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笑皇图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九十六章 你想不想得到我的身体?

一生一世笑皇图 | 作者:君子江山 | 更新时间:2018-01-31 09:34:19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仙新现代逍遥录宠物小精灵之冠军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首长老公,太闷骚!美女的护花兵王技艺天王都市之无敌仙帝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慕川向晚
  骁钦这句话,也等于是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北辰皇朝的士兵们,其实已经好奇这个问题很久了,这一回跟着夜魅一起来的将军,也有好几位。但除了卢相桦,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回事。

  夜魅冷眼看向骁钦,冰冷的眉梢淡扬,冷声询问:“真的那么想知道?”

  骁钦还没说话,大漠的士兵们,就已经忍不住面面相觑,互相看了自己的同袍好几眼,随后一起扭头看向夜魅,眼神中都充满了好奇。

  然而……

  “噗!”

  “噗——”

  有两名大漠的士兵,就在这时候,忍不住放屁了。

  放完之后,整个战场,顿时安静了好几秒。

  骁钦的脸色,顿时又空白了几秒钟……

  说实话,两军主帅对战,这样气氛紧绷、杀气弥漫、大眼瞪大小眼的时刻……

  士兵们忽然放个屁,还这么响亮,恨不得喧宾夺主地,引走所有人的眸光。

  这其实,很不严肃好吗?!

  骁钦一脸空白地回过头,眼神先后看向那两名士兵。而那两名士兵,也是一副要哭了样子……其实他们真的非常难受,腹部如绞,说实话,要不是敌军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想打什么仗啊……

  他们内心唯一的诉求,其实是上茅厕。

  哭瞎!

  而,就在骁钦回过头的同时,其他大漠的士兵,都是一脸的大气凛然,目光炯炯有神,特别认真地看着骁钦,神情一脸肃穆、庄重,宛如立即要参加国君的葬礼。这一切都是为了表示他们,会憋住的,他们不会放屁!

  骁钦面具下的嘴角,终于扯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这个笑容虽然有点勉强,但其实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开心自己手下的士兵,到底大多数人还是知道,在这种时候,做出放屁这样不严肃的行为……

  是错误的!

  然而,当骁钦慢慢扭回头,再一次看向夜魅等人的时候,他身后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

  “噗!”

  “噗——”

  “噗——!”

  在这寂静的黑夜中,尤为明显,特别响亮。

  就像此起彼伏的烟花声,响彻寂夜,别有一种特别的,诡异的,奇妙的,令骁钦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还是什么的,就是那种语言都完全难以言表的……

  难受!

  北辰皇朝的士兵,在懵逼了许久,又隐忍了半天之后,终于忍不住,全部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哎呀,我的娘欸,笑死老子了……”

  “这是一场有味道的战争,哈哈哈……”

  “老子当兵二十年了,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仗,哈哈哈哈……”

  卢相桦也忍不住,看了一眼夜魅的背影,他只想说,这个招数真的……太损了!且不说敌军这时候完全是劣势,要拉肚子还要被迫应战,就是这些声音……

  已经足够让敌军还没开始,就先把脸丢完了。

  骁钦嘴角那欣慰的笑容,也全部僵硬在了脸上,简直比哭还要难看,幸好还有一个面具在脸上遮着,不然骁钦都觉得自己没法见人。

  他现在意识到了,自己戴着面具来江湖混,除了能隐藏身份之外,还能遮掩尴尬,挡住脸有效避免丢人!

  他这时也不想回头去看自己的士兵了,现在心里也只能理解他们,告诉自己,他们其实一点都不想放屁,不想做这么丢人的事情,他们也是忍不住,没办法。

  嗯,现在不理解也没有什么别的解决办法了。

  夜魅冷眼看着大漠的人放屁,冷眼看着北辰皇朝的人狂笑不止,眼神只盯着骁钦,面无表情。

  骁钦暂时也没说话,他黑着一张脸,等着北辰皇朝那群士兵笑完。

  半晌之后……

  夜魅身后的士兵们零零散散的,终于笑完了。

  骁钦看向夜魅,眼神森冷如冰,扬声道:“本王自然想……”

  “噗——”

  一名大漠士兵忽然又没憋住。

  在骁钦发言的时候,他这忽然的自我放飞,让骁钦说了一半的话,完全顿住,表情空白着,没有吭声。

  “嘿嘿嘿……”北辰皇朝又有士兵小声地笑了起来。

  但这群士兵都克制着,没有笑出太大的声响,不少人咬着下唇,尽量憋着,因为他们也不想这么……不严肃。

  夜魅盯着骁钦,面色依旧冰寒,但似乎是颇有耐心地等着骁钦的下文。

  骁钦深呼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做了许多思想工作之后,再一次鼓起气势,接着自己方才的话,对着夜魅说了下去:“本王自然想知道,否则本王也不会……”

  “噗!”

  又是一声传来,这一声很大。

  似乎还有什么不明物体,随着这声音一起放飞了出来,使得空气之中除了有害气体的味道,还有一股难以言表的恶臭。

  骁钦僵硬着自己的脖子,扭回头,看向恶臭传来的方向。

  那名士兵当场就哭了:“左翼王,小的是真的不行了!”

  他话音落下,顿时都不管自己这时候要是跑了,等同于是当逃兵了,他二话不说,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拉扯着自己裤腰带,对着茅厕狂奔过去了。

  大漠的其他士兵,看着那小子跑进厕所了,其实他们也都很想跟上。

  但是吧……

  感受了一下左翼王那身上的戾气,仿佛是已经想杀人的气息,众人都死死憋着,不敢动,咬紧了牙关,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毕生的力气,坚定地站在原地。

  骁钦看了众人一会儿,见他们似乎是没人想放屁了,也没人打算不要命的跑向茅房,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扭过头,重新看向夜魅。

  并且吸取了自己方才说话太长,以至于被这种尴尬声音打断的教训,尽可能的减少了自己打算说出的话,并且提高了自己的语速。

  几乎是在练习饶舌一样,语速飞快地道:“本王不想知道也不会问了,你还是快点……”

  “噗——!”

  这一声更响了,至少比骁钦说话的声音,都要尖锐了几个度,压倒性地压住了骁钦的声音,并再次喧宾夺主一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眸光。

  骁钦:“……”

  说实话,这时候就算是冷漠如夜魅,自闭如九魂,也有点想笑了。

  骁钦脸色再次短暂地空白了几秒之后,终于炸了。他再也无法维持自己多年来,在大漠众军面前保持的,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形象。

  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回过头,深恶痛绝地唾骂:“你们就不能等本王说完一句话再放屁吗?就憋这么一会儿,你们会死吗?!啊?!会死吗?!”

  后来。

  史官就这件事情记了一笔,这是历史上第一场,开战之前,主帅因为士兵不合时宜地放屁,当场暴跳如雷,痛骂出声。当然,这是后话。

  大漠的士兵们,看着骁钦气得几乎都能晕过去的状态,一个一个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吭声。

  这么多年来,他们是第一次看见左翼王,如此失态……

  在所有大漠士兵的心中,左翼王一直都是优雅的,淡定的,无所不能的,从来没有脾气的,今天……众人都咽了一下口水。

  北辰皇朝的士兵们,又忍了这么半天,终于再一次忍不住了,集体捂着肚子狂笑起来……他们的心里,已经开始无比崇拜夜魅,妈耶,这也太好玩了。

  九魂看骁钦的眼神,已经带了难得的同情。他这一生,有记忆的时候,很少会同情一个人,五只手指都嫌多,骁钦这算一回。

  夜魅冷眼看着骁钦,面色冰冷,但其实已经非常想笑,眸光中也有隐约的同情。

  大漠的士兵们,看着狂笑不止的北辰皇朝众人,还有同情地看着自家左翼王的敌军主帅们,顿时也都意识到,他们这种放飞自我、不识大体的行为,已经严重地影响了……他们无比敬爱的左翼王的形象。

  于是,他们都一齐坚定的憋着,眼神中带着坚定,看着骁钦,咬牙切齿地发誓:“左翼王,您放心吧!您说吧!小的等保证,在您下一句话说完之前,我们绝对不放屁!真的!”

  尽管他们都觉得,自己快失禁了。

  但是为了左翼王的面子,为了他们大漠众军的形象,为了让北辰皇朝的这帮龟儿子不再嘲笑他们,他们就算憋到炸裂,也一定要让左翼王说完一句话不可。

  “噗——吱——”

  随着他们的话说完,不知道是谁,又放出了一个带尾音的声音。格外尖锐,频度很高,声线很长,并且非常清晰。

  大漠的士兵们,正尴尬着。

  那名肇事者,立马举手开口:“左翼王,这是个意外!小的保证,绝对没有这样的意外了,绝对!”

  大漠的士兵们,这时候一齐点头。

  显得非常的庄重,而且十分的团结。

  骁钦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决定姑且相信他们一回。转回头看向夜魅,调整了一下自己已经炸裂过的情绪,看着夜魅,切齿开口道:“你直说吧,你到底在这其中动了什么……”

  “噗——!”

  又是一声传来,骁钦顿时彻底怒了,完全气得失去了神智,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刀,狠狠一剑,对着发声源掷了过去!

  杀人之心溢于言表……

  切齿怒吼:“这他丨妈的又是哪个王八蛋?”

  “砰!”的一声,刀子没有插中人的身体,插到了王帐门口的柱子上。

  而大漠王这时候,正弯腰捂着肚子,站在营帐的门口,脸色惨白……

  大漠王脸色惨白地看了一眼骁钦,又偏头看了一眼几乎插在自己脑袋旁边的长剑,要是这长剑再偏一分,自己的脑袋就被捅穿了。

  大漠王表情僵硬了几秒,整个人还没有从恐惧中回过神,腿脚还在打哆嗦,哭丧着脸看着骁钦,几乎是打着哭腔开口:“爱卿,本王只是腹部不适,发现下人没给本王准备厕筹,太着急就出来如厕。可,不过是忍不住放了一个屁,你需要这么生气吗?”

  骁钦:“……”

  大漠的士兵们:“……!”

  大漠士兵们的心声:他们就说,这种大家已经团结地发誓,一定要等左翼王说完话一句话,一定要憋住这么一句话的时候……

  到底是谁这么不知死活的放屁,没想到居然是……大汗!

  是的,左翼王方才口中痛骂的那个“王八蛋”,就是他们的……大汗!

  看骁钦看着他没说话,大漠王嘴角抽搐了一下,哭丧着脸,很快地继续道:“本王怀疑自己是拉肚子了,你们这是开战了?可……即便这样,你也不必发这么大的火吧?”

  他作为大漠王,作为大漠的君主!

  他就算是在两军交战的时候,忍不住放了一个屁,这怎么了?啊!这到底怎么了?需要因此就一边骂他王八蛋不够,还要一刀插死他吗?

  骁钦要如何跟大漠王解释,他已经三次说话,被人家自我放飞的“噗”打断,才让他如此暴躁,气得神志不清,都没意识到那是王帐的方向,长剑就扔了过去?这样丢人的话,他也着实是说不出来。

  他嘴角抽搐了几下之后,果断地弯腰跪下:“大汗,臣不知道是您……战事在前,这件事情臣容后再跟您解释!大汗,那大米您也吃了吗?”

  这世上骂了皇帝王八蛋的臣子,还有几个能活着?

  就算是还活着,还有几个能受重用?

  更别说骁钦方才那一剑,还差点直接插穿了大漠王的脑门。

  这下子,不管是北辰皇朝的士兵,还是大漠的士兵们,都感觉到自己已经看到了这位大漠的左翼王,从此不受重用、碌碌而终,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大漠王公报私仇砍头的凄惨未来!

  大漠王原本还打算跟骁钦说点什么,或者是想就眼下的战局发表什么意见。但是他也实在是憋不住了,要如厕了,于是只匆忙回了骁钦一句:“是啊,本王也吃了,这大米肯定有问题,本王忍不住了!”

  话音落下,大漠王也顾不得自己刚才是如何惊魂未定的死里逃生,二话不说,对着边上的茅厕狂奔而去。

  然而推门的时候,发现门竟然推不开。

  大漠王顿时怒了,粗暴地一脚,将门踹开,里头正蹲着一名士兵在解决问题。

  大漠王这时候已经顾不得面子,毕竟什么都不会比当场失禁更加丢面子,他大手伸出,毫不犹豫地将那名士兵,从里面拎了出来,然后风风火火地进去占住了坑,“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那名士兵的裤子,还没来得及提上。

  北辰皇朝的士兵们,顿时又忍不住了,哄笑了起来。这真的是他们这辈子看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居然还能亲眼目睹大漠王丢这种人……

  蹲在茅厕里面的大漠王,自然也能听到外面的哄笑声,他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人都是在嘲笑自己。但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默默地捂住了脸,忍着羞耻解决问题。

  还保持着对大漠王跪下动作的骁钦,在经历了又一次的面色空白,甚至是深刻地体会到了人生的艰难,并且险些犯下了弑君大罪之后,几乎是含泪站了起来,回头看向夜魅。

  他吐出了一个字:“你……”

  他其实还是想问,夜魅到底是用了什么主意,但是回忆了一下他四次试图问的结局,他顿时觉得问这个问题,可能是有毒。

  以至于他说出来这一个字之后,就已经深深地感到,自己说不下去了。

  夜魅看了这么半天,竟看着骁钦,叹了一口气。诚恳地冷声道:“我有点同情你了,真的!”

  众人:“……”

  按理说,被敌军的主帅同情,就算是心再大的人,这时候也只会感觉到虚伪,假惺惺,装模作样。

  可是这时候,不管是北辰皇朝的人,还是大漠的士兵,在看了骁钦这一会儿的遭遇,内心其实都是同情的,所以他们也认为,夜魅的同情,绝对是诚恳并且发自真心,没有丝毫假装和虚伪的。

  骁钦哽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被夜魅这句话刺到,还是感动到,只怀着一种方才还没有平复的悲呛的心情,继续含泪看着夜魅,似乎想说话,但到底还是强忍着,没说。

  夜魅盯着骁钦,深呼吸了一口气,友善地冷声道:“这样吧,你不就是想知道,我用了什么办法吗?不用你问了,我直接告诉你好了。”

  骁钦:“……”

  他竟然被夜魅的话,感动的想流眼泪是怎么回事!

  不!他在心中竭力叫醒,并且提醒自己——骁钦,你不能感动,她是敌军将领,就是她把你害得这么尴尬,就是她在威胁大漠的安全,也许因为她,你们马上就要吃败仗了,会死伤无数,你不能感动!

  但是……他内心真的好感动。

  他终于不用再问一遍了,再次面临被奇怪声音打断,丢尽脸面的风险了,哭瞎……

  北辰皇朝那些嘲笑了半天的士兵们,这时候竟也都赞同地看着夜魅,觉得他们的主帅不仅聪明,而且心地善良,充满同情心,简直是世上优秀女人的表率。

  算了,就告诉那个左翼王吧,不然这个人也真的太可怜了,他们这些平常恨不得撕碎了大漠这帮人的大老爷们,这时候都生出同情了……

  嗯,不过这一瞬间的同情,也只能告诉对方这么一件事,完全不会耽误他们一会儿跟随夜魅,杀大漠这帮人一个片甲不留就是了!

  夜魅清了清嗓子,冷声道:“你是不是发现,大米里面根本就没有毒,也没有巴豆的成分,所以才断定大米没有问题?”

  “不错!”骁钦点头。

  夜魅继续冷声开口:“可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叫做奸商?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滑石粉?当然,你们这里管滑石粉具体叫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它的功效就是……把那些陈年的大米,加工之后,变得雪白雪白,就跟新鲜收成的大米,完全无异!不过让我惊喜的是,你们这里居然有人,能把坏掉的大米,也通过这样的方式,和一些其他的小技巧,弄得天衣无缝,让人看不出端倪。”

  她这话一出,在场的不少士兵,顿时明白了当初,夜魅下令让他们当中有的人进城去抓一些大米商人是为了什么。

  并且还端了不少的作坊,还抓来了不少工人,原来就是为了做这个?

  骁钦听到这里,顿时已经明白过来,脸色也更加难看了:“本王原本以为……”

  骁钦顿了顿,在意识到自己说话的时候,没有人再次自我放飞。他松了一口气,继续道:“你会在里面下毒,或者是放泻药,却没想到,你会选一些本身就有问题的大米,加工之后骗我们!”

  夜魅点头,坦然道:“没有想到才是对的,这个故事告诉左翼王,以后也要多关注民生,知道世上其实还有很多奸商,用这种手段欺骗老百姓。”

  滑石粉在二十一世纪,已经被严禁不能用,因为里面有致癌物。

  但古代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致癌这种说法,夜魅猜测,这个时代会不会也有奸商在用这种手段,把陈年大米加工之后,以次充好欺骗老百姓呢?

  想着撞一下运气,就让卢相桦去找找,没想到还真的有。

  更没想到的是,部分商人甚至比现代的奸商还厉害!

  他们掌握的技术虽然不如现代高超,但是他们凭借足够的耐心,和现代奸商都不知道的小技巧,能够非常细致地将即使坏掉的大米,也加工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充分展现了古人的耐心和智慧。

  只是这种耐心和智慧没用在正途上,但也算帮了她一把,让她赢得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轻松漂亮。

  不然只是陈年的米,他们未必会拉的这么严重,但坏掉的米吃下去……

  骁钦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他冷眼看着夜魅,这女人竟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而他贵为大漠的左翼王,这么多年对这种东西,也都是闻所未闻。

  这一瞬间,他倒是说不清对这女人是憎恶多一些,还是佩服多一些。

  他冷着一张脸,再次询问:“可是,你怎么确定,我们今天就会将那些大米吃了,而且你正巧今天晚上就带着军队赶来?就算你们在我们这边安插了眼线,知道了我们今天要吃,可军队一定是事先就整军安排好了,否则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说出发就出发,来得如此及时?”

  骁钦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也没有被自己身后那群不争气的士兵打断,骁钦的内心,顿时已经感觉到了欣慰。

  夜魅面色冷然,冷声道:“你说的不错,军队的确是早就安排好了,准备好了不是今晚就是明早出发。至于为什么能确定你们很快就会吃,很简单,因为陆绾绾!”

  夜魅话音一落,陆绾绾这时候,也正掀开了营帐的门帘,跑了出来。

  她的脸色也正扭曲着,不为别的,因为她也吃了大米,她也要如厕了。但是一掀开帘子,就听见了这么一句话,她顿时都顾不得自己要如厕的事情,恶狠狠地看着夜魅:“因为我?”

  夜魅瞟了她一眼,又很快收回了眸光,根本不多看。

  理由很简单,瞧不上这个女人。不论智商,实力,都不在一个层面上,既然这样,多看一眼,多说一句话,都是对这个人的抬举。还会让这种无能的人,自不量力的认为,夜魅将她当成了对手。

  骁钦当然也看得出来,夜魅其实并不想跟陆绾绾交流,别说是夜魅了,就是他骁钦也不愿意搭理这个女人。他看着夜魅,询问:“此话怎讲?”

  夜魅也不卖关子,冷声开口道:“很简单,我的条件是让你们用她来换大米,最终你们大米也抢走了,她也带回去了。难道你们不会得意忘形?你们不会得意,她也会得意。她得意了,会在你们耳边说什么,就一目了然了!”

  夜魅不是第一次见陆绾绾,前几次的交锋,她已经能看出来这女人没什么脑子,也不知道虚以委蛇。自然也不可能聪明,既然如此,她会说点什么,就不难推断了!

  这下,不仅仅骁钦,许多大漠士兵的眼神,都放到了陆绾绾的身上。

  骁钦只随便回忆了一下,就能回想起来,当天的情况,的确就是夜魅说的那么回事,当时自己一直心存疑虑,而这个女人反复表明,这件事情应该不会有问题。

  最终大汗被说动,自己也不知不觉被说动,最终造就了眼下的局面。

  骁钦冷笑了一声:“看来我一开始就做错了!”

  他一开始,就不应该为了大漠王那点心思,将这个女人带回来,也许没有把陆绾绾救回来,任由她落在夜魅手中,他们就不会上当。

  可是现在事情都到了这地步,再说这些也没有意义。

  大漠的士兵们,看陆绾绾的眼神,也宛如看杀父仇人,天知道他们这时候一个一个忍着要如厕的心情,在这里应敌,内心有多么难受痛苦纠结?

  而这一切,都怪这个该死的女人,在大汗耳边胡说八道,才导致他们面临如此尴尬的局面。

  陆绾绾看着众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像恨不得吃了自己,顿时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

  怨毒的眼神看向夜魅,却不想这一看过去,就面临了九魂宛如看死人的眼神。

  陆绾绾被这眼神吓得通体冰凉,立即就不敢瞪了,宛如一盆子冷水兜头浇了下来,顿时话也不敢说,也不打算为自己辩驳,更不打算骂夜魅了。

  她二话不说,对着茅厕的方向,飞奔而去了,她其实也憋不住了。

  夜魅看了一眼骁钦,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一些:“你想知道的,我都说完了。也算是让你们死的明白了,天色不早了,你身后的这些兄弟,想必也都想如厕了,我们也不要浪费时间了吧!”

  她语气极为和蔼,就这么听着,完全听不出来她的意图。

  然而,下一瞬。

  她手一扬,北辰皇朝的士兵们,立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所有人二话不说,很快地对着大漠的士兵杀了过去!

  “杀!”

  “杀呀!”

  厮杀声响起,两方的大军,很快地交战在一起。

  茅厕里面的大漠王,和刚刚奔到茅厕门口的陆绾绾,一个听着外面的动静,为自己还没有如完的厕心如刀绞,恨不得马上出去,跟敌军厮杀在一起。

  另外一个站在茅厕的门口,看着士兵们厮杀,血光飞溅,十分残忍血腥,忽地一根断臂,还对着她的方向飞来,顿时吓得哭都哭不出来。眸光呆滞地瘫坐在地……

  九魂杀入战局之中,手起刀落之间,颇有以一敌百、敌千之势。

  但凡他过处,地上都是鲜血和大漠士兵面容扭曲的尸体,也不知道他们这面容扭曲,是出于死亡得太痛苦,还是出于忍着如厕的欲望死,太痛苦。

  可偏偏,因为他容貌俊美,一袭白衣即便杀人,也滴血不沾,腰间红色的腰带和发间红色的缎带,使得他绝美的容颜更为慑人,让他杀人的一举一动,都极美。

  他这番杀人的架势,令敌我双方的将军们,都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即便是他们这些在沙场上征战了多年的将军,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勇猛的战将,更别说杀了这么多人,雪白的衣襟上还滴血不沾。这样一个人,为他们北辰皇朝所用,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天大的福气!

  骁钦也是不敢置信地看着九魂。

  他早就知道对方就是名震天下的第一杀手,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厉害到这样的程度,这般勇猛,就说是战神也不为过,比耶律善这样的所谓战神,何止强百倍!

  两军说是对战,事实上是碾压。

  北辰皇朝的士兵,碾压性的击杀大漠的士兵。毕竟大漠的诸多士兵,身体都非常不适,腹部剧痛,个个都想拉肚子,强行打仗,自然只能被碾压。

  骁钦看着情况越发不利,正要加入战局。

  夜魅这时候,却冷着一张脸,抽出了腰间的扇子,看向骁钦:“你的目标,是我!”

  骁钦脚步顿住,冰冷的眼神看向夜魅。二话不说,抽出自己身侧一名士兵腰间的长剑,就对着夜魅杀了过去。

  扇子和长剑相撞,两人的眸光相撞,如刀锋,如利剑,夜魅对面前这个男人,也多了一分赏识。

  同样,她也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激赏。

  两人再次交手,骁钦一剑刺向夜魅的脖子,同时冷眼看着夜魅:“据我所知,你并不是北辰皇朝的人,或者说,你根本身份不明!那么,你为什么要参与这场战争?”

  他骁钦宁可跟北辰皇朝的任何出色的男人交战,也不愿意跟自己面前这个女人交战,他觉得方才他提问的时候,所面临的那些尴尬,简直足以成为毕生的噩梦。

  夜魅面不改色地挡下,扇子一扫,凌厉的风刮面而去,即便只是一阵风,也切掉了骁钦脸上的面具!

  一张俊美的脸,纵然比不上北辰邪焱和九魂,但也是个美男子无误。

  夜魅轻嗤了一声:“我原本以为,你是因为长的太丑,不敢见人,才遮住了脸。没想到长得还不错!”

  骁钦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自己脸上的面具,这么轻易就被人切成两块掉落在地,这已经充分说明,自己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而场中的九魂听见这句话,竟毫不犹豫地出手,袖中的刀子,对着骁钦的脸掷了过去!

  骁钦很快地反应过来,后退一步,避开了匕首。

  但刀子还是在脸上留下一条血痕……

  很显然,他要是动作再慢一步,自己的脸怕是毁容了。这个男人是疯了吗?为什么忽然偷袭自己的脸?

  难不成就因为夜魅评价了他一句,长得还不错?

  他顿时觉得,九魂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而九魂这一击之后,冷眼扫了他一眼,很快又跟身边的人交战起来。长剑一挥,又有四个人死在他剑下。

  骁钦抹了一把脸,看向夜魅:“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夜魅眼神冰冷,看着骁钦:“你说的没错,北辰皇朝跟我没什么关系。但你们还记得,你们开战的理由,包括我闯入你们的军营杀人,要取走我的首级?”

  骁钦脸色一青:“就因为这个,你便参与这场战争?”

  “自然!”夜魅点头,冷声开口:“既然你们开战,其中包括想杀我,那么就证明,这场战争我有责任。我自己的责任,怎么会让别人帮我扛?自然是跟你们硬战到底了!”

  骁钦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

  当初要加上这么一个理由,也是因为陆绾绾,因为大漠王答应了陆绾绾,要帮她和她侄儿讨回公道!

  而此刻,在茅厕里面,拉的天昏地暗,只觉得自己快要虚脱,并且深感自己一辈子都没受过这种罪的大漠王,听见了夜魅的话,顿时骂娘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自己一时间色迷心窍,会吃这么大的亏,他打死都不会搭理这个该死的陆绾绾!

  骁钦看了一眼夜魅,冷声道:“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你该不会以为,我们大漠就只有这些兵马吧?”

  夜魅嗤笑:“我当然不会这么以为,我还知道,这边战事起,你们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那些人没跟你们一起出发,应该没吃到我们的大米。但是,至少,援军赶到之前,你们大漠最精锐的部队,今天必然折在这里了!”

  随同王驾和左翼王出行的军队,当然是整个大漠最强悍的军队。

  把这支军队扫除,足够大漠吃个天大的亏,足够大漠王气个半死,也足够她夜魅一战扬名!

  骁钦一听夜魅的话,顿时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这时,大漠这数万人,已经死伤过半。

  骁钦的心里也不由得着急起来,若是他们援军来得再晚一些,一个说不定,大汗和自己,都会被夜魅给抓走!

  那就真的是奇耻大辱了!

  骁钦再一次出手,与夜魅交战在一起。夜魅也失去跟他一直打下去的耐心,霍然扬手:“樱,千绽!”

  扇子化成的碎片,对着骁钦攻击而去。

  尽管骁钦反应已经很快,但还是有几块碎片,刺穿了骁钦的肩头。而这时候,伴随着厮杀声,大漠的士兵,已经只剩下上万人,在苟延残喘。

  就在这时。

  不远处灯火通明,一队骑兵,飞速往这个方向而来。

  夜魅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冷声道:“援军来了,来不及请大漠王和左翼王,一起去北辰皇朝的边城做客了。我们下次再会!”

  夜魅话音一落,扫了一眼卢相桦。

  卢相桦一挥手,立即开口:“收兵!”

  骁钦等人,定然是没有余力去追了,眼睁睁地看着夜魅带着一群人,一个时辰之内上来杀了他们几万人,杀的还是大漠最精锐的士兵,干完之后带着军队扬长而去。气得面色无比难看!

  大漠王也终于解决了自己如厕的问题,奔出茅厕,看了一眼一地的尸体,还有扬长而去的夜魅等人的背影,再想想自己色迷心窍作出的种种错误决断。

  顿时“噗……”

  气出了一口血。

  “大汗!”骁钦赶紧上前扶着他。

  “噗——”大漠王又忍不住放了一个屁。

  空气一时间很安静,场面一时间很尴尬……

  ……

  夜魅带着军队回城,一路上,北辰皇朝的士兵们,看夜魅的眸光都崇拜不已,看九魂的眼神也十分敬仰。

  这眼神仿佛就是在看女王和战神。

  众人兴致高昂,心情一个比一个好,简直恨不得唱着歌回去。

  夜魅这时候倒奇怪地看了九魂一眼,冷声问询:“你方才竟没有趁乱杀了陆绾绾?不像你的作风。”

  九魂低声道:“此事因她起,不杀她,她会更惨。”

  夜魅顿时被噎了一下……其实没错,自己方才那些话说出去,大漠王的人知道这些事儿,都跟陆绾绾有关系,她接下来的日子恐怕生不如死,只是她没想到的是……

  “小九,没想到你是个心机男孩!”这小子,看着闷声闷气的,完全看不出有心机的样子啊,没想到……

  没想到九魂竟丝毫不回避,再次克服了自己不爱说话的脾性。顿了顿,低声道:“行走江湖,没有心机只会死的很惨。”

  这话不错!

  夜魅没再多话,一行人回到了城中。

  进城之后,众军就是一阵欢呼雀跃,庆贺打了胜仗。

  夜魅没跟他们一起玩,直接回自己的房间去了。九魂方才杀了那么多人,也出了一身汗,便先回去沐浴换衣服。

  这时候,已经天亮了。

  夜魅很困,她大步走进自己的房间,走到床边。

  忽然眼神一凛,很快便意识到自己的房间有人。她立即出手,却猛然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栽倒在床上。

  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对方想做什么,那人就已经覆上了她。撩人的声线,也自她耳畔响起:“征战了一晚,累了吧?这时候放松一下正好,嗯……你想不想得到我的身体?”

  夜魅:“……”

  这种她出去辛苦了一整晚,家里有妻室等着她回来了伺候她的感觉,是什么鬼?!

------题外话------

  第一个万更奉上,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有月票记得给山哥哟,还有我们的入v首订活动,你们记得参与哇,首订活动的具体细则,昨天发在公告里面了,不知道的宝宝们可以去看看昨天的入v公告,宝贝儿们不要错过奖品哟……

  
一生一世笑皇图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yishengyishixiaohuangt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兄有弟攻野性山村独步天下.我的尤物老婆都市医圣土拨鼠拨土部落直播间娱乐圈怼神主千秋我的姐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