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二百一十五章 手下留情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0:50:38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超品小农民乾隆皇帝(6卷)(全本)万古仙穹九炼归仙修仙狂徒大道争锋苍穹九变悠闲大唐
  第二百一十五章手下留情

  只是这一番变化,感受到自己两边肩膀上的剧烈疼痛,这人立刻就知道,王越的功夫,尤其是对于苏门六合拳的掌握,实在已经是远远出了自己的想象之外。他的体力之强,爆力之猛,居然都是自己生平之间,连想都没有想到过的强横,难怪心高气傲,对自己的指点不屑一顾

  这样的一个高手,但放在国内已经是足以被称为大师级的高手了。可笑自己居然还见他年纪小,就摆出一副前辈的模样,要去指点于他,实在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他也是拳法高手,自然是对武术界里的规矩心知肚明。连认识都不认识的两个人,哪能随便“指点”对方的武功,尤其是身份地位差不多的人,如果不能先取得对方同意,就贸然行事,那接下来肯定就免不了一场好打。

  赢了还好说,至少不丢面子,但如果输了,那可就是连里子带面子都给一起丢了,而且消息一旦传扬开来,那这就是圈子里面的“笑谈”,有那对名声过于看重的,只这一件事,就足以⊥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所以,就在这一瞬间里,这人的心里实际上已是后悔到了极点,但现在事已至此,他再怎么后悔显然也是来不及了。

  哼一声闷吼,两道肉眼可见的白气突然从王越的鼻孔中喷了出来。如同受到伤害的猛兽一样,王越五脏挪移,肘部以下几乎失去了所有知觉,血气上涌,满嘴的铁锈腥味,知道这一下虽然没有直接打在要害上,但对方用劲老辣,气息尖锐,不管是杀伤力还是拳法火候都远远过了前几天的林赛菲罗。

  触物传劲儿,伤在手腕,却震在内脏。

  只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对方的确是位精通内家拳的高手,力用劲的技巧近乎炉火纯青苏明秋教他练拳虽然没有藏私,几乎倾囊相授,他也有剑器青莲帮着作弊,但毕竟练拳的时间还是太短,功夫火候比不上这人几十年的浸淫磨练。

  而这人之所以会被他一路压制,说白了还是“摆谱”摆的大了,从一开始就低估了王越的力量。

  但刚不持久,尤其是内家拳以柔克刚后劲绵长,韧性十足最善久战,时间拖得越长,对这人就越有利,一旦被他缓过气来,那局面翻盘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这一瞬间里,王越整个人也是陡然力,连同铁十字军控制肌肉的技巧,带着六合拳三盘合一的筋骨力,也不管东方武术还是西方格斗,总之全都一股脑的用了出来,

  最后一声闷吼,先是手臂膨胀,青筋环绕,随之就是全身上下筋肉虬结,整个人的身高一下子就向上猛窜了一尺多,皮肉板结,筋骨暴起,转眼就化作二米多高的巨人形态。再加上他全身的皮肤一片青黑,浑似铁株,居高临下,真好像是一头人形的巨熊,一双蒲扇大的手掌,扣住对方的肩头,只一用力,劲从地起,关节爆响如雷,一路从脚底板,过膝盖,转腰胯,穿行脊椎,瞬息间便越过双肩,传递到双臂双手。

  这一刹那,他筋骨皮膜,韧带肌肉,统统膨胀,全身巨大化,带来的也是爆力的瞬间剧增。

  没有人能知道他现在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就连王越自己都清楚,这时候的他到底有强的战斗力。

  白茫茫的气息,从他的鼻孔里钻进钻出,像是两条拇指粗的白蛇。

  气息喷涌,嗤嗤作响。

  只是一转眼的功夫,这人就赶到了自己肩膀处的骨头出了令人齿痒般的咯吱咯吱声,面对着突然巨大化的王越,如此凶猛暴烈,不可思议的强横力量,他马上就知道,这已经是最后的关头,稍一应对不当,自己不死也要残废。

  当下也顾不得肩骨已经开裂,强一提气,双肩猛地一颤。

  与此同时他右脚踏地借力,右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之下,腰胯一晃,身体就势向下一沉,而这一下,他的脚面便已经整个没入了地面之下。

  内家拳中的“丹田较力,晃膀摇胯”是丹田劲的深层次技巧,腰胯,脊椎,膝腿同时一晃,借脚下的一股震力,传递到肩背上,一抖膀子,全身的劲儿就能凝成一线,不管是力还是放人都无往不利。

  王越体力全开,双手扣在对方肩头,几乎占尽了地利天时,而且那人也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能把一副身体锻炼的坚韧如斯,居然能在瞬间里涨大的如同小巨人一样,力道雄浑,如山岳临头,只是一捏,就把自己肩膀的骨头捏的裂了。所以他根本也不敢等到王越全部力,惊觉不妙,马上就用出了丹田劲的功夫,想把王越抓在自己肩膀上的两只手一齐震开。

  内家拳法里的“震字诀”,力的诀窍,就是一定要用根劲儿。而腿之根在胯,胯之根在丹田,震动时腰胯一抖,看着似乎没什么,但实际上已是上连脊椎下牵膝腿,乃是一股承前启后的劲。

  这人精通拳法,早就练通了劲路,一口气沉入丹田,力时,四肢不动,只凭着一抖一颤,就能把一般人给震出去四五米。

  但是,可惜的是王越却不是一般人,而是体力可怕,爆力更凶猛绝伦的高手,这一体力全开,已是他现在最强的攻击力了。

  噗的一声闷响,他丹田一较力,肩头同时震荡,与王越的十根手指撞击在一起,方寸之间的力量猛然爆炸,他肩头的衣服登时碎裂,四散飞扬。

  这人的脊椎耸动,带的肩头向上猛地一跳,凸起三四寸高,就好像突然从肩膀里面砸出来的两个拳头,王越立刻感到手指一震,十根手指的指尖似乎齐齐被钢针扎了一下。这人的内家功夫委实精深难测,居然能在肩膀的部位,打出喷劲如针的效果

  十指连心,在感觉到疼痛的一瞬间,王越本能的一松手指,虽然没被彻底震开,但扣在对方肩膀上,两只手的力量却已是大大减弱。

  借此时机,那人面对着王越,腰身突然向一侧猛烈扭转,当即带动垂在大腿一侧的右手啪的一声,向上甩起。与此同时,他喉咙中出阵阵低吼,脸上和手上的皮肤顷刻间一片血红,五根快充血的手指,弯曲如钩,指尖上的指甲恍如刀片,冲着王越的身子就往上一划拉。

  他这一招,手臂不动,只一个拧腰转身手就甩上去了,根本不必作势,一甩之下,指尖如钩,看起来就活生生像是五把锋利的短刀,要把人斜着开膛破肚。

  指尖破风的声音,仿佛冬天里最冷的北风在呼号,尖啸刺耳。

  而事实上,这人的这一手功夫,也是他门派里秘传的杀手,虽然凌厉,却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就叫做“五瓣梅”。旋身出手,利爪如刀,贴身近战,一气呵成,五根手指就是五把刀,一爪子自下而上,斜斜划出,以他的功力,就是在钢筋水泥砌成的墙上,也能划出五条深沟。要是真被他在柔软的肋下小腹抓上一把,千斤的大牯牛也要被开膛破腹,五脏肝肠流出一地来。

  这人的门派在国内名气极大,虽也算是内家拳法,但追根述源,他们的功夫却是从战场上专事杀戮的几种刀术中演化过来的,所以出手之间,招法凌厉,上手极快,往往一和人交手,三五招就能分出胜负。

  尤其是这一招的力是他们这一派中,最凶狠的一式用劲手法,手如钩刀,里面还融合了鹰爪功一类的硬功,一爪子反掏出去,不管对手怎么抵挡,几乎全要被抓的破开肉绽,骨断筋折。哪怕是练了横练功夫的高手,能挡得住他的抓法,也挡不住他手指间蕴藏的内劲,一抓之下,皮肉不见血,里面的内脏却遭到重创。

  因为这“五瓣梅”的手法,实在太过歹毒,这人练成之后,向来极少使用,这一次也是被王越逼到了绝路上,要不用出来,下一刻就要被捏碎肩膀,不死也残。

  这人到底也是四五十岁,练功多年的高手,单论拳法,王越根本比不上他,也不是林赛菲罗那种骄傲到骨子里的年轻人,一味只知道对攻硬拼。虽然现在已经被王越爆全力,逼到了一个十分不利的地步,但王越如果想要“兵不血刃”的把他拿下来,那显然也是不太可能的。

  他这一把反抓上来,近在咫尺,指尖破空尖啸,还没接触到皮肤,王越就立刻感觉到胸腹之间,劲风如刀,冷厉非常,原本就因为身形膨胀,涨的破破烂烂的衣服,被这劲风一掠,顿时好像被利剪裁过,所过之处,统统一分两半

  同时,他衣服下面的皮肤,也如被刀割,汗毛为之一阵倒竖。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换了一般的高手,感觉到对方这一招如此凌厉,为了自身安全着想,十有八九肯定都会松开双手,一退了之。这人的五瓣梅,贴身肉搏固然厉害无比,但一旦及时拉开距离,那威胁也就没了。

  而且这时候,就算后退,也不过是把抢来的先机暂时放弃,大不了大家从头再来打过,也算不上失败。高手相争,有来有往,不能一击制敌,那就暂时妥协,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王越与众不同,他前后活了两辈子,自然深知气势这东西,从来都是再而衰,三而竭的,如果在占据了先机的情形下,不能够一鼓作气,奠定胜局,那此消彼长,被面前这样一个经验丰富的拳法大家缓过气来,那再打起来,可就要攻守易位了。

  所以,他不退。

  一退就等于把所有的胜算拱手让人。

  刹那间,王越的双眼之中猛地爆起一团精光,脊背一挺,手臂外展一旋,手腕顿时极快的一抖,小臂上筋肉如铁,青筋一炸,就像是一根根韧性十足的钢丝绳,崩崩作响。

  下一刻,他心脏砰的一跳,心意如火,两只按在那人肩膀上的打手,登时好似长枪乱抖,只往下一按,那人的整个身体就直挺挺的倒飞了出去。

  他不退,他推

  恰到好处的一记抖弹劲,惊炸力,心意一催,血往上涌,力如同火烧身,同样是这么一抖,那人震不开王越的手指,王越却一弹就把他整个人弹飞了出去。

  而他这一倒飞出去,王越气势顿时大盛,脚下踩踏,轰轰如雷,又好像烈马狂奔,不等他落在地上,如影随形,追上就打。

  那人人在半空,就眼见着王越脚步连连践踏,两臂抡起,如钢鞭铁锤,砸的面前空气砰砰暴裂,心中一急,连忙一个千斤坠,使得身形在中途强行落地,紧跟着也顾不得多想,把手一伸,五指关节咔咔爆炸,两手都化作鹰爪,竟是在千钧一之际,准确无比的抓住了王越的两只拳头。

  虽然身子被震得向后连连倒退,但他双手如钩,死死扣在王越的拳头上,却也叫王越的攻势为之一滞。

  不过,接下来王越人往前窜,一路推得对手不住倒退,中途之中也是脚如马蹄,对着那人的双脚小腿就是一阵连环踩踏。

  可那人虽是后退,败像已现,但退的却并不慌乱,或是直行,或是拧腰,侧身,只凭着脚下的变化,就让王越接连踢踏的攻击,落在空处,啪啪几脚落在地上,尘土飞扬,地面凹陷。最后有实在无法避过的时候,他也能在百忙中两脚飞出,砰砰和王越硬对了几脚。

  当下,剧烈的劲风震荡撞击,他的体力本来就不如王越,如今又在败退中仓促出脚,招式虽秒,却挡不住王越的大力,只是几脚下来,他脚上穿着的一双皮鞋就被踢得稀烂,连跟带底碎成不知几块,向外飞溅。只剩下脚踝上还套着的两个鞋面,形象狼狈无比。

  与此同时,王越借着这个势子,巨大的身体猛然下压,奔行之间,整个人的肩膀好似一条枪的枪尖,身子侧着一转,朝着对方的胸口就撞。赫然就是六合拳中肩与胯合的打法。

  肩头挑顶,势如疯牛。

  那人只见王越身子一沉,就觉得不好,再见对方奔腾如牛,一肩如枪般撞过来,马上就知道到了最后分出胜负的时候了。当即连忙松开抓住王越拳头的双手,把两条胳膊小臂竖在胸口,护住面门和咽喉,同时脚下用力,让自己后退的更快。

  却不曾想到,王越这一招来时更猛,肩头一顶,就把他的手臂撞开,到撞在自己的胸口上。这人胸口吃力,脚下突然急转,硬生生扭转了后退的方向,这才算是卸掉了不少冲力。

  但此时此刻,王越的拳头已然砸到了他的耳门。

  他锁颈藏头,一手护住脖子,同时一脚一手探出两指,二龙抢珠,照着王越的眼睛就抠。显然是到了这种时候,他也知道自己是退无可退,再无翻盘的机会,索性豁出老命,就要和王越拼个两败俱伤。

  双方交手到了现在,这人难能还不知道王越的力量可怕,自己单凭一手护脖,肯定是挡不住的,只要对手不肯收手,下一刻自己的脖子就会被打断,死的不能再死。

  不过他这一招二龙抢珠摆明了也是围魏救赵,如果王越还不收手,那就那自己一条命,换王越的两只眼睛。

  到时候一死一残废,他死了就一死百了,王越虽然活着,但没了眼睛,却也未必就比死强哪去。

  但是,这人虽然要拼命,但他却不知道,全身巨大化后的王越,一身肌肉筋骨的防御力已经恐怖到了极点,当初白银之手的手弩,三十步内能贯穿重甲,威力比手枪更大,也只能扎进他体内半寸而已。

  真要拼命,王越虽然肯定受伤,但双眼残废却也未必。

  以伤换命,这个买卖他注定了要吃大亏的。

  可是,就在这最后关头,王越却不知为何,突然把身一挺,并没有叫自己的拳头真的砸下去,而是在那人的肩膀上轻轻碰了一下,随后便抽身后退,从容自在的闪过了对手的两根指头。

  高手相搏,尤其是在最后分出胜负的一瞬间,突然收手,这无疑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只要对手能抓住这个机会,瞬间展开反击,那先前所取得的一切优势便将荡然无存。

  再惨点的,被人反攻得手,瞬间反杀都不是不可能的。

  那人只觉得肩上被一股大力推动,整个人身不由己蹬蹬蹬,又往后退了七八步,双脚在地上拖出长长的划痕。

  “你这是……”

  再想起刚才那千钧一间的变故,他的脸色顿时就有些白,也知道这是王越收了手,没想要他的命。但他不明白王越为什么最后会对他手下留情?

  虽然和王越只是第一次见面,但这一场架打下来,他对于王越出手的狠辣和果决,却再清楚不过了。像这样一个狠人,手底下要是没有人命才怪,真要打的起兴,根本就不会留手。管他什么人,杀了就是杀了,从来不会有所顾忌的。

  王越长出了一口气,身子像漏了气的气球一样,缓缓恢复原状。

  虽是大热的天,他的头顶上这时候却白汽蒸腾,显然这一次交手,他也并不轻松,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尤其是最后一下,膨胀身体,剧烈的拉伸全身的筋腱韧带,骨骼肌肉,哪怕是以他的功夫,其实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那对身体的负担实在太重了。

  “七叔来了,有事你和他说。”

  王越淡淡的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的神色隐约间似乎有点尴尬。

  那人闻言望去,却只见小院的门口,大门洞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明秋就已经站在那里半天了。———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修仙女配文里的女主多情剑客无情剑欢喜仙末世之女配太狂妄百炼成仙带着系统穿时空重生之天才商女仙界修改器重生末世之肖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