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临时监护人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一百四十章 雪中彩虹

临时监护人 | 作者:海底漫步者 | 更新时间:2018-01-12 15:09:33
推荐阅读:技艺天王新现代逍遥录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一生一世笑皇图首长老公,太闷骚!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我家总裁有猫病总统蜜蜜宠:影后,狠不乖!闪婚有毒:顾少撩妻无度都市大武帝归来
  要不是有吉原直人带着,星野菜菜想独自在纷飞雪天中爬上富士山顶基本属于痴人说梦。等跨过了八合目,星野菜菜觉得就算踩着吉原直人留下的脚印走,每一次抬腿还是成了严峻的考验。她小口小口喘着粗气,两腮泛红,一边平抑着心慌气短想大口呼吸的欲望,一边注意着不要把太多冷冻的空气吸进肺里,小小身子在风雪中摇摇晃晃,而原本她背着的登山包早已经被吉原直人强行拿走了。

  西九条琉璃跟在后面看着吉原直人的背影,目光渐渐柔软下来——这男人也是个真心喜欢孩子的人,这种人不可能是穷凶极恶之徒,以前自己大概真是想多了。

  一般家庭带孩子出来游玩,若是遇到了恶劣天气,就算孩子期待万分强烈要求,但家长多半也会一句怒斥“你怎么这么不听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个男人却没二话,整理整理行装就出发了——很明显能看得出他对雪地赶路很熟悉,想来爬雪山对他也没什么新鲜的,但孩子想去山顶看看,他便像头老驴一样在前面开路,寒风扑面费劲力气也没抱怨半句。

  不是真宠着孩子不会这样的!

  要知道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能做到这样的地步确实非常不容易。不过反过来说,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他是在疼孩子,但孩子略长大一点情窦初开了,又会怎么看待这份感情呢?

  他一个大男人带一个小女孩,这真的合适吗?

  西九条琉璃正望着吉原直人的背影胡思乱想,却见他步子一顿停了下来,开始四处张望。过了片刻他回头冲自己喊道:“前面好像是片洼地,也不知道多大,你知道该怎么绕过去吗?”

  星野菜菜歪着身子从吉原直人身后看了看,只见前面平平坦坦,风卷雪尘淡雾环绕,困惑问道:“从哪里看出来是洼地了?”

  吉原直人低头看了她一眼,解释道:“这儿雪突然开始变松软了……山上的风有时会把浮雪乱吹,吹到洼地里层层积攒便会把洼地填平了。猛得看上去是和普通地面差不多,但下面是很散很散的雪,近乎中空,一个不留神人就会陷进去。一般叫雪窝子,或者深一些叫雪谷,要是落进去了死倒不会死,就是很麻烦。”

  西九条琉璃环顾着四周,她是来过很多次富士山,但白雪茫茫下估算位置也不容易。她在心里默算了一下走过的距离,对吉原直人喊道:“八合目以上这种地形有很多,绕得话要再找登山道!这些洼地都是岩浆形成的,不太深,我们拉远一点距离直接过去吧!”、

  她是习惯了做主的人,喊完了也不待吉原直人同意,便开始将和星野菜菜之间的绳子放长。

  吉原直人想了想,觉得也行,便一边放长绳子一边对星野菜菜笑道:“我在前面走,你和我隔着五六步跟着,免得一起掉进坑里了。”

  如果只是他和西九条琉璃来,那这绳子是不用绑的,富士山上没什么深谷裂缝,遇到雪窝子最多没到胸就算了不起了,但星野菜菜不行,她太矮了,一个没留神她没了顶再狂风一卷扫没了痕迹,那都没地方找她去。

  星野菜菜有些疑惑的点点头,看着吉原直人当先前行,片刻后绳子一紧,她也跟上。她尽量沿着吉原直人走过的地方走,落脚也尽量轻柔,但这会儿和吉原直人远了,没人替她挡风挡雪,冷不丁一股风卷着雪沙颗粒扑面打来,她急忙后仰伸手去护脸,却又觉得脚下一空,像是踩碎了一层薄薄的冰,而下面空无一物,顿时身不由己掉了下去。

  她想抓住点什么,但伸手触及都是不受力的雪,马上眼前一暗,视野中只有淡淡的光芒,张口想叫却又被填了一大口雪,但还被等她开始慌呢,腰上又是一紧整个人又不受控制的向上飞起,瞬间又飞回了地面重见光明。

  她抬手一抹脸,却见原来是吉原直人和西九条琉璃一人一头用力拽着绳子把她“绷”出来了。

  吉原直人乐得哈哈大笑,拖着她向前走了几步才和西九条琉璃同时放松了绳子,又把她好好放回到雪地上,挤了挤眼再次向前走去。

  这一大段路程不太好走,吉原直人当先探路好几次陷进了雪里,连刨带扒才将自己弄出来,西九条琉璃走在后面也掉进过两次雪窝子里,倒是星野菜菜只吃了一次苦头。

  这段路走得很慢,花了时间不说,还特别累人。

  星野菜菜体力也基本耗尽了,在雪地里走路原本就又冷又费劲,她的体力更是离成年人还有不少差距——十三岁能自己爬到八合目以上已经很厉害了。

  吉原直人打算背着她走,不过她倔驴之名名不虚传,人不大牙口极硬,坚持要步行完成登山,怎么也不肯让双脚离开地面。吉原直人最后只好一个劲拽绳子,像是拖死驴一样花了近两个小时才硬把她拖到了山顶。

  星野菜菜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小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仰躺在雪地好像死了一次。吉原直人和西九条琉璃都没有什么大碍,甚至吉原直人还活蹦乱跳着——他原本以为会背着星野菜菜,扛着小月弥生,拖着桃宫美树上来,眼下只拖了一头死驴,感觉赚了。

  富士山因为多次喷发过,形成了不止一个火山口,大的那个五百多米的直径,小的那个近三百米直径,凑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椭圆。所以富士山顶远远望去是平的,从空中看是盛开的莲花造型,但登上去了却是山脊连绵的环状,而且因为登山口的不同,能到达的山顶也不一样。

  西九条琉璃挑的路是从御殿口在河口湖折向了吉田口方向,这是考虑到孩子比较多,尽量让车到达了一个相对较高的位置,而要是沿着御殿口直接进山,那在一千五百米左右就要弃车步行了——那样说不定这会儿五个人还凑在一起在雪里爬呢!

  刚踏上山顶,西九条琉璃便温言感谢了吉原直人陪她到这里,然后掏出了一本黑皮小册子说道:“我去神社参拜祈福,然后盖个章,一个半小时后在这里等你们。”

  吉原直人答了声好,便看着她沿着山脊往浅见岳方向走去了。

  星野菜菜这会儿也有些缓过气来了,她穿得有些像只小熊,笨拙的爬起来踮脚看了看周围,不确定地问道:“这里是……久须志岳吗?”

  吉原直人笑道:“我也不知道,这些山峰在我眼中一个模样,我们只要知道我们到山顶了就行了。”

  星野菜菜四处望了望,扯着他的胳膊说道:“我想去那上面。”

  “那就走吧!”吉原直人瞧了瞧是不远处的一块孤峰,便领着星野菜菜小心过去了,又选了个背风的地方扫了扫雪让她待着,自己将大登山包放到了地上。

  星野菜菜开始俯视整个“天下”,享受吃够了苦头后的甘甜果实。虽然雪这会儿渐渐开始停了,但视线还是不能及远,不过她依旧兴致勃勃的看个不停。

  她做到了,虽然借了一些力,但她是走着到了东瀛最高山顶,还是在最严苛的季节,这是一个成就!

  吉原直人从包中掏出了一个袋子,等她看够了将她按坐在背包上,笑道:“换换袜子吧,湿了会把脚冻坏的。”

  虽然有专门买的登山雪地靴,不过一路登顶肯定免不了或多或少会进点雪,会让脚很不舒服——要真想安安稳稳登上山顶,那要八九月份来才行,那时雪多半都化完了。不过反过来说,轻轻松松顺道爬上来的感觉就差多了,只能上来看看神社逛逛公园,然后瞧瞧中间的大坑,完全算不上登山。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季节游客不会来,登山爱好者为了安全会按地图摸索前进,没有吉原直人他们笔直前行快,所以这会儿山顶没有半点人声,连鸟鸣都没有。

  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星野菜菜倒不会和吉原直人闹别扭了,老老实实坐在背包上伸手去脱鞋子,吉原直人也自然而然伸手帮忙,发现她袜子果然有些微微湿了,小脚丫冰凉,感觉有些心疼。

  他用一双大手给星野菜菜捂着脚,直到把小脚丫捂热乎了才给她套上棉袜,又套上一层毛袜,再把鞋垫抽出来换上新的,最后才给她穿到脚上。

  星野菜菜也不吵着要自己来了,看着吉原直人低头半跪在那里为她操心,一双狐狸眼中满是温柔,只是伸手轻轻将他帽子上的残雪拍打掉,又暖了手伸进帽子里给他暖耳朵。

  吉原直人抬头一笑,又去给她换另一只鞋子。

  星野菜菜捂着他的耳朵,心中暗想:“这真是奇妙啊,三个月前我们甚至互不相识,都不知道地球上还有对方,但现在他握着我的脚我连害羞的感觉都不会有了。是了,我们是要永远在一起的人了,害羞毫无意义……只是这家伙要是平时再乖一些就更好了。”

  吉原直人给星野菜菜穿好了鞋,又检查了一下她的保暖措施,看她一直老老实实倒是有些奇怪了——他本以为星野菜菜肯定要这不肯那不干的,莫不是累坏了?

  他是在尽自己的义务——照顾星野菜菜的义务——他长这么大也没给人当过爹,如何当个好父亲他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如果能选还不如替上杉香去绑几个人省劲呢!

  至于管教星野菜菜更别提了,他自己就是个混蛋加三级的半文肓,怎么管孩子啊,星野菜菜管他还差不多。

  所以,他也就只能尽量帮助星野菜菜做她想做的事了。女儿要娇养,老话是这么说的,应该没问题吧?

  现在是星野菜菜人生中第一次登山,她不用说吉原直人也知道她肯定不想留有遗憾,便一路保她前行,当死驴拖也给她仙侠矗一共荒苋盟鍪禄蚴巧 

  当爹可真是不容易啊!

  等确定星野菜菜不会冻着了,吉原直人又关切地问道:“你累不累?别担心,下山都是大斜坡,我们滑着下去就行了,不会花多少力气的。”

  “我现在好多了,你也坐下休息一下吧!”星野菜菜将背包放倒了,体贴的让吉原直人也坐到她身边,靠在他肩膀上问道:“你别总管我,你冷不冷?”

  吉原直人看着远处轻笑道:“不用担心我,我皮厚的超乎你想像。”说笑完了,他转而问道:“人生中第一次战胜知名山脉的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好,我发现世界原来很大,我懂得也不够多,而且我开始有些理解妈妈了……人停在原地会迷茫,迷茫会困扰会痛苦,只有朝着一个目标、朝着自己的理想前进才会快乐!”

  吉原直人轻轻拥了拥星野菜菜,笑道:“说得对!人生其实很短,如果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临死前一定会非常后悔的,所以永远不要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只去做你想做的事便可以……这一点你妈妈做得很好,她去追寻理想了,虽然我觉得她傻到家了,但她不在乎。”

  星野菜菜点点头,轻声说道:“我也会有属于我的理想,并且用一生的时间用实现它!”

  吉原直人一笑没说话,只听星野菜菜又说道:“你会陪在我身边看我努力,对不对?反正你也没有想实现的东西了,那我的理想可以分你一半!将来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可以分你一半,无论是金钱、名望、地位,你都可以得到一半,所以你会陪着我的,对不对?”

  吉原直人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失笑道:“我要那些干什么?我的钱已经够花了,名声我要了更是没有半点用,我还怕别人太注意我呢!地位的话,难不成你以后还能当东瀛首相?”不过他嘴上是这么说,眼中看着星野菜菜认真的小脸,心中还是有些感动的——总算不是个小白眼狼,还知道许诺点好处,虽然屁用没有,但心意是到了,“你不用这样我也会陪着你的,直到你长大为止……到时候你大了,你就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了!”

  星野菜菜眨着眼儿问道:“无论我如何选择你都会同意吗?”

  吉原直人乐呵呵笑道:“当然,你的人生由你自己做主,无论你将来怎么选择我都同意!”

  星野菜菜满意的看了看他,知道他一向是说话算数的,又将目光投向了远处,心想:“这傻狗,自己果然必须看着他的,随随便便就给出了承诺……我成年时我会选择和你永远在一起,到时看你有什么话好说!”

  星野菜菜不再谈论这个话题,而是眯着眼用余光扫了扫笑容满面的吉原直人,那眼角风情中隐隐透着的狡猾光芒,像是看到一只马上要掉进陷井的笨猪。

  风把冰雪扬到了半空之中,这时乌云也正散去,一丝阳光透了出来撒向了大地。阳光映着半空中的细微冰雪颗粒,扯出了一道若隐若现的彩虹。

  彩虹下,是一对依靠在一起的“父女”,或者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就算他死了也要将他埋在身边的小女孩——这无关爱情,只是人生中能遇到可以相信的人太少!
临时监护人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linshijianhur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祸乱花丛主千秋速效救星全球杀猪王花都奶爸野性山村男欢女爱重享人生当家主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