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新现代逍遥录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八卷 冰冷美女的热情 第二百五十七章 酒后发生的艳事

新现代逍遥录 | 作者:我自逍遥向天笑 | 更新时间:2017-11-24 05:50:53
推荐阅读:宠物小精灵之冠军都市超级医仙技艺天王慕川向晚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首长老公,太闷骚!我家总裁有猫病都市大武帝归来大明星的贴身保镖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又过了几周,宿舍再一次联欢,这次大家都喝得很醉,然后他们几个纷纷借醉把女朋友给弄去了开房间,不过只有张威和小青本来就已经瓜熟蒂落顺水推舟成了好事,而老诚和苏小忠却没有借醉行事。他们两个家伙,酒量不行还学着人家多喝,居然喝得烂醉如泥,虽然房间是开了,可是他们却醉得一塌胡涂,反而是让两个女朋友照顾起来,哪里还能行其好事,等他们醒转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不过两个女孩子分别服侍了他们一晚,感情自然是倍增,也不用急在一时,早晚会成事。



  而文逍遥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在这之前,文逍遥已经把王洁嫦的情况了解得比较透彻。首先,他已经知道王洁嫦的男朋友在自己家乡里就是混黑道的,更安排了他的一个高中同学帮他做线人,看好自己的女朋友。



  不过他还没得到王洁嫦的身体,因为她坦然说自己还在求学阶段,不能现在就把身子给了他,等她至少大学毕业前再说。



  可是这个男朋友还是很担心在很流行婚前性行为的大学校园里她会不小心失身于他人,那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文逍遥有的是钱起,早已经用金钱把他的情报收集到了,既然他是这样的人,那很有可能王洁嫦只是被逼的,那抢他女朋友也不是什么过份的行为了。



  于是文逍遥故意让其他人将自己将和王洁嫦等人去吃饭唱歌的消息告诉了那个线人,还把地点都说了出来。随后,又故意让他看到自己和王洁嫦去开了房间。



  文逍遥装作醉了过去,王洁嫦作为唯一一个可以照顾他的人,自然跟他同一间房,然而在别人看来,他们的关系却不简单。何况文逍遥在学校里虽然由于上次与徐梦梦之间的比武事件名声有点下降,但无论谁都不敢象徐梦梦那样说他是丑八怪,因此更加怀疑了文逍遥和王洁嫦有不寻常的关系。



  不但如此,文逍遥还说了很多模棱两可的话,比如文逍遥趁着自己呕吐的时候把脏物吐到衣服上,说道:“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如此一来,在外面偷听的人自然会以为他们在脱衣服了,还用录音手机录了起来,因为文逍遥是故意让他听到的,所以这话说得很大声,好让他录得清清楚楚。



  而王洁嫦在里面说道:“不要。”



  其实她是真的不要,结果文逍遥还是自己把衣服脱掉的,但外面的人听起来却很象是王洁嫦在撒娇。



  然后,文逍遥又故意大声地喘息,说着:“呀,好累呀,不过想不到这里这么多水,真是太好了。”



  王洁嫦道:“哪里有很多,恐怕都不够你用。”



  因为线人以为他们在里面在干什么,因此将这些话直接就认为是他们的挑情话,而这些话自然全被他录了去,认为他们在里面发生着一件艳事,并很快转给了王洁嫦的男朋友。



  结果,第二天男朋友就大怒着跑过来,竟在宿舍里大骂王洁嫦,说:“你个贱人,你都算对得我起了,如果不是我让人留意,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王洁嫦莫名其妙被人骂了一顿,心中本就不爽,还从他嘴里的意思知道了他派人跟踪自己,自尊心很强的她马上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是你根本没听我解释就打我一巴掌,还派人跟踪我,我们这样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我们分手吧。”



  男朋友大怒:“哟?你还有理了?好,我给你听听证据。”说完,把录音放了出来,王洁嫦听后,冷笑道:“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不过这样也好,谁让你派人跟踪我呢?早分手早好吧。”



  男朋友自然也不堪一激,怒道:“分手就分手,我绝不会要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穿别人破鞋的事,我还不太习惯。”



  气得王洁嫦终于忍不住了:“你说谁是破鞋,哼,破鞋也轮不到你穿,原来你一直不是喜欢我的人,而是喜欢我的身体,好了,现在把自己的本性暴露出来了,从今天此我们再无瓜葛了。”



  男朋友道:“没有瓜葛?哪这么容易,你把我这几年送给你的东西折现还给我,加上利息,二十万分手费,否则我让你不得安宁。”



  王洁嫦怒极道:“你这两年送了我些什么?怎么算也不值一千块,你竟然要我二十万?我上哪弄去?你真是有病。”



  “你上哪弄去我不管,找你那个姘头好了,听说他是用宝马送来上学的,问他借好了,哦,不,也许不应该用借,既然你跟他有了一腿,那让他给你二十万也不过份吧,再怎么说你也算是校花第一嘛。”



  “你作梦,别说我跟他没关系,就算有关系我也不会问他要钱,你省下这条心吧。”



  “如果你不给,我就对你家里不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手段。”



  “你敢?如果你敢对我家不利,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不放过我?你有能力吗?哈哈哈,就凭你那个姘头?他有本事也不可能管到我们那里去,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如果一个星期内弄不到二十万,你就等着给你们家装修房子吧,还有,要时刻问候你父母哦。”男朋友说完便扬长而去,只留下不知所措的王洁嫦。



  这件事情自然很快就传到文逍遥的耳里,但他并没有马上自告奋勇地出马,而是等她亲自去找他,因为他知道当她走投无路的时候,为了自己的家人肯定会去找他的,毕竟她现在已经了解了文逍遥,知道文逍遥的能耐。



  文逍遥也知道她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求助于他的,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也只能算是比较要好的朋友而已。



  因此这几天时间里他急召了大成过来,再让许丹联系上王洁嫦家乡里的消息灵通人士配合大成调查,很快便得知王洁嫦的前度男友的身份。



  此人姓名陈桌良,二十四岁,是凡清县的一个黑道帮会的中等头目,由于他最高学历是高中,他们的老大为了培养他,竟将他送到省城的成人大学读书,一来要他看学校里有没发展,想把触角伸到省城来,二来他争气的话学点知识回去。



  陈桌良跟王洁嫦的认识纯粹是偶然的机会,利用他的势力硬磨软泡地把她弄成自己的女朋友,虽然王洁嫦死守着防线不放松,但却也只能默认了这层关系,不能再接受别的男生的追求,因此纵然有校花之貌,也没有别的男人敢去追她。



  即使是到了大学,由于陈桌良势力的强大,即使王洁嫦的学校也有不少他的耳目,更大张旗鼓地宣扬王洁嫦的身份,因此也没人敢去招惹她。当然,除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文逍遥。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那要对付起来自然容易多了,虽然时间不长,但要对付一个黑道中头目,利用好许丹的关系还是很容易解决的。



  在得到情报后,许丹问:“本县的最大黑帮头子表面上是政协委员,还是最大的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板,包括县里的高层和局长与他之间都有一定的联系,但据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此帮会与你们的逍遥帮差不多,并不做十恶不赦的坏事,那些人在他那里所收的金额不算太大,还未到我们必须铲除的程度。不过如果有需要,我们一样可以将他们送进监狱,就看你的意思了?”



  文逍遥摸着许丹的胸脯柔声道:“如果这件事完全与我无关,你们平时是如何处理类似事件的?”



  许丹把手放在他的手上,很享受他的按抚,轻声道:“就好象你们逍遥帮一样,我们一般不会对这样的帮派采取行动,这些人还未到动用我们的力量去处理的程度,但我们会找他们的后台谈话,让他们自己收敛,一般来说这些人都不敢再造次,那些后台知道我们在监督,他们一般都不敢随便再去贪污以及做出伤害老百姓的事。”



  “那就行了,你们还是照着原来的方法,只是在他们服软后顺带说一下,就说王家是你们中一个同事的亲戚,因为受到县里帮派人员的骚扰而不胜其烦,让他们老大去照应一下就行了,他们自然要给这个面子。据大成了解到的情况,陈桌良看来是已经通知他的兄弟动手了,也许是想通过他们向王洁嫦施加压力,但应该还不至于伤害他们。大概明天王洁嫦就该来找我了,那我们这里就要找陈桌良谈判了。”文逍遥说着,放过被他抚弄得有点兴奋的许丹,叫了声:“大成,麻烦你进来一下。”



  虽然大成是文逍遥的手下,但文逍遥并不会以手下之礼相待,而是以兄弟之礼,所以他说麻烦他进来。大成一直在门外候着,因为明知道老大和许丹在里面肯定会很亲密,所以老大不吩咐他就守在门口,由于有他在门口守着,所以文逍遥和许丹即使在里面做爱也不用锁门,何况他们只是在里面谈话,不过谈得有点亲热罢了。



  大成进来后,文逍遥道:“大成,明天你陪我跟他们谈判,至于身份,你就算是我朋友好了。”



  大成应了声:“是,老大。”



  许丹道:“那我现在就过去凡清县,将那帮家伙一一召集起来。”



  文逍遥很满意许丹的办事能力,甚至觉得她工作的能力比她床上的能力还要强一些,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一个好帮手。



  果然,王洁嫦很快就收到父母那边传来的消息,说这些天不断有人在他们家附近转,还收到了恐吓信。他们担心是不是王洁嫦这边惹了什么人,因为那些人看来都是本地的一些混混。王洁嫦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告诉他们这边没什么事,让他们放心,那些人也许是弄错地址了,当他们知道弄错了就会不见的。



  但同时,她却主动到文逍遥宿舍,她来文逍遥宿舍也不是第一次,但每次都是与其他舍友一起来联谊的时候才过来的,这次却是单独,而且是专门把文逍遥找了出来。



  文逍遥故作不知她的目的,说道:“咦,小嫦今天这么有空?怎么没跟她们一起来呀?”



  王洁嫦道:“逍遥,我有件事想求帮忙?”



  “哦?什么事呀?只要我办得到,一定会帮你。”



  “是这样的,我想、、、想向你借点钱。”王洁嫦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文逍遥一听,便知道那个陈桌良的诡计了,他必定是要诈点钱,所以才派人去威胁王洁嫦的家人。



  于是文逍遥马上掏出钱包道:“哦,没问题,要多少,尽管提。”他装作不知道王洁嫦所需的数量一定很巨大,掏出钱包来象是平常拿小钱的样子。



  其实他知道既然那个陈桌良有这样的背景,不狠狠敲王洁嫦一笔才怪,毕竟自己守了这么久的美女突然之间就没了,那气怎么可能会顺,又怎么可能会是一点点零花钱能解决的。



  果然王洁嫦面露难色道:“我、、、我想借、、、二十万。”吞吞吐吐说出来后,又急忙补了一句:“我会还给你的,我一出来工作就还你钱。”



  文逍遥沉思了一下,一副有点为难的样子,其实这点钱对文逍遥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他越是装得困难就越能够打动王洁嫦的心,越能让她今后要感恩图报。



  然后,戏作足后才慢慢说道:“好吧,既然是你提出来,二十万我可以借,就凭着你照顾我一个晚上的恩情。



  但是,能否告诉我你拿这么大笔钱干什么用?”



  王洁嫦听他说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刚为想不到怎么去解释这笔钱的用途而发愁,她怕说借二十万是用来给自己的前任男朋友会引起文逍遥的怀疑,怀疑他们是不是联合起来骗文逍遥的钱。



  现在既然文逍遥提到那天晚上,她自然也就顺势说出原因来:“那天晚上,我们在房间里的对话被人偷听录间了,结果他误会我们之间有关系,所以就痛骂了我一番,我一气之下跟他分手了,可是他虽然同意分手,却要我拿出二十万分手费,要不然就要威胁我父母的安全,我实在找不到人借,只能问你看看有没有。”王洁嫦说着,几乎要哭出来了。



  文逍遥听完,忙道:“原来是这样,那是我害苦了你,不过你男朋友也太小气了些,这样吧,我陪你跟他解释一下,也许你们有重归于好的机会。”一副君子模样确实更能打动女孩子的心,其实他知道这种事情,解释根本没用,更何况是当事人去解释,只会火上加油。



  不过王洁嫦听完后却说道:“没用了,就算他听我也不愿意再跟他交往,他根本就是一流氓,希望他收了二十万后我们真的从此一刀两断就好。”



  文逍遥道:“既然这样,我陪你一起去吧,我怕到时就算你还了钱他也不会放过你,甚至还会变本加厉。你要知道,他一次成功得手,一定还会做第二次的。”



  王洁嫦心想:是呀,万一他得手后再来第二次,我哪里还能再借钱给他,如果有文逍遥陪着去,有什么事情他也可以帮我出主意呀。



  于是她马上便答应了,并约陈桌良明天晚上到校外的一家餐馆当面交付。



  在白天文逍遥就带着王洁嫦去取了二十万现金出来,王洁嫦也不会问他为什么这么多钱,反正大家都知道,要不然她也不会向他提出借二十万了。



  说起二十万对于一般家庭来说都是不少的数目,王洁嫦自己家里父母工作了几十年,恐怕除了那套现在升值不少的房改房外,恐怕全部变卖也弄不到二十万的资金来。



  傍晚陈桌良很准时就到达了,他是准备去收钱呀,而且是二十万,能不准时么。



  为了显示自己的魅力无穷,没有了王洁嫦他马上就能找到新女朋友,这家伙居然还把自己新交的女朋友带上,以向王洁嫦示威。



  其实他是知道王洁嫦如果向文逍遥求助的话,就一定会把他带上的,为免场面对自己不利,不惜把刚刚泡到的马子也带上了。



  因为他已经认定文逍遥已经把王洁嫦给弄到手了,既然王洁嫦会带上新的男朋友,那自己不带个新女朋友过来那就太没面子了。
新现代逍遥录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xinxiandaixiaoyaol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野性山村祸乱花丛冷面杀手特工倾城妃主千秋我家的葫芦娃都市医圣灵兽宠物店花都邪公子兄有弟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