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715章 坑的你怀疑人生

溺宠之绝色毒医 | 作者:公子安爷 | 更新时间:2019-05-03 07:33:1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百炼飞升录修罗武神校花的贴身高手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牧神记(牧神纪)绝品邪少造化之王最佳女婿天神诀
  “既然你想从这里逃出去,那么就要听我的安排。一会儿我会让你暂时昏睡过去,你别担心,我不会害你。”



  凯瑟琳激动的点点头,只要能让她离开这个鬼地方,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这次来梵蒂冈,我们是为了对付教廷的。教廷忽然之间实力大增,血族调查出他们背后有人相助。我问你,你听说过什么情况吗?”



  凯瑟琳思索一下,摇了摇头,“不清楚,他们从来不会在我面前说什么。”



  她的答案在安亦晴的意料之中,“那你知道教廷里有什么地方是用来居住客人或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吗?”



  “这个我知道!”



  凯瑟琳将教廷里的秘密地下室告诉了安亦晴之后,安亦晴将她弄晕,塞进了上古空间中。她推开门走出去,龙子轩四人迅速看了过来。



  “教廷里有一个地方,那些白袍人有可能藏在那儿。走,我们去看看!”



  瞬间,五人化为五道黑影,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梵蒂冈教廷的最深处,是关押内部犯人的地方。明面上,这里是地下监狱,但是只有教廷内部的核心人员才知道,这里同样也是教廷进行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的场所。



  凯瑟琳说,这地下监狱的再下一层,有一个秘密基地。以前,一些不能让外人知道的合作接头,都会在这里进行。这里的关卡极为森严,如果想闯进去,九死一生。



  安亦晴几人停在了地下监狱的上方,在阴影中隐蔽了起来。她蹲下身子,双眸紧紧的盯着地面,打开了透视眼。



  透过层层屏障,地下监狱的全貌出现在她的眼中。漆黑阴冷的环境,到处充斥着哀嚎。安亦晴第一次见识教廷的地下监狱,原来,根本不存在任何圣洁的气息。



  她看到一个女人被绑在十字架上,受人鞭打。她看到,一个年迈的老人断了气,被人拖向了深渊。



  忽然,她皱了皱眉,等一等!这个老人去的地方是……



  老人的尸体被一个人粗鲁的拖在地上,那人打开监狱的总大门,走到一个角落里,按下了机关。机关缓缓打开,墙壁上露出了一个幽深漆黑的洞口。那人拖着老人的尸体,顺着洞口里的楼梯缓缓走下去。没多久,他走到了地下监狱的下一层。一个身着白袍蒙着面的人从深处走出来,接过了那个老人的尸体。



  这个白袍人,应该就是和教廷合力围攻血族的那些人。可是,如果他们是寒玉门的人,那么他要尸体做什么?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安亦晴的脸色有些变了。她的透视眼继续跟着那白袍人走进了密室。密室中,数十名白袍人席地而坐。他们围成一个圈,首尾相连。在圈子里面,有一个大大的水池。安亦晴定睛一看,水池里竟然装满了血!



  那白袍人拖着尸体,一步一步走向血池。然后,他把那位刚刚死去的老人的尸体用力一扯——血雾弥漫!白色的袍子溅上猩红的血液,诡异而凶残!



  紧接着,那些白袍人迅速双手掐诀,血池中的血水开始渐渐泛起了波纹。一股巨大的威压充斥着整个密室,空气似乎都要爆炸了。



  安亦晴瞳孔一缩,脸色猛变。他们是在——施展禁术!



  奇门遁甲,和其他的功法是一样的,都存在正邪之分。所为禁术,也可以理解为是邪术,需要用人的血液来做引子,用来达到提升实力的目的。在禁术中,有许多杀人大阵可以用人的血液做药引,这样,杀伤力无穷!



  只不过,想要完成一个血阵,至少需要几十条刚刚死亡的尸体的鲜血做引。一般修炼者都不会这样做,毕竟,造孽太大了!



  安亦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中的震惊。这些人太恐怖了,必须要在血阵还没有完成之前,彻底解决他们!



  心中正想着,忽然,心头涌起了一阵危机感。安亦晴的身子条件反射的向一旁一偏,一道凌厉的攻击在同一时间从她的耳际擦过。破空的尖锐嘶鸣声炸响在她的耳际,同时在告诉她刚刚那一刻是有多么危险。



  高手!破虚为神的高手!



  安亦晴向后连退几步,浑身气势全开,警惕的盯着远处的黑影。



  那黑影缓缓走了过来,夜色下,他的身上笼罩着白色的袍子,脸上蒙着罩巾,只露出一双充满了死寂的眼睛。安亦晴死死的盯着他,在透视眼下,那个人罩巾下的面孔暴露无疑。竟然是一张烂脸!溃烂的,恶心的,充满了丑陋的烂脸!他的脸上,只有眼睛是完好的,就连鼻子和嘴巴,也好像是扭曲的黑洞,让人心生恐惧。



  安亦晴并没有被吓到,她盯着那双眼睛,眼底渐渐有暗潮涌动。



  “……萧玉?”她试探的喊了一声。



  白袍人脚步忽然一顿,眼底的死寂刹那间变成蚀骨的恨意。眼中的熊熊烈火似乎要将安亦晴焚烧成灰,令人绝望,窒息!



  她猜对了!这人真的是萧玉!



  心,渐渐的沉到了谷底。萧玉不但没有死,竟然还成了破虚为神的高手。那些白袍人和血阵,也一定是他的杰作。



  眸子一冷,清影剑凭空出现。安亦晴脚步一定,身子化为一道虚影,凌厉的冲向萧玉。



  萧玉必须死!



  在安亦晴动的同时,萧玉也动了。他没有正面迎上安亦晴,竟然连连后退。安亦晴柳眉一挑,心觉有诈。



  果然,萧玉忽然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圆形物体。他看着安亦晴,眼睛忽然流露出诡异的笑意。圆形物体被按下,发出尖锐的警报声。整个教廷顿时灯火通明,无数人向这边涌来!



  该死!



  狠狠咒骂一声,安亦晴愤怒的只想杀人。她眼睛扫了一圈四周,银牙一咬,再一次冲向萧玉。



  就算杀不了你!也不会让你好过!



  砰——巨大的掌风伴随着剑气呼啸而去,萧玉一个不察,被安亦晴的攻击掀翻在地。安亦晴心中愤怒,下手毫不留情。她再一次冲上去,清影剑直指萧玉的心口!



  萧玉身子一扭,看看躲过心口的位置。忽然,他对面的安亦晴诡异一笑,他心中一惊,便觉不好。



  然而,为时已晚,数百根含着剧毒的梨花针暴雨般刺向萧玉。萧玉脸色一变,身子迅速扭开,却仍然躲不过数百根梨花针的袭击!疼痛和蚀骨的灼热感瞬间蔓延了五脏六腑,萧玉脸色大变,中毒了!



  远处的教廷众人终于赶到,安亦晴收回清影剑,跳上朱雀的后背。



  “萧玉,好好享受我送你的见面礼吧!”



  火红的朱雀清唳一声,刀刃一般的双翼在人群中凌厉扫过,直冲天际!



  赶来的众人被猫二肥的羽翼砍得七零八落,当他们从地上站起来时,已经不见了安亦晴的身影。



  萧玉跪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一滴滴落下。他捂着胸口,心头一阵一阵生疼。



  “哦萧先生,你没事吧?”一名主教跌跌撞撞跑过来,担忧的问。



  萧玉站起身,一把推开那名主教,脚步虚浮的向地下走去。



  “哼!傲什么傲?不过是被人遗弃的疯狗罢了!”一个骑士不屑的冷哼。



  “闭嘴!教廷现在需要他,不许得罪!”



  骑士嚅了嚅嘴,将口中的话咽回肚子里。他看着萧玉离去的背影,心中嗤笑,等杀光了血族,就该轮到你了!



  再说另一头,安亦晴几人逃出去之后,直奔和夏皓约定的地方而去。猫二肥降落在地面,安亦晴从它的后背上跳下来。



  “小晴,怎么样?受没受伤?”夏皓第一时间冲出来,一脸担忧。



  安亦晴笑着摇了摇头,“不仅没受伤,还有很大的收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去。”



  一行人很快就回到了酒店,这家酒店周围,此时已经被血族的人秘密的监控了起来。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出他们的眼睛。



  “耗子,你通知布鲁赫老亲王和艾迪,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飞过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们。”



  夏皓微怔,随意点点头,“好,我马上就通知他们。”



  打过了电话,夏皓看着安亦晴,“小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呢?你见到了吗?”



  “见到了,的确是寒玉门的人。萧玉发现了我,被我伤了。还要感谢唐门的唐伯伯送我的暗器,数百根剧毒无比的毒针刺进萧玉的身体,想必够他受的。”、



  夏皓一听,大掌一拍大笑起来,“好样的!要是我,就再多刺几根!这混蛋我早就想收拾他了!”夏皓对萧玉恨得牙痒痒,当初要不是这个男人,小晴也不会在凤鸾山上生死不明。这人,该死!



  “耗子,我给你看个人。”安亦晴忽然神秘一笑,走进卧室。夏皓一怔,看了龙子轩几人一眼,也跟着走了过去。



  他走进卧室中,白光一闪,大床上凭空出现了一个昏迷的女人。



  “这是?”夏皓挑了挑眉,等待着安亦晴的解答。



  “这个女人,和布鲁赫老亲王还有艾迪有关。”



  夏皓身子一震,脑中一抹白光一闪而过,“她是……艾迪的母亲?!”



  安亦晴点了点头,“正是。她叫凯瑟琳,是教廷的前任圣女,也是布鲁赫老亲王的妻子和艾迪的母亲。不过耗子,事情似乎并不像我们推测的那样。”



  安亦晴把她在教廷中发现凯瑟琳的经过和两人的对话都说了一遍,夏皓眉头紧皱,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小晴,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小心一些好。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我担心凯瑟琳会撒谎。毕竟,当初她为了夺取紫金原血,甘愿变成一个血族。这女人这么狠,保不定她会用一出苦肉计来引你上钩。”



  “我明白你说的意思,我会小心的。”安亦晴和夏皓是同样的想法,对于凯瑟琳,她持保留意见。毕竟这个女人当初能对自己那么狠,也说不准现在仍然是苦肉计。教廷早就知道他们来了,说不定,凯瑟琳就是他们用来吊住血族的筹码。



  “一切还是等老亲王和艾迪来了之后再说吧。这是他们的家人,他们更有权利决定一切。”安亦晴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疲惫的肩膀,走进客厅瘫在了沙发上。夏皓看着她一笑,去厨房洗了些水果,又给她倒了杯牛奶。



  “大功臣,今天辛苦你了。晚上没有正餐给你吃,姑且先吃些水果垫垫肚子吧。”



  安亦晴看着被装在果盘中的水果,会心一笑。



  “耗子,你还记不记得高二那年开始上晚自习。要好晚才放学,你担心我饿肚子,就每天从家里带来好多水果给我吃?”



  夏皓温和的笑了笑,神态中隐隐流露出曾经的憨厚,“当然记得。那时候我爸妈知道我每天给你带水果,特意买了好多新鲜的瓜果放在冰箱里。有时候我都以为,你才是他们亲生的闺女!”



  “哈哈,伯父伯母对我的确特别好。对了,他们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一提起父母,夏皓的眼睛便笑弯了,“托你的福,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老两口每天下下棋,逛逛公园。最近和附近的邻居组建了一个义工团队,每天都会去孤儿院帮助那些小孩子。小晴,幸亏有你,才让他们二老活了下来。”



  “说的什么话?当初那么多好吃的,我不能白吃对不对?以后日子还长,我来英国的次数不会少。到时候啊,我就去伯父伯母那里蹭饭。小雪前几天还跟我说,伯父伯母又研究了很多新菜色,准备把国内的连锁酒店挪到英国来。唔,到时候我一定会让这边分公司的所有员工都来捧场。”



  夏皓笑得合不拢嘴,父母健康平安,爱人温柔可爱,朋友意气相投,这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早已经练就了一声上位者气息的他,在安亦晴面前暴露了自己的憨态。他憨憨的挠了挠后脑勺,像以前那样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耗子,你和小雪是不是该结婚了?”安亦晴忽然问。



  夏皓一愣,随即苦笑一声,“我也想啊。但是小雪说,她想等劫数过去之后,确保你安然无恙再结婚。你和顾将军当初不是没有在俗世举办婚礼吗?她想到时候和你一起办。”



  安亦晴扯了扯嘴角,眼圈有些红。阮雪竟然说了和顾婷婷一样的话。那时,她从白虎族回来,就问了安之航结婚的问题。安之航说,顾婷婷想等到劫数离开之后,和她一起在俗世举办婚礼。所以现在只是领了证,并没有公之于众。没想到,今天阮雪竟然说了相同的话。



  人活在世,能够得到两个这么好的朋友真心相待,是她的福气。



  半个多小时后,布鲁赫老亲王和艾迪到了。两人累的满头大汗,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安小姐,夏先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老亲王喝了杯水,终于喘匀了呼吸。艾迪坐在他旁边,同样抬头看着安亦晴和夏皓。



  安亦晴站起身,脸色有些肃穆,“老亲王,艾迪,我今天晚上去教廷遇到了一个人。你们跟我来吧。”



  安亦晴走进卧室,老亲王和艾迪互相看了一眼,不知怎的,心竟然沉了下来。



  两人跟着安亦晴走进了卧室,目光落在了床上的那个女人身上。艾迪皱了皱眉,一个熟悉感涌上心头。布鲁赫老亲王却是如遭雷劈,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这……”



  “老亲王,你应该对这个人很熟悉吧?她是你的妻子,凯瑟琳。同时,也是艾迪的亲生母亲。”



  艾迪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身子一晃,连连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稳住。那双一向慵懒的碧蓝色眼睛此时布满了痛苦和震惊,他望着躺在床上骨瘦如柴的女人,这就是他的母亲?那个为了教廷宁可牺牲自己儿子的母亲?!



  “两位,我知道凯瑟琳让你们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有些话我还是不得不说,事实……似乎和我们推断的有些出入。”



  布鲁赫老亲王从震惊中渐渐回过神,他有些呆愣的看了安亦晴一眼,条件反射的说了一句,“什么出入?”



  安亦晴把从凯瑟琳嘴里听到的信息一五一十的告诉给艾迪和老亲王,父子二人的脸色从震惊和难以置信,变得愤怒憎恨,最后变成了心痛。



  “情况就是这样,凯瑟琳说艾迪之所以会中毒,是因为教皇送给她的那个隐藏剧毒的镯子。她每天带在身上,毒素一点一滴的渗透进体内才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老亲王,艾迪,这件事情孰是孰非我并不清楚。亲王殿下,你是凯瑟琳的枕边人,是最有资格判断事情真伪的。我和夏皓都相信你的判断力和决定。”



  布鲁赫老亲王的眼神渐渐恢复了明朗,他抬起头,感激的看了安亦晴一眼。



  “亲爱的小晴,谢谢你为我们父子做了这么多。也谢谢你和夏先生的信任。我曾经做错过一次,不会再让自己错第二次。我不会让你和夏先生失望,这件事情,我会做出最正确的判断。现在,小晴请你把她弄醒。有些话,我要当面和她谈谈。”



  安亦晴走到床边,拿出一颗药丸给凯瑟琳吃了下去。几秒钟后,凯瑟琳的身体动了动,缓缓从昏迷中睁开了眼睛。



  这时,艾迪忽然转身,落荒而逃般离开了卧室。凯瑟琳睁开眼睛的一刹那,正好看到了最后的背影。



  “艾迪……那是艾迪!那是我的儿子!”凯瑟琳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自己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的脸上迅速布满了泪水,悲痛欲绝。



  安亦晴将她按下来,“凯瑟琳,老亲王在这里,你现在需要和他好好谈谈。艾迪只是一时半会无法接受而已,你必须给他时间!”



  凯瑟琳嘴里不断的念叨着艾迪的名字,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无声的哭泣。安亦晴看了一眼同样悲痛的老亲王,给他使了个眼色,离开了卧室。



  轻轻关上卧室的房门,将空间留给了的分别一百多年的夫妻。安亦晴走进客厅,看到了落地窗前那个高大却充满了落寞和无助的背影。



  夏皓站在艾迪身后,转身对着安亦晴耸了耸肩。艾迪似乎……听不进去他的劝慰。



  “我来吧,时间太晚了,你先回房休息吧。”安亦晴说。



  夏皓点了点头,“这样吧,我去给你再开一个房间。这间被凯瑟琳夫人用了,你总得有地方住。”



  安亦晴没说话,只是沉默的应了下来。



  夏皓走了,卧室里时不时传来凯瑟琳痛苦的哭声。艾迪和安亦晴一前一后站在客厅里,无声无息。



  “小晴……”艾迪忽然开口,他的声音中带着沙哑和痛苦,“她说的……是真的吗?”



  安亦晴摇头,“艾迪,我不知道。我在教廷遇到她的时候,她被人绑在床上。我不知道是教廷故意这样做,还是事实就是如此。我相信,布鲁赫老亲王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艾迪的肩膀颤了颤,“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我该怎么做?……”他的背影充满了迷茫和落寞,在一百多年没有母亲的日子里,他刻意的逃避这个问题。现在,面对着亲生母亲,一向游戏人间的他瞬间变成了一个小孩子,迷茫,无助。



  安亦晴很理解他的感受,她走上前,和艾迪并肩站在落地窗前。



  “如果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将拥有全世界最好的母亲,这是一种福气。”



  “可是……她是教廷的人!当初也是为了夺取紫金原血才嫁给父亲的!”艾迪的情绪有些激动。



  “但她最后选择了丈夫和儿子不是吗?”安亦晴反问,“不管她当初嫁给你父亲的目的是什么,至少,她和你父亲在一起的时候,是真心的对他好。她被老亲王所感动,真正的爱上了她。她心甘情愿放下教廷圣女的身份和从小在心中根深蒂固的信仰,成为血族的一员,甚至为了心爱的人怀上孩子。艾迪,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一个女人。她爱你,她心甘情愿为你放下一切,信仰、身份、追求、责任,放下所有的一切来爱你。你会怎么做?”



  艾迪沉默不语,半晌后,他开口,“如果真遇到那样的人,即便我不爱她,也会从心底里尊重她。”



  “那不就得了?既然你自己都这么说,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安亦晴笑了,“凯瑟琳最初的目的也许是不好的,但是她最后却是真的想和你的父亲和你生活在一起。只不过,教廷的人不容许背叛。艾迪,如果凯瑟琳说的都是真的,我建议你试着去接受她。如果你看到了她身上的伤,就会知道这些年她过的有多苦。”



  艾迪紧咬牙关,双拳紧握,猛地抬起头,收回了眼中的泪水。他用力点了点头,“用过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愿意用余生去爱护她,呵护她!”



  安亦晴欣慰一笑,她和阿霖的朋友,都是一些敢爱敢恨的人。



  布鲁赫老亲王在卧室里待了很久,直到天空的东方泛起了鱼肚白,他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出来的那一刻,安亦晴似乎感觉到他老了好几岁,却又觉得他的步伐似乎轻快了许多。



  “怎么样?”艾迪急忙站起身,问。



  老亲王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轻轻的把卧室的门关上。安亦晴一看,笑了。老亲王的一个细微的动作,已经表现出了他的选择。



  “凯瑟琳睡了?”



  “睡了,她的身体很虚弱,又哭了好久,已经睡下了。只不过,似乎她的梦里有许多痛苦,总是感到不安。”



  “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人长期处于惊悚恐惧的环境中,即便在梦中也会焦躁不安。这是心里问题,需要慢慢治疗。”安亦晴给老亲王倒了杯水,“老亲王,坐下说话吧。我和艾迪,已经等了很久了。”



  布鲁赫老亲王感激的看了安亦晴一眼,端起水杯一饮而尽。他坐在沙发上,看着脸色平静的安亦晴和一脸忐忑的艾迪,深深叹了口气。



  “凯瑟琳和我说了很多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我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安小姐,我很清醒,我想告诉你和夏先生我的决定。”



  安亦晴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凯瑟琳……她说的都是真的。我能感觉得到,在以前的相处中,我也发现了许多苗头。”老亲王吐了一口浊气,“那时我和她刚结婚不久,有时候总是看见她自己一个人对着窗外默默发呆。经常,她会问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如果她是我的敌人该怎么办?如果她做错了事,我会不会原谅她?小晴,你和顾将军真心相爱,应该知道,如果一个女人不爱她的丈夫,是不会问这些毫无营养的问题的。”



  安亦晴耸耸肩,表示肯定。一个女人,在爱一个男人的时候,总会问他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比如,你爱不爱我?我好不好看?如果我走了,你会不会找我?在许多男人眼里,这种问题简直是毫无营养。但是只有女人和疼爱她的男人明白,这是女人深爱对方的表现。



  “我也是迟钝,直到今天才知道凯瑟琳竟然像我深爱她一样的深爱着我。她心甘情愿的为我怀了孩子,也真的想就这样和我过一辈子。但是那个该死的教皇却打破了这一切!”老亲王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去生撕了那个教皇。



  “老亲王,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这并不足成为你选择相信凯瑟琳的证据。”



  “是的,这只是我的猜测,并不是证据。”老亲王点了点头,渐渐平静下来,“小晴,我刚刚检查了凯瑟琳的身体,她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和淤青。血族拥有强大的自我治愈功能,如果不是教廷的人频频对她施暴,以她的身体恢复力根本不会留下那么多旧伤!小晴,你是个医生,你应该能看出来许多伤都是好多年以前形成的!如果凯瑟琳真的和教皇一起演了一场苦肉计,她何必被人施暴了那么多年?!”



  安亦晴看着老亲王,忽然就笑了。



  老亲王平复下激动的心情,看着安亦晴微微一怔,“小晴,你……早就知道了?”



  安亦晴耸了耸肩,“当然,不然你以为以我的谨慎小心,会把一颗定时炸弹带回来?”



  早在教廷的时候,她就用透视眼检查了凯瑟琳的全身。伤痕,到处都是伤痕。血族本身就拥有着强大的自愈能力,但是凯瑟琳身上的上有许多是好多年前造成的。比如十年前,破了一个伤口。伤口刚刚愈合,又被撕开或者重新添加了新伤口。久而久之,即便治愈能力强大如血族,也不可能将伤口复原了。由此可见,这些年凯瑟琳的确一直在被虐待,残忍的虐待!



  而且,她自己就是一个母亲。她很了解一个真正的母亲该有什么样的眼神。凯瑟琳的眼中,提到老亲王时是悔恨和思念。而提到艾迪时,却是充满了小心翼翼和卑微的希冀。那是一个母亲最卑微的奢望,她想见一见自己的儿子。



  在那一刻,安亦晴就已经确定,凯瑟琳说的是真的。只不过,这些不能由她来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老亲王不走出这个坎,不想明白,这段感情将无法完整修复。



  “老亲王,我想你可以把你的夫人接回去了。夏先生说了,他已经同意了。”安亦晴笑着说。



  布鲁赫老亲王愣在了那里,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回神,眼中充满了感动。



  “谢谢!谢谢小晴!谢谢夏先生!”他站起来,一向充满了绅士风度的他第一次手足无措,“我、我……”



  “别一个劲儿的我了。”安亦晴笑出声,“凯瑟琳的身体很虚弱,这些年教廷一直拿她做实验,尝试了无数种净化血族的方法。她的元气大伤,必须带回去精心调理。我这里有些药,是之前小雪受伤时给她炼制的,正适合凯瑟琳服用。你先拿回去用着,等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再重新炼制。艾迪,你的母亲回来了,记得你刚刚说过的话。”



  老亲王激动的接过药,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道谢了。安亦晴对他们家的恩情,简直是说不完!艾迪看着安亦晴,一脸感动的抱了抱她。



  “好朋友,道谢的话我不说了。一切都记在心里。”



  安亦晴浅浅的笑着,“行了,快点带着凯瑟琳回去吧。记得,她需要静养,绝对的静养。我建议你们让小雪照顾她,毕竟现在血族中对她身份抱有怀疑的人很多。小雪是耗子的爱人,是血后。大家都会对她有所忌惮。对了,这也是你们夏先生的意思。”



  老亲王和艾迪连连点头,再三让安亦晴向夏皓转达自己的谢意,才带着凯瑟琳离开了梵蒂冈。不是他们不愿意留下,英国那边的大本营必须有人保护。他们今晚出来了好几个小时,已经很危险了。



  布鲁赫一家人离开了,安亦晴坐在沙发上,看着已经蒙蒙亮的东方,笑着吐了口气。人这一辈子,能遇到多少爱的人?遇到了,就珍惜吧!



  ……



  安亦晴从床上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她换了身衣服走出卧室,见夏皓和巴赫亲王几人正围在沙发前低声讨论着什么。



  “小晴醒了?快来,有消息!”夏皓一脸欣喜,“刚才传来消息,教廷那边发现凯瑟琳丢了,已经乱成一锅粥了!而且,昨晚萧玉受伤不轻,教廷派了好多医生过去,听说到现在也没有度过危险期。”



  安亦晴在沙发上坐下,喝了一口柠檬水,笑得一脸意味深长。她的目光在夏皓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红唇轻启,“你们觉得,趁着教廷正乱的时候,我们掺和一脚怎么样?”



  “我也正有此意!”夏皓一拍大腿,“教廷现在正乱着,如果我们做点儿手脚……”



  “等等,夏先生,安小姐。我们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直接进攻呢?”一向是好战分子的巴赫亲王提出异议。



  夏皓笑着一脸灿烂,他看着巴赫,“亲爱的巴赫亲王,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现在教廷的元气还很充足,这些混乱并不能让他们彻底乱了阵脚。现在我们需要做两件事,第一,趁乱继续添麻烦,坑到让那么教廷分子怀疑人生。第二,小晴还有秘密武器要使用。完成这个武器需要一些时间,在此之前,我们不要随意开战。”、



  原来是这样!巴赫亲王恍然大悟,现在对于夏皓和安亦晴两个人,他是一万个信服。颇有些他们让他跳楼,他就不会去上吊的崇拜感。



  “那夏先生,安小姐,我们该怎么做?”



  夏皓和安亦晴齐齐神秘一笑,小白牙在阳光下泛着微微冷光。



  ……



  傍晚,混乱了一天一夜的教廷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夕阳的余晖洒在教廷建筑的顶端,为这平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夕阳很快就落下,夜幕降临,教廷渐渐陷入了平静。



  这时,几个身影在夜色中迅速一闪而过,除了夜色中的一抹微风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由于安亦晴的入侵,教廷的戒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森严。教廷外面,一队队教廷中人不停的巡逻,确保任何一个死角都不会被忽略。但是,他们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隐身术的东西。



  安亦晴施展了隐身术,坐在龙子轩的背上再一次潜入了教廷内部。她手中拎着一个大白桶,里面装着不明液体。然后,一根长长的管子一头插入液体中,另一头安亦晴拿在手里。



  “子轩,速度慢一点,再低一些。好,就是这里。”



  安亦晴站在龙子轩的龙背上,将长长的管子对准了围墙内的墙根。一直捏住的管子一松,大白桶里面的液体顺着管子留向外面。



  “猫猫,放火!”



  “得令!老大您瞧好吧!”



  猫二肥娇笑一声,小嘴一张,蓝色的火焰从口中直喷向液体喷溅的位置。顷刻间,大火熊熊燃烧起来,顺着安亦晴液体洒下的方向,连成了一条火带!



  是汽油!那大白桶里装着的,是纯度最高的汽油!



  龙子轩继续往前走,安亦晴站在他的背上,拿着管子将汽油沿路一直撒下去。身后的蓝色火焰在油带的召唤下,窜的老高,越烧越兴奋。



  很快的,整个教廷都炸了起来。无数人尖叫着“着火啦!”,一边逃也似的往出跑。



  龙子轩的速度很快,只是几分钟就在偌大的教廷中转了一圈。大白桶中的汽油全都用光了,安亦晴满意的拍了拍手,“打道回府!”



  紫金巨龙龙身直上云霄,载着安亦晴几人冲进茫茫夜色之中,将一片火海留在了身后。



  一分钟后,安亦晴带着龙子轩四人出现在酒店房间里。焦急等在房间里的夏皓和巴赫亲王几人瞬间围了上来。



  “怎么样?”



  “搞定!我出马,还会有什么问题?你们如果感兴趣可以出去看看,现在教廷总部已经是火的天下了!”



  夏皓噗嗤一声笑出来,提着的心也落了回去。



  倒是巴赫亲王,似乎有些觉得不过瘾,“啧啧,教廷的人那么多,一会儿就能把火扑灭吧?真想看看教廷被烧成灰的样子。”



  安亦晴笑而不语,倒是猫二肥,麻花小辫一甩,白了他一眼。



  “本姑娘是堂堂东方神兽朱雀是也!吐出来的火岂是你们这些凡人能够扑灭的!等着吧,再过一个小时,教廷就真烧成灰了!”



  巴赫亲王一脸不信的看向安亦晴,见她笑着点点头,心中震了一下。



  他重新打量了一眼猫二肥,这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丫头片子,难道真的是东方的神兽朱雀?真人不露相啊!



  血族的人都没有出去看热闹,他们打开梵蒂冈的新闻看了一会儿。果然,教廷总部失火这件事成了最大的新闻话题,新闻频道特意打乱了原计划,插播了这则报道。



  “哈哈,老大,我们成恐怖分子了!”猫二肥大笑不已。



  安亦晴耸了耸肩,皮笑肉不笑。恐怖分子又怎么样?教廷不让我们好过,那么他们也别想安稳的活着!



  ------题外话------



  继续万更,啦啦啦~



  基友女强宠文《嫡女纨绔:世子多保重!》郭米米



  女强男强,爽文虐渣



  简介:传言,商贾苏家有三女:



  苏大小姐智谋过人,一双妙目看透人心;二小姐貌如天仙,倾国倾城又倾世;三小姐……嗯嗯嗯,鸾国人有云:三小姐,妙不可言,实乃妙不可言也~



  三小姐没来帝都之前,帝都有四大骄子,三小姐来到帝都之后,帝都一夜之间冒出了四大祸害!



  三小姐没来帝都之前,帝都的某世子本是太子之师,可谓儒雅风姿公子风流且颇受世人推崇,三小姐来到帝都之后,某世子日渐形象不佳且“命不久矣”。



  然而某一天,某个“命不久矣”的世子一不小心就被“枕头风”吹的造了反。



  精品小剧场尽在米米简介中。



  本文一对一,女强男强,且看一代女纨绔如何虐渣“虐世子”!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

溺宠之绝色毒医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nichongzhijuesedu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生之独行刺客传承基地一等家丁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科技大仙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