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四章 微不足道的棋子

伊塔之柱 | 作者:绯炎 | 更新时间:2018-01-07 11:57:09
推荐阅读:妇科麻醉师天行忍者招募大师众神降临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网游寻之途我的贴身校花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透视王大盗贼
  水晶坠子上转动的光线正逐渐黯淡。

  沧海孤舟脸上闪过一丝自得,皱起的眉头松开,抬起头看着其他人。“我们的联络官小姐有消息了,他们从西南面进入了遗迹,并且还与银林之矛的一个主力团交过了手。”他昂首挺胸,暗红的丝质外袍散发着柔光,每一片甲鳞都擦拭得雪亮,皮带上没有半点污痕,上面挂着的长剑剑柄宝石闪烁

  从他成为分会的战术分析师那一刻起,许多人就和他说过国内三大战术大师的事迹。其中尤以全视者KUN为甚——银林之冠的旅团是十大公会中最薄弱的一环,但在他的带领下鲜有败绩。那些人乐此不疲地谈论对方奇迹一般的战场直感,但沧海孤舟早已生厌,在他看来这些人成名不过是时势使然。

  他自然和所有人一样敬重艾塔黎亚的第一代先行者,但对后继者十分不屑,他称之为不学无术的一代。艾塔黎亚蛮荒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必将是他这样科班出身的选召者的天下——既有天赋,又有扎实的理论知识。

  至于那些沽名钓誉的所谓‘前辈’,不过是一群只懂得吃老本的家伙罢了。

  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森林中遍布古老的白橡木,这些苍老而茂密的高大乔木相传是努美林精灵们灵魂的安息之所。枝蔓芾芾,彼此缠绕,树干仿佛形成一张苍老的面容,阴影下生长着一片光荚含羞草与与之共生的花苜蓿。

  微光映着许多张脸孔。

  每个人都和他装束差不多,暗红罩衣上面绣着一条张开双翼的金龙,人们等待着他的下文。但只有一个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那么银林之矛那边呢?”

  沧海孤舟仿佛早等着这个问题。“银林之矛那边进展也很顺利,内线早先就传回消息说那位‘传奇先生’带人进入了遗迹内。不过那位‘传奇先生’嗅觉是挺灵敏的,一副对戈尔工河滩上的两个主力团不管不顾的架势。”说罢,他得意地看着对方。

  乔里一脸漠然,据理力争:“进入了遗迹内,不一定是去了A2区域。对方是全视者KUN,我建议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沧海孤舟皱起眉头,不悦地看了这个古板的骑士一眼。对方年纪颇大,约莫四十来岁,形容枯槁,但神色刚毅,外袍多处磨得脱了线,浆洗发白,左胸处绣着一金两银三条穗带——那是参与过杰弗利特红衣队自建立以来三次著名的战斗、并从中获取功勋的标志——金色的那一条代表的更是鼎鼎大名的狮子之战。

  这一条就足以叫沧海孤舟嫉妒得发狂。他看着骑士那双枯长的手掌,心中无不恶意地猜测对方还握不握得稳剑,选召者三十五岁之后与光辉设备的同调就会急剧下降,而本身的反应力与精力也已跨过巅峰期,大部分选召者都会在这个阶段选择退役。

  公会把乔里留下,是看重老手的经验与稳重,但沧海孤舟认为这是对自己的一种钳制,心中十分不爽,因此处处针对对方。

  “不去A2区域,还会去什么地方?别忘了我们的炮灰们正在向着‘龙骑士’前进,那位‘传奇先生’可不清楚这里面的虚虚实实,除非我们中另有内鬼,”沧海孤舟紧盯着乔里,提高了声音:“没有人会疑心于并不存在的敌人,而我们理论上就是‘不存在’的,乔里先生,你说是吧?”

  乔里摇了摇头。“也只是理论上而已,但对于全视者KUN来说未必。假设他不上当,他完全有可能猜出我们的意图——进入遗迹的路只有三条,他可以在必经之路上设伏,或至少留下眼线。我见过很多这样的战例,常态对于全视者来说是不存在的。”

  沧海孤舟轻笑道:“我看你蛮懂战术嘛,不妨你来指挥?”又满怀恶意地讥讽道:“我猜不会是胆小让你在狮子战争中获得了那条金绶带,或者与辉光设备的同调下降之后,你连胆量也变小了?”

  他这话令在场大部分人都变了脸色,与辉光设备同调不可逆转的下降是每一个选召者之间的禁忌,尤其是对于老手来说,很少有人这样会赤裸裸地揭人伤疤。

  乔里也气得浑身颤抖,但他终归平静了下去。不卑不亢地转过身,用手在树干上抹了一把,化了霜让他手掌湿漉漉一片,“我只是告诫谨慎而已,并没有妨碍阁下指挥,”他转过手掌,面向其他人。“今夜气温更低了,那东西说不定也会出现,遗迹里面情况会十分复杂。”

  “那东西会是我们的帮手,”沧海孤舟毫不介意。“好了,我不想废话,既然你也认同,那么我们按原计划行动。我们避开A2区域之后,拿到东西有序撤离——一切顺利的话,等我们回到圣蛇号说不定那位‘传奇先生’还没反应过来呢。”

  见过了乔里的下场过后,没人反对。

  只有乔里冷漠地看着这个侃侃而谈的年轻人,轻轻摇了摇头。

  森林中逐渐走出了更多人,他们穿着红色的罩衣,带着三角帽,帽子上插了一只白色的尾羽。仿佛路易十三的火枪手们,从历史的画卷之中走了出来。

  但这些人是真正的杰弗利特的红衣队——

  ……

  方鸻一脸沮丧地从森林里走了出来。

  魁洛德叫住了他:“怎么样,找到了没?”方鸻摇了摇头。“每个人都问过了,但还是没用,周围也没有,除非再扩大范围。”

  “没时间了,”魁洛德心中早有所料,但也不戳破:“过会银林之矛后续的兵力要到了,我们得马上进入遗迹。”

  “可是弥雅小姐怎么办?”

  “不管她了,”魁洛德将背包交还给他。“艾德,其实她一个人目标小,留在外面说不定更安全。”

  方鸻楞了一下,只能认同这种说法,轻轻点了点头。他其实并不担心弥雅的安危,毕竟这里是艾塔黎亚,只是心里一时间有些空落落的。

  他本来以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更靠近心上人一些的。

  残存的精灵建筑是一座横亘于树林中的月白外墙,高大挺拔,墙上爬满了紫藤与爬山虎的叶片,郁郁苍苍。藤蔓下是裸露的大理石料,质地十分细腻,灰白如陶,表面布满裂痕,满是沧桑。

  冒险队的成员一个接一个从墙下走过,厚实松针吸收了足音,悄然无声。

  唯有方鸻停下来抬起头,千年岁月映在墙上,仿佛有一个古老的回音萦绕于此。

  后面丝卡佩一记手刀打在他后脑勺上:“快走!”方鸻只得垂头丧气地跟上其他人。前方森林枝蔓横生,爪牙交错,气生根交织成网,在塌缺墙面下生长。

  其他人在缺口处往上爬,差不多有四十尺高。在魁洛德帮忙下,方鸻费了老大劲才爬上去,如果是平日里这番伟业足以叫他兴奋好一阵子,但现在他却是一副暮气沉沉的样子。

  魁洛德见他情绪不高,在后面拍了拍肩让他回头看。方鸻楞了一下,才气喘吁吁地回过头。

  眼前的景色好美。

  从墙顶上看出去,森林一直延伸到天边,茂密树海彼此相连,一片银辉闪耀如海如涛,在静谧月光之下。夜空长风吹拂,紫色的云墙缓缓向北,天边是一条分明的山脊线,月光在云层背后时隐时现。

  方鸻微微张口,凝视着思绪万千。

  这才是他梦寐以求的世界啊——

  他不禁下意识地向前走了一步,心中的情绪也烟消云散。但丝卡佩赶忙把这个疯小子给拽了回来,斥道:“你在发什么神经,不想活了吗?”

  方鸻这才发现自己差点走到缺口下面去了,不由一身冷汗,回头感激地看了丝卡佩一眼。旁的人见状倒是哈哈大笑:“这小子和我们是一类人啊,丝卡佩。”

  “的确,在没心没肺这一点上,”丝卡佩摇了摇头。“都是些疯子。”

  “毕竟不向往冒险的人,是不会来这个世界的,丝卡佩。”

  对于这个回答,丝卡佩罕见地没有反驳,她目光柔和地看着远方的林与海。

  方鸻更是深以为然。

  “可惜了,艾德就是没有魔力自适性。”有人又说道。

  “不然准是个了不起的战斗工匠!”

  大家伙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浑不把银林之矛当回事。但乐极生悲,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小心,这边来人了!”众人回过头,这才发现一小队银林之矛的人出现在了北边的拱廊后面。

  对方应当是沿北面遗迹的墙角前进,并突然出现在那里的。他们显然先一步发现了黎明之星的人,走在最前面的一小队铳士举枪就射,方鸻看到那方向的黑暗中冒出两排火光,烟雾升腾,铅弹像是骤雨一样扫了过来。

  当时就有人栽了下去。魁洛德用巨剑当当挡开射向方鸻的子弹,一面喊道:“稳住,来人保护元素使与炼金术士!”

  两个扛着大盾的代林盾卫哐哐跑了过来,举起大盾挡在方鸻前面。

  盾面上叮叮当当一阵乱响,方鸻连忙去拿自己的七式火枪,但丝卡佩一个箭步冲过来按住他,掩着耳朵大声喊道:“别乱动!”

  方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任务中的重要性,老老实实地收回手。

  他回头看去,不远处那个元素使手中的长水晶正发出荧荧的光芒。墙头上弹如雨下,弓手、弩手与铳士顶着对方的火力与银林之矛的人对射,石屑飞溅,烟尘如织,不时有人倒下。

  靠着居高临下的优势,片刻之后对方的火力总算稀疏了一些。

  “七十尺!”

  魁洛德沉稳地命令道,巨剑在他手上如同一匹银练,铅弹丁丁当当泼水不入。

  元素使身前的盾卫一侧身,前者将手中的水晶向前一掷——长水晶仿佛自带动能,化为一道流光飞向在两方之间。在三十米开外砰然炸裂,逸散的以太魔力形成一片超大范围的水雾,阻隔了两面的视线。

  两边都十分老练,射击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对面寥寥还有几声枪响,也很快沉寂下去——

  只余烟尘在夜风中飘散。

  “趁现在,快走!”丝卡佩见状在后面推了方鸻一把,同时将一个物什塞到他手里。方鸻接过一看,才发现是个缓落构装——一个很常用的魔导器,里面的无属性水晶经过充能可以使用三次。

  “谢了,丝卡佩小姐。”

  他也不废话,解开巨大的背包丢在地上,背上金属盒子,反手将上面的皮管和插销咔一声接到身后的魔导炉上。轻快地走到墙边,看了下面一眼,墙在这一面更高,足足有十五米。

  方鸻从没跳过伞。

  但他心中并无一丁点害怕,毫不犹豫地向前一步。丝卡佩在后面还想提醒他,话没说出口就看到这家伙跳了下去。

  她从没见过这么胆大妄为的新人,实在是有些咬牙切齿:“这小子……”

  方鸻只听到呼呼的风声,身后咔一声轻响,只感到身子一轻,下落速度骤然放缓。他回过头,只见金属盒子后面张开了一面滑翔翼,那翼又轻又薄,像是蜘蛛丝——但实际上他很清楚那是网状的以太魔力。

  身后的魔导炉正在开始发烫,手套上的指示表像是疯了一样地在转,魔力下降得飞快,这就是无属性水晶最大的缺点——魔力储量太低,输出功率远远不够。

  好在缓落构装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魔导器而已,总算在魔导炉超载之前落地。

  他赶忙关掉阀门,兹一声导出冷却液的蒸汽,灼热的气体烫得他差点抽回手,核心水晶的温度才开始渐渐回归平稳。抬头一看,冒险团的成员也正纷纷降下,比他从容多了。

  丝卡佩还带着一个伤员,顺着茂密的气生根滑下来,举重若轻,几个起落之间就来到方鸻身边,顺手将巨大的背包向他一丢。

  方鸻连忙接住背包。

  “别停,去遗迹里面!”丝卡佩指向一个方向,那儿有一座覆满植被的精灵拱廊,淹没在大片的赤铁蕨之下。方鸻点点头,矮身钻入了密林中。

  身后响起一片清脆的枪声,他回头看了一眼,银林之矛的人正冲出迷雾,被一排齐射打了回去。方鸻不敢多留,分开高大的赤铁蕨羽状叶片,簌簌走入了遗迹深处。

  丝卡佩看他身影消失,才转过身去叫其他人来带走伤员。

  密林背后是一条存于古老时光之后的街道——两边是古旧破损的建筑物,参天古树的根系与月白色的石块互相交缠,枝繁叶茂,大量气生根像是管网一样铺在地上,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有些渗人。

  四周神秘而幽寂,到处是崩落的石块,上面还有残缺不全的花纹,然而不知多少时光不曾在此停留,才让这些石头上覆满了青苔与卷柏。方鸻手脚并用地穿过遗迹,他看到那座精灵拱廊始终在自己一侧,并以此判断自己的方向。

  一只巨禽拍打着翅膀从参天的树冠上呱呱飞走,吓了他一跳,抬起头,才看到是一只巨大的塔伦白颈鸦,不由暗骂了一声。

  前面是一条深深的沟壑,沟底布满了碎石像是某座庙宇的一部分,不像是自然形成的。不过方鸻只看了一眼也没多想,他不敢停留沿着沟壑的边缘向前走去,没多久找到了一座可以通行的‘桥梁’。那实际是一棵古橡的根须,横跨沟堑,好似一座精灵拱桥。

  方鸻看了看四周,远远近近的森林一片寂寥,沟壑下面有几只老鼠,在月光下晃动着肥硕的身形。那只塔伦白颈鸦这会儿也不知飞去了什么地方,头顶上只剩下郁郁蓊蓊的树影,遗迹内完全为植被淹没,如果不是残存的精灵建筑,他几乎以为自己回到了外面的森林。

  他这才取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卷绳索将背包捆好,然后小心翼翼地带着绳索爬上古橡的根须,一点点挪了过去。到了另一边,才拽着绳索将自己的背包从沟底拖过来。

  就这番行动也累得他满头大汗,打开背包检查了一下,发现摔碎了一套炼金术器皿,其中还有一个很贵的水晶曲颈瓶,方鸻心都在滴血。

  他将玻璃碎片捡出来丢掉,然后坐在原地休息了片刻。正在想为什么其他人还没追上来,一只宽厚的手突兀地按在他的肩膀上,方鸻吓得差点叫出来,一回头才发现是沉默不言的魁洛德,他和丝卡佩不知什么时候赶了上来。

  其他人在两人身后,也窸窸窣窣在不远处分开蕨类植物走了出来。

  方鸻松了一口气,问道:“怎么样?”

  “银林之矛的人没追上来。”魁洛德摇了摇头。

  “那接下来呢?”方鸻看了看四周,他真没想到遗迹内竟然会这么大。

  丝卡佩回头去问其他人:“圣蛇号的滑翼艇坠落在什么方向有人看到吗?”

  “我看到了,在东南边,滑翼艇撞上了那里的一座断塔。”有人答道。

  “我也看到了。”

  人们纷纷附和。

  魁洛德看了看雾气弥漫的方向。“我知道那个方向,不是很远。没时间耽误了,等炼金术士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就上路。”

  “我没问题,事实上我已经休息了一会了,”方鸻答道:“不过我有一个问题。”

  魁洛德看着他,示意他说。

  丝卡佩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也在一旁说道:“魁洛德,银林之矛的人出现得很蹊跷。”

  魁洛德楞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他们的确反应快了一些。”他思索了片刻,然后问道:“那么你们在担心什么?”

  丝卡佩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今天晚上的意外也未免太多了一些。”

  “我倒觉得银林之矛的人是有所目的,”方鸻想了一下,组织语言。“魁洛德先生,他们为什么不追上来,我之前就很好奇了,这遗迹内究竟有什么?”

  ……
伊塔之柱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yitazhizh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透视王念力系统宅之子桃花神医城主是狗官1936国足在柏林奥运重生之精灵舞者极乐宝典迦勒底所长傻王的金牌刁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