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为美好的异世献上科学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番外 命运的齿轮又双叒叕开始转动了

为美好的异世献上科学 | 作者:卢碧 | 更新时间:2018-05-22 11:03:08
推荐阅读:众神降临人道图腾我的贴身校花忍者招募大师透视王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妇科麻醉师大盗贼网游寻之途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六年后

  德里斯小山,本该和平宁静的山丘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空间如同被刀锋割开出现了一条小口子,被撕开的空间向两边裂开,露出了后面如同深渊般漆黑的景色,接着这道裂缝就像开始呕吐一般,吐出了一坨横看竖看都要打上马赛克的粘稠不明物体,在那个马赛克离开之后空间裂缝才闭合起来,就像完全没出现过一样。

  各种颜色混杂在一起的马赛克蠕动了几下,很快就变成了一具修长的女性人体,少女灰白色的直发落到腰间,妖异的紫色瞳孔注视着周围的景物,似乎是察觉到她身上不着片缕,意念一动便有五件奇怪的服装漂浮在了她的面前。

  首先是一双燃烧着橘色火焰的鞋子,熊熊燃烧的业火宛如要烧尽世间的一切,高温让这片空间都有些扭曲起来。

  然后是如同钢板般厚重的褐色合金长裤,明明是漂浮在空中的,但其重量却如同实质的压在了土地上,隔着空气都把下方的土地压塌了一整块。

  再往上是散发着凌冽寒气的蓝色腰带,其周围不断有空气中的水分被冻结之后变成冰片落下的景象。

  腰带上方是一件淡黄色的软皮胸甲,外表看似平平无奇,但是当一只蚊子飞过它周围的时候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胸甲周围的空间泛起一阵涟漪,很快便没了动静。

  最后是一对长着草的绿色护肩,上面不断重复着花开花谢的过程,就像在诠释生命的经历。

  “转,移,好像,成功了。”

  少女任凭那五件奇特的服饰自动穿戴好,然后喉咙里传出了如同铁锯互相摩擦般令人牙酸的声音,林子里的飞鸟被这种可怕的声音惊起一片,少女磨合了几次嗓子,这才能够清晰的吐露人类的语言。

  “这不是魔界啊,神圣大陆?”

  灰发少女感受了一下四周漂浮的元素与魔力,有些惊异的发现自己好像来错了地方,不过她也没有灰心,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近在咫尺的小木屋上。

  “也好,这里刚好有间屋子,就作为本座侵略的基地吧。”

  灰发少女自信满满的推开小木屋略显破旧的木门,而就在这时一个少年凭空出现在了他身后。

  “你是谁?”

  来的自然是魔傲天,六年过去男孩已经蜕变成一个出色的少年,身高长到了接近一米七,对自己的力量也能更好的运用,刚刚他就是在缓慢的时间中回到这里的。

  “!?”

  灰发少女放在门上的手掌略一颤抖,以她的能力完全能覆盖整片山林,她知道在这个人出现之前这座山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形生命体,可他就这样凭空出现了。

  “小偷?很明显这里没什么好偷的,从我家滚出去。”

  魔傲天看到少女身子颤抖的反映便认为那个人心虚了,他倒是没想到自己家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小偷来,当即没摆出什么好脸色的说道。

  “人类?”

  灰发少女转过身来,好奇的问了一声。

  “嘶...”

  魔傲天在看清那人的脸之后倒吸一口凉气,倒不是她脸上缺了什么部件,而是那些部件排列的方式错了,眼睛长到了下巴的位置,嘴巴跑到了额头上面,鼻子和另一只眼睛挂在脸颊的两边。

  要不是魔傲天见多识广早就吓晕过去了,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已经告诉自己绝对,绝对不要和这个生物扯上一点点关系。

  “本座的脸很怪吗?这是我照这着以前吃过的人类女性身体变的啊。”

  灰发少女好像能看穿魔傲天心里所想,说出了更加令人难以接受的话。魔傲天憋着一口‘吃的是哪个星球的女性’这句吐槽还是憋住了。

  “不怪不怪,请让让,我要回家了。”

  魔傲天强烈的求生欲告诉他千万别搭理这个人,赶紧回家才是正确的选择,所以他匆匆略过少女身边,打算回家好好待着。

  然而就在他与少女擦肩而过的时候却见鬼似得看到她正在用手指拨弄脸上的零件,那些长错位置的零件在她的拨动下竟然开始转移位置了,就像桌球一样,魔傲天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看着她弄来弄去弄不好他真的是要被逼出强迫症了。

  “我来。”

  魔傲天实在忍不住了,他把手放到那张怪异的脸上,在确定灰发少女没有意见之后就开始自己弄了起来,各个部位在他的手下也变得正常起来。

  “眼睛要摆这边知道吗,鼻子在这儿,鼻梁骨再高一点好看,额骨稍微收一下,对,就这样,眼睛再稍微大一点,嘴巴小一点,嗯,对。”

  “我在干什么啊...”

  当魔傲天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怪异的脸已经变的无比精致了,他在真人脸上玩捏脸游戏先不说,可他是照着自己喜欢的人捏的,所以面前的人长得和苏妲己很像,当然和他妈妈也很像了,一想到这个人以后会用这张脸行走在大陆上魔傲天就失意体前屈的跪倒在地,不知所措。

  “嗯,看起来还不错,你很不错嘛人类。”

  灰发少女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对这张新脸很满意的样子,不遗余力的夸赞着魔傲天。

  “过奖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家了。”

  魔傲天点点头,他觉得现在开始拉开距离还是来得及的,所以进入小木屋里准备把门合上,从此各走各的再也不见。

  “等等,这里本座已经看上了。”

  一只白嫩的小手卡在了门与门框之间,魔傲天看了看,是正常人类的手,没有出现多余的零件让他松了口气。

  “你以为你是谁,魔王吗?”

  当然,魔傲天对这种明抢自己的家的行为还是很不满的,他不屑的问了一句,虽然这个女性从衣服到身体处处透露着不凡,可她哪有资格去抢法神的家,而且山对面还有个前任魔王在。

  “魔王么,那是本座迟早要处死的存在,本座名为呜哩啾啾玛塔塔,是深渊王座的主人。”

  灰发少女没有对魔王玩笑起反应,反而一本正经的回道。

  “你说什么?深渊?”

  魔傲天花了几秒钟消化那个一听就不是正经名字的名字,他对深渊了解的并不多,毕竟两个世界之间隔着魔界的,只知道那是一个比魔界还混乱无序的世界,但这个深渊王座主人的名头也够吓人了,他的第六感没错,这个少女果然不能接近的。

  “没错,本座这次出深渊就是为了一统魔界与神圣大陆,这间屋子是本座看上的前线基地。”

  “你,有什么掉下来了。”

  魔傲天还想说什么,突然听到什么物体掉落的声音,顺着声音看去,好像是眼前这个少女宽大胸甲下方掉出来的,一截粉红色,长长的东西,掉在草地上还会蠕动一下。

  “噢,这是肠子。”

  呜哩啾啾玛塔塔捡起那段粉色的东西,若无其事的对魔傲天说道。

  “肠子?”

  魔傲天的眉毛抖了抖,重复了一次问道。

  “肠子。”

  呜哩啾啾玛塔塔点点头再次认定。

  “能塞回去吗?”

  魔傲天鼻子一酸,他好想哭,为什么他今天没和父母妹妹一起去海底呢,啊,是因为他在躲着贝尔贝拉那对海豚姐妹,随着年龄的增加海豚姐妹认定的婚期也越来越近了,而且小妃最近也变得好黏他啊,所以才想着保持距离,他只想娶两个姐姐回家,但如果给他再选一次他绝对不会留着这里守空门,这样就不会遇到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什么玛塔塔了。

  “有些困难,这次出来遭到了很多老家伙的反对,他们一起出手想要阻拦本座,但本座依然打破空间来到这里了,不过身体也被他们下了难以愈合的诅咒。”

  呜哩啾啾玛塔塔困扰的玩弄着她的肠子,那模样倒是可怜又无助,可沾满鲜血的双手完全无法激起魔傲天的同情心。

  “治愈魔法有用吗?”

  魔傲天擦掉眼泪,生硬的让话题继续下去。

  “没用,真是困扰,再这样下去本座好像要失血过多而亡了,死的真难看。”

  呜哩啾啾玛塔塔的声音变得有些虚弱,因为失血过多她也没有了站立的力气,缓缓的坐在了木屋的门口,不过她的脸上却没有对死亡的畏惧,倒是觉得死的方式有些对不起她的身份。

  ‘别去管,让她去死,别管啊,这是一个麻烦,真的不能管!’

  魔傲天心里不断有一个声音告诫他冷眼旁观,可是当他看到呜哩啾啾玛塔塔和姐姐相似的脸,以及眼中对未知世界的憧憬之后还是约束不住自己的身体,弯下腰把这个少女横抱在了怀里。

  “可恶,我会救你的。”

  魔傲天骂着心软的自己,打开电梯的开关带着呜哩啾啾玛塔塔下降到了地下的家里,哪怕后悔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听着,魔法的手段无效就用物理的,我会缝合你的伤口看看能不能起效,这是麻醉剂,把衣服脱了。”

  魔傲天急匆匆的把呜哩啾啾玛塔塔搬到家里的手术室里,把她往手术台上一扔就开始去找那些瓶瓶罐罐的药物,然后拿着几瓶路比做的药回到她身边,不过看着她身上攻击性极强的服饰却无从下手,刚刚抱着她的时候这些奇怪的服饰倒是没对他产生伤害。

  “哦。”

  呜哩啾啾玛塔塔乖乖点头,也没见她有什么动作,身上所有的服饰便全部离开了她的身体,魔傲天没想到这个家伙一下子就真空了,尽管知道非礼勿视,但他还是忍不住扫了几眼深渊主人洁白的娇躯,盈盈一握的酥胸,光洁雪白的圣地都一览无遗,可惜这具身体的腹部有一道很长的伤口破坏了美感,在没看到什么不属于人类的物件之后魔傲天才松了口气。

  “怎么如此闷热...!?”

  魔傲天好不容易从呜哩啾啾玛塔塔身体上移开眼睛,却奇怪的察觉到这间宽敞的手术室变得拥挤起来,在他回过头的时候真的产生了一股无法用语言吐槽的感觉。

  那个五个身高超过三米的诡异怪人,红色,绿色,蓝色的都有,那个扛着钢管最为健壮的家伙甚至超过了四米,眼看着就顶到了天花板,有个握着镰刀的蓝白色家伙画风还和另外几个不一样,散发着最为恐怖的气息,他们身上布满了强健的肌肉,仿佛在无声的说着‘ass·we·can’魔傲天被这五个健壮的肌肉大汉包围着只感觉后背凉透了。

  “他们是本座忠心的部下,别在意。”

  呜哩啾啾玛塔塔解释了一下那五个怪人的来历,他们没有得到主人的授权也没显露伤害魔傲天的意思,只是围着他散发着‘呼哧呼哧’的灼热吐息。

  “病人家属请到手术室外等候。”

  魔傲天深吸一口气,用完全捧读的语气把五个怪人赶出了手术室,这才能好好进行下一步。

  “我还是第一次在真人身上实战,死了可别怪我。”

  魔傲天早年和路比学过手术,但实战经验却完全没有,爸爸又不在家,只能凭自己的知识给呜哩啾啾玛塔塔打上麻药之后,然后把那截有些发白的肠子进行消毒塞了回去,利索的开始缝合伤口了。

  麻药并没有让呜哩啾啾玛塔塔沉睡,在手术的过程里她灰色的眼眸一直盯着专心致志的魔傲天,看着他脸上的汗水慢慢的滴落下去,本来没什么感情的眼中渐渐出现了流转的光华,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太好了,血止住了,你把这瓶生命之水喝了应该会更加好过一点。”

  魔傲天也不知道知道过了多久,当他剪断缝合线的时候才呼出一口气,带着喜悦的表情拿了一瓶绿色的药剂对手术台上的呜哩啾啾玛塔塔说道。

  “谢谢。”

  在接过魔傲天给的药之后呜哩啾啾玛塔塔便全部饮下了,她能感觉到力量在逐渐恢复,恢复行动力的她很快就从手术台上下来站在了魔傲天面前,对他真诚的道谢,这或许是深渊之主有生以来第一次说出道谢了。

  “...把这个穿上吧。”

  魔傲天看着少女雪白的酮体莫名的心跳加速,连忙找了一间病号服给她挂上了,这才带着她出了手术室,然而手术室外面却又是一副地狱的景象。

  五只来自深渊的恶魔显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他们把魔傲天的家翻的一塌糊涂,红色的家伙打开燃气灶大口吸着里面的火焰,蓝色的家伙打开冰箱一头钻在里面不知道在干什么,绿色的家伙把家里能找到的所有食物都吃干净了,扛着钢管的家伙坐在地上砸坏了地板,手里还拿着魔傲天洗脸的毛巾擦拭着他心爱的钢管,最有礼貌的大概就是那个拿镰刀的了,站在大厅里和模仿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可即使他这样魔傲天也完全开心不起来,甚至想要把他们全部干掉。

  “带着他们快走吧。”

  魔傲天感觉自己的武力值不够干掉这些家伙,只能忍气吞声的对呜哩啾啾玛塔塔说道,待会还要打扫房间,真是自作自受。

  “本座改变主意了,你这个人类很对本座胃口,现在就赐予你无上的荣耀,成为本座的丈夫吧。”

  呜哩啾啾玛塔塔没有理会魔傲天的逐客令,而是在魔傲天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踮起脚尖把嘴唇递到了他的边上,然后轻轻的印了上去。

  “???”

  “傲天,姐姐来看,你,了?”

  就在魔傲天被强吻之际,家里的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粉毛堕天使路悠然抱着个小孩子从里面走出来,画面就定格在了她目睹魔傲天和呜哩啾啾玛塔塔亲吻上面。

  十分钟后

  魔傲天已经去卫生间把嘴巴里里外外的洗漱了干净,即使被呜哩啾啾玛塔塔亲吻他也没有丝毫的开心,反而感觉自己失去了重要的东西,那可是深渊里的生物,鬼知道有没有什么细菌寄生虫的。

  “你来干什么?”

  魔傲天叹了口气问道,路悠然现在就和呜哩啾啾玛塔塔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对视着,他觉得自己不打断一下怕是要对眼到明天。

  “我?我当然是带孩子来找她父亲的。”

  路悠然从呜哩啾啾玛塔塔收回目光,把一直抱着的小女孩举起来给魔傲天仔细的看清楚。

  “这是你的孩子?”

  魔傲天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子,黑发黑瞳,圆滚滚的脸蛋透露着可爱的气息,腰上一对小小的肉翅毫无疑问是魅魔族的成员,魔傲天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只是惋惜路悠然还是迈出了那一步,向着她以后就要靠吸食男人的精气为生他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讨厌,你在说什么啦,是‘我们’的哦。”

  路悠然嘴角扬起一个贼兮兮的笑容,把手里的孩子递给了魔傲天。

  “开什么玩笑,我什么时候...”

  魔傲天退后了几步没去接孩子,他很想反驳路悠然,可他回忆起过去的种种,想起总是睡在他边上的路悠然心里也没底,再仔细看看这孩子,好像和他真的有几分相似啊。

  “那是一个甜蜜的夜晚,奈雅丽,叫爸爸。”

  路悠然害羞的低下头,然后对着小女孩悄悄说道,魔傲天吞了吞口水,一脸紧张的看着这个孩子。

  “哥,哥哥。”

  被称作奈雅丽的孩子张开嘴,用细软的声音叫了一声,然后又接了一声。

  “什么?叫什么?”魔傲天满脸问号。

  “啧,小家伙真难骗,亏我还要叫你一声姨妈呢。”

  路悠然啐了一口,把奈雅丽转回来抱在怀里狠狠揉了揉她的黑发不满的教训着。

  “姨妈?你外婆的...等等,她叫我哥?”

  魔傲天已经反应过来了,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究竟还有多少啊,那个风流爸爸究竟在外面留了多少孩子啊,怎么连魅魔都不放过了啊,什么时候又把养女的外婆给上了,这关系真的乱透了好吗?

  “是啊,趁着莉莉丝外婆不注意把她带出来还真是挺难的,不过奈雅丽也到了需要父亲的年纪了呢。”

  “你们两个,把本座放在一边聊得很开心嘛。”

  魔傲天和路悠然旁若无人的聊天终于引起了呜哩啾啾玛塔塔的不满,这位深渊之主从沙发上站起来,散发着很不友好的气息说道。

  “哼,哪来的小贱人,以为长得和妲己姐相似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路悠然冷哼一声,比起抢男人世界上没有一个种族是魅魔族的对手,即使有一半堕天使的血统她也能够毫不顾忌的当场开撕。

  “魔界人,看来你不知道生命的可贵。”

  呜哩啾啾玛塔塔生气了,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刚刚被教育完跪在沙发后面的五只深渊恶魔一同站了起来,摩拳擦掌的准备对路悠然出手了。

  “呐,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抱着孩子的路悠然走到魔傲天边上,挽住了他的手臂做出一副女朋友的姿态,在他耳边轻声细语的问道。

  “我...捡来的。”

  “他是本座的所有物。”

  魔傲天和呜哩啾啾玛塔塔几乎同时的说道,然而深渊之主的回答却让魔傲天哭笑不得,只能没好气的对她冲了一句“你省省吧,我时候变成你的了?”

  “这间屋子被本座看上,那屋子里所有东西理应属于本座,当然包括你,本座的认可丈夫。”

  呜哩啾啾玛塔塔很自然的说出了她的深渊逻辑,魔傲天低头想了两分钟,发现她说的还真是特么有几分道理。

  魔傲天觉得自己真是救了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不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不说,还反咬一口了,不过这个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呢,魔傲天总觉得有些耳熟,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干,你还是不要脸。”

  路悠然也被这无敌的逻辑震惊了,于是竖起白玉般的中指给予了呜哩啾啾玛塔塔一记嘲讽,身子又往魔傲天边上靠了靠,丰满的胸部都贴的有些变形了。

  “离本座的丈夫远点!”

  呜哩啾啾玛塔塔第一次显露了他作为深渊之主的力量,哪怕大伤未愈她身上扭曲的魔力也把这片空间挤压的出现裂痕,不知道什么是收力的她差点把未来丈夫一起弄死。

  “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啊,正好让我试试新获得的力量。”

  路悠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把奈雅丽往魔傲天怀里一塞,张开身后的堕天使之翼护住他们两个,因为力量的驱动她的额头也出现了一枚燃烧着的黑火印记。

  “这股力量,你是这一届的魔王候补对吗?”

  呜哩啾啾玛塔塔感觉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力量,她愣了一会,然后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朝路悠然问道。

  “魔王候补?路悠然,你什么时候做的?”

  魔傲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路悠然成了魔王候补,那不就是和阿蒙同样的存在了吗,而且历代魔王都要进攻神圣大陆的,他一点也不想见到那样的未来。

  “就在前几天啦,被魔界意志选上了。”

  路悠然回答的毫无压力,就像被发了一张证书一样简单,甚至还有些开心。

  “是什么蒙蔽了你的双眼,会觉得区区魔王候补能够与本座一战?”

  “给我住手!”

  魔傲天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们两个就在家里打下去,他屏住呼吸,在时间完全停下之后瞬间来到呜哩啾啾玛塔塔身边抓住她的手臂直接往地上狠狠的来了一下过肩摔。

  “你?”

  呜哩啾啾玛塔塔在背部与地面接触的时候才回过神来,她看着轻易弄倒自己的魔傲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就在这时,一股奇妙的力量把魔傲天包围住了,屋子里的都不是普通人,她们能感觉到这股力量是某个意志化身的,并且也能听到本该只有魔傲天才能听到的声音。

  【魔傲天,徒手击败深渊之主,神圣大陆正式选你为世界之子,希望你能化解神圣大陆的危机,意志与你同在。】

  “我艹”

  魔傲天忍不住爆了粗口,十八岁的他本以为今后的人生会和两个姐姐共同度过幸福的时光,却真切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并且猛然察觉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

  读者A:辣鸡卢碧丧天良,我与妲己共存亡!

  读者B:求求你放过青梅党吧,我想看骨科!

  读者C:莓良心,银不了,尽梨了

  读者D:我读者D就是亏死,死外边,从天台跳下去摔死也不会买你一分钱深渊股!

  读者E:你们只考虑自己,谁考虑过齿轮的感受!命运的齿轮很累了,它不想再转动了!

  深渊势力:嘤~

  读者ABCDE:...

  深渊势力:嘤嘤嘤

  读者ABCDE:深渊股真特么萌,我特么买爆!
为美好的异世献上科学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weimeihaodeyishixianshangkexu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透视王迦勒底所长念力系统宅之子权色撩人1936国足在柏林奥运城主是狗官桃花神医无限神话超神氪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