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田园食香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四百零九章 交待

田园食香 | 作者:恕恕 | 更新时间:2018-05-17 06:36:49
推荐阅读:新现代逍遥录宠物小精灵之冠军都市超级医仙慕川向晚技艺天王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首长老公,太闷骚!我家总裁有猫病都市大武帝归来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杜河浦,张氏他们要来后院搜人,他们拦是拦不住的。两家虽是断亲了,但毕竟关系摆在这儿呢!正所谓血浓于水,杜小枝和杜小碗身无分文,能去哪儿?所以杜河清这里,也就成了二房第一个要找的地方。

  这种怀疑倒是情理之中的事,如果杜河清他们真的拼命拦着不让他们过来找人,只会给人一种他们做贼心虚,不敢让他们搜的印象。

  要是真的什么都搜不着,没准儿就死心了。

  这两口子在前面闹了有一阵了!幸亏店里没有什么人,影响不是很大。

  杜安康想去报信,但是又怕自己老爹吃亏。正巧这个时候邱彩蝶上前面来找邱大成,杜安康就让她赶紧来后院报个信。

  邱彩蝶听了几句,也都听明白了,就急急忙忙跑后边报信去了。杜玉娘也真是有急智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等杜小枝和杜小碗翻墙去了东院藏好了,杜玉娘又搬走了梯子,邱彩蝶就去了前面。

  正好杜河浦和张氏带着那个老头往后边来了,邱彩蝶赶紧往边上靠了靠,她冲着杜河清和杜安康点了点头,爷俩瞧见了,心里顿时就有数了!

  看来玉娘已经把人藏好了!

  要依着杜河清的意思,最好是把人带出去,这样一来他们就是把整个家翻个底朝天也没有用。不过时间仓促,他根本来不急通知大家,只能让邱彩蝶过来送个信,让她们防范一下。

  杜河浦闯到后边来的时候,田氏在厢房看着两个孩子,邱彩蝶怕她忙不过来,连忙跑过来抱住其中一个孩子。

  “嫂子,一会儿他们指定还得到厢房来找,咱们把孩子抱着吧,万一让他们伤着了可不得了。”

  田氏觉得这话有道理,就连忙把在炕上捣蛋的老二抱了起来。

  杜河浦和张氏像土匪一样往屋里闯,杜河清父子拦在门口,说啥也不让他们进!

  杜河浦像捉到了把柄似的,叫嚣道:“你是不是把我闺女藏起来了?要不然你咋不让我们进呢?”

  闺女?

  他哪里把小枝和小碗当成闺女看了?就是后爹,也不过如此吧?

  “你们可以去,他是什么东西?屋里都是女眷,带这么个玩意过来,你恶心谁呢?”杜河清瞪了那个随行的老头一眼,才道:“你们两口子在这儿住了好几年,对这里的情况一清二楚,怕是哪里有耗子洞你们都知道,还用得着带上他?”

  那老头五十多岁,佝偻个身子,穿得邋里邋遢的,一进屋眼睛就乱瞟,两个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一看就不是好人!

  杜河清只要一想到他进屋以后,四处乱瞟,甚至可能还会盯着杜玉娘看几眼,心里就没由来的一阵恶心。

  真不想象,这两口子竟想把小枝那孩子嫁给这样的人!这还是亲爹亲娘呢,用不用这么狠?

  院子里发生的事,杜小枝和杜小碗听得清清楚楚。姐妹俩在一墙之隔的小耳房里缩着,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杜河浦听到了她们的呼吸声,跳过来把他们抓走。

  杜河浦轻哼了一声,就道:“老赖子,你在这儿等会。”

  那老头点了点头,没说话。

  杜安康手里拿着擀面仗,目光凶狠。

  老赖子不敢与杜安康对视,就在墙根底下蹲着。

  算他识相!

  杜河清给儿子递了一个眼神,杜安康点了点头,没说话。

  杜河清就带着杜河浦两口子进了屋。

  才小半年不见,杜河浦老得厉害。他明明比杜河清小几岁,此时瞧着却像是比杜河清还要大上许多似的。两鬓有些斑白,头发略有些稀疏,一脸的褶子。

  张氏也没比他强哪儿去!原先挺爱美的一个人,现在弄得灰头土脸的。身上的衣裳也是旧的,头发乱糟糟的梳在脑后,连个首饰也没有。眼角眉梢都往下耷拉,眼底的青色掩也掩不住。

  夫妻二人老态横生,一看就是日子过得十分不如意。

  李氏眼皮也没抬一下,像是没有看到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人似的。她已经死心了,对这个儿子一丁点的念想都没有了!就算没有之前的事,瞧着他这么作贱自己的亲生闺女,李氏也不可能认他。

  杜河浦看到李氏的时候,没由来的有些心虚,他想唤李氏一声,可是久久张不开嘴。张氏扯了扯他的袖子,心想人家都不认你呢,你这样有意思吗?

  杜河浦知道张氏的意思,就没再说话,而是打量起屋里来。

  张氏也是一样,眼睛四处乱瞟,越看越生气!

  屋里家什不少,除了原来的两个箱柜以外,还有一个崭新的炕柜,桌椅也不是原来那套了,屋里摆得满满当当的,一看就知道都是新打的。

  再看李氏穿的,用的,张氏心里难免就升起一股火气来,恨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变成自己的。

  杜玉娘瞧见张氏就是一肚子气,这人把闺女当成货物卖,早晚会有报应的!

  张氏眼睛转了一下,大声道:“把柜子打开,我咋知道你们是不是把人藏柜子里了。”

  这屋里根本就没有能藏人的地方,要说能藏人,也就两个柜子里能藏人了。

  杜玉娘知道张氏的想法,其实柜子里藏人倒是小事,她主要想看看柜子里都有啥。张氏的日子不好过,怕是打他们家的主意,想要从这里头捞点什么好处呢!

  杜玉娘也不怕她,直接拿了钥匙,把一个柜子打开,让她看了一眼。

  柜子里有布料,有衣裳,还有几个不大不小的盒子,装的是一些散碎银两,还有首饰什么的。

  张氏低头一看,眼睛里都能喷出火来,也顾不上找人了,伸手就要去够装首饰的那个盒子。

  杜玉娘手疾眼快,下一子把箱盖扣上了。

  张氏大怒,自己的手差点被夹掉。她破口大骂,“我的手差点被夹住,夹断了你们赔的起吗?不要脸上小娼妇!”

  李氏气得心口疼,刘氏在东屋听到动静,也恨得不行!但是她现在这个身子,去了也是添乱。

  杜玉娘利索的把箱子上了锁,想都没想抬手就给张氏一个嘴巴。

  她这一巴掌来的太突然了,张氏毫无防备,被打个正着!

  “你,你敢打我?”张氏捂着脸,不敢相信,紧接着就坐到地上闹了起来,“来人啊,杀人了!”

  杜玉娘可不惯着她,顺手把胆瓶里的鸡毛掸子拿了出来,指着张氏道:“我呸,你好大的脸啊!私闯民宅也就罢了,还想明抢是吧?箱子里有你要找的人吗?我告诉你,今儿你要是找不到人,我非得好好跟你说道说道不可。实在不行,咱们就去衙门,我店里的顾客都能给我们做证呢!到时候治你一个私闯民宅之罪!”

  张氏听了杜玉娘的话,眼皮子直跳!也不哭了,也不闹了,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杜玉娘冷哼一声,又拿钥匙打开了另一个柜子,“看不看了?”

  张氏探头探脑的瞧了一眼,就缩回了脖子。虽然里面的好东西不少,但是她也没有胆子再翻了。箱子就那么大点儿,藏没藏人一眼就能看清楚。

  西屋搜完,两口子又去了东屋。

  东屋比西屋亮堂,刘氏怀孕以后,杜河清特意又把东屋收拾了一遍。屋里铺的是方方正正的小青砖,表面带纹路防滑的那种,这砖不便宜,都是大户人家用的,杜河清买来的时候,刘氏还怪他乱花钱,不过铺完以后,屋里尘土少了不少,看起来特别干净,敞亮。所以说这个钱花的一点都不冤枉。

  屋里大衣柜是刘老汉给打的,他出工又出料,算是给女儿的一个礼物吧!柜子上刷了一层褚漆,一层亮漆,衣柜门上还装了两对铜锁扣,往那一摆,就特别打眼

  旁边摆了两个箱柜,案上摆着胆瓶,铜镜,还有一个妆奁盒子。

  张氏嫉妒得眼睛都红了,再往炕上一看,却见刘氏板着脸,挺着一个肚子!

  肚子!

  张氏惊呼道:“你怀上了?”

  刘氏轻哼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显怀的身子,脸上一片慈爱之色。

  张氏心里嫉妒的不行,像是喝了一坛子醋那么酸,嘴上却道:“真是不要脸……”言外之意刘氏这么大岁数怀孕,不知廉耻。

  这种人记吃不记打,当真可恨!

  刘氏当下轻笑出声,“哎呀,没办法啊!我一天吃得好,睡得好,儿女孝顺,没有一点烦心事!身体好,人年轻,想怀就能怀上!不像某些人,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明明生了个儿子,却天天在儿子面前装孙子,啧啧,作孽啊!现在想生一个,怕是也没这个能耐了!”刘氏说完这句话,下巴微扬,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张氏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到最后涨成了猪肝色,偏偏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谁让刘氏说的都是事实呢!

  杜玉娘在一旁朝刘氏竖起一个大拇指,她娘真是太神气了!对待张氏,就应该是这样,忍让只能让她得寸进尺。

  杜玉娘掂了掂手里的钥匙,问道:“你们到底是来找人的,还是来找骂的?”

  杜河浦这两口子瞧向杜玉娘的眼神像刀子一样,恨不能在她身上戳十个,八个窟窿似的。

  杜河清不乐意,往自己闺女身前一挡,怒道:“不找就滚,别在我们家碍眼!”

  “找,干啥不找!把柜子给我开开,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把人藏哪儿。”

  杜玉娘一边拿钥匙开柜子,一边问:“好好的,人咋能丢了呢?那么大的人了,又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我们还能把她们拐了卖掉是咋地?”她一边打开柜子,一边用眼睛盯着张氏。

  张氏的脸皮堪比城墙,一点异样神色都没有。或许她觉得杜小枝和杜小碗都是她生的,这会儿她这个当娘的无论怎么要求她们,都不过分。

  杜河浦兴许还残存一点良知,听杜玉娘这么问,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却什么也没说。

  柜子打开,一目了然,自然半个人影也没有。

  杜玉娘又依次打开两个箱柜,张氏看了两眼,表情悻悻的。

  “还有厢房没找呢!”

  杜河清冷哼一声,“要找就快点,别磨蹭。”

  杜河浦跟张氏愤恨不平的出了正房,像土匪下山似的,在厢房和后院搜了起来。

  田氏和邱彩蝶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张氏看了眼热,没想到杜安康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她浑浊的双眼在邱彩蝶身上扫了扫,“你是谁啊?”

  邱彩蝶可不惯着张氏,“你管得着吗?”

  张氏也懒得跟邱彩蝶计较,转身出了厢房,跟从后院回来的杜河浦汇合。

  “找到没有?”

  杜河浦摇了摇头,前后院就这么大,一眼就能看个清楚,他连地窖都找了,哪儿有人啊!

  杜河清原本还提着一颗心,见他们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这才松了一口气。

  “行了,找也找过了,赶紧走吧!”杜河清不耐烦地道:“现在咱们俩家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们家的事,我管不着也不想管,别说两个孩子没来,两个孩子就是来了,我也不能留着她们,亲爹亲娘还活着呢,哪儿有上别人家白吃饭的道理?”

  张氏和杜河浦原本怀疑杜小枝姐妹俩是跑到杜河清这里来了,听了杜河清的话后,却又觉得那两丫头应该没来。人家凭啥养她们啊?一天吃饭得不少钱呢!

  张氏悄悄地拉了杜河浦一把,问道:“会不会从后门溜了?”

  杜河浦摇了摇头,“不会的,来的时候不是让老赖子他娘去后门了吗?要是人真跑了,咱们能听不到动静吗?”

  张氏点了点头,也对啊!老赖子他娘跟来了,就怕她们听到风声从后门跑了。

  杜河清在一旁听着,心想他们还真是有备而来啊!那老赖子的娘估计都七老八十了,竟然跑到镇上给张氏和杜河浦放风!

  摊上这样的爹娘,还不如当个孤儿呢!

  张氏没了主意,看了老赖子一眼。人家可是把钱都给他们了,现在找不到人,他们可咋跟老赖子交待啊?
田园食香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tianyuanshixi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野性山村祸乱花丛冷面杀手特工倾城妃主千秋我家的葫芦娃都市医圣灵兽宠物店花都邪公子乡村修真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