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十章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伊塔之柱 | 作者:绯炎 | 更新时间:2018-01-14 10:38:42
推荐阅读:忍者招募大师妇科麻醉师天行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我的贴身校花众神降临网游寻之途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帝国之全面战争透视王
  地面微微颤鸣着,街道仍在持续倾斜。

  巨大的构装体正一节节升出地面,它的每一条节肢都像刀刃,寒光闪烁。庞大身躯内犹如一座精密运作的城市,每一个齿轮,每一根转动杆构成了这个精密仪器的一部分,远远看去犹如一片机械的森林。

  构裝巨虫摇晃了一下巨大的脑袋,金属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四对暗红色的眼睛向中央聚拢,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方鸻,足足有六七层楼高。

  那个战士的残还躯挂在它的口器中,一只手掉了下来,啪一声摔得四分五裂,冻脆的指头飞出去好几米远,上面覆了一层厚厚的霜。

  方鸻背后全是冷汗,但仍强作镇定。他忽然看了看不远处那游荡者,心下一动,动了动嘴:“攻击!”

  那游荡者果然一直在关注这个方向,看到他的口形顿时吓得魂飞天外,不明就里地转身就逃。

  “那不是他的龙骑士,别动!”天上传来卡卡的惊呼。

  但晚了。

  巨虫四对眼睛‘吱’向后一划,捕捉到了游荡者的存在,猛然昂起身子,发出一声尖利的汽笛鸣叫。庞大的身躯犹如落锤一般砸向地面。

  那游荡者只感到一片阴影笼罩了自己头顶,绝望地回过头去,一面铜墙铁壁向他压了过来。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恐地尖叫,地面震动了一下,一片烟尘弥漫。

  烟尘中构裝巨虫才缓缓地转过身,露出口器内旋转的齿盘与喷射器,半空中的发条妖精这才意识到不妙,先前的声音也暴露了它的存在。

  它猛然拔高,但迷雾中飞出一道雪白的霜箭,正中它的黄铜外壳。寒霜将三支金属羽翼与发条妖精的外壳打得粉碎,化作一片零件飞了出去。

  “啊——”

  卡卡发出一声懊恼地低呼,猛地掀开风镜,脸色还有些苍白。

  他还在愣神,但后面乔里一把将他拽开,一块飞石从他原本所在的方向滚了过去。少年这才注意到四周已经大变了模样,遗迹晃动着开始倒塌,原本的街道几乎已经不复存在。

  “怎么了?”沧海孤舟走过来问他。

  “三万里塞尔没了。”卡卡坐在地上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懊恼无比。“啊,好想死啊!”然后大字型往地上一躺。

  沧海孤舟早已习以为常,但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人呢?”

  “让他给逃掉了,”少年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答道:“不过他遇上了那东西,应该是跑不掉了吧。”

  沧海孤舟对于‘应该’这种词充满了怀疑。

  “要不我去看看?”乔里问道。

  沧海孤舟看了他一眼,但摇了摇头。“算了,此地不宜久留。”他回过头,远处遗迹内已是一片末日的景象,地动山摇,尘土飞扬,大地一段段下沉,犹如波涛,犬牙交错。整个遗迹都在向内凹陷,形成一个漏斗状,将一切都拉入中心。

  下沉很快波及了湖泊的方向。湖岸塌陷,湖水决口而出,在月光下犹如一条晶莹的银线,然后汇成一片,闪烁着粼粼波光,倒涌入遗迹之内。

  奔涌的湖水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寸寸龟裂的地表继续向外蔓延,很快连这个方向上也立足不稳,沧海孤舟一把抓起躺在地上的卡卡,向后躲去。

  “走,”他对其他人说道:“离开这个地方。”

  “这是怎么了?”卡卡被沧海孤舟拽着领子往后拖,也毫不在意。反而看着眼前的景象,奇怪地问道。

  “海之魔女进入了中枢区域,导致遗迹上层坍塌了。”

  “那东西又是什么?”

  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变成了一声低呼。

  不断下沉的遗迹中,忽然升起了一条构裝长龙,它就是卡卡先前见过的那巨虫——但那只是一部分。因为很快伴随着巨响,另一条长龙又升了起来。

  “两具?”卡卡揉了揉眼睛。

  “不,一个。”乔里摇了摇头,对他说道。

  卡卡不明就里地回过头,看了看古板的骑士,但他很快就明白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两具构裝巨虫攀上附近最高的遗迹,像是两条触须。很快更多的‘触须’从地面下升了起来,将一个巨大的构装生物从沉陷的中心拉了起来。

  那是一个硕大的脑袋,如同章鱼一样的外形,几乎有整个遗迹三分之一大小,仅仅是它闪烁着红光的巨大瞳孔一座建筑那么高。

  它轰隆隆地向上升起,犹如一座小山。

  轰鸣声已经盖过了一切,甚至包括卡卡自己的声音。他看到林中飞起一片片鸟雀,铺天盖地,而不远处沧海孤舟和其他人嘴巴一张一合,像是在演一出默剧。

  但这时人们已经顾不得什么了,没命地往外跑。

  “那究竟是什么?”卡卡大声问道。

  根本没人听得到他说话。只有乔里从他神色间读出了他的问题,答道:“巨构装体——龙骑士的早期形态。”

  “你说什么?”卡卡一脸茫然地看着乔里嘴巴一张一合。

  但乔里没再回答他。

  因为回答也是无济于事——

  铺天盖地的鸟雀正在飞向盆地之外,形成一幕壮丽的奇景。然而方鸻甚至没有闲暇投去一瞥,他没命地向上爬去,两具构裝巨虫在后面横冲直撞,摧枯拉朽地撞开建筑追了上来。

  尖利的鸣叫犹在耳边,在对方冲上来之前方鸻用尽全力向旁边一跃,构裝巨虫带着轰鸣犹如一条长龙从他原本所在的地方撞了过去。

  方鸻落在一座精灵建筑的外墙上,打了几个滚,灰头土脸地爬了起来。

  此刻因为街面几乎已不仅仅是倾斜,而是以四、五十度的角度向中央立起,原本遗迹建筑物的侧墙,现在变成了一面面立体的平台,可以让人踏足了。

  但这些平台并不安稳,不时会因自身的重量而解体,坠向坡下。

  方鸻也不敢多留,继续向上爬去。他只回头看了一眼,‘漏斗’中央那庞然巨物红光闪烁的目光好像正落在他身上,几具‘构裝巨虫’一下子撞了过来。

  方鸻有苦说不出,这才明白那个银之翳的女人那句‘它只不是你们看到的这么大’是什么意思,但他更宁愿永远也不要明白才好。

  拉直的构裝巨虫像是柱子一样插下来。方鸻连滚带爬,建筑一座一座在他身后坍塌,飞溅碎石像是刀子一样在他眉骨处留下一道血痕,顿时血流如注。

  一半视野被血糊住了,他擦了又擦也弄不干净,气喘如牛,只感觉自己几乎已经到了极限了。

  这时第一具构裝巨虫已经从前面回过头,四对暗红色的眼睛隔着一条街区看到了他。方鸻只感到浑身发冷,最近的建筑物在七八米开外,他根本跳不了那么远。

  那头巨虫回卷着躯体,带着尖利的汽笛轰鸣声扫了过来。方鸻自己也大叫一声,不知哪来的勇气向前一跃,他拼尽全力向前一抓,但手还是捞了个空。

  他向下坠去,落了五六米重重地摔在另一座建筑的外墙上,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再也爬不起来了。

  方鸻感到自己的左手应该是骨折了,肋骨也断了好几根,下面是什么情况暂时还感觉不到,但好消息是双腿似乎还能用。

  但坏消息是构裝巨虫终于将他截住了。

  五六头巨虫晃动着它们庞大的身躯,像是在围观一样,数不清的暗红色眼睛看着平躺在建筑外墙上的他。

  方鸻心中一阵绝望,心想这次是真的完蛋,他还和丝卡佩小姐夸下海口,结果马上就要被打脸了。但这实在不是怪他没有尽力,只是生活职业在这种环境之下还是太过勉强了一些。

  他脸上有点发烧。

  但心中反而放松下来,算了——他想;死就死吧,正好和大家一起走,最多让丝卡佩小姐多笑一会,反正丝卡佩小姐笑起来也蛮好看的。

  而且他也不是正式的选召者,输给这样的怪物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方鸻心中现在唯一有点遗憾的,竟是这个方向看不到遗迹中央那‘怪物’。

  那可真是个大家伙啊,他从没亲眼见过这么震撼人心的东西。简直像是第二世界的浮岛鲸,可能只比鲲龙稍微小那么一点儿。

  它比一座小山还高,那个暗红色的眼孔怕是有十来米的直径,几乎像是两个巨大的洞口。他一点点回忆着那玩意儿的外形,心中不由惊叹古代炼金术士们是怎么造出这样的杰作的。

  一片阴影笼罩了他。

  两头构裝巨虫一前一后压了下来,在尖利的汽笛声中排山倒海,在他眼底形成一片浓厚的黑色。方鸻回过头,毫无畏惧地与之对视——但正是这时,他听到一连片的断裂声从身下传来。

  奇迹发生了,这座建筑竟然在这个时候承受不住自身的质量崩塌了下去。

  方鸻感到身下一沉,整个人便之向下落了下去。

  其直接的结果就是,让两具构裝巨虫一前一后砸了个空,落在了他身后的位置。在一片弥漫的烟尘当中,石子如同下雨一样落下来,稀里哗啦打在他身上。

  但方鸻非但没感到疼痛,反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甚至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上这么戏剧性的一幕。

  整个遗迹带都在断裂,下沉,逐渐露出了地下之下的部分。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崩碎,树木也被连根拔起,吞入泥土之下,方鸻看到各式各样的碎片与自己一起向下落去。

  他甚至看到了那个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

  对方动作可比他灵活多了,在几座还保存完好的建筑之间向上纵跃,但意义不大,随着一阵低沉的断裂声,那些建筑和整个街道一起崩裂开来,坠落了下去。

  一块飞石击中了那个人,将他的脖子撞折,脑袋诡异地垂向一边,像个破布娃娃一样坠落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方鸻才清醒过来,一边庆幸自己比对方的运气要稍微好上那么一点点。他吃力地伸手向后面去抓自己魔导炉的拉杆,费了吃奶的力气才调整好姿势,将那拉杆往下一压。

  他听到兹一声轻响,像是什么东西充气的声音,背后的金属盒子一下子张开来。

  那是丝卡佩小姐给他的缓落构件,没想到这时又派上了用场。

  不过一想到给他这东西的人现在已经不在艾塔黎亚了,方鸻心中又充满了失落感。但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丝卡佩小姐似乎还在暗中保护着他,就像这个缓落构件一样。

  那或许是黎明之星寄托在他身上的期望——

  方鸻小心翼翼地调整着自己的姿态,免得撞上从四周落下的那些巨石与碎片,好在他运气真的很好,那些滚石都鬼使神差地避开了他。唯一让他还有些担心的是那些构裝巨虫——当方鸻认识到那些‘巨虫’其实是那座‘构装章鱼’的一部分之后,就明白它们是不需要依托地面进行移动的。

  想到这,他忍不住抬起头。

  但不抬头还好,一看之下就忍不住想给自己一耳光。

  因为他看到一片阴影正向自己压下来。

  并不是建筑的残骸。

  而是那两具构装巨虫——

  那一刹那,方鸻从来没有哪一刻像此刻这样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其实是一个乌鸦嘴。

  ……

  方鸻再一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一个天坑。

  头顶上的天空,夜色正在层层消退,东边露出了一层淡淡的鱼肚白,稀疏地点缀着几颗星子,还残余着浅紫的颜色,但也已逐渐变得透明。

  四周的峭壁起码有上百米高,湖水从悬崖上垂下来,形成一道明亮的瀑布,在不远处哗哗作响。

  地面上的遗迹已经完全坍塌了下来,这说明它下面原本就存在这样一个空腔,甚至有可能这本身就是遗迹的地下部分。方鸻忽然之间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他更意外的是自己居然没死——

  他试着动了动,但动弹不得,除了可以眨眼,可以呼吸,可以听可以看之外,连小指头也动不了一下。

  方鸻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现在应当是怎么一个状态,还是说在艾塔黎亚人死之后就是现在这样一个状态?直到他选择复活或者是回到现实世界?

  想到这里,他心中忽然生出巨大的恐惧。

  恐惧的不是死亡。

  而是他想到如果人人都如此的话,那当时丝卡佩小姐不是看着他哭得像个傻瓜一样,还在那里自言自语,自艾自怜?艾塔黎亚的众神啊,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如果真实存在的话,方鸻就觉得自己脑子都炸开了——这不是传说中的公开处刑吗?

  他真希望自己从来没来过这里——

  但忽然之间,一抹湛青的光芒映入了方鸻眼底,让他楞了一下。他随即才意识到那光一直存在,只是之前胡思乱想下意识地忽略了,他努力将视线下移,才终于找到了光的来源。

  那光竟然是从他心脏部位放射出来的。

  方鸻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他马上发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光正在修复他的身体,无论是之前的骨折还是最早他手上所受的伤,都在这光的照耀之下缓缓愈合。

  “……那是弥雅的匕首?”

  那道青蓝的光让他想到了一件相似的东西。

  方鸻只记得自己在那把星匕首上见过同样的光芒,而且那匕首消失之前甚至在他额头上留下了一枚奇怪的印记,连丝卡佩小姐和那个银之翳的女游荡者应当也看到了的。

  只有这个才能解释眼下他身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而方鸻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光事实上并不是在治愈他的伤口。

  而是在复活他。

  他从没在艾塔黎亚见过如此强大的治愈能力,这个世界治愈师的主要能力不在于治愈与苏生,而是稳定伤势、恢复体力与护盾回充,绝不可能做到让一个濒死之人生龙活虎。

  他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那光果然渐渐微弱了下去。而他也重新获得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一骨碌爬了起来,扯开手上的布条一看——皮肤白皙如新生,根本看不到任何伤口。

  这时方鸻心中基本已经确定了什么,但仍旧小心翼翼地舒展了一下身体,果然没有任何不适应的地方,只是左手骨折处有点酥酥麻麻的感觉,似乎是骨骼还没有完全长好的缘故。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复活能力,那不是传说中龙骑士才拥有的顶尖技能吗?

  据说龙骑士在濒死之前可以消耗龙魂的载体——圣水晶让自己复苏一次,而这一次苏生可以完全不消耗星辉。只是这个传说在艾塔黎亚一直停留在口口相传上,从没有人真正见过。

  因为这个能力其实十分鸡肋。

  但凡龙骑士宁愿损失星辉也不会选择消耗圣水晶,每一枚龙魂的载体都珍贵异常,他们有可能是一个人成为龙骑士的唯一机会。十大公会的龙骑士有多少,方鸻心知肚明。

  正是如此,他看着自己的手,一时间不由呆了。

  弥雅,究竟给了他什么?

  而且她是有意将那把匕首交给他的吗?

  方鸻轻轻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然后一下僵住了。

  天坑中布满了建筑的残骸,不远处是那道瀑布一垂直下的白练,在明亮的光辉下,他看到一座小山般的庞然巨物就隐藏在那之后。

  那就是之前那个巨构装体。

  ……
伊塔之柱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yitazhizh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透视王火影之骨魔天下念力系统宅之子1936国足在柏林奥运桃花神医城主是狗官极乐宝典迦勒底所长重生之精灵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