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田园食香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二百一十一章 钱老板来了

田园食香 | 作者:恕恕 | 更新时间:2018-01-12 03:59:02
推荐阅读:技艺天王新现代逍遥录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一生一世笑皇图首长老公,太闷骚!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我家总裁有猫病总统蜜蜜宠:影后,狠不乖!闪婚有毒:顾少撩妻无度我的尤物老婆
  钱生锦带着两个人来到杜家面馆。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铺子里没有客人,桌椅板凳都已经收拾好了,柜台上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看起来是要打烊了。

  杜安康也没看出来人是谁,便道:“不好意思,我们打烊了!”

  钱生锦轻声笑道:“小哥儿不认识我了?”

  杜安康这才回过头去,一见钱生锦,眼睛不由得睁大了几分。

  这个人他是认识的,那天玉娘去大鸿图,本来是与大鸿图的冯掌柜说话的,后来这个人走了进去,玉娘说他就是钱老板!

  杜安康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这样厉害的人物,故而印象深刻。

  “钱老板?”他愣了一下,下意识觉得钱生锦是来找杜玉娘的。

  果然,钱生锦开口问道,“请问杜姑娘在不在?”他的语气很是客气,隐约带上了一点尊重的意思。

  杜安康就道:“她在,你稍等。”说完顺手将桌子上的条凳拿下来,请钱生锦坐。

  钱生锦也不是矫情的人,当下落座。他趁机打量了一下铺子里的格局,不动声色。

  杜玉娘很快就来了。她穿了一件旧袄子,浆洗得十分干净,袖口微微卷起,看得出来这是平常干活时候穿的衣裳。下身穿了一条青色的裤子,腰间扎了一条围裙,也是干干净净的。

  杜玉娘在灶间包馄饨呢,突然听到有人进门找她,她心里就明白了几分,刚洗了手,杜安康就进来了,说钱老板要见她。

  刘氏十分惊讶,小声地问杜安康,“哪个钱老板?”

  杜安康就道:“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是玉娘的事。娘,我出去看看。”杜安康转身拿了茶叶,又拎了水壶,给钱生锦沏茶。

  铺子里的灯又点了一盏,杜安康也不管钱生锦怎么想,就坐到角落里,默默的听他们说话。

  杜安康的态度很明显,他不插嘴,只是听着,怕自个儿妹子吃亏。

  钱生锦看懂了他的意思,暗自发笑,杜姑娘是个顶精明的人。

  “钱老板来是……”杜玉娘一边给钱生锦倒茶,一边询问他的来意。

  “你这是明知故问。”钱生锦的声音很轻,带着善意。

  杜玉娘就道:“哥,先把门板上上吧!”

  杜安康没说话,直接去上门板了。

  屋里变得更安静,也温暖了起来。

  杜安康坐到一旁去了。

  杜玉娘道:“其实也不是明知故问,我是心里没底!”她当时跟钱生锦说,自己不要报酬,只希望钱生锦能跟她合作,两边联手,来对抗赵家。当然,她也是想借钱家的手来收拾杜安兴。

  她把这话说得明明白白。杜玉娘是想让钱生锦看到自己的能力,所以根本不会提钱的事。

  但是钱生锦带着礼物上门来了,他这个态度,像是要跟自己撇清关系似的,好像只要把这礼物送出去,他们之间就两清了。

  不过,钱生锦说她是明知故问,杜玉娘心里就有底了。

  看来钱生锦也想跟她合作。

  钱生锦微微沉吟片刻,才道:“我仔细想过了,姑娘的提议很不错!!若说在此之前,我对姑娘的建议还有些疑虑的话,那么美食节过后,我对姑娘的建议,便是一百个信服。”

  杜玉娘颇谦虚的道:“您过誉了。”

  钱生锦摆了摆手,“不,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也是事实。你是有诚意的,别的都不说,单说您给我找来的那个厨子,就已经是最大的诚意了。”

  这次美食节上夺魁的那位厨师,是位不出世的隐世,他的身世有些坎坷,生活也十分潦倒。前世杜玉娘也是无意中结识了他,因为知道一些他的事,故而让钱生锦去找他,不但答应帮他完成心愿,还让他做主厨。那人正在窘迫交加之时,几乎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不过,他也提出了条件,钱生锦都一一答应。

  果然,他不负欲望,夺了魁首。而且他的菜做得确实新奇,味道也一流,救回了大鸿图。

  没有杜玉娘,大鸿图不可能起死回生。

  钱生锦就让人把他带来的礼物送了过来。

  杜玉娘犹豫。

  钱生锦就道:“放心,我的承诺有效,礼物只是我的一点心意。这些东西,不及你为大鸿图做的。钱某愿意结交你这个朋友,合作的事情,你随时可以过来跟我谈。”

  杜玉娘的表情就轻松起来,表示礼物她收下了。

  钱生锦只道:“今天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改天杜姑娘可以去大鸿图找我详谈,钱某随时恭候。”说完,他便起身,拱了拱手。

  杜玉娘连忙起身去送。

  一直没动的杜安康连忙起身,卸下了几块门板,把钱生锦和他的两名随从送了出去。

  刘氏也从灶间走了出来,问:“这个钱老板,就是大鸿图的钱老板?”

  杜玉娘点头。

  刘氏有些不安,“那他咋跑咱们家送礼来了?”

  钱生锦的话,她听得稀里糊涂的。

  杜安康上好了门板,回身道:“大鸿图的那个美食节,是玉娘给出的主意,他们生意好了,自然要谢玉娘。”

  刘氏听得瞠目结舌,话都说不利索了,“玉,玉娘出的主意?”

  “对啊!下雪那天我们出去,其实就是去了大鸿图!”杜安康挺高兴的,玉娘想要结交钱家,就真的结交上了,可见她是有本事的。

  刘氏又惊又喜,“我闺女真有本事!如此一来,钱家岂不是欠咱们一个人情?”

  杜玉娘摇头,“娘,我可不是想让他们欠咱们人情的。这个事儿啊,你就别管了,啊!”

  刘氏把脸板起来,“胡闹,你一个姑娘家的,怎么能抛头露面呢!况且像他们那样的生意人,头脑都精明着呢,你与他们来往,怕是要吃亏的。”

  杜玉娘听了,不免觉得啼笑皆非,连杜安康也不赞同。

  正在这时,杜河清走了进来,“你们娘仨干什么呢?”

  刘氏就把方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爹,你说说,玉娘这么做,不是让咱们跟着担惊受怕嘛!”刘氏还是觉得,权贵不是那么好结交的,他们是小门小户的,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就好,何必招惹事非呢!

  杜河清就道:“你娘说得也有几分道理!”最近这半年多,发生了很多事,杜河清的心态也渐渐了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平安是福,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他没有大富大贵的野心。

  杜玉娘想了想,就道:“话既然说到这里了,那我就再多说几句吧!”她转身对杜安康道:“哥,你先回去看看嫂子,一会儿嫂子该睡了。”

  杜安康不疑有他,转身回了后院。

  杜玉娘在他走后,才跟杜河清和刘氏交底。

  梦里害他们的那个坏人,八成已经出现了。但是他不直接露面,反而找了别人来害他们。

  “我估计,杜安兴就是受了那人的指使。”杜玉娘平静地道:“杜安兴本来就针对我们,现在有个实力强大的人要害咱们,他高兴不来不及,自然要巴结他,成为他的帮凶。”

  刘氏吓了一跳,而杜河清则是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是有点担心,同时也在考虑杜玉娘的话。

  玉娘的梦,已经被证实了,池秀才的死和杜安兴的不学无术,都是她在梦里得知的。

  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却是真实的发生了,他凭什么不相信自己的闺女!?

  杜河清是相信自己闺女的,他把杜玉娘的话听了进去。

  “所以,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但是也不能任由他们打压我们,我们需要盟友。”

  刘氏哆嗦着道:“这世上,难道没有王法了?”

  “王法?我们又没有证据,梦里的事情,除了咱们家人,还能有谁相信?”

  杜河清点了点头,这事儿难办了。

  “而且……”杜玉娘犹豫了一下,“那个人,是平安县县太爷的公子。”

  杜河清和刘氏都呆住了,两个人的眼里,全是惊恐。

  “是,是县太爷的儿子?”刘氏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自古民不与官斗,县太爷是一方的父母官,在老百姓眼里,他就是天!

  “这可如何是好!”刘氏对杜玉娘的梦深信不疑,她相信玉娘的梦,就是老爷子托梦回来示警的。

  现在看,就是事先知道了,怕是也无大用!那是县太爷的公子啊,他们如何能斗得过。

  “玉娘!”杜河清道:“你在梦里梦到了那么多事,有没有梦到他为什么要害我们?”

  杜玉娘摇头,前世一直到死,她都不知道贺元庚害杜家的原因。随着那一场大火,一切都变成了灰烬,贺家的秘密,也再无人知晓了。

  “爹,娘。我虽然没有梦到原因,他那个人特别狡猾。在梦里,我们被他害得非常惨!所以不能不防。我想着,咱们家太弱小了,总得找个帮手一起对付他,所以我就找到了钱家。”

  刘氏有些六神无主,嚅嚅的说不出话来。

  杜河清道是还有理智在,就问:“这种事情,谁愿意管啊!那可是县令的公子,得罪不起。钱家,钱家只是普通商人,如何能与他们对抗!再者,玉娘,咱们不能把别人拉下水啊,若是别人因为咱们家破人亡,爹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睛啊!”

  杜玉娘眼里有了氤氲的雾气,“爹,钱家,也脱不得干系的!”

  杜河清听明白了,忙问:“难道钱家也被那个人害了?”

  杜玉娘就点头。

  刘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可如何是好?”

  “娘,还有几年时间呢!咱们掌握先机,事事小心,应该会没事的。”这一世,她绝不会再让贺家人得逞!

  正说着,杜安康就回来了。屋里的气氛有些怪,十分压抑。

  杜安康略有些不安地问:“怎么了?”

  杜玉娘‘梦’里的事情是瞒着他的。

  “没有事,是爹娘怕欠下钱家的人情。”

  杜安康松了一口气,只道:“玉娘帮了他们,这是玉娘该得的。”

  说起这个,杜玉娘有了精神,连忙道:“对啊,这是我该得的。哥,快点看看钱老板送了什么。”

  钱生锦送了两匹绸缎来,一匹豆绿色的,一匹水秀红

  另外还有两个匣子,其中一个匣子里,放着小孩子戴的银项圈,银手镯,都是成对的。想来他也打听到了,杜家刚得了两个孩子的事。

  “这太贵重了!”

  杜玉娘就笑,和大鸿图的兴旺比起来,这简直不值一提。更何况,她还要帮钱家躲避祸事。

  别一个匣子里,装着精美的银锭子,那些银锭子都是带着花样的,一看就是特意打的。杜玉娘用眼睛扫了一下,都不用拿秤称,就知道里头是二百两。

  “这……”刘氏不安的看了杜河清一眼,杜河清就看杜玉娘。

  杜玉娘就笑,“收下吧!要不然钱老板也不会安心的!”他们是合作关系,若是现在就欠下人情,那这份合作关系也就不平等了。

  钱生锦是只老狐狸。

  “哥,这项圈就给大宝和二宝了。”

  杜安康有些不好意思:“这是你的,我不要。”

  “胡说,钱老板明明就是送大宝二宝的,你拿着就是了!”

  杜安康直摆手,“不行,我不要。”

  “哎哟,这又不是给你的,这是给我两个侄儿的!你看这做工,多好啊!将来当成物件一代一代的传下去,那才好呢。”

  杜安康这才接了过来,“我可得替他们谢谢你。”

  “谢啥!”杜玉娘把装银子的匣子合上,推给杜河清,“爹,这个给你,你跟娘把这个收好。”

  “行,爹帮你收着,将来给你当嫁妆。”

  杜玉娘只道:“我的嫁妆不着急,也用不了这么多。反正现在也分家了,这个钱你们就留着用吧!将来虎子读书,娶妻,也就够用了。”

  刘氏和杜河清说什么都不要。

  “让你们拿着你们就拿着!”杜玉娘道:“银子我以后还会挣的!”

  刘氏心里既是欣慰又是忐忑

  杜河清就道:“你收下吧,一定收好。”

  刘氏想了想,该在柜子底下挖个坑,把这匣子埋起来,才妥当。

  一家人简单说了几句话,就各自休息去了。

  当天晚上,杜玉娘心不在焉,连馄饨都没包。
田园食香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tianyuanshixi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祸乱花丛主千秋速效救星全球杀猪王野性山村花都奶爸重享人生男欢女爱当家主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