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二百零七章 降龙伏虎

终极武力 | 作者:鲁西平 | 更新时间:2018-01-07 10:50:10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超品小农民乾隆皇帝(6卷)(全本)九炼归仙万古仙穹修仙狂徒大道争锋苍穹九变悠闲大唐
  第二百零七章降龙伏虎

  “降龙伏虎?”又是一个王越完全不能理解的词语。东方的武术,门道太多,讲究也多,要是没有名师指点,光是这些“术语”就能把人给彻底饶晕了

  而武术这东西,又涉及到精密无比复杂无比的人体结构,是半点马虎不得的,一个理解错误,往往就会叫人从头到尾,满盘皆输。花了大把的时间,人力物力,练不出功夫还好说,可怕的是一旦练错了,很可能整个人就废了,是最典型的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对,就是降龙伏虎。”苏明秋明白王越的意思,所以解释起来也做了一些适当的演练,好叫王越能听的清楚,看得明白:“在道家的内丹术里,龙指心火,虎指肾水。所谓‘降龙伏虎,说的就是要把心火下降以济肾水,同时肾水上润以制心火,待二者调和之时,则水火交融往来无间,到那时自然就能摒弃性情成就内丹。简单点说,就是一句话,要想降龙,就要制住心火,要想伏虎,须得伏住真水。”

  “不过内丹术里的这个降龙伏虎,你现在知道一下就可以了,功夫不到这个地步也没有必要深究。而我之所以要和你提到这些,实在也是因为咱们这一脉桩法中的‘龙折身,虎抱头,其实就是祖师爷从内丹术里演化出来的功夫,我说的这个龙虎指的其实是人身上的‘脊椎,和腰胯,。

  “脊椎是龙,腰胯是虎。这么说也许你难以理解……。”苏明秋想了想,随后环顾四周,“你跟我来……,我再给你做个示范,你就明白了”

  院子正房的前面摆了几口大水缸,有半人多高,广口鼓腹,唐国的民居多木结构,容易失火,所以在一些大富之家的院子里,就常常备着几口铜制的大水缸,取的就是五行中“金能生水”,而水能克火的意思。

  苏明秋院子里的这几口大缸,虽然不是铜制的,这年月也不必用缸里的水来灭火,但这些水缸也是长年蓄水,除了几口里面种了荷花,养了锦鲤金鱼的,其余几口就一直摆放在练功场边上,显然也是另有妙用的。

  苏明秋带着王越,走到其中一口大缸前面,突然把挽起了自己的两只袖子,随后从旁边拿过来一个一尺多长的黄皮大葫芦,扔在缸里浮在水面上。

  “降龙是要把龙拽住,不管它能飞的多高,飞的多远,你都要能控制的住,这就像是一般人放风筝一样,降龙的劲儿就是扯住风筝的那一根线,劲是向上去的,虽然又细又长,却绵绵不绝,行之有效。而伏虎是要把老虎按在地上,让他不能动,劲是向下的,但是这股劲是活的,要随时变化,因为老虎性猛,脖子上的肉厚,凭死力是压制不住的。按老虎,就好像是按这个水瓢,劲非要恰到好处,和水的浮力相当不可,否则你力一猛,葫芦就会借着水力反弹滑开了。但是你要慢慢的按,这个葫芦就会很听话,想按到水里多深就多深。你看我的手脚和腰胯脊椎上的这些变化,要先看骨头,后看肌肉……。”

  说着话,苏明秋就在水缸前面摆好架势,前三后七,一只手就按在了水里的葫芦上。

  王越若有所思,连忙看向苏明秋的脊椎腰胯和双手双脚,就只见他这时候站的三七步,身形扭转,腰胯下沉,双肩如撑伞式后翻,绷得一条脊柱垂直,双手双脚,两两对称,有一种上下呼应的感觉。

  呼吸间,手只往下轻轻一按,整个人的身体就如同带了电似得,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动的。而且这种动不是大动,只是微微的颤,一颤一颤,从脚心地下一直到脑瓜顶上,腰胯鼓荡,连通脊椎,然后一节一节的椎骨,层层递进,一路传导脖颈和后脑,就好像是在他的身体里正有一条懒龙翻身,无形中就带的四肢百骸,虽在静中,却也是一动皆动。

  “站桩不能死站,要动,微微的动,但动的时候,不能用意,用意就刻意了,只能动一地,不能波及全身。要通过这个桩降地网。布下了天罗地网,手脚都到了,身上的劲儿自然就顺了,再站下去,气息就不会逆转。”

  当下苏明秋又把桩法里与各个动作相配合的呼吸法一一和王越说了,果然再练起来时,身上的感觉就好的多了。

  “不管站桩还是练拳,都得时时刻刻抓住核心,围着腰胯骨盆和脊椎来练习。手脚四肢,只是核心向外的延伸,是驾驭力量的通道,是末节,在站桩的时候只要姿势到位,没有偏差就不要在意的太多。而且腰胯骨盆的里面就是丹田,所谓的丹田力,任何的劲用力都是出自于此,这地方有了感觉,那拳法中的各种丹田劲对你就能轻松上手。”

  王越听着这话,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许多。感觉中似乎头脑也瞬间透亮,很多以前不明白不理解的东西,在这一刻似乎都变得浅显容易起来。

  他本来就是个格斗高手,对于铁十字军对于全身肌肉的控制和力技巧有独到的心得和体会,现在再一结合苏明秋以东方武术的知识对于腰胯脊椎这些被肌肉依附着的骨骼的讲解,立刻触类旁通,感觉到一扇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大门正向自己缓缓敞开。

  “本来还想着一点一点教给你,没想到你的基础这么好,居然一下子就全都教给你了。反正该说的道理,我也都和你说了,这几天你没事的时候就站桩吧,等到什么时候你感觉到不动不敢动了,那就再来找我。到时候我就把下面的功夫教给你。”

  苏明秋说完,见到王越已经又摆开姿势,对自己的话如同置若罔闻,便也摇着头笑了笑,转身离开,径直进了自己的屋子。

  只留下王越一个人在练功场中间,木头桩子似的,眼神迷离,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着。

  再之后,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

  华灯初上时:

  王越身子慢慢转动,两手相抱,头往上顶,随后开步先出左腿,同时双手徐徐分开,左手直出,高不过口,右手拉回到小腹的肚脐下面,大拇指植根凹陷,紧靠小腹。最后把姿势慢慢调整,双腿前虚后实,如金鸡猖站之势。他的眼睛似闭非闭直视前方,呼吸悠长几近于无。

  期间,苏明秋也曾出来要叫他吃饭,但一眼望过去,就看到他气息流转间,仿佛整个人都融化到了黑暗之中,在夜色里显得格外平静,柔和似水,心头忍不住一跳,就也知道这是王越已经进入了状态,彻底的迷了进去。

  这时候因为吃饭而打断他的这种状态,显然是十分不合适的。当下便也不声不响,回到屋里,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前院儿,把整个空间都留给了王越自己。

  在他看来,王越的这种状态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一个练功夫的人,除非是彻底的沉迷进去了,全神贯注,没有一丝一毫的分心,不然是绝对无法做到王越这种地步的。

  一晃眼,月上中天,清辉冷月照的小院里半明半暗。

  王越的双脚换位,又把“桩”反过来站,前足踏地,如拉住龙尾,后脚垂直向下,如一脚踩在虎脖子上。掌心向下,双手胳膊似直非直,似曲非曲,腰胯浑圆,脊椎放松,整个人往那一站,就仿佛是起伏的山岭,魏然耸立,有意无意之中,整个人的呼吸就和动作融为一体,再也分不出了彼此。

  苏明秋自行离开小院儿,这显然是给了王越极大的方便。按照以往的惯例,在听完有关于桩法的内容之后,剑器青莲也开始自行记录和分析,道道清光凝成奇异的字符,在灌入王越眉间的一瞬间,就把苏明秋这位东方武术大师关于桩法的全部经验和心得在重新排列组合,去芜存菁之后,一股脑的尽数属于了王越。

  只不过,就是这么一个“桩”,王越也没有想到,经过剑器青莲的分析之后,居然会有这么大的信息量。不但囊括了原本属于苏明秋自己的那一部分,除此之外居然还有多达十三种的桩法推演和延伸。

  就好像当初在铁十字军俱乐部的时候,只有八个基础动作的十字手,到后来也被扩展到了足足六十四种额外的动作和变化。只不过比起巴顿教官教授的十字手来,这一次的内容少说也要多了二三十倍。

  而且这种经过剑器青莲自行演变后的种种变化,显然也都是在原来功夫的基础上,最符合原意的一种推演。

  虽是创新,却和原来的部分一脉相承,骨子里仍旧是原汁原味。但是同样的一门功夫被剑器青莲这样的神物一修改,对于原来的功夫来说,实在已是穷极了变化,演变到了一种极致的境界。哪怕是创出这一脉功夫的祖师,重新活过来,也不可能研究的比这更透彻更完整了。

  可是,穷尽一切变化,重新形成更大的规模体系后,这对王越来讲,其实也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大量的信息几乎在一瞬间涌入到他的脑袋里,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上游水库放水泄洪,一下子冲进了狭窄的河道里一样,瞬间带来的疼痛,就连他这个曾经的九级精神大师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好在这种粗犷式的信息流灌注来的凶猛去的也快,前后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结束了,但给王越带来的后遗症就是头疼,几乎是长达五六个小时的头疼。

  而且在接受了这些信息之后,王越也不是马上就拥有了一切。这就好像是在电脑硬盘里建立文档文案并一一整理,收集在一个个文件夹里一样。资料浩如烟海,虽然已经被存在了自己的电脑里,但你要想调用这些文件,还得一个一个的自己去找,然后打开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去阅读学习。

  除了原本属于苏明秋的那一部分内容是类似于精神灌注,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内容的之外,剩下的属于推演的所有部分,这对王越来说,还只是一堆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整理的陌生文档。想要明白里面说了些什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慢慢整理,慢慢学习,比起师傅带徒弟来,花费的时间也差不多,一样是要他自己来仔细琢磨和体会的。

  想要一蹴而就,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一夜,王越就像是傻了一样,摆着姿势,恍恍惚惚,一站就站到了天光大亮。

  等到早上七点钟的时候,苏明秋一个人又优哉游哉的走了回来,推开院门时,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现在的王越,然后他整个人就站在门口愣了一下,眼神里也说不出来是怎样的一种神色。

  王越现在站的这个桩,还是昨天他教的那个桩,三七步夹剪腿,龙折身,虎抱头,但是他如今站的这个姿势,从头到脚,却已经和昨天时,全然不同。

  动作还是那个动作,姿势还是那个姿势。可在细节上的变化却是实实在在“翻天覆地”一样的。

  只是经过一个晚上的练习,王越身上的气息就有了一种让苏明秋都感到飘渺神秘的气质,而这种气质,又正是苏明秋最熟悉和最享受的。

  五十年的站桩生涯,一日不敢或缺,竟然就这么被人用一晚上的时间,就轻轻松松的达到了。哪怕是王越的火候还明显有些不足,但最重要的就是身上的这股子气质,恍若天成,这要不是真的明白了桩法的奥妙,一般人就是站了一辈子,也不可能有这种味道。

  “难道说,外家功夫高的人,再学内家拳法就能领悟的这么快?还是说,这小子的生理结构和一般人不一样?天才就这么厉害?”

  苏明秋长长的呼了几口气,用最大的定力,镇定住心神,然后走进院子,来到王越的身旁。———-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zhongjiwul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修仙女配文里的女主多情剑客无情剑末世之女配太狂妄欢喜仙百炼成仙重生之天才商女带着系统穿时空重生末世之肖落洪荒之君临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