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新现代逍遥录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八卷 冰冷美女的热情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丹洁同欢乐融融

新现代逍遥录 | 作者:我自逍遥向天笑 | 更新时间:2017-11-24 05:41:33
推荐阅读:一生一世笑皇图技艺天王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首长老公,太闷骚!都市大武帝归来我家总裁有猫病我的尤物老婆乡村小神医妙手回春神农小医仙
  文逍遥的脚伤既然已经好了,自然就不用住医院了,由于何晴和王倩都太累了,因此接文逍遥出院后就自己回家了,怕文逍遥突然心血来潮再把她们压到床上大干三百回合,那她们可就惨了。



  而方洁和许丹则和文逍遥一起去到方洁的别墅去,文逍遥说:“丹丹,那事情处理成怎么样了?”



  “嗯,基本安排好了,只要你那边他们的人一行动,我这边就能控制住他。”许丹说得很轻松,因为她办这些事情并不难,而且不需事事亲力亲为,她的班子都是很有能力的人,能莫名其妙得到这么强一位贤妻,文逍遥真是自觉三生有幸。



  不过文逍遥最引以为荣的是许丹带给他的无尽快乐享受。



  因为方洁要停车,所以文逍遥和许丹先上来了,而上来别墅的文逍遥则一边和许丹聊着天,一边手也没闲着,轻轻抚摸她的玉体,又不失时机地替她脱去衣物。



  此时许丹被文逍脚遥抚摸着玉体,身体发热,头也跟着有点晕晕的,任他双手在她身上放肆。很快她身上的衣物也脱得差不多了,许丹开始情热起来,也不怎么故意推脱,任文逍遥进一步将她身上衣物全除光了抱上床去。



  文逍遥自然也是三下二下地就把自己也脱光了,爬上床去,许丹说:“这么着急,方洁还没上来呢。”



  “她一会就上来,没关系,我们先玩,反正你们也不是没试过两个一起服待我,要不今天来个别的花样,”



  说着,文逍遥拉着许丹成69式躺下,许丹白了他一眼,道:“死小鬼,又玩这个啊。”文逍遥涎着脸道:“好姐姐,你不觉得这样很爽的吗?。”



  说着,文逍遥把许丹的圆臀往下压,让她的温软紧贴在他的嘴上,文逍遥伸出舌头,用力顶进许丹的体内吸吮起来。



  要想让许丹肯尽情地为他服务,必须得先让她尝到甜头才行。文逍遥一边用嘴舔着,一边用手指轻轻揉弄她的敏感部位,另一只手揽在她腰下面,爱不释手地在她的臀部上反复地摸索,恣意感受那份嫩滑的感觉。



  许丹一下就呢喃声大作,细腰扭了起来,如此一来那神仙之地自然在文逍遥脸上扭来扭去,弄得他满脸都是她的湿润。文逍遥看着许丹兴奋的样子,腰一挺,示意要将小逍遥送进她的小嘴。许丹搂住文逍遥的屁股,顿了顿,这才慢慢含住茎吸吮起来。



  她的小嘴紧紧吸住,头部一动一动地套弄着,慢慢地就进入了状态。她的舌尖不时地会舔过顶尖,那种令人酥麻的感觉一浪一浪地,最为强烈。



  其实小嘴的紧密度并不能带来很大的快感,还不如她用小手套弄时快感强烈,但重要的是这么娇美可爱而能力又如此强的女人就趴在自己的胯间,用嘴吮吸着自己引以为荣的部位,那种心理上的满足感,使文逍遥不能自已,而且她还用指甲轻轻搔弄其他附属,那种酥痒的感受真使文逍遥浑身舒泰。



  为了报答许丹对自己的热情,文逍遥也更用力的为她服务着,舌头时而舔,时而吸,又不时地用力顶进里面,还左右地钻探着,让许丹动情不已。



  在之前还没脱光衣服上床之前,她就已被文逍遥摸得情热了,现在又被如此这般地服侍,不多时就支持不住,身子软了下来,粉臀紧紧压在文逍遥头上,大股的热浪喷向文逍遥的嘴里,差点让他透不过气来,从那沾了文逍遥一脸的情况来看,许丹已经高潮不止了。



  许丹将文逍遥仍是铁硬的小逍遥吐了出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道:“死小鬼,这么用力顶人家的嘴,想把人家闷死啊。”



  原来刚才文逍遥在许丹兴奋的同时也用力顶到她的喉咙处,不过文逍遥却在心里自我解释:难得有机会能让许丹这样的美女用嘴为自己服务一回,当然激动了些嘛。



  此时方洁上来了,入到房间见他们这个样子,道:“你们玩这个呢,可别想我学你们。”



  文逍遥跳下床,半腿跪在方洁面前,一把抱住抛到大床之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解除了她的武装,很快,方洁也和文逍遥袒裎相见了。



  既然她不想玩这种,文逍遥就玩别的,他昨天跟何晴从背后玩觉得很爽,今天让方洁也试试,于是便让她以狗爬式跪在床上,方洁道:“又想玩这种花样。”



  “这种好玩呀,姐姐快点呀,你看,它都要等不及了。”文逍遥看了看身下道。



  方洁只好转身趴在床上,圆挺的屁股高高翘起,白嫩的肌肤甚是性感撩人,文逍遥双手把玩着张那浑圆雪白的屁股,突然在她富有弹性的屁股蛋上拍了一下。



  “啊……”方洁轻叫了一声,咬着牙,嗔笑着骂道:“流氓,大流氓,干嘛打人家屁股。”文逍遥不答理她,直接就从后面送入她体内,一边应声说:“你的屁股好漂亮呀,忍不住就打了。”



  方洁轻啐了一口,想说话却没有说出来,因为她已被文逍遥猛烈的动作弄得眉头紧簇,再也无法说话,换成的是一声声的呻吟,而她那圆润的俏臀却迎合着文逍遥,向后有力地顶着,配合着文逍遥的剧烈动作。



  握着她的纤腰向自己身边拉,使身体紧紧地*在一起,每当文逍遥使出了这一招,她的背部就绷紧了,屁股和大腿的肌肉也用起力来,嘴里丝丝地抽着凉气骂道:“混蛋,小混蛋,哎哟,别磨了,酸死了,唉,不行了,腿好软。”说着身子就向下趴,又总是被文逍遥揽着腰,抱着她的小肚子提起来,接着弄,方洁忍不住失声骂道:“混蛋,你个大混蛋,哎哟,我快被你作贱死了。”



  听着这样的大美人的求饶,文逍遥就莫名的兴奋,他扶着她的纤腰,疯狂地动作、、、、、、(略有删节)不知过了好久,双方也不知同时经历了几次兴奋莫名的境界,最后文逍遥从她的体内滑出来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文逍遥向旁一翻身,仰面躺下,方洁则仍然趴在那儿,软软的,一动也不动。



  文逍遥呵呵地笑了两声,无力地伸出手在她屁股蛋上拍了拍,说:“怎么啦?美人,受不了了?”



  她从鼻子里娇慵地哼了一声,有气无力的样子可爱极了。过了好半天才懒懒地说:“你好厉害,我不行了,现在一动也不想动。”她转过脸,波光潋滟的眸子迷迷朦朦地看着文逍遥,也不知道焦距有没有对在我身上,脸上挂着浅浅的,疲乏已极的笑意道:“老公,你好厉害呀,我真是好舒服。”



  听着美女的赞叹,文逍遥得意地说:“怎么样,要不再来一次?”



  她连忙摇了摇头,说:“别,别,你可饶了我吧,再来我就要累死了。”



  既然方洁都告饶求降了,文逍遥也就不再乘胜追击了,因为许丹还没受自己的真正浇灌呢。文逍遥搂着方洁,轻抚她的玉体,方洁只觉自己的身上香汗淋漓怪不好受的,便道:“我洗个澡,你跟许丹玩回吧。”说着起身下床去沐浴去了。



  实际上,文逍遥的任何一个女人都知道,自己如果想独霸他,无疑是找死,没有其他姐妹的帮忙,以他的能力,没人能坚持一个晚上。



  文逍遥见方洁去洗澡了,自然得把目标转向了许丹,刚才免费让她看了一场激烈的春戏,许丹想来也早已春心大动了吧。但许丹见他色迷迷地盯着她看,脸儿微红,道:“你这小鬼不跟着去洗洗,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刚才玩得方洁这么爽,还没能让你满足吗?”



  文逍遥笑道:“可是我的许丹姐姐还没满足呢,我难得来一回,你总要尽尽地主之谊吧。”



  许丹听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咬着嘴唇瞄了瞄文逍遥的下体,嘴角带着一丝嘲笑,说道:“呸,这是方洁的地方,我尽什么地主之谊,还有,你那里……那么软,怎么做呀?”



  文逍遥狡黠地对她眨眨眼,说:“那就要看我亲爱的许丹姐姐,有什么办法让它站起来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练过神功他会很快起来,不过要想快的话,还得*姐姐你了。”



  她明白了文逍遥的意思,脸一下子又红了,鼓着腮帮子说:“不要,少臭美呀你,才让你玩过一次,你还上瘾了你,我才不要再碰它。”



  文逍遥逗她说:“那你刚才怎么那么用力,都快把我吞下去了,是不是很好吃的呀。”



  许丹想到刚才为他口交时那情动用力的样子,脸不禁又红了起来,啐了他一口,说:“好吃个屁。”推了推文逍遥的身子,道:“走开点,一身的臭汗,别把我的身体弄脏了。”



  文逍遥赖着不动,还用手轻抚着许丹的身体,她被弄得痒痒的,一双美腿扭来扭去地,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见他还躺着不动,在他腿上拍了一下说:“还不去洗洗?可恶的小坏蛋!”



  文逍遥刚才虽然也让她爽过一回,但那是用嘴服侍的,虽然也让她达到了高潮,但毕竟还是和真刀实枪地干有一定差异,加之又看过一场激情表演,自然也有些情动。



  文逍遥听了大喜,喜孜孜地跳下床,一丝不挂地样子还是惹得许丹又是红霞上脸,说:“快去呀。”



  文逍遥嘻嘻一笑,在她丰盈的臀部“啪”地拍了一下,引得她娇呼一声,这才跑到浴室去。方洁正在浴室里淋浴,见文逍遥闯进去,不由娇声嗔道:“死小鬼,你还没玩够啊,连我洗个澡都不睛放过。”



  文逍遥也将错就错地道:“我来和姐姐洗个鸳鸯浴嘛。”



  方洁道:“洗你个头,有你在我还能洗得好么?”



  文逍遥道:“这又奇怪了,有我在怎么就会洗不好呢,是不是你又想再和我来一回,没关系,大不了待会再洗一回就是了。”



  方洁娇嗔道:“再来,再来我要累死了。”话虽如此说,但她却瞟了他一眼,又道:“这么急着进来,是不是想洗好了再去陪许丹玩啊。”



  文逍遥抱着她亲了一口,道:“姐姐真是冰雪聪明。”



  方洁一把抓住他那不老实的家伙,道:“那就快点吧,要不然她要等不及了。”文逍遥将她揽在怀里,轻抚着她的玉体,在她耳边轻声道:“好姐姐,你帮我洗得干净点哦。”



  方洁白了文逍遥一眼,,道:“小混蛋,我真是前世欠你的。”说着,还是很用心地帮他用她柔软的小手洗得很干净。



  文逍遥怕许丹等久了,和方洁厮闹了一阵就洗完了,因为方洁今天看来确实有些累了,文逍遥也不忍心再搞她太过份。只是让她为自己清洗了一下,他则又用心又用力地为她按摩了一阵,帮她放松放松。



  很快就洗完了,方洁过隔壁房间休息,文逍遥回许丹等着他的房间,她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呢,见他出来,酸溜溜地道:“你这个鸳鸯浴可洗得有些时候啊,就不怕精尽人亡么?”



  文逍遥跳上床,一把搂住她。道:“为了我的许丹姐姐,我精尽人亡也是值得的。”



  许丹莞尔一笑,神情妩媚之极,柳枝般的柔臂随即盘上了文逍遥的脖子,她的坚挺玉峰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随着文逍遥的爱抚和亲吻,她的肌肤迅速升高温度,犹如被灼炽的发热体熏暖了凝脂。文逍遥的唇,自然而然移向最富有吸引力的磁场,那对可爱的丰胸。



  许丹的呼吸蓦然抽紧了,几欲喘不过气来。她的身体刚刚被文逍遥用口弄到一次高潮,所以很快地再度敏感起来。



  许丹抓住他在她乳白色的胸前抚弄的手,气喘吁吁地说:“用力抓我,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别怕我痛。”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然文逍遥说:“我又怎么会弄痛姐姐呢。”说着,用力抓了一下她的双乳,但并没有把她弄痛。许丹嗯地叫了一声,道:“继续,好舒服呀。”



  文逍遥挑逗她说:“你这个小淫娃,今天好荡呀。”



  她嘟起薄薄的嘴唇,娇嗔地说:“在你面前,我就是个小淫娃,你想怎么对我都可以,我只要你舒服,我自己也好舒服呀。”



  文逍遥亲了亲她,轻轻搔她的痒,然后她的唇被他的唇堵上了,文逍遥吸住微微上翘的嘴,一种旖旎的气氛弥漫在二人之间。许丹主动回吻着他,湿润滑腻的舌头带着一缕牙膏的香气缠住了他的舌,动作很熟练。



  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文逍遥的手从她背部伸了下去,抚摸着许丹温润光滑的臀部,她的臀部是那么美好,光滑如玉,细嫩如脂,但仍可感觉到臀肉的结实和柔软。她的一只手这时已抓住了两腿中间的异动,用手轻轻套弄着,时轻时重,纤白的手指驱使着文逍遥的欲火不断上升。



  文逍遥喘息着搂住她的腰,说:“不行了,快帮我舔一舔。”



  许丹却不依地扭动着纤腰,吃吃地笑:“你这不是已经硬了吗?还舔它干嘛?”



  文逍遥求着她道:“好姐姐,你就再玩一回嘛。”许丹也是文逍遥的女人,文逍遥的女人没一个能禁得住文逍遥的苦求,只好白了他一眼,一把将他推倒,然后跨身反坐在文逍遥头上,已经湿润透了的芳草地完全呈现在文逍遥的眼前,向他发出了邀请。文逍遥心中大喜,她这样就是默许了自己的要求,于是一把抱住她的粉臀亲了上去。



  文逍遥的舌头在许丹的极刺激的部位和粉臀上用力舔舐着,许丹被弄得欲火难捺,吐出口中的巨物,娇喘着道:“死小鬼,这么用力干嘛,弄得人家难受死了。啊,不要,不要舔那里嘛。”她抬起头说话,身子自然就向后仰,变成是粉臀压在文逍遥脸上,文逍遥的鼻子夹在她的臀沟之中,被她一夹一夹得透不出气来。



  而文逍遥则直接就把舌头伸到里面去,吻着不断涌出来的仙露,并用力挤压。许丹本来就已经到了临界点,忽然受此刺激,全身一阵轻战,随之一股浓烫喷泄而出,喷得文逍遥一脸都是,都差点被呛住了。



  文逍遥照单全收,并且在她的嘴里的也开始难以控制了,于是文逍遥翻了过来,再度把她嘴唇压住,把她喷到我嘴里之物尽数送回,然后分开她的一双玉腿,终于可以进去她身体里面探个究竟了、、、、、、



  终于,经过不下百次的神功配合之下的深入浅出,许丹再次获得了两次高潮后,许丹浑身无力地摊在床上,文逍遥不敢压住她太久,从她身上爬下来搂着她的娇躯,道:“姐姐,跟你做爱真是舒服死了。”



  许丹已无力答话,只能够用她那坚挺的双峰紧贴住他,让他感受她那因高潮而不断高速跳动的心跳。文逍遥也紧搂着她,然后去隔壁把方洁抱了过来,要睡就要三个一起睡。结果,没睡上一个小时,文逍遥又要,方洁和许丹哪里能继续作战,只好连夜把庄晓彤拉了过来,庄晓彤自然是马上驱车前来见爱郎。
新现代逍遥录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xinxiandaixiaoyaol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都市医圣我家的葫芦娃速效救星当家主母祸乱花丛主千秋野性山村花都奶爸三国之庶子称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