态度,双方也都要“小心翼翼“的继续维持下去。

  而面对于此,约翰逊上校果然也是闻之一笑,并没有理会哈罗姆契言语中的那一份浓浓的“讥诮”之意,只是点了点头,便顺着哈罗姆契的话,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我是来寻求合作的。”

  “寻求合作?”哈罗姆契狐疑的看了一眼约翰逊:“我和你们军方之间能有什么合作的?”

  “有共同的利益和敌人,那么我们就有了合作的前提和基础。”约翰逊上校的脸上始终带着一种淡淡的微笑,不管哈罗姆契的态度有多不好,他说起话来也一直是不紧不慢,“据我所知,塞伯坦兄弟会的势力主要集中在沿海城市,而在这里面坎大哈城无疑是你们最重要的一处据点,但现在,似乎事情已经出现了某些变化……。如果我没有猜错,哈罗姆契先生,你这次来,就是为了生在海商总会的那件事吧?”

  “共同的敌人?哼,你们这是要对付那个王越吧?”

  不愧是“积年”的杀手,闻弦歌而知雅意,哈罗姆契一下就明白了约翰逊的来意,不过随后却是一连串止不住的冷笑:“王越在擂台上击败了林赛菲罗,妨碍了你们的计划,你们要对付他,那就尽管去对付他,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和王越之间虽然也有一些问题,但我们之间的事要想解决,靠的还是我们自己的手段,我可不想在这种时候牵扯进你们的事情里,省的到时候坏了规矩,徒惹人笑。”

  “您说的规矩,是格斗界的规矩吧?”仿佛早有预料哈罗姆契会是这样一个态度,约翰逊上校轻轻一笑:“我也明白哈罗姆契先生,您这时候心里是在顾忌什么东西,无非就是怕日后消息传出去对您的名声有所损害,说您是为一己之私,勾结军方……,或者于脆就是害怕铁十字军报复……。可是不管有再多的顾虑,您想过没有,您和王越之间的仇恨势必是要通过鲜血来洗礼的,这么一来,不管我们合作不合作,你到头来都会面临着铁十字军的报复。”

  “也许您可以说,您要杀王越,采取的是刺杀的手段,事后自然杳杳无踪,铁十字军找不到证据,拿你也没有办法。但是我要说的是,您就有那么大的把握可以解决得了王越么?他的格斗功夫到底有多强,相信您心里也应该清楚,就算是您还有其他的几个帮手,比如一周前刚刚被您安排在这里的那几位‘白银之手,的暗杀大师们,还有您的老朋友,那位一直隐藏在您背后的影子先生,只怕真要拼起命来,胜负如何也很难说吧?”

  约翰逊轻描淡写几句话,就把哈罗姆契的“依仗”都点了出来,甚至对他所有的安排和布置全都一清二楚。

  “你在监视我?”

  哈罗姆契猝然一惊,眼神之间顿时寒光四射。小小的身子更是一下站到了椅子上,腰身紧绷如弓,目光冷冽如刀

  “嗯?”

  约翰逊的感觉十分灵敏,哈罗姆契身上气息刚一变化,他就当其冲感到了一股刀锋般刺骨的寒气,当即身子猛然一震,瞳孔顿时急剧缩小,人虽然还稳稳的坐着,但不知不觉中脊背上已是起了一大片的鸡皮疙瘩,冷汗直流。

  像是哈罗姆契这样的“老杀手”,一生之中手底下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身上的杀气之重,简直骇人听闻,比什么铁血战士都要残忍和可怕的多的多。

  而能在这时候还保持最基本的镇定,这还是约克逊年轻时久经沙场,曾经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的缘故。加上他为人沉稳,身居高位多年,见多了大场面,这才能够在面对哈罗姆契这位“鬼怪杀手”的时候勉强撑得下来。

  但,人虽惊悚,却始终有所凭仗。

  说白了,哈罗姆契再“杀人如麻”,不把人命当回事,这也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而已。

  约翰逊也始终代表了“军方”,只是这一个理由,他就坚信自己的安全有了保障。哈罗姆契只要不是个傻子,现在就不敢对他做出任何出格而的事情来……。

  所以这时候,他虽然心里已经极度惊讶于对方的可怕,但心里却绝不害怕。反倒是为了自己这一行感到了由衷的高兴

  “您身上的气息是这样的可怕,让我在一时间都为之动容哈罗姆契先生,难怪您不愿意和我们合作?原来您的格斗功夫已经到了这样一种境界。这样的目光和精神状态,想一想,活了这么多年我也只在寥寥几个人身上感受到过,您现在毫无疑问已经是位真正的格斗大师了”

  只是这么一个接触,约翰逊就已经清楚的感觉出了哈罗姆契的厉害。

  事实上,约翰逊本人其实也是精通格斗的高手,心智坚韧,一生之中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生死搏杀,枪林弹雨绝对不是个普通的军方上校,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在埃尔温-古德里安这样的将军手下,成为血鲨部队最高级别的几位主官之一。

  古德里安将军一手创建的“血鲨”特种部队,就相当于过去国王时代的“重骑兵”,精锐而勇悍,不但善于正面攻坚,而且还擅长敌后的局部渗透作战,精于刺杀,防护和营救,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个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现在约翰逊虽然已经不亲自上前线,身先士卒了,但以他的个性放在统领全局作战的角色上,却更加适合。

  “约克逊上校,我在问你问题。”哈罗姆契的眼睛仍旧死死的盯在约克逊的脸上,一点都没有放松。他虽然不愿意和军方有所冲突,但只要一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这个老杀手就忍不住的一阵火大,浑身都感到不舒服。

  与此同时,约翰逊这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说起话来依旧慢条斯理:“这可不是什么监视不监视的。事实上我需要知道一些东西后,才能决定是否要和您合作。更何况,要知道这些事情其实也不是很困难,相信这一个月来,对于哈罗姆契先生的行踪,可不只是只有我才感兴趣吧?”

  “哼”哈罗姆契的眼睛缓缓移开,情绪似乎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正如约翰逊刚才说的一样,这一段时间以来,对他有“兴趣”的人,真的也不仅仅是军方一家。

  自从姬玛一行人在海商总会“莫名其妙”全军覆没之后,塞伯坦兄弟会在坎大哈的支部几乎彻底瘫痪,哈罗姆契固然是得到了一些“内幕”消息,已经认准了凶手就是王越,但与此同时,盯上王越想要他命的人,可也绝不只有他

  “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对付王越,我肯定不会插手的。他的命我自己会取。至于,我的那几位朋友们,那就更不需要劳你关心,他们和我一样都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上和你们军方有任何的牵扯。”哈罗姆契“哼”了一声,态度仍然表现的十分冷硬,显然是始终没有任何要和军方的合作的意思。

  像他这样的人,幼年出身流派,不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牢牢印上了自身流派的烙印。加上“塞伯坦兄弟会”几百年来一直就都是游走于黑暗之中,和历届当权的政府,关系都谈不上有多融洽,所以在这个老杀手骨子里面其实就对这次代表“军方”来的约翰逊上校十分排斥。

  甚至就算双方之间,近年来也有一些合作,但那也不过只是由兄弟会中的高手偶尔客串一下“教官”,替军方培养的一些特工战士进行短期的培训丨而已。大家各取所需罢了,还远远称不上有什么交情可言。

  “您先不要拒绝的这么快,先听我把话说完。”约翰逊闻言也不见怪,只是把身子向前倾了倾,随即就又说道:“我们这次针对王越,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抓捕,而是一次在最隐秘情形下的刺杀行动,一击即中,立刻毁尸灭迹,保证事后任何人都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而且有了我们作为后盾,就算铁十字军最终现了什么,他们也绝不会找到你们头上。这么一来,大家各得其利,又何乐而不为呢?”

  “不是抓捕,只要他死,然后就毁尸灭迹?那这么说起来的话,以你们的势力,也的确有成功的可能。不过,像王越那样的高手,除非是死战不退,被你们逼到了绝境,否则一下爆出来,他想走你们也绝对拦不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行动的成功,你们就必须找几个人能拖住他,为你们创造最佳的狙杀机会。可军队里高手虽多却大部分都和各个流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是像铁十字军这样的巨无霸,如果不是可信的人,那说不定什么时候不等你们动手,消息就泄露了……。”

  “……于是你们就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但是你知不知道王越这个人,年纪虽小,但正值一生中体力上升的黄金年代,不管是力量和技巧都有了大师级的水准,就算我们要杀他也只能采取暗杀的手段,而不可能选择正面击杀的策略。尤其是我和我的朋友们现在年纪都大了,体力衰退,对付这样一个人,不管是谁,最安全的办法,就是一击不中,立刻抽身就走,但凡多留片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你现在要和我们合作杀死他?是要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当成炮灰来用么?”

  哈罗姆契听见约翰逊这样一种说法,先皱了一下眉头,然后顿时一翻眼睛就是一阵冷笑。却是顺着对方的话,越往下想,便越是明了了这次所谓合作的含义。

  不管哪一个国家,军队肯定都是最特殊的存在,高高在上,占据大义,他们和格斗界之间的关系复杂而密切,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但这也绝不表明,军方就会对格斗界的每一个流派都充满了善意。就好像这一次北方四省各大格斗流派不得不参加举办的这一次“集训”一样,军方的态度就从始至终带着一种“将于处之而后快”的恶意。

  这些人从骨子里面都浸透着一种叫做“霸道”的东西,说白了就是典型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和他们合作,要么就是被利用来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要么就是要被彻底的掌握收为己用,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而实际上,哈罗姆契看的一直都很清楚。说的再简单点,约翰逊如果是“兵”,那他就是“贼”,天生就尿不到一个壶里,这时候兵和贼合作,说的再好听,又能有什么好事?

  更何况,他和他的那些朋友们现在虽然都已经是格斗大师级的人物了,但到底是年纪摆在那里,最年轻的也有六十几岁了,平常的日子都窝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过自己的小日子,很少再和外面联系。

  西方的格斗术和东方武道最大的不同就是不能养生,除非在年轻的时候,就由外而内,觉察一切,否则体力巅峰一过去,身体本能的就会走下坡路尤其是一过六十岁,体力衰退的更快。

  所以就像是哈罗姆契这样的“杀手”大师,一旦年纪过了五十岁,几乎都会选择“退休”,因为平静的生活,与世无争,能让一个人的内心平静下来,这原本就是一种最简单有效的养生方式。

  而哈罗姆契之所以还敢在这个年纪跑来找王越报仇,也大多是因为这个的缘故。

  多年的平静的生活,多少也让他的体力保持下了一部分。虽然不能久战,但身为一个杀手一瞬间的全力爆却同样可怕到了极点。如果王越不是每时每刻都小心翼翼的话,他纠集一些帮手,出其不意,还是有很大希望对王越这样的高手做到一击必杀的。

  正因为对这一切知道的实在是太清楚了,所以哈罗姆契对于约翰逊刚才的一番提议,才始终不太感冒。杀手杀人,一次不行,还有下一次,仔细布局,小心应对,只要有耐心就总有一天能找到对手的破绽,从而乘虚而入,一举击

  但军人杀人却是宁死都要完成任务的,尤其是像这种秘密的杀人计划,本身在计划里就会安排诱饵和炮灰的,而且一旦到了最后关头,最可怕的是为了完成任务,不管是自己还是合作伙伴,这些人是完全可以放弃一切的。

  “如果说是炮灰,那么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炮灰。要想完成一件事,哪有可能连一点代价都不付出呢?”出乎意外的对于哈罗姆契的这种说法,约翰逊上校居然没有任何的反驳,只是把脸上的颜色一正,肃然道:“你不知道是,为了完成这一次任务,我们已经筛选出了一个十三人的特种小队,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在今天被暂时剔除了军籍。也就是说任务完成了,他们还是士兵,可一旦失败了,他们就连自己的名字都会失去了,不管他们以前立过多少功,都不会得到任何应有的承认除此之外,做为部队的主官之一,我和另一位米勒上校,也同样会参与这次行动,如果要说是炮灰的话,那我们就都是最大的炮灰。”

  “另外,根据我们最新的消息,王越身上的伤似乎已经痊愈了,如果哈罗姆契先生原本是想着要趁着他受伤的机会,出手暗杀的话,那么这个机会现在你们就已经失去了。”

  “这怎么可能?”显然是说到了最关心的地方,哈罗姆契的反应相当强烈,“他是怎么恢复的?”

  当时王越和林赛菲罗那一战,他可是就在现场的,自然对于王越受到的伤,知道的比谁都清楚。

  按理说受到那么重的内伤,就算有铁十字军的高手帮着疗伤,有最好的医疗手段,王越想要恢复最少也要半年时间才行的。

  “他是怎么恢复的,这个我可不太清楚。不过我得到的情报,王越现在就在坎大哈的金融学院,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他似乎和城内一个名叫苏明秋的唐国人联系很紧密,从集训丨营地出来后,没有多长时间就住进了苏氏武馆。”

  “苏氏武馆?苏明秋?这个人我知道,他是个十分厉害的东方武道家,很神秘的一个人,如果得到了他的帮助,那王越能这么快恢复过来,就不是不可能的了。”哈罗姆契显然是知道苏明秋和苏氏武馆的,一听到约翰逊这么一说,心里立刻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林赛菲罗打伤王越的那一下本来就是源自东方的武道,像这样种程度的内伤,由来自东方的武术大师来治疗,自然是手到病除,不会有半点的难度。

  “哦?难道哈罗姆契先生对这个唐国人很熟悉?”约翰逊的眼睛里面陡然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

  他虽然是军方要员,但毕竟不是在坎大哈任职的,如果不是必须和针对性的调查,也不太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就是这次他之所以知道苏明秋和他的武馆,也全是因为在调查王越的时候,现了苏明秋和王越有所牵连,只是他们都是唐国人,相互认识也算不上奇怪,一时间他也没有怎么在意。

  直到这时候,哈罗姆契说出这一番话来,约翰逊这才现自己似乎在调查时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事已至此,他也顾不上许多,只能在心里暗暗记下来,打算等到完成这次行动后,才去弥补,进行仔细的调查。

  “我当然知道他。”哈罗姆契咬了咬牙,似乎想起了什么令他不太愉快的往事。不过关于苏明秋和他的武馆,哈罗姆契的解释也是到此为止,一句话说完,就再也不肯多说了。

  “那对于武田信这个人,哈罗姆契先生,是不是也认识呢?”看见哈罗姆契的脸上一瞬间闪过的神情,约翰逊心里顿时更加深了一层疑虑。

  “能让这么一个鬼怪级别的老杀手忌惮到连说都不愿意多说的,那么这个所谓的东方武道大师苏明秋,这又该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呢?”

  “武田信?一个扶桑人?”哈罗姆契听了,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是个年轻人吧,好像和龙格尔有点关系,你要问这个人,应该去找合气圆舞的人才对嘛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这个人似乎是扶桑武道界的后起之秀,功夫和龙格尔,林赛菲罗差不多……你问他做什么?”

  “哦,这个人有这么厉害?那先生您就更应该和我们合作了。”约翰逊的脸色瞬间一沉。他是看过王越和武田信交手的录像的,只是交手的时间太短,他没有看出来武田信的真正实力。

  “这个人和我们之间的合作有什么关系?难道他也是你们的人?如果有这样的高手加入进来,那么有他来牵制王越,那你们行动的成功率就大了,说不定真能杀了那小子。不过,这样一来,似乎我们之间就更没有什么合作的可能了,你们如果能杀了王越,我在一边看着,省心省力,岂不更好?”

  哈罗姆契嘿嘿笑着,脸上的表情居然像是一头垂垂老矣的狐狸。

  “哦?这个人可不是我们的人。我之所以知道他,只是看到过他和王越一次交手的录像,说实话,这个很令我震惊,尤其是在听到您对这个人的评论之后,我就越担心了……。”

  约翰逊忽然叹了一口气,也不等哈罗姆契说话,就朝外面喊了一声,随后房门推开,他在外面守着的警卫就提了一个金属外壳的大箱子走了进来。

  “正好我也带了这盘录像带来,哈罗姆契先生你来看看再说吧。”

  片刻后,警卫输入密码打开箱子,里面却是一台可以随身携带的小型军用卫星接收器,说白了就是一台多功能的“电脑”,可以连接卫星,播放影像。只不过这年代技术落后,再先进的东西也都造的“傻大黑粗”,体积大了点儿

  然后接通电源,把旁边的一盘录像带放进去,随即便播出来一段时长不过几分钟的清晰图像。

  正是经过专门处理后,刚刚生在金融学院武术社里的一段剪辑画面。—————————————————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我的好友是孙悟空百炼成仙末世之女配太狂妄剑仙传奇剑镇鸿蒙超级种植空间无限仙钓末日之武道守护带着系统穿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