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铁骨

第一九三九章 不是默契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9-04-29 19:50: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圣墟(圣虚)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逆天透视眼手术直播间修罗武神天神诀我的贴身校花神魂至尊
  第一九三九章不是默契穆棱县,原伪满政府大楼,现安家军五路军前敌指挥部驻地。在大院院子里,安毅与紧急从库伦赶来已经与目标详细攀谈并确认对方身份的国安部部长杜易上将碰头。

  杜易简单地介绍了下这位背负秘密使命的情报人员的身份。

  说起来,来者也算是安毅的义子之一,他本是湘西凤凰瑶族人,父母死于二二年的湘西大旱,跟随乡亲逃荒到长沙近郊时被一户家中缺少子胥传承的刘姓地主家庭收养,为其取名刘立洲,送其到sī塾启méng并进入公立小学学习,以便将来传承家业。

  二六年北伐军打到湖南时,刘立洲家中被北洋溃军劫掠,养父母一家死于非命,房子也被一把火烧得精光,不得以之下,刘立洲再次开始了流浪生涯。

  二八年年初,流浪到老南昌的刘立洲被安毅派出的工作人员收留,入读童子军校第一期,由于基础知识扎实,在童子军校入读两年后即进入中学学习,三一年跳级考入已经有老南昌迁移到叙府的士官学校,接受一年专业情报知识训练,随后进入更为秘密的西南政法学院情报专业学习,未毕业就被派到缅北执行任务。

  缅北向来是日本情报部门关注的重点,其中一位叫做木下多闻的陆士毕业生,受日本拓务省的委托,在缅北从事情报收集工作。

  让人吃惊的是,此人相貌、身高和刘立洲有**分相似,机会难得,安家军情报系统立即高速开动,启动日本的内线迅速调查此人的背景,其孤儿的身份以及不合群的xìng格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当时杜易立即开始精密布局,将木下多闻绑架并得到更为细致的身份信息后,秘密处决,随后便以移花接木之计,由刘立洲冒名顶替。

  刘立洲于三四年以木下多闻的身份回到日本,向拓务省情报部述职后便申请陆大考试,于同年十二月十三日顺利考取陆大第五十期,于三年后的五月二十八日毕业,顺利分配到参谋本部实习,在七七事变前后因主张克制,深得石原莞尔的赏识,并在石原莞尔晋升参谋总长后,大力提拔,就此青云直上,短短的五年时间,便由中尉参谋晋升到中佐副课长,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在日军大本营工作期间,刘立洲传回许多日军高层绝密情报,是安家军重要的高级情报员,代号002,一向只对杜易负责,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会成为石原莞尔的信使归国,让人多少觉得太过荒唐了。

  “能保证他没有被日军收买并发展成为对方的间谍吗?”安毅不放心地问道。

  杜易迟疑一下,这才回答:“他肩负秘密使命而来,不管有没有问题,都没有时间滞留太久,根本无法窥探我军的机密!况且,我们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能够传话的人员,为我军尽快解决东线战事赢得时间,给日本造成一个我们无意向大洋扩张的错觉,不是吗?”

  安毅释然一笑:“这么说来,我真的有必要亲自接见他了!走,陪我一起进去见见他!”

  杜易摇摇头:“还是让老沈陪你进去吧,我还得紧急赶到旅顺,消除一切关于刘立洲来过的痕迹,以免被人抓住把柄!”

  刘立洲在房间里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对于能否见到安毅没有多少信心。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咯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刘立洲扭头望去,少时在童子军校及在士官学校、政法学院受训期间天天面对图像宣誓效忠的那个人已经出现在门口,心情jīdàng之下,快步上前,向安毅“啪”地敬了个军礼。

  “童子军校一期298号,士官学校情报专业034号,西南政法学院情报专业018号,‘潜龙计划’007号向主席致敬!”

  安毅还了个军礼,放下手时笑眯眯地拉起刘立洲的手,来到沙发旁招呼他一起坐下:“说起来我和你还有一层父子的名分在里面,在我面前不要拘束,坐下慢慢谈吧!”

  沈凤道给两人沏上茶,坐到一边,警惕的目光在刘立洲脸上扫来扫去。

  刘立洲看了看沈凤道,yù言又止,安毅摆摆手,示意道:“有什么就直说吧,老沈也算是你的直接上司,对于他不用任何隐瞒。”

  刘立洲不要意思地向安毅和沈凤道笑了笑,弯腰脱下皮鞋,在鞋帮上mō索了一下,神奇地掏出一份信件,恭敬地递给安毅。

  安毅惊讶地接过,看着用中文写就的书信,问道:“这是什么?”

  刘立洲郑重回答:“这是石原莞尔给您的亲笔信!真难以置信,他说得一口非常好的中文,偶尔还说一些粤语及客家话,完全是一个地道的中国通”

  沈凤道接过书信,小心谨慎地拆外,发现没有异常才把信纸递给安毅。安毅看完后,脸sèyīn晴不定,看向刘立洲:“说说你的情况吧,为什么石原莞尔会指派你归国传递信件?”

  刘立洲脸sè一红,在心中略微组织一下,娓娓道来:“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份是如何被石原莞尔揭穿的,上月十八日我受邀参加他在sī人官邸举行的酒宴,被同僚灌醉,一觉醒来发现浑身无力地躺在chuáng上,这时石原莞尔走进房来,用中文一口拆穿我的身份,但表示不会对此进行追究,反而有许多事情交给我办理!

  “我虽然一再否认,但他不为所动,并吟出一些什么‘飞雪什么射白鹿’之类莫名其妙的诗词,随后就叫人把我送回寓所,次日我鼓起勇气到参谋本部上班的时候,他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依旧交给我许多重要的任务,全然不怕我泄lù机密。

  “就在一周前,石原莞尔再次叫我到他的sī人官邸,分析当前国际形势,讲到了南华即将面临的两线作战的处境,称日军已经决心彻底放弃中国战线,全力经营北美和太平洋战场,愿意秘密与我们缔结一个互不侵犯协议,为了达成和平,日本甚至可以放弃远东和朝鲜,前提是我们的空军和战舰不能攻打东南亚群岛和日本列岛!”

  “你怎么看的呢?”安毅神sè间有些凝重。

  “这——”

  刘立洲迟疑一下,随即在安毅鼓励的目光下,鼓起勇气说道:“不管愿不愿意,实际上随着我安家军开进远东和东北,屡战屡败的日军退出亚洲大陆已成定局这个时候我们与日本之间矛盾已经不再是主要矛盾,除了需要应对国内错综复杂的局势外,德国日益成为我们最强大的对手!根据德国和日本外交部门达成的协议,一旦德国征服苏联,下一个目标就是南华!

  “希特勒是一个战争狂人,连续的胜利养成了他目空一切的狂傲,他不会允许大陆上还有一个大国威胁到德国的存在!一旦南华和德国开战,必然是石破天惊,无论是战争规模还是武器数量、质量,都将是空前的,胜者一方将左右亚欧大陆甚至世界的局势!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暂时与日本保持一个相对默契的和平环境,至关重要!”

  安毅自然清楚原来的历史上,苏联为了确保东线的安全,与日本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但他依然坚定地回答:“我们和日本之间绝无和平的可能!日本只要一日处在中国的旁边,一日不彻底剥夺武装,两个民族就无一日和平的可能!亚洲虽大,却容不下除华人外的其他大国况且,中国的民意中,对我们造成伤害最大的日本,绝对不是一个合作的好对象,任何单方面与其媾和的行为,都会成为汉jiān卖国贼的代名词!

  “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但如果谁敢在对日问题上开口子,就一定遭到可怕的失败!到时候全中国的人都会站到他的对立面,群起而攻之某些时候,政治站位错误比什么都更可怕!”

  刘立洲一听,有些难过地低下了头:“可是——在石原莞尔担任参谋总长后,日本已经保持了很久对中国领土和民众的克制从三七年底到现在,日军未向中国大陆调派更多的兵力,历年都在抽调部队南下或者东进。

  “早在三八年,石原莞尔便命令关东军和派遣军停止在中国土地上进行的**实验,并且广泛用于其他战场的化学及生物武器,在中国战场及对安家军的作战中,均未投入使用同时,现在东南亚一千多万华人华侨,受到很好的待遇,所有这些难道都不能表明石原参谋长的诚意吗?

  “主席,客观公正地说,我们根本没有必要为了美国人火中取栗,如何在这场战争把中国的利益最大化,这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安毅不由莞尔:“如果不是我们在正面战场坚决地把日军顶住,用血淋淋的现实一次又一次教训日军,他们会轻易改弦易策?两国间的仇恨并非仅仅一两个人能够化解,自甲午战争半个世纪以来,日本的强大完全是依靠中国为其输血,日本政府对其国民灌输的对中国人的刻骨仇恨、大和民族崛起必须征服中国人的信念,是多年来的国策,这从七七事变及此后的上海八一三事变后日本民众举国欢送其军队出征就可以看出来!

  “日本人在中国制造了太多的屠杀和灾难,这种仇恨已经被刻到两个民族的骨子里!现在,日军迫于我们的强大威胁,在高层的严格规定下,不管在占领区或者是其殖民地善待华人,但是只要我们未来在与德国的战争中败下阵来,落井下石的肯定是日本人,这不是一两个人可以阻止的,哪怕石原莞尔也不行!

  “因此,我们不可能与日本签订什么秘密协议,不过本着先后的顺序,我们肯定是要先应对来自西方的直接威胁,才最终解决日本!因此我们与日本和平多久,其实取决于我们与德国战争的时间及最后战果!”

  说到这里,安毅似笑非笑地对刘立洲道:“立洲,我发现你在日本七年,已经对日本人有了感情,尤其是对石原莞尔有了一种莫名的崇拜,这可不是一个合格的情报人员该有的表现!”

  “对不起,主席!”

  刘立洲脸sè一红,解释道:“平日里我必须带入日本人的身份来考虑战略战术,以及与周边的人相处,稍稍有情绪旁人就会发觉,不利于工作的开展!不过请主席放心,我随时都没有忘记我是一个中国人!”

  安毅点点头,道:“这就好,不知道你对我的回答有何看法?”

  刘立洲皱眉苦思,良久后才回答:“主席,我是否可以认为,这是对石原莞尔提出建议的一种积极回应?我们在未彻底解决西线威胁之前,不会跨海对日本的殖民地及本土展开进攻?如果是这样,我回去也好交代了!”

  安毅故意惊讶地问道:“你还要回去?”

  刘立洲苦笑着回答:“是的,这是我的职责哪怕只是为了稳住日本,不逼迫其狗急跳墙,我也得把主席的善意带回去,这样石原莞尔才敢放手扩大美洲战略,我们的东部战线压力才能减轻。”

  “我尊重你的选择!”

  安毅嘉许地说:“你只要把握一点,不是我们不登陆日本,更不是什么默契,而是条件不允许,我们必须优先确保西线安全,至少在中亚和西亚抵御住德国人的数百万军队,才能顾及其他。你回去后可以在此基础上,适当散播一些言论,减轻日方的敌意不过,为了改变南华的战略态势,同时对盟友有所交代,未来在西线开战时,海南岛、锡兰和马达加斯加我们都会拿下来。”

  刘立洲了然:“只要不涉及到日本视为绝对战略圈的东南亚诸岛及日本列岛,这些地方都可以放弃,日本现在也急需收缩防线,腾出更多的兵力用于美洲作战这其中稍微难办的就是海南岛,日本在海南发现了石碌铁矿,正在逐步加大开采力度,或许不会轻易放弃!”

  “不放弃也必须放弃!”

  安毅语气非常坚决:“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海南岛距离我们的本土太近,不掌握在手里谁也睡不安稳,如果石原莞尔不信邪,我可以给他表演一出大戏,看看谁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我看还是算了!”

  刘立洲耸耸肩,摊开手道:“现在日军连战皆北,各军都患上了安家军恐惧症,没有谁敢打包票能守住海南岛,恐怕听到你的战略意图,石原莞尔第一时间就会撤出部队”

  ~~~~~~~~~~~~~~~!。
铁骨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tieg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科技大仙宗邪少的贵妃娘娘獒唐这个王妃很米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