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名门暖婚:战神宠娇妻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909章 番外大结局

名门暖婚:战神宠娇妻 | 作者:海鸥 | 更新时间:2018-07-12 08:18:29
推荐阅读:我家总裁有猫病新现代逍遥录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宠物小精灵之冠军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首长老公,太闷骚!技艺天王都市超级医仙我的尤物老婆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
  大厅里只穿着一个小吊带的荣思辛骑在只穿了一条内裤的杨涵翔身上,一边打一边数落着,“我让你给我换衣服,我让你偷看我,我打死你!”

  挨打的杨涵翔只是护着头,其他的地方敞开了让她打,还一边挨着打一边解释着,“你不仅吐了你自己一身还吐了我一身,我不给你换你怎么睡觉,荣思辛,我们可以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兄弟,就你那点东西还怕我看么。”

  “就算是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我现在长大了,你也不能这么对我!”荣思辛砰砰的又给了他两拳。

  T国警察听不动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可热心的邻居却听懂了,邻居把他们俩的对话跟警察学了一遍,警察听完后想撤,但见荣思辛又抡起的拳头,往前凑了一步。

  “这位小姐,打人解决不了问题,有事你跟我们说,我们替你解决。”

  荣思辛正在气头上,皱着眉头吼道:“出去!老娘教训自己家人不用你们管!”

  警察碰了一鼻子的灰,转身出了门。

  好心的邻居还帮他们带上了房门。

  杨涵翔见人都走了,笑着拉住了荣思辛的手,“别闹了,我给你换衣服的时候,特意关了灯,我啥都没看见。”

  荣思辛怒视着他,“鬼信你的话!惦记老娘这么久,逮住这个机会你还能不看我!”

  杨涵翔的脸立时沉了下来,“荣思辛,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要是想对你做点什么,还用等到今天?别骑在我身上了,赶紧下去,要不然你一会儿又该说我想占你的便宜了。”

  荣思辛狠狠的扯了下她的耳朵,这才从他的身上下来,“起来,把衣服穿上给我做饭去。”

  “我衣服还没干呢。”杨涵翔躺在地上一点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荣思辛抬脚踢了他一下,“你出门连件换洗衣服都不带吗?”

  杨涵翔手搭着头,无奈的笑笑,“大姐,为了给你带吃的,我只带了一套换洗衣服,结果昨天晚上你把两套衣服都给我吐了。”

  “你说谁是你大姐!我可没你老!”荣思辛踩着他的大腿狠狠的碾了一脚。

  “啊——”杨涵翔夸张的叫出声。

  “你就装吧!看上你昨晚睡在客厅的份上,我借你一件睡袍。”荣思辛说着快步进了卧室。

  杨涵翔笑着坐了起来,幸亏他今早趁着她没醒就从卧室里出来了,要不然他还得挨顿打。

  荣思辛把睡袍从卧室里丢了出来,刚好砸在了杨涵翔的头上,“傻笑啥呢,赶紧做饭去!”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咱俩昨晚把能吃的都吃了,你让我做什么。”杨涵翔拿下粉嫩的小睡袍在身上比划了下,“你觉得我能穿得上么。”

  “那你就光着!”

  “这可是你说的!”杨涵翔作势要脱内裤。

  荣思辛气得拿着一个抱枕砸了过来,“你还真不把我当外人了。”

  杨涵翔笑着提了下内裤,“冰箱里还有两个鸡蛋,我去给你煎了。”

  “我家都穷成这样了?”荣思辛微蹙了下眉头,“就两鸡蛋我吃了你怎么办?”

  “我饿着呗,只要不饿你就行。”

  荣思辛见他进了厨房,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了下,回到卧室后拿起手机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挂满了衣服,她的,杨涵翔的,就连床单也洗了,荣思辛吸了吸鼻子,空气中都是洗衣液的香味,她的心突然一暖。

  荣思辛怕杨涵翔挨饿,用手机叫了两份早餐。等她洗漱完了,她摸了摸杨涵翔的衣服,半湿不干的,故意一上午能干。

  荣思辛拿着手机查看了下地图,她想着杨涵翔出来一次不容易,她得带他出去玩玩。

  杨涵翔煎好鸡蛋,给荣思辛送了进来。

  荣思辛抬眸看了他一眼,“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手里拿着东西呢。”杨涵翔晃了晃手中的牛奶,“真不错,我在冰箱里还发现了一盒这个,算你命好,还有一天就过期了。”

  荣思辛嘴角抽动了下,“马上就过期了,我不喝,你爱喝你喝。”

  “是要过期了而不是已经过期了。吃点吧,等我衣服干了,我出去给你买,我算了下,咱们还有三天就能回国,我把这三天的备足了,这样你啥时想吃,我啥时就能给你做。”

  “我又改主意了,不回去了。”

  杨涵翔笑着把鸡蛋和牛奶放在茶几上,“你的主意随时都可以改。但是三天后,我肯定把你带回去!”

  荣思辛微蹙了下眉头,“你凭什么这么霸道!”

  “就凭你将来是我的!”

  荣思辛抬脚给了他一下,“想都别想,我才不会嫁给你这个鼻涕鬼呢!”

  杨涵翔笑道:“我是鼻涕鬼,那你是什么。昨晚你的鼻涕都快流到我嘴里了。”

  荣思辛嚯的一下站了起来,“胡说八道!好好的我的鼻涕怎么可能进你嘴里。”

  杨涵翔笑着坐了下来,“看来你是喝断片了,把昨晚做的事都忘了。”

  荣思辛一怔,“我昨晚都做什么了?!”

  “你昨晚喝高了,抱着我一顿亲。”杨涵翔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你看看我脖子,都是你咬的。对了,你还说,我是个好男人,你一定要嫁给我,我怕你醒过来不认账,给你录音了,还发进群里让大家给咱们俩作证。”

  “啊!”荣思辛愕然的定在原地。

  “你要是不信就进去看看,昨晚群里都炸锅了,999+,你一点点的往上翻,肯定能找到。”杨涵翔说着站了起来。

  荣思辛拿起手机进了群,满群都在议论他俩的事,说的跟杨涵翔说的差不多。更可气的是,欧阳瑞泽生怕别人看不见她的丑态,还每隔一段时间转发下她喝醉后的照片。

  “杨涵翔,你是不是想死啊!干嘛把我照片发群里!”

  “我没发啊。”杨涵翔拿出手机看了眼,“这不是我拍的,你看看背景。”

  荣思辛看了看,这个背景还真不是她家的,好像是在三姑家的酒店,“这个混蛋!啥时偷拍的。”

  杨涵翔一张张的欣赏着荣思辛的照片,笑着说道:“看来你的酒量还真不怎样,喝一次多一次,瑞泽发的这些照片简直就是个合集。”

  “就你酒量好!”荣思辛气鼓鼓的关掉微信,“等我回家的,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收拾他。”

  “关你屁事!”

  “我女朋友这么漂亮,他却给照的这么丑,我当然要收拾他了。”

  “少贫嘴!我才不是你女朋友呢!”

  “对,你不是我女朋友,你是我未婚妻,因为昨天,我已经答应你的求婚了。”杨涵翔笑着指了指牛奶和鸡蛋,“快吃吧,吃好了,你该上学去了。”

  荣思辛白了他一眼,“我今天没课!”

  “明天、后天呢?”

  “也没课。”

  “你是不是已经开始放假了,然后你骗我们,你没放假。”

  荣思辛点了下头,“你难得聪明一回……不是,你刚才说什么?说你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

  杨涵翔一脸严肃的说道:“对啊,这么重要的事,你也忘了?进群自己看去。”

  杨涵翔说着快步进了卫生间,伸手拿下自己的自己。

  荣思辛站在外面吧嗒了下滋味,又拿起了手机进了微信群,她就不信,她真的跟那个大鼻涕鬼求婚了。

  可惜,群里那么多人说话,早就把杨涵翔说的话给顶没了,等杨涵翔出来了,她也没翻出他发的那条微信。

  “别看了,吃点东西,然后收拾下,十点咱们去机场。”

  荣思辛见他火急火燎的,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干啥啊!我都说不回去了。”

  “必须回去!”

  “不回我就把你绑回去。”

  “你敢!不是,你穿着湿衣服做什么,会生病的,赶紧脱下来!”荣思辛伸手抢过他的衣服。

  杨涵翔皱着眉头说道:“那我就光着去机场。”

  “你还跟我来劲儿了是不是!”荣思辛抬手拍了下他的脸,“进去拿着浴巾裹着点,送外卖的马上就到了。”

  “你定外卖了?”

  “嗯,要不然你饿昏了,我可拖不动你。”荣思辛拧着眉头接着翻看着微信,“你几点发的消息,我怎么到现在也没找到。”

  “我也忘了,我昨晚也喝多了。思辛,听我的,你以后还是少跟人出去喝酒,你是不喝正好,一喝就多,这是遇到我了,要是换了别人,就昨晚你对我做的那些事,一般人都受不了,万一出点什么事,哭都来不及。”

  荣思辛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刚要数落他几句,就听见了门铃声。

  杨涵翔要去开门被荣思辛一把拉了回来,“还是我去吧,你穿成这样就别给国人丢人了。”

  杨涵翔笑笑,端起牛奶和鸡蛋去了餐厅,等荣思辛把早餐拿回来,两人简单的吃了点。

  荣思辛等他洗碗的时候说道:“等衣服干了,我带你去大皇宫和玉佛寺转转。”

  “你要出去玩?”

  “什么叫我要出去玩,我是陪你出去玩!”荣思辛白了他一眼,“今天一天能把大皇宫附近的景点玩完,明天我带你去清迈,后天……”

  “后天那也不去,回家,大家都在家里等着你呢。”

  荣思辛挠了挠头,“我是真不爱回去。”

  杨涵翔刷碗的手微微一顿,“思辛,问你个问题,你能回我句实话吗?”

  “有屁快放,我这个人向来有啥说啥。”

  “粗鲁。”杨涵翔关掉水龙头,看向她,“你不回去是不想看见瑞霖和珂珂吗?”

  荣思辛噗嗤笑出了声,“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么!”

  “那你为啥不爱回家?”

  荣思辛撇了撇嘴,“我不回家就是不想看见你!”

  “我有那么讨厌?”

  “你原本是不讨厌的,可我爸妈非要把我嫁给你,然后你就变的十分的讨厌了!”

  “就你这脾气,我还没嫌弃你,你倒嫌弃上我了。”杨涵翔擦了擦手,“讨厌你也将就吧,除了我没人敢娶你的。”

  “没人敢娶不是更好,我还乐的逍遥了。”荣思辛哼了一声回了大厅,她伸手摸了下衣服,撅着嘴嘟囔了一句,“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干。”

  荣思辛把衣服拿进卧室,没一会儿她换了套衣服拿着手机走了出来。

  杨涵翔狐疑的看着她,“干嘛去?”

  “不爱跟你呼吸同一个空间的空气,出去逛逛。”荣思辛不等杨涵翔说话,推门走了出去。

  杨涵翔轻勾了下唇角,他这次来,荣思辛嘴上虽然还不饶人,可她对自己的态度却跟从前不一样了,最起码她不再横眉冷目的对自己,而且还能给自己买早点还要带自己出去玩。

  杨涵翔想到这,顿时有了动力,起身收拾起了房间,房间刚收拾完,荣思辛便拎着几个袋子走了进来。

  杨涵翔连忙接了过来。

  “白袋子里的是给你买的衣服,你拿白袋子就行,赶紧换衣服去,出去晚了,黑天前回不来。”

  杨涵翔眼中瞬间升起了两团火苗。

  荣思辛白了他一眼,“干啥啊!难不成还想吃了我?”

  杨涵翔嘿嘿笑道:“不是,我是没想到你会给我买衣服。”

  “你想多了,一会儿记得还我钱。”荣思辛撇了撇嘴,把那个黑袋子拿了过来。

  杨涵翔笑问道:“没问题,我给你十倍的钱。黑袋子里的东西不是给我的?”

  “黑袋子里的是这两天吃的东西。”荣思辛拎着袋子进了厨房。

  两天!杨涵翔一听就乐了,她只买了两天的吃的,那意思,她要跟自己回去了。

  杨涵翔傻笑了会儿这才换衣服。

  荣思辛放好食物走了出来,“鼻涕鬼,问你一个问题呗。”

  “说,别说一个就算十个我也愿意回答。”

  “那么多好人家的孩子,你为啥偏偏看上我了。”

  “这个还真没法回答,怦然心动这个词你知道吧,我跟你说,长这么大,我只对你怦然心动过。”

  “呵呵……”荣思辛冷笑了声,“说谎都不会说,我脾气坏,长得又没有伊诺和迪霏好看,你凭啥只对我一个人怦然心动。”

  “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拉倒!”杨涵翔很是严肃的说道:“荣思辛,你的确不完美,可你的不完美让你更真实,我喜欢仗义,率真的你。”

  荣思辛耷拉着嘴角看了他一眼,“咱能把裤门先拉上,再说话么。”

  “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你还怕这些?”

  “你光屁股长大的……你不仅光屁股,你还流鼻涕。”

  “好的不记,专记这个。”杨涵翔拉上裤门,笑着说道:“我可以了,咱们出发吧。”

  荣思辛见他衬衫领子歪了,抬手给他整理了下。

  杨涵翔整个人都僵住了。

  荣思辛却跟没事人似的整理完他的衣领把车钥匙丢给他,“我的司机形象必须好,这要是看见了熟人,你可不许给我丢脸。”

  本来是句玩笑话,可这句话很快便变成了事实,荣思辛做梦也没想到,竟然在大皇宫看见了查侬。

  这孙子结婚后收敛了不少,可他老婆把孩子生下来后,他又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条。

  听说最近跟一个女明星走的很近,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竟然带着那个女明星来了大皇宫。

  她看见了查侬,查侬也看见了她。

  查侬一脸憎恶的瞪了荣思辛一眼。

  荣思辛怎么可能忍着,迎着他就过去了。

  杨涵翔见她气鼓鼓的冲了过去,怕她吃亏,连忙跟了过去。

  荣思辛指着查侬的鼻子吼道:“孙子,你在瞪我一眼,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在我的地盘上你也敢撒野,是不是想找打啊!”查侬想起她揭自己老底的事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要推开荣思辛。

  可他的手还没碰到荣思辛的胳臂,杨涵翔的手已经到了,他伸手便抓住了查侬的手,微微一用力,查侬便叫出了声。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碰我的女人一根汗毛我就废了你的手!”

  霸气!荣思辛笑着看向杨涵翔,她才发现他原来是这么帅!

  “放开我!”一个拿手术刀的手被一个拿枪的手捏着,查侬疼的满脑门是汗,可就是这样,他还不肯服软。

  那个女明星见查侬被欺负了,转身看向自己的保镖,她这一看,当时便傻了眼,她的四个保镖都被人拿着枪指着头。

  “你们要做什么!”女明星大惊失色的吼道。

  “这话该我问你吧!”查侬的妻子从人群后走了出来,“大白天的你们俩招摇过市,你们俩要做什么?”

  查侬听到妻子的声音,连忙哀求的看向杨鸿翔,“我向你保证,以后看见荣思辛,我绕着走。”

  杨涵翔偏头看向荣思辛,“怎么处理他你说了算。”

  荣思辛冲着查侬妻子那个方向努了努嘴,杨鸿翔会意,伸手把查侬推向他的女人。

  查侬的妻子还真不是善茬,伸手就给了查侬一巴掌,“我看你是消停不了了,是不是还想让你舅舅关你几个月!”

  查侬揉着脸四下看看,见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拉着她就想走,“别在这丢人现眼了,回去再说。”

  查侬的妻子当时便瞪圆了眼睛,“天天上头条,你都不怕丢人,我怕什么!你们几个给我打,她不就仗着自己长了一脸好看的脸么,今天你们几个一定要把她的脸给我打烂!”

  查侬的妻子一声令下,她的手下便把那个女明星踢翻在地。

  查侬刚表现出点心疼的意思,脸上便又挨了一巴掌,“不想再开战,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给我看着!”

  荣思辛撇了撇嘴,拉着杨涵翔去了别处。

  “怎么走了?我以为你会看热闹。”杨涵翔笑问道。

  “看着他我就恶心。”荣思辛笑着晃了晃两人紧握着的手,“今天你可算像回爷们了。”

  “什么叫像,我本来就是!”杨涵翔还想为自己辩白几句,手机便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眼,见是欧阳瑞霖打来的,笑着按了接听键。

  “瑞霖哥,有事啊?我跟思辛在大皇宫玩呢。”

  欧阳瑞霖听说荣思辛在她身边,立时压低了声音,“涵翔,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什么要我给你传过去。”

  杨涵翔偷看了荣思辛一眼,笑着说道:“中午我跟思辛要去吃饭。”

  欧阳瑞霖会意,他这是想让自己中午给他发过去,“不耽误你们玩呢,先挂了。”

  “再见瑞霖哥。”

  “再见。”

  中午欧阳瑞霖把剪接好的录音给杨涵翔传了过来,下午就用上了。

  下午两人在大佛寺玩累了,坐下来休息的时候,荣思辛跟杨涵翔要来手机。

  “屏锁密码。”

  “你生日。”

  荣思辛嘴角抽动了下,输入密码打开手机。

  杨涵翔笑问道:“你要看什么?”

  “我都想了大半天了,越来越觉得我不会跟你求婚,你把录音放在哪了?”

  杨涵翔伸手点了两天,荣思辛刚听了两句,便把手机塞给了他,她是真的没法听了,原来自己真的向杨涵翔求过婚!

  杨涵翔笑着给欧阳瑞霖发了个胜利的手势后,追上了荣思辛。

  欧阳瑞霖看了眼手机里的信息,笑着对廖雪珂说道:“成了,咱们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廖雪珂笑着给他倒了杯水,“难得你这么热心的给人当红娘,是不是心里多多少少的还有点愧疚?”

  欧阳瑞霖勾唇笑笑,“谈不上内疚,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她是我妹妹,我希望她能得到她应有的幸福。”

  “你觉得涵翔能给她想要的幸福吗?”廖雪珂笑问道。

  欧阳瑞霖笑着说道:“能,涵翔是跟在我屁股后面一起长大的,我了解他,他脾气温和,和思辛的火爆脾气正好是个互补,但是他也是个有原则的人,即使他很爱思辛也不会纵容她。”

  “那就好,我也是真心希望思辛能幸福,要不让,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你内疚什么,你又没抢她的男朋友。”

  “可她毕竟爱了你那么多年。”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如果我为了可怜她而娶了她,那才是害了她。”欧阳瑞霖笑着拉过廖雪珂的手,“别胡思乱想了,我过几天就又要走了,今天好好陪你一天。”

  廖雪珂刚想应声,手机突然响了。

  还没等她接电话,欧阳瑞霖拿起车钥匙便拉着她往外走。

  廖雪珂看了眼号码笑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送你回局里,电话一响就有任务,你现在比我还忙。”

  “谁说电话一响就有任务。”廖雪珂笑着拉住他,“我金枝妈妈的电话,估计是想你了,想让你去我们家。”

  欧阳瑞霖长出了一口气,“那你赶紧接,别让金枝妈妈等急了。”

  廖雪珂站在门口接通了电话,她听桑金枝说完后抬眸看向欧阳瑞霖,“和我猜的一样,你有时间去我们家吗?金枝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欧阳瑞霖笑着点了点头,“有时间。你问问金枝妈妈家里还缺什么不,我们帮她带回去。”

  桑金枝在那边便听到了欧阳瑞霖的话,连忙笑着说道:“不用,家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你们俩。”

  廖雪珂笑着把桑金枝的话重复了一遍。

  欧阳瑞霖笑道:“跟金枝妈妈说,咱们这就过去。”

  廖雪珂跟桑金枝说完,两人又回屋跟修雅茹说了声,这才上车出了大院。

  车开了一半,廖雪珂的电话又响了,廖雪珂拿起电话看了眼,诺诺的说道:“瑞霖,对不起,你还是把我送局里吧。”

  欧阳瑞霖脸上的肌肉微微一僵,打着转向把车开进了辅路。

  廖雪珂接完电话,一脸内疚的看向他,“接到举报,山海县有疑似被拐卖的儿童,我可能要出去几天。”

  欧阳瑞霖看了她一眼,“那得回家拿几件衣服。”

  “不用,我们在局里都有行李箱,拎着包随时都可以走。”

  “要走几天?”

  “不好说,顺利的话一两天,不顺利的话一周都回不来。”

  “你要是一周内还回不来,我就得走了。”

  廖雪珂的眸子微微一暗,紧紧的握住了欧阳瑞霖的手,“送我到局里后,你直接回家吧,陪陪爷爷和奶奶,要不然,你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他们会想你的。”

  “我先去看看金枝妈妈他们,然后再回家……用我送你去车站吗?”

  “我们开车去,不用你送我。”

  欧阳瑞霖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心中有太多的不舍,可他却不能说出来。

  他们俩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相聚的时间却少之又少。最令人无奈的是,有时候,他刚回来,连人影还没看见呢,她就出发了。

  “瑞霖……”廖雪珂欲言又止。

  欧阳瑞霖笑笑,“要说什么?”

  “我觉得特对不起你,我爸妈一直想让我换个工作,可我却舍不得。每次帮那些被拐的孩子找到亲生父母,我都特有成就感。”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想做就做吧。再说,我一年在家也待不了几个月,让你什么都不做,就整天的傻等我,我会更内疚的。”欧阳瑞霖看了眼窗外,苦笑道:“我都开四十迈了,结果还是到了。”

  “我尽量早点回来陪你。”廖雪珂很是内疚的说道。

  欧阳瑞霖轻勾了下唇角,把车停了下来了。

  廖雪珂忍着眼中的泪水,推开车门想下车。

  欧阳瑞霖一把拉住她,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廖雪珂一愣,随后便反应了过来,她往欧阳瑞霖这边挪了挪,吧唧亲了下他的脸颊。

  欧阳瑞霖抬手扣住她的头,俯身吻上她的唇。

  两人难解难分的缠绵着,要不是有人敲门他们俩还舍不得分开。

  廖雪珂红着脸看向窗口,她的同事笑着说道:“我是实在不想打扰你,可是任务有点急,就差你一个人了。”

  廖雪珂紧抿着唇推门下了车。

  欧阳瑞霖笑着看向那个大姐,“胡姐,我可把我媳妇儿交给你了,照顾好了,回来我请你吃饭,照顾的不好,那你可就得请我吃饭了。”

  胡姐笑着说道:“不管我照顾的好与不好,等我们回来了,我都得请你吃一顿,要不然,总吃你的饭,我都不好意思了。”

  欧阳瑞霖轻勾了下唇角,“你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我一年才回来那么几天,好像也没请你吃几顿。”

  胡姐低叹了一声,“你们俩总见不面也不是个事啊!”

  廖雪珂拉了下胡姐的手,“胡姐,车出来了,咱们该走了。”

  “走!”

  欧阳瑞霖从车上走了下来,“珂珂,你的行李箱还没拿呢。”

  胡姐笑着说道:“你的心可够细的!我们都替珂珂拿了,你回去吧,开车慢点。”

  廖雪珂很是不舍的看了眼欧阳瑞霖,拉开车门上了车。

  欧阳瑞霖快步走到车旁,“珂珂,到了地方,要是方便的话给我打个电话。”

  “好。你回去吧,路上注意点安全。”廖雪珂把手伸了出来,紧紧的握了下他的手,复又松开。

  欧阳瑞霖恋恋不舍的往后退了一步,给车让出了通道。

  车缓缓开了出去,廖雪珂都看不见欧阳瑞霖的人影了,还舍不得收回视线。而欧阳瑞霖则一直如雕塑般的笔直的站在原地,遥望着车开走的方向。

  车上的人看着他们小两口这么难舍难分的,都有点不忍心再看下去。

  队长低叹了一声,“珂珂,要不换个人去吧。”

  廖雪珂收回视线,看向队长,“不用,要是有人可换,您就不会这么急着叫我过来了。”

  “还真让你说对了,局里实在没人可派了。大家都在忙案子,这群坏人什么时候才能抓完。”

  廖雪珂用力的捏了下手指,“咱们加大力度,早晚有一天会抓干净的。”

  队长笑着说道:“早点抓完,你就可以有属于自己的假日了。到时候,你好好陪陪瑞霖。”

  廖雪珂苦笑了声,“我倒是想陪,那也要他有时间,再过几天他又要走了。”

  队长低叹了一声,“我们几个刚才还在说你和瑞霖的事,总这样也不是法,要不你去内勤吧!”

  “暂时先这样吧,我想趁着年轻,在多干几年。”

  “那就等你和瑞霖结婚的时候再说。”

  “瑞霖说三十岁之前不考虑这个问题。”

  “他可真敢说,你公公要是知道了,还不扒了他的皮。”胡姐在一旁笑着接了话,“早就听说你公公脾气暴,那天我可是见识到了,暴跳如雷的把你家小叔子臭骂了一顿,没把我吓死。”

  廖雪珂狐疑的看向胡姐,“这是啥时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上次瑞霖请我们几个去你三姑那吃饭,你公公就在隔壁,他看见你小叔子又没上学,进屋就发火了。”

  廖雪珂无奈的摇摇头,“瑞泽这小子也真是的!”

  “阿嚏——”欧阳瑞泽毫无预警的打了个喷嚏。

  格瑞斯很是嫌弃的瞪了他一眼,抬手擦了下脸上的吐沫星子,“非要洗凉水澡,感冒了吧!还是让阿姨给你看看吧。”

  “你傻啊,去我妈那,我妈就知道咱俩逃学了。”

  “我下次可不跟你出来了,这半天过的胆战心惊的。”

  “这是西城,离他们那么远,他们又看不见咱们俩,你怕啥。”欧阳瑞泽抬手招来一个侍者,“我有急事,麻烦你帮我催下单。”

  “好的先生。”侍者应声去了后厨。

  格瑞斯给他的杯子里倒了点水,“你这么急做什么?”

  欧阳瑞泽笑着说道:“下午要见一个客户,然后咱们就又有钱了。”

  “你又不缺钱,干嘛还要接活?”

  “谁说我不缺钱!我养着你们好几个呢,没钱能行么。”

  格瑞斯噗嗤笑出了声,“其实谁也不用养,是你非要给我们钱花。你先坐着,我去对面给你买盒感冒药。”

  “我没感冒,估计是老头子又再骂我。”

  “你以后别总气叔叔了。”

  “我保证今天是最后一次,要不然我也不能带你出来。”

  “嗯?啥意思?”

  “以后这个客户你帮我见,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要闭关突击下学业,然后我就可以拿到硕士毕业证。”

  “你的意思是,让我以后逃学出来替你见客户?”

  “你的学校管的不严,我尽量安排你没课的时候出来替我接单。”

  格瑞斯嘟了嘟嘴,“你可真行!硬是把我拖下水。”

  “小样儿!嘴撅的都能栓头驴了。”欧阳瑞泽笑着按了下她的嘴唇。

  格瑞斯拉下他的手,笑着说道:“正好把你栓上,省的你没事就尥蹶子。”

  “你再说我是驴,我就咬你!”欧阳瑞泽作势要咬她,嘴眼看着就凑到格瑞斯的脸上了,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欧阳瑞泽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格瑞斯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那不是伊诺吗?她怎么也逃学了?”格瑞斯狐疑的问道。

  “还用问,肯定是荣士轩那臭小子把我妹妹带坏了,你坐着我去把他抓回来。”

  欧阳瑞泽说着便出了门。

  格瑞斯怕他跟欧阳伊诺打起来,连忙追了出去。

  欧阳伊诺刚进一家专卖店,才看了一眼T桖,肩头上便挨了一巴掌。

  欧阳伊诺扭头看了过去,一见是二哥,小脸儿立时便沉了下来,“欧阳瑞泽,你怎又逃学……格瑞斯,你也逃学!”

  “你还好意思问我们,你不是也逃学出来了么!”欧阳瑞泽拉了下她的马尾辫,“跟我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欧阳伊诺反手狠狠的拧了下他的手臂,“一,我没逃学。二,你本身就是个逃学的,有啥资格收拾我!”

  “今天周二,你不是逃学是什么!”欧阳瑞泽没好气的吼道。

  “哼!一点都没关心我,我今天刚拿到硕士毕业证,导师给我放了一天假,全家人都知道的事,怎么就你不知道!”

  欧阳瑞泽狐疑的看向格瑞斯,“有这事?”

  “我好像听伊诺说过,刚才被你气忘了。”

  欧阳伊诺踢了下欧阳瑞泽的裤管,“你说,你干啥又逃学!”

  欧阳瑞泽撇了撇嘴,“谁说我逃学,我是出来学习的。你怎么溜达到这来了?”

  “你们不都爱穿这里的t恤么,我过来给你们买,这也有错了?”

  欧阳瑞泽一听就乐了,“还是我妹对我好!”

  “刚才你气到我了,没你的份了。”欧阳伊诺哼了一声,指了指一件白色的t恤对导购员说道:“给我开两件,一个196高,一个189高。”

  “好的,小……”

  “欧阳伊诺,你还真不给我买啊!”

  “我向来都是说话算话的!”欧阳伊诺背着小手气他。

  欧阳瑞泽气鼓鼓的指了指他,对导购员说道:“还有我这号再来一件,我要粉色的。”

  欧阳伊诺瞥了他一眼,“你要的你自己付钱!”

  欧阳瑞泽拉着格瑞斯的手便跑,便跑还边说,“我不管,你付钱,要是不给我买,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格瑞斯笑着看向欧阳伊诺,“伊诺,你先给他买一件,回家我给你钱。等你把衣服买好了,去对面的西餐厅吃饭。”

  “我吃不惯西餐,还是你们俩去吧。”欧阳伊诺选了件粉色的t恤,让导购给一起开了票。

  欧阳伊诺急冲冲的付了钱,拎着袋子跑了出去她往西餐厅那边看了眼,迅速消失在人海中,七拐八拐的进了一家蛋糕店。

  荣士轩见她回来了,笑着招了招手,“你回来的正好,下个就到咱们结账了。”

  欧阳伊诺看了眼他身后长长的队伍,笑着跑了过来,“士轩,我看见欧阳瑞泽和格瑞斯了,他们就在临街的那家西餐厅。”

  荣士轩无奈的笑笑,“你二哥自己逃学还不够,还拉着格瑞斯一起逃学?”

  欧阳伊诺气鼓鼓的点了下头,“回家我就给他告状。”

  “你可千万别告状,这要是让狼头爸爸知道了还不剥了他的皮。”

  “不管,谁让他吼我来着。”

  荣士轩知道她说的是气话,笑着摸了下她的头,“买好蛋糕咱们就回家,到时候你爱告状就跟你爷爷奶奶告。”

  欧阳伊诺笑着点了点头,刚要拿钱付账,被荣士轩一把按住了手,“我有钱,不用你的。”

  “咱俩谁花钱还不一样。”

  “不一样,哪有出来玩让女朋友付钱的,给我点面子。”

  欧阳伊诺抿着小嘴就笑了,“好吧,我给你面子。”

  荣士轩刷卡付了钱,拎着袋子带着欧阳伊诺出了门。

  “等我走了以后,这张卡就留你,你想买什么就用它刷。”

  “你还真要跟我换哥走啊?”

  “毕业证都拿到手了,我想出去历练下。”

  欧阳伊诺的小脸儿绷的紧紧的看向荣士轩。

  荣士轩笑着把她拥进怀里,“别生气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不读博士了?”

  “不读了,为了这个硕士毕业证我险些没累吐血,这要是再用这么短的时间把博士读完了,我还不得丢半条命。”

  “那你当初就不应该读研。”

  “不读不行,不读我就更配不上你了。”

  欧阳伊诺撅着嘴说道:“我后悔了,不该让你这么快就毕业的,你要是读两年多好,还能多陪我一年。”

  荣士轩笑着打开车门,“又孩子气了!上车吧,爷爷奶奶还在家等着咱们回去庆祝呢。”

  欧阳伊诺闷闷不乐的上了车,说真的,她还真有点后悔让他这么快就拿到毕业证了,不过,后悔归后悔,荣士轩这么有上进心,她是真心替他高兴。

  荣士轩一边给她系安全带,一边笑着说道:“爷爷说,总围着老婆转的男人不会有出息,我是该出去闯闯了。”

  欧阳伊诺撅着小嘴说道:“我爸还总围着我妈转着,你能说他没出息么。”

  荣思辛轻勾了下唇角,“狼头爸爸不是凡人,我记得太姥姥活着的时候说过,他是将星转世,我可不能跟他比,但是,我总不能输给大院里的兄弟们。”

  欧阳伊诺笑着看了他一眼,“太姥姥去世的前几个月,一直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你还真信啊?”

  “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不过我觉得太姥姥说的,狼头爸爸和狼头妈妈有三世之缘这个我有点信。你看他们俩好的就跟一个人似的,肯定是上辈子就认识了。”

  欧阳伊诺咯咯笑道:“如果有前世的话,也不知道我在他们之间充当了个什么样的角色。”

  “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

  欧阳伊诺一把捂住他的嘴,“我才不要做破坏他们感情的小三呢!”

  荣士轩笑着拉下她的手,“情人不一定就是小三。”

  “太姥姥要是还活着的话,我真想问问她,我们俩上辈子是什么关系。”

  荣士轩笑问道:“你不是不信吗?”

  “问着玩呗。”

  “要是问着玩的话,我不想问前世,我想问来世。”

  欧阳伊诺笑着拍了下他的手背,“好好开你的车吧!谁知道有没有前生来世,就算是有,我们俩也不一定认识。”

  荣士轩笃定的说道:“不管你认不认得我,我都会在茫茫人海中把你认出来的。”

  欧阳伊诺美滋滋的抿了下小嘴,拿起手机笑着说道:“我要发朋友圈了,把咱们俩的毕业证晒一下。”

  荣士轩笑着说道:“毕业证有啥好晒的,要晒就晒结婚证。”

  “结婚证还得等!”

  “等多少年?”

  欧阳伊诺伸出五根手指晃了晃。

  荣士轩笑问道:“五年?”

  “NO!十年!”

  荣士轩叹了口气,“十年啊?也行吧,这么多年我都等了,也不差这十年了。”

  欧阳伊诺咯咯笑道:“看你的表情,好像还挺委屈的,我跟你说,十年要是能拿到结婚证,那都得是我爸开恩了。”

  “这事吧,还真不用狼头爸爸点头同意,只要你点了头,啥都好办。”

  “想得美!”欧阳伊诺笑着扯了下他的耳朵,“要我点头得二十年。”

  荣士轩轻勾了下唇角,“得,我啥也不奢望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我大舅哥大干一场吧。”

  欧阳伊诺的眸子微微一暗,“你们这次走,要多久才能回来?”

  “不好说,要看那边的情况。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除了瑞霖哥、小狼哥,还有长义、子渊他们,我们互相照应着,不会有问题的。”

  欧阳伊诺不安的绕起了手指,“你们几个都刚从校门里出来,没什么作战经验,出去以后多听我哥和小狼哥的。”

  “嗯。”荣士轩心情异常沉重的应了一声,“我走以后,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行就别住宿舍了。”

  “不用担心我,我身边那么多亲人呢。”欧阳伊诺撑着头看向窗外,等眼中的泪水憋回去了,她才扭头看向荣士轩。

  荣士轩苦涩的笑笑,抬手摸了下她的小脑袋,“别这样,你这样我都舍不得走了。”

  “这是你第一次走,你得让我慢慢适应。我听我妈妈说,我爸爸第一次走的时候,她也哭了。”

  “开始没哭,她在基地的广播里还念了一首诗。”

  “这个我听我爸爸说过,是西蒙诺夫的《等着我吧……》”

  荣士轩笑着点了点头,两人异口同声的朗诵道:“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只是你要苦苦地等待,

  等到那愁煞人的阴雨,

  勾起你的忧伤满怀,

  等到那酷暑难挨,

  等到别人不再把亲人盼望,

  往昔的一切一古脑抛开。

  等到那遥远的他乡,

  不再家书传来,

  等到一起等待的人,

  心灰意懒——都已倦怠……”

  荣士轩见欧阳伊诺眼中泛着泪花,连忙止住声音握紧了她的手。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死神一次次被我击败!

  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

  从死神手中,

  是你把我救了出来。

  我是怎样死里逃生的,

  只有你我两个人将会明白——

  全因为同别人不一样,

  你善于苦苦地等待。”

  欧阳伊诺哽咽着把最后一段读完,“我等着你回来。”

  荣士轩打着双闪把车停在了路旁,拿着纸巾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不哭了哈,哭红了眼睛就不好看了。”

  欧阳伊诺扁了扁嘴,“我控制不住,眼泪自己流下来的。”

  荣士轩抬手把她拥进怀里,“找了个军人做男朋友你后悔吗?”

  “后悔还来得及吗?”欧阳伊诺仰头看向他。

  “来不及了。”荣士轩笑着亲了下她的脸颊。

  欧阳伊诺抬手推开他,“小心被人家看见告诉我爸爸,那你就完蛋了!”

  荣士轩往车后看了眼,后面不远处还真停了辆车,“坏了!”

  “怕了?”

  荣士轩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怕挨骂,我是怕瑞泽会挨打,他们要是一直跟着你,那就会发现瑞泽的。”

  欧阳伊诺笑道:“他们在上个路口才找到咱们的。”

  “你早就发现了,怎么不告诉我?”

  “我想让你挨打。”欧阳伊诺抬手给他擦了下湿漉漉的眼角,“走吧,回家等着让我爸骂你吧。”

  荣士轩笑笑,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欧阳伊诺趴在车窗上看着他,也不知道他跟人家说了什么,没一会儿他便笑着返了回来。

  “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不用挨打的好话呗。”荣士轩笑着发动了引擎。

  荣士轩回去的路上又带着欧阳伊诺去了家专卖店,给两个老爸还有爷爷和外公也买了件适合他们的衣服后才回了家。

  夜修晚上下班了才收到女婿送给他的礼物,不过,这个礼物并没有堵住他的嘴。

  “以后跟伊诺出去一定要事先跟我说声,我也好提前安排人保护你们。”

  “狼头爸爸,我错了,以后一定提前告诉您。”荣士轩很是听话的应道。

  欧阳伊诺嘟了嘟嘴,“爸爸,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人保护。”

  夜修微挑了下眉梢,“我说话不管用了是不!”

  欧阳伊诺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您说话好使,绝对好使!”

  夜修板着脸说道:“臭丫头,最近我一说士轩你就接茬,以后你越护着他,我就越收拾他。”

  欧阳伊诺冲荣士轩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出去躲躲。等他走了,她才坐到夜修身边,给夜修捶起了后背。

  夜修忍着笑睨了她一眼,“这会儿才知道虚着我,晚了!”

  “晚了吗?我怎么觉得刚刚好呢。”欧阳伊诺拉了下老爸身上的衣服,笑着说道:“还别说,士轩挺有眼光的,给您选的衣服挺合身的。”

  夜修嘴角抽动了下,“你要是再夸他一句,我就把衣服扔了!”

  “别介啊,这么贵的衣服扔了多可惜,您要是不爱穿就给欧阳瑞泽,你们俩的个子差不多。”

  夜修一听二儿子的名字,眼睛当时便瞪了起来,“别跟我提那个混蛋!”

  “我就那么不招您待见?”欧阳瑞泽阴阳怪气的走了进来。

  格瑞斯跟在他身后捂着嘴一直在笑。

  欧阳瑞泽扭头瞪了她一眼。

  格瑞斯一个没忍住咯咯的笑出了声。

  欧阳伊诺笑问道:“格瑞斯,你捡到宝了?笑成这样。”

  “她还能捡到宝,刚给我败完家!”欧阳瑞泽哼了一声,气鼓鼓的往楼上走去。

  夜修拿起茶杯敦了下,“我让你上去了么!”

  “您不待见我,还让我在这膈应您?”欧阳瑞泽晃晃的又走了回来,“开骂吧,骂完了我好上去休息。”

  夜修拿起茶杯就要泼他,蓝亦诗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手,“你可别祸祸人了,你泼完了解气了,我还得收拾。”

  夜修指着欧阳瑞泽对蓝亦诗说道:“这个混蛋玩意今天一天没上课,你还护着他!”

  “我不护着他,你把他拉出去毙了吧。”蓝亦诗从他手中拿下茶杯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看向儿子,“欧阳瑞泽,你是越来越过分了!等你被学校开除的时候,别说你是我和你爸的儿子!”

  欧阳瑞泽笑着说道:“妈,您就放心吧,我不会被开除了,我回来前,刚和老师谈完,他同意我回家复习,等开学宋医桓桓雎獾拇鹁砭托辛恕!

  夜修皱着眉头吼道:“你老师三点的时候还跟我告状呢,这会儿他就答应你了,究竟是你有病还是他有病!又或者是我有病!”

  格瑞斯噗嗤笑出了声,见大家都在看自己连忙低下了头。

  蓝亦诗沉声问道:“格瑞斯,究竟怎么回事,你说!”

  格瑞斯嘟着嘴看向欧阳瑞泽。

  欧阳瑞泽瞪了她一眼,“妈让你说,你就说!”

  格瑞斯笑着说道:“马老师开始的时候,一个劲儿的数落欧阳瑞泽,后来欧阳瑞泽把他电脑里的东西给他发过去了,他当时就答应了。”

  夜修微挑了下眉梢,“难道胡老师电脑里有不该有的东西?”

  格瑞斯强忍着笑点了点头。

  “什么东西啊?”欧阳伊诺凑了过来。

  格瑞斯摇了摇头,“我不好说。”

  “有啥不好说的!”欧阳瑞泽邪魅的笑笑,“为人师表,竟然这么龌龊,把他们两口子在床上的那点事都录下来了,刚好让我看见了。他要是敢不答应,我就给他发校网上。”

  夜修的神色有些不自在,用力的捏了下手指,起身进了书房。

  “我爸这是干啥?”欧阳伊诺不解的看向母亲。

  蓝亦诗干巴巴的笑笑,“他总抽风你又不是不知道。”

  欧阳瑞泽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笑着抱住老妈的肩头,“妈,今天的事跟格瑞斯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把她硬扯出去的,还有就是您不但不能说她,还要表扬她,她为了让我能在家好好复习,硬是把我的一个大单给搅合黄了。”

  蓝亦诗异常严厉的说道:“虽然格瑞斯做了件好事,可有些话我还是要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旷课!”

  “哦。”格瑞斯都没敢看蓝亦诗的眼睛,诺诺的说道:“阿姨,我跟您保证,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旷课了。”

  蓝亦诗趁着脸看向二儿子,“你呢?”

  “我也跟您保证,这几个月我一定在家好好学习,绝不出去了。”

  “你也就说说,我要是信你,死了都闭不上眼睛。”蓝亦诗瞪了一眼,“反正我也管不住你,等你到了法定年龄我就把你交给格瑞斯,到时候看你听不听话。”

  “多大是法定年龄?”

  “二十二周岁。”欧阳伊诺笑着伸手三根手指,“还有三年,要不要我提前祝福下你?”

  欧阳瑞泽笑着拍了下她的手,“欧阳瑞霖不结婚我就不结婚,我还就赖在这个家不走了呢!”

  “谁说结婚了就不能在这个家住了?”修雅茹笑着走了出来。

  “您儿媳妇说的。”

  “我儿媳妇说的也不好使,将来不管你们谁结婚了,都不许离开这个院,奶奶还要帮你们带小宝宝呢。”

  欧阳瑞泽笑着扶住奶奶,“我算是看明白了,咱们家就奶奶最疼我。”

  “我就不疼你了?”欧阳逸在欧阳瑞霖的搀扶下笑着走了出来。

  “您最疼的是我哥,别以为我不知道。”欧阳瑞泽扶着奶奶坐下后,又过来扶爷爷。

  欧阳逸笑着说道:“都说我二孙子是头驴,可我看着你比某些人孝顺多了。”

  欧阳家的三个孩子憋着笑同时看向书房,夜修出来时,见大家都在看自己,微蹙了下眉头,“都看我干啥呢!”

  “我爷爷夸您呢。”欧阳瑞泽说完拉着格瑞斯便往楼上跑。

  夜修指了指他,对蓝亦诗说道:“等他到了二十二周岁,就让他结婚,然后就让他搬出去住,省的我一看见他脑袋就疼。”

  欧阳瑞泽头也没回的跑了上去。

  欧阳瑞霖噗嗤笑出了声。

  夜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也是,明年你过完生日就给我结婚!结完婚,你爱上哪住就上哪住去。”

  欧阳瑞霖笑着点了点头,可心里却腹诽道:想赶我走没门!

  晚饭后,夜修和蓝亦诗在院子里散步,蓝亦诗四下看看没人,这才小声问道:“电脑里的东西删干净了?”

  夜修点了点头,“有个这样的儿子实在太危险,我想留点东西做纪念都不敢。”

  蓝亦诗娇嗔的瞪了他一眼,“那种东西当初我就不同意让你拍,你就是不听话,看刚才把你吓的,图啥啊!”

  夜修低叹了一声,“可惜了,那么美好的回忆都没了。这两个臭小子我要尽快把他们赶走,然后咱们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夜修在欧阳瑞霖二十二的这年就开始催婚,结果他一催就是八年,这把他气的险些没吐血,怎么让儿子结个婚就这么难,当年的抗战也才打了八年,可他和儿子的战争到现在也没结束。

  不是欧阳瑞霖不想结婚,是他和廖雪珂真没这个时间,这八年,欧阳瑞霖屡立战功,从少校跳级升到中校,然后就是大校和少将,廖雪珂也从普通科员升职到大队长,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两人用生命和时间换回来的。

  欧阳瑞泽随着年纪的增长,人也逐渐成熟了起来,他在自己的领域里没少立功,八年后的他已经是名大校了。当然,他跟他老爸的战争也一直都没停止过。尤其是在婚事上,两人更是拧巴的不行。

  夜修见大儿子真的没时间结婚,就盯上了二儿子,可谁知道,这小子天天跟格瑞斯腻歪着,可一说到结婚这事,他就说:“老大不结婚我就不结。”

  眼看着狼兄狼弟都当了爷爷和外公,夜修实在坐不住了,他还能等,可老爸老妈不能等啊,他们还能活几个八十,总得让他们看见第四代再走吧!

  夜修偷偷看了眼女儿,女儿现在可是远近闻名的儿科医生,小儿的疑难杂症只要到了她这,就没有不能治的。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儿他是真舍不得嫁出去。

  罢了,女儿都二十七了,距离他说的三十岁才能结婚也没几年了,要不就让她和士轩先结婚,反正结完婚也是住在家里,当不成爷爷,那就先当外公吧。

  夜修之所以想通了,原因有二,一,两个儿子都不结婚,他想升级当爷爷的想法实现不了只能曲线救国先当外公。二,荣士轩这几年干的相当的不错,比他老爸当年出息多了,现在已经被当成未来的参谋长培养了。

  想到这,夜修欣慰的笑笑,女婿将来接妖狼的班,瑞霖接他的班,他很快就能熬出头了。

  夜修还没等跟女儿说结婚的事,结果,他摊上事了。

  廖凯突然宣布干完这届总统就要退休,下一届的总统是他。

  夜修的脑子嗡的一声,这都哪跟哪啊,他好不容易把儿子培养出来,想退了,结果被廖凯给坑了。

  夜修为了这事跑去跟廖凯干了一仗,还扬言廖凯要是敢退休,他就不让两孩子结婚。

  廖凯把他拉进书房,递给他一张诊断书,夜修看完了,当时就傻了,这家伙有糖尿病还是三期糖尿病,他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夜修再一次被赶上了台,阎王接了他的位置。不过阎王接这个位置的时候说了,他也就干几年,等瑞霖再历练几年,就要退下来。

  夜修一直想把两个儿子赶出家门,可最终搬出去的人是他,他住进了总统府。

  夜修心里憋屈,但工作还得做,Z国在他的带领下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成了真正意义上强国。

  就在夜修适应了新角色后,他听到了一个险些把他气吐血的消息。廖凯的糖尿病好了!

  原来,廖凯跟本就没病,他是为了让自己接替他的位置,弄了张假诊断书。

  夜修气的想骂人,可现在住在这里,身边只有媳妇儿一个人,他舍不得骂。

  夜修喘着粗气对蓝亦诗说道:“给士轩和伊诺打电话,让他们俩过来,我跟他们商量下结婚的事,至于瑞霖那,他不是不想结婚么,那就别结了,反正我也不愿意跟廖凯结亲家。”

  蓝亦诗无奈的笑笑,“这回你不让他们俩结婚他们俩也得结了,今天上午,瑞霖和珂珂已经把结婚报告交上去了。”

  夜修一听就不愿意了,“啥!?这么大的事怎么都没跟我说!”

  “你会见外宾,没时间,两孩子跟我说的。”

  “结婚报告交上去也不行,反正我不同意他们俩结婚!”

  蓝亦诗笑道:“你不同意也不行了,你孙子再有六个半月就该出生了。”

  夜修一怔,“你没骗我?”

  “骗你做什么,我亲自给珂珂诊的脉,看脉象是个男孩。”

  夜修激动的不行,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珂珂在哪呢,我得去看看我孙子去。”

  “在来的路上。”

  “华姐!华姐!”夜修急冲冲的喊来阿姨,让她多做点大儿媳妇爱吃的菜。

  夜修刚吩咐完,门外传来喇叭声,夜修连忙起身迎了出去。结果,大儿子大儿媳妇没看见,却看见了二儿子和二儿媳妇。

  夜修瞪了眼欧阳瑞泽,随后便满脸笑容的看向格瑞斯,“格瑞斯,你不是去Y国谈生意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下飞机,我妈让我给您和阿姨带点吃的,我就直接来这边了。”

  “格瑞斯回来了啊!快进来……”蓝亦诗看着格瑞斯就是一愣,“格瑞斯,你是不是病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阿姨,我没病……”格瑞斯有些难为情的看了眼蓝亦诗。

  “我是真服了你了,把生意都做到上市了,怎么连这点事都不好意思说。”欧阳瑞泽笑着抱住了格瑞斯的肩头,对母亲说道:“妈,再有六个半月您就要当奶奶了。”

  “啊!”蓝亦诗当时便愣在了原地。

  夜修嘴角微微上扬了下,“臭小子,让你结婚你不结,现在弄出人命了,我看你怎么办!”

  “结婚啊,还能怎么办,我已经把结婚报告给我舅舅了,他当时就批了。”欧阳瑞泽笑着说道:“我听我舅舅说,我哥也交了结婚报告。老爷子,这下你该满意了吧,再也不用催我们结婚了。”

  夜修哼了一声,转身便进了门。在家人看不见的角度,他嘴角微微上翘,现出了一道笑弧。

  蓝亦诗刚把欧阳瑞泽和格瑞斯让进门,欧阳瑞霖、廖雪珂、欧阳伊诺、荣士轩便坐着一辆车到了。

  蓝亦诗微微转动了下眼眸,笑着对欧阳伊诺说道:“你们俩来的正好,要不然,我还得给你打电话,你爸说,要跟你和士轩商量下结婚的事。”

  荣士轩激动的一把握住了欧阳伊诺的手,“伊诺,狼头爸爸终于答应让我们结婚了!”

  夜修往门口看了眼,“都进来吧,别站在外面说。”

  几个孩子簇拥着蓝亦诗进了门。

  夜修挨个看了看,“大家都忙,我就长话短说,我刚才考虑了下,总不能让珂珂和格瑞斯挺着大肚子结婚,婚礼要尽快办,可分开给你们办婚礼时间又太仓促,这样吧,你们三对一起结婚,婚礼从简,就在红C办。

  对我的决定,你们可以有意见,但我不接受你们任何的反驳意见。还有,你们可以把我说的跟你们的父母说,但说归说,最终还得按着我说的办。”

  蓝亦诗无奈的看向他,“你都霸道一辈子了,怎么孩子的终身大事,你还这么霸道!”

  夜修撇了撇嘴,“他们要是有意见可以不结婚啊!对了,婚礼就定下这个月的月底,还有十五天,你们都需要什么马上给我列单子,我安排人准备。”

  荣士轩笑着说道:“一切都由狼头爸爸做主,我和我爸妈都没意见。还有我和伊诺的东西不用您准备,思辛结婚的时候,我妈就把我和伊诺的那份一起买了。”

  夜修轻勾了下唇角,“还算他们识相。”

  欧阳瑞霖笑着说道:“爸,我和珂珂的也不用您准备,廖伯伯好几年前就准备好了。”

  “我和格瑞斯的也不用您管,格瑞斯这次回来把结婚用的东西都带回来了。我岳母亲自给我们买的。”

  夜修看向他媳妇儿,“他们都准备了,那还要我们做什么。”

  蓝亦诗笑着戳了下他的额头,“你啊!人家怎么做都不对。我这几年也没少往家买东西,三孩子结婚,你也有份,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

  “幸好有你,要不然,他们还不得歪歪我,说我就知道请等现成的。”

  “放心吧,谁也不会说你的。”

  蓝亦诗安抚好夜修,又给格瑞斯号了脉,见她胎像挺稳的这才放心的给那三个亲家打电话。

  六个孩子都老大不小的了,对方家长一听他们同意结婚了,自然都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婚礼当天,整个红C张灯结彩,各界名流都前来道贺。

  夜修坐在台下,一会儿哭一会笑的,哭是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嫁出去了,笑的是他们欧阳家不仅娶进来两个好儿媳妇,而且他还要当爷爷了。

  六个月后,红C的产房里传出两声清脆的哭声。没一会儿,蓝亦诗和荣思辛抱着两个孩子走了出来了。

  夜修从荣思辛怀里接过一个孩子,笑着问道:“这是谁家的小狼崽子?”

  蓝亦诗笑着说道:“我看你是乐傻了,看模样你就应该知道,黑头发的是瑞霖的儿子,他比瑞泽家的小黄毛早出生一分钟。”

  欧阳伊诺挺着大肚子走了过来,“妈,把我二哥家的小黄毛给我抱抱。”

  蓝亦诗躲开女儿伸过来的手,笑着说道:“不行,你还大着肚子呢,等你生完了再抱。”

  “狼头妈妈,您就让我伊诺抱抱吧。”荣思辛在一旁替欧阳伊诺求着情。

  辛可馨走过来,抬手给了女儿一下,“你虎啊!万一你嫂子动了胎气怎么办!”

  荣思辛撇了撇嘴,扶着欧阳伊诺挨个看看。

  欧阳伊诺笑着说道:“这两个小家伙一个比一个长的好看!”

  大家也围了过来,伊莉雅笑着点了点头,“可不是么,长大了肯定都是美男子!”

  就在大家赞美夜修这两个小孙子的时候,刚从国外执行完任务回来的欧阳瑞霖和欧阳瑞泽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哥俩都没来得及看孩子,就跑到了自己媳妇儿跟前,连亲代抱的一个劲儿的说着道歉的话。

  和他们一起回来的荣士轩笑着揽住了欧阳伊诺的腰,附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你生孩子的时候,我一定陪着你。”

  荣士轩说到做到,欧阳伊诺生宝宝的时候,他一直陪在产房里。

  欧阳伊诺第一胎生了个女儿,夜修看着长相酷似女儿的外孙女后,他哭的比孩子还厉害,要不是蓝亦诗劝他,他能泪流成河。

  三年后,夜修又得了两个孙女和一个外孙子,他和蓝亦诗只要不忙就回来看看这六个孩子。

  十年后,已经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的夜修和蓝亦诗诗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

  这天格瑞斯出资把一大家子人带去了巴厘岛,夜修和蓝亦诗坐在藤椅上,看着几个疯玩的孩子,眼角眉梢都挂着笑。

  一上午,老两口都在回忆着往事,从他们相识到他们相爱,再到如今……

  快到中午了,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夜修有些犯困,没一会儿便合上了眼睛。

  蓝亦诗拿着小毛毯给他搭在身上,夜修轻勾了下唇角,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刚迷糊,我就梦见你了。”

  蓝亦诗笑问道:“梦见我什么了?”

  “梦见你拿着枪顶着我,非让我脱衣服不可。”夜修笑着睁开眼睛,“没想到你这么猛!”

  蓝亦诗笑着拍了下他的手臂,“越老越没正经的,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做这种梦。”

  “不是我没正经的,是最近我经常做这样的梦,总觉得梦里发生的一切我们都经历过,这个不会就是外婆说的前世吧?”

  “极有可能,我也没少做这样的梦。”

  “你都梦到什么了?”

  “不跟你说!”

  夜修笑着拉着她坐下,“不说就不说,如果梦到的真是我们的前世,你梦到的东西,我迟早也会梦到的。”

  蓝亦诗笑笑,把头倚在了他的肩头。

  老两口笑呵呵的看向远方。

  海面上白帆点点,与天上朵朵的白云相映成辉,几只飞翔的海鸥迎风飞舞着,展示着它那曼妙的舞姿。孩子们,或立、或坐、或卧、或跑,相互说笑着,一家人惬意极了。

  ——终——

------题外话------

  这是海鸥写文以来写的最累的一个文,回老家后,总是有事,最后连更新的字数都一减再减,幸好有你们一直陪伴,我才没有断更。

  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粉丝榜前三十名的读者记得留言,我会打赏一下大家,钱不多,是海鸥的一点心意。(粉丝榜的排位以明天12点为准哈。)

  令,海鸥开新文了,《烽火佳人:少帅的神秘娇妻》是夜修和蓝亦诗的前世篇,跟大家说一下,夜修真没说谎,诗诗前世还真拿着枪逼着他脱衣服来着,大家要是感兴趣就去隔壁看看,看完了,记得收藏哈。海鸥嗷嗷的爱你们。

  
名门暖婚:战神宠娇妻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mingmennuanhun_zhanshenchongjiao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主千秋野性山村我家的葫芦娃都市医圣祸乱花丛男欢女爱重享人生独步天下.神医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