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251章,二更

慕川向晚 | 作者:姒锦 | 更新时间:2018-05-17 01:35:45
推荐阅读:新现代逍遥录宠物小精灵之冠军都市超级医仙技艺天王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首长老公,太闷骚!我家总裁有猫病都市大武帝归来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我的尤物老婆
  今天这一章写得有些沉重。

  向晚写完,回复了几条读者书评,又去群里溜达了一圈,再在网上查了一会资料,再看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她伸个懒腰站起来,突然想起……屋里还有个白慕川。

  在她码字这个过程中,他好像一声未吭,也一直没有来打扰,太配合了吧?

  向晚以前常听作者朋友吐槽,因为爱人不了解这个行业的特殊性,总是隔几分钟就找来说上几句话,特别影响思路,经常闹得关系不和……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上道。

  向晚笑嘻嘻地回头看他。

  此刻,他正懒洋洋地躺在向晚的被窝里,低头看手机。

  这家伙,单独开了一个房间,是用来做摆设的么?

  向晚见他看得投入,慢慢推开椅子,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突然“哇”地一声,准备扑过去吓他。

  然而,无效。

  白慕川面无表情地抬头,“好了?”

  向晚收回手,尬地不行,“好了。”

  白慕川眼神示意一下,“站着干什么,洗漱去呀?”

  呃!向晚眯起眼,笑得有点贼,“这夜深人静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好像不太好吧,大人?”

  白慕川点头,“是不太好。”

  一秒后,他补充:“不过为了你的安全,大人就牺牲一下吧。”

  “……”

  向晚哼一声,嗔他。

  白慕川正面迎上来,目光噙笑,不怂。

  对视几秒,向晚吐个舌头,转身拿了自己的睡衣,去了卫生间。

  ……

  一个人洗完澡,看着镜子里的脸,向晚有点想笑。

  刚才她干什么了?好像冲白慕川吐舌头了?

  在向晚的印象中,以前在老妈面前,都很少做这样孩子气的举动。

  她一直是沉稳,懂事的乖乖女。

  家里的条件,让她有时候连撒娇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白慕川有毒!

  跟他在一起久了,她不知不觉变得娇气起来。

  女人啦!果然是需要男人宠的。

  向晚一边想,一边笑,敷一个面膜在脸上,慢慢趿着拖鞋出去。

  白慕川换了一个更加销魂的姿势靠在她的床头上,被子刚好搭在腰间,单薄的衣服遮不住他有料的身材,就像一团会勾人的磁铁似的,忍不住就想看。

  向晚看一眼,挪开,再看一眼,又挪开。

  最后,她索性借着面膜的掩护肆无忌惮地欣赏那一副“美男轻睡图”来。

  “嗳,你真不过去睡啊?”面膜让她的声音含含糊糊。

  “我帮你吹头发吧?”白慕川就像没有听见,反过来问她。

  向晚一怔。

  “呃!好吧。”

  她坐在凳子上,拿背对着他。

  白慕川拿了一条毛巾来,为她擦拭头发,等水气都干了,又把酒店的吹风机拿出来。

  呜呜的吹风声音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长长的沉默,是一个很好的独立思考时间。

  等头发差不多吹干,向晚把这次的南木行动也理了一遍。

  她回头看白慕川,眉头微微一皱,“白慕川。”

  “嗯。”

  “我们过去统共就七个人啊?”

  “嗯?”白慕川挑挑眉,“怎么了?”

  向晚目光微暗,把刚才想到的问题抛给他。

  “刚刚我写完更新上网查了一下,南木那个地方非常混乱,治安情况相当糟糕。大山沟里,随便死上几个人,根本就不会被人发现,尸骨都找不回来……网上说,当地的警察拿那些人都无能为力……而且,目前来看,暗门的人又扎在那里,咱们就这样赤手空拳的过去,会不会以卵击石啊?”

  白慕川慢条斯理地抬了抬眼皮,“谁说我们赤手空拳?”

  “……不是吗?”

  “我们有七个人,七大金钢。”

  “……”

  “来,你摸一摸。”

  “嗯?”摸什么?

  向晚看白慕川牵起她的手,有些困惑。

  他却突然莞尔,笑得有点暧昧,“闭上眼睛。”

  “搞什么啊?”向晚满肚子疑惑,不过,还是依言照做,慢慢闭上了眼。

  白慕川拉着她的手,慢慢往他的腰间探去。

  一个硬硬的东西,抵在了向晚的手背上。

  那触感太灼人,刚刚一接触,她就像被烫了手似的,飞快收回。

  “白慕川。”向晚咬牙,脸上瞬间变色,红得仿若滴血,“我在跟你说正事呢,你干什么呢?”

  “我……干什么了?”白慕川看着她小女人模样,生着气却不敢睁眼的娇羞,忍不住笑,又忍不住被她娇脆的声音酥了一身的骨头。

  “向晚。”他逗她,“你摸到什么了?”

  “我管你——”向晚想把手从他掌中收回,他却不允许,又把她拉了回去。

  向晚紧张得智力失衡,心脏狂跳不已,呼吸都不畅快了,哪里还能有更多的思辨?

  “白慕川!再这样,我阉了你啊——”

  向晚低吼着,咬牙睁眼,却撞上白慕川一脸的促狭。

  嗯!?难道不是……?

  向晚往她手碰着的地方看去。

  只是他的腰,只是他的腰而已啊……

  为什么这么硬?为什么这么硬?

  她微微张嘴,说不出话。

  见状,白慕川再也忍不住了,暴笑一声,揉一下她的脑袋。

  “我的小傻瓜哟!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在他的笑声里,向晚眼睁睁看着他把衣服撩了起来,露出扣在皮带上的枪袋以及里面的手枪。

  “……”

  是她太急了,太羞了。

  如果不是刚刚碰到就溜,摸一下就明白了的。

  “神经啊!你直接告诉我不就行了吗,还摸什么摸?”

  向晚迅速为自己挽尊,恼火地瞪他一眼。

  然后,又瞄向那把手枪,怀疑地问:“就靠它?”

  一把手枪和几发子弹,能干得了什么事儿啊。

  “说不定人家手上有微冲、重机枪、火箭筒呢?”

  “……”

  这一次轮到白慕川无语了。

  “你警匪片看多了吧?”

  “……”向晚挑挑眉,“难道没有?”

  “这个……还真说不准。”白慕川严肃脸,“所以,向晚,为了你的安全,我希望你——”

  “停!”向晚翻个白眼儿,“我刚在书里已经写过这段了。方夜阑都妥协了,愿意带着荣小暖一起去,你为什么不肯?难道堂堂白sir,竟不如夜sir乎?”

  “乎你个头啊!”白慕川笑着敲她的脑袋,“行,我说不过你。”

  “乖!”向晚奖励的拍拍他头,又道:“不过,我们的安全还是很重要的,得做好充分的准备……”

  看她皱巴巴的脸,白慕川失笑,“凶险是有,我们当然也有准备。还有,当地警方也会配合我们。”

  听他这么说,向晚绷着的心弦又松了些许。

  “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呢,你们带着这玩意,怎么过的安检?”

  白慕川:“在西市才拿到的啊,傻姑娘。”

  “哦。”

  枪支管制极其严格,但刑警办案是允许配枪的。

  更何况,是重案一号这样的刑警组织?

  向晚点点头,不再继续追问这个问题,而是转头去卫生间洗面膜。

  等她把自己的脸蛋儿收拾好出来,发现白慕川又已经睡到她的被窝里去了,那懒洋洋的样子,就像快要睡着了似的。

  就这样睡吗?

  两个人一起?

  向晚心跳得有点快。

  她默默咽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从另一边过去,掀开被子,一溜烟儿把自己塞进去,紧紧裹住。

  “嘶,有点冷。”

  “冷?”白慕川侧过来,“开着暖气的……”

  “是吗?哦,可能我身体虚,有点儿怕冷。”

  “你不是身体虚,你是心里虚——”白慕川本想逗她一下,看她这紧张的样子,又忍不住笑,“放心吧,朕还没那么饥渴!”

  向晚的小心思被看穿,有点小尬,“嘿嘿,不敢那么误会大人。毕竟我们目前是盖着棉被纯聊天的好同志关系……”

  “……”谁要跟她盖上棉被纯聊天了?

  白慕川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高尚,纯洁……是要付出代价的!

  向晚看他目光沉沉的,像长出了钩子,赶紧拿过手机。

  “我看一下书,你自便啊!”

  同床共枕,是需要勇气的啊!

  不知道纠结什么,第一次,总是为难……

  向晚拿着手机在翻看,一开始注意力根本没在上面。

  可很快,她就惊喜地呀了一声,“又更了!”

  沐二少果然没有食言。

  就在她今天写更新的时候,沐二少居然又写了一章。

  不多,两千多字,有一个剧情的小推进,惹来粉丝们的惊叫,疯狂打赏。

  “哦天!这位老兄,真乃奇人也!”

  向晚对沐二少的好奇心,愈来愈重。

  可沐二少这个人,掩藏得实在太深了,谁也不知道他本尊是谁——

  向晚暂时把白慕川抛在了脑后,认真看起书来。

  她很兴奋,可两千字实在太少,好像刚刚开始看,转眼就又结束了。

  “真是短小精悍啊!”

  看到结尾,向晚不免怅然若失——

  “唉!怎么办啊!好想钻到沐二少的大脑里去,看看接下来的剧情,到底是怎样的啊!”

  她自言自语的感慨。

  话音未落,连人带被子被白慕川卷了过去,他大力一揽,把她紧紧摁在怀里。

  “干嘛?”占色趴在他的胸膛上,哭笑不得。

  “向晚,你为了男神把自己男人冷在一边,你觉得合适吗?”

  “……不合适。”人在他身上,不得不低头。

  呵一声,白慕川笑了。

  他的手顺着她的腰,慢慢往下,“那你是知错了?”

  腰上痒痒的,麻麻的,他的手指带来的全是电流。

  向晚哼哼唧唧地求饶,“是的……错了……啊……痒……是是是,我错了……哈哈……放开我。”

  又难受,又想笑,向晚憋得脸都红了。

  白慕川挑挑眉,哼笑一声,停下。

  “那要怎么补偿?”

  向晚看着他眼底的光,把脸侧过去,“给你亲一个?”

  “……那不是你占便宜吗?”

  “那我亲你一个?”

  “我好像也吃亏。”

  靠!向晚恶狠狠地咬向他的肩膀。

  “那我就咬死你……”

  “哈哈哈!”

  她力很小,白慕川不痛,就是心里有点痒……

  咬了几小口,他就受不住了,掐着她的小腰,一个翻身颠倒了乾坤。

  “小向晚,敢咬我?你死定了!”

  他呼吸渐重,疯狂吻她,一个绵长而眷恋的吻,把向晚心里那一点恼意都抛到了九霄云外,释放得干干净净。

  “白……慕……川!”她揪紧他肩膀上的衣料,眉头紧紧蹙起,唤着他的名字,却不知要说些什么。

  口干舌燥。

  心乱如麻。

  意识渐失。

  慢慢的,被他融化在这一波激烈的拥吻里,觉得下一秒就将要失去些什么,紧张忐忑,又无力抗拒。

  慢慢地闭上眼,她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白慕川却在这时停下。

  一双眼,邪气里仿佛带着赤光,呼吸粗重。

  “向晚……睁眼!”

  向晚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眸底一汪雾水。

  “你……不要?”

  “不能是现在。”  

  他说得很慎重,像在对她,又像是对自己的命令。

  向晚唔了一声,就见他从她身上弹起,像见了鬼似的,飞快蹿去了卫生间。

  “你先睡!”

  “……”

  我去!这叫不叫临阵脱逃?

  向晚扯了扯嘴角,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这是……缺心眼儿吧?!”

  ……

  早上的西市,雾茫茫一片。

  几个人要开车去南木,带着行李,又要走远路,都起得很早。

  向晚跟着白慕川刚从电梯下来,就在电梯门外被一个男人堵住了。

  “嗨,大美人儿……”

  那男人慵懒地倚在大理石墙上,一个大大的墨镜也遮不住他年轻英俊的脸,发型和衣着极为时尚、潮流,乍一看,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流量小生,尤其吸引向晚注意的是他的左耳,上面有一个钻石耳钉,这让看上去格外与众不同。

  “权队,你这身是……”

  向晚上下打量他,权少腾潇洒地摆了个造型。

  “吃早饭了吗?要不要……约?”

  “老子踹死你!”一只飞脚过来,带着白慕川的低吼。

  “哈!”权少腾看他拎着行李箱,丝毫不惧,“来啊!小样儿的,比划比划……”

  他摆开阵势,白慕川却收住脚,一只手拉向晚,一只手拉行李箱,从他身边仰头走过。

  “白痴!”

  ……

  ……

  
慕川向晚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muchuanxiangw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野性山村祸乱花丛冷面杀手特工倾城妃主千秋我家的葫芦娃都市医圣灵兽宠物店花都邪公子乡村修真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