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抗日之我为战神

第二百七十八章 永失吾爱

抗日之我为战神 | 作者:风雪云中路 | 更新时间:2019-04-29 00:59: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圣墟(圣虚)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逆天透视眼手术直播间修罗武神天神诀我的贴身校花神魂至尊
  看到两个部下疑惑的目光,西大条胖大佐相当自信的笑道:“这片沼泽地的确让我们损失惨重,但这些天打转转下来,我们毕竟也大致摸清楚了这里的情况.这片沼泽地面积虽大,但并不是没有路。”

  “我曾经让人仔细审讯了昨天将我们带出来的那几个他们的叛徒,并在这片纵横汤原、萝北、鹤立东部地区沼泽地中找到了一条足可以将我们带出去的路。只要我们顺着梧桐河的流向,向南越过这片沼泽地,就可以直接抵达松花江南岸。到了松花江岸边,我们也就安全了。”

  说到这里,西大条胖大佐挥了挥手道:“把仅有的三匹马都杀了,让每个能作战的士兵至少能喝上一碗肉汤。一个小时后,全军集中所有兵力,利用对手战场经验不足的有利条件,向东全力突围。”

  应该说西大条胖大佐的战术眼光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只是半天加上一夜的战斗,但他却摸清楚了对手的实力。而且他选择的突围方向也没有错,对方根本没有预料到他会返身在进沼泽地。

  实际上本来在等着回兴山要塞补充弹药的火箭炮团赶回,在发起总攻的杨震,在接到一线部队上报的rì军开始杀马的报告后,就已经准确的判断出rì军要突围。并以最快的速度调整了部署。

  在杨震看来,既然rì军要突围,那么自己正可以顺势而为。根据rì军的动作,采取必要的战术。既然硬啃有些吃力,那还是采取围三缺一,在追击之中歼灭敌军的战术为好。但他没有预料到rì军居然会没有走自己有意虚留出来的生路,而是调头集中所有兵力全力向东边的沼泽地突围。

  从杨震到下边的部队几乎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rì军会向东突围,在东边只部署了作为jǐng戒的一个连在极短的时间便被rì军击溃。在不顾伤亡,强行冲开几乎是措手不及的阻击部队抵抗后,二十二联队残部在西大胖条大佐的率领之下扬长而去。

  等杨震反应过来的时候,丢弃了几乎所有伤员的二十二联队残部已经逃进了沼泽地。西大条胖大佐没有咬自己下的饵,而是虽然显得有些狼狈,却是成建制的跑了,让杨震极为感觉到意外。因为他知道,无粮的rì军再次进入沼泽地会是一个什么结局。

  杨震不信rì军有当年红军吃草根、啃皮带走出草地的本事。那么rì军冒险重新进入沼泽地,应该还是有他们的目的。就像杨震从来就不相信rì军会无的放矢一样,他不相信以rì军一贯的作风,宁愿活活饿死在沼泽地里面也不愿意与自己硬拼到底。

  西大条胖大佐这一手,可谓是玩的极为漂亮。不仅将刚刚赶来准备用已经饿的东倒西歪的二十二联队练手的杨震编成的十个dú lì团中,除了已经补充进主力部队之外其余的几个晾在了一边。还让杨震生出了一股子芒刺在背的感觉。

  尽管杨震想要摸清楚rì军重新进入沼泽地的目的,但面对梧桐河两岸几乎是无边无际的这片沼泽地,他也不愿意轻易的冒险。在犹豫了好大一会后,他才调动了一个jīng干连在当地jīng心挑选出的向导的引导之下,小心的黏在rì军身后。

  只是得到回报后,杨震却吃了一惊。二十二联队尽管又在沼泽地中扔了几乎一个中队的兵力,却居然在沼泽地里面趟出了一条路。顺着梧桐河直接抵达松花江后,渡江返回了江南逃出生天了。

  rì军在沼泽地中摸出了一条路,这就意味着这片几乎成为自己天然屏障的沼泽地将不在安全。这也就意味着rì军随时可以通过这条沼泽地迂回自己的侧翼。而自己必须在今后至少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将这里作为一条主要的防御阵地。因为这里距离松花江太近了。沼泽地的南段与松花江相连。只要有路,rì军可以随时渡江迂回自己的侧翼。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就在正为自己一个天然屏障失去了效力,而有些忧心忡忡的杨震,在刚刚返回兴山要塞司令部后,又从张镇华那里得到了一个更加不幸的消息。

  已经成为自己未婚妻,原本在这场战斗之后就准备结婚的张婷在三天前,在遭遇敌机轰炸时为了掩护伤员牺牲了。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连续长时间的鏖战让本已经身心疲惫的杨震当即一头晕倒。

  见到杨震晕倒,张镇华当即便慌了手脚。还是在两天前接到消息后,便急忙赶回的总指挥经验老道,立即将杨震指派给自己的保健医生调了过来。经过好一阵子又是掐人中,又是挤压心脏的抢救总算将杨震弄醒了过来。

  看着已经清醒过来,却面sè异常苍白的杨震,总指挥犹豫了一下后对着杨震道:“你别怪彭定杰与张镇华,他们瞒着你,是我的主意。当时你正在前边指挥作战,我担心张婷牺牲的消息会影响到你。所以才一直瞒着你。”

  对于总指挥的歉意,杨震微微的摇了摇头却什么都没有说。沉默良久,杨震才道:“她应该还没有下葬吧。她现在在那,我要去看看她。”

  总指挥看着至少表面上显得很平静的杨震,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个未婚夫没有回来,我们怎么轻易的便下葬?好在现在天气已经开始渐渐的转凉了,尸身能够放的住了。现在小张就停放在医院的一间屋子里面,已经清洗完毕,就等你回来。”

  听到总指挥的回答,杨震微微的点了点头。一向xìng子坚韧,即便在身负重伤的时候,也没有要人搀扶过的杨震这次没有拒绝小虎子的搀扶,跟在总指挥的身后向着暂时寄存张婷尸体的那间屋子走了过去。

  进到屋子里面,看着已经布置好的灵堂,和一边摆放着的厚重棺木,猜测出这一定是总指挥交待布置的杨震艰难的转过身向总指挥道:“总指挥,多谢您了。您有心了。”

  杨震只说了这几句话后,便转过头看着停放在灵床上的张婷再未发一声。看着一言不发的杨震,张镇华走上前道:“司令员,张副部长在rì军空袭的时候,为了保护伤员,被俯冲的rì军飞机击中,整个后背都被打烂了。”

  “伤员虽然抢救下来了,但张副部长她却。我们也曾尽全力抢救,只是我们的医疗条件实在有限。对不起司令员,我们没有能挽回张副部长的生命。”

  说罢,张镇华从随身的挎包中掏出了一支擦的锃明瓦亮,一看就知道主人很珍惜,rì常保养的极为仔细的女士用掌心雷手枪和一本rì记本交给了杨震道:“这是在整理张副部长遗容的时候,从她的身上发现的。”

  杨震接过张镇华递过来的手枪,摸了摸这支擦的锃亮的枪身。这支枪是在杨震打下佳木斯缴获后送给张婷的。他还曾经开玩笑说这支枪是给她用来防部队中那些**用的。只是如今枪在而人已经不在了。

  杨震将这支手枪小心的贴身放好后,转过头对身边的几个人艰难的笑了笑道:“现在我想和我的未婚妻单独呆上一会好不好?前边的战事已经大体结束,剩下的还请总指挥与郭参谋长还有王旅长多把握一些。”

  看着杨震苍白的面容,总指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将杨震自己一个人留下后,带着其他人退出了张婷的灵堂。不过总指挥在退出灵堂后,在外边留下了一个医生,并再三交待小虎子一定要多注意屋子内的情况,有什么事情立即汇报。

  退出灵堂后,彭定杰忧心忡忡的的对总指挥道:“总指挥,自从与司令员相遇以来,已经一年有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司令员如此失态过,如此心力交瘁过。之前无论形势再艰难,再危险也是游刃有余。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将司令员自己留在里面能行吗?”

  彭定杰的话音落下,张镇华走到总指挥身边,语气极为自责的道:“总指挥,小张出事都怪我。要是我当初能拦着她,不让她上去将她留在后方医院。那怕是多派几个人保护她,也许就不会出事了。”

  对于张镇华自责的话,总指挥摆了摆手道:“这事情怪不得你。谁也不想出这个事情,但现在是战时。这不是在前方、后方就能避免的。你不要过于自责,司令员也不会因为此事怪罪你的。”

  说到这里,总指挥叹息一声:“让他们独自呆一会吧,毕竟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如今却是天人两隔了。不管怎么样,这个心结要他自己去打开,别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我,不,是我们要相信他一定能走出来。”

  说罢,总指挥又转过头凝视了一会那间屋子后,转身离开了。彭定杰与张镇华看的出来,总指挥的心情很失落。想想总指挥之前苦心捏合两人的举动,两人摇头叹息一声,又叮嘱了几遍医生与小虎子后,才转身离开。

  对于外边几个人的谈话,正凝视着张婷已经清洗干净遗体的杨震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心很痛,是那种撕心裂肺一样的痛。回想起自五道岭子铁矿第一次相会以来两人之间的每一次交集,回想起张婷那总是带着一抹期待的目光,杨震的感觉到自己心在流血。

  轻轻亲吻着张婷已经冰冷的面孔,将自己未婚妻已经很僵硬的身体紧紧的搂在怀里,杨震不知道自己的眼泪什么时候落了下来。

  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接受张婷的感情,一直在拖着。如果早点接受她的感情,早点结婚,也许就不会让她带着遗憾走。也能让张婷过上哪怕是几天她认为的幸福生活也好。

  抱着张婷的尸体,杨震心中升起无限的悔意。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愧对一个人。之前张婷还在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甚至对总指挥这种半包办的婚姻态度有些不满。对张婷的芳心视而不见。

  但当人已经不再了的时候,他审视自己的内心,却发现自己错过了自重生以来最重要的一个人。当自己已经失去的时候,,他才在自己痛到几乎流血的心里认识到自己早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个女人。之前只是自己有意的在逃避而已。

  杨震泪流满面的抱着张婷的尸体,一边亲吻着爱人已经冰冷的脸庞,一边低声的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当我真正正视自己的感情时,却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你。我现在真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天接受你的感情。哪怕是一天,我们能共同生活一天也好。你也不会带着遗憾走。”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去珍惜你。我是一个混蛋,彻彻底底的混蛋。是我辜负了你的感情,辜负了你的爱。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倒流,能够好好的疼爱你一次,哪怕就一次也好。今生我们无缘,来世我一定加倍爱护你,将你呵护在手心里,只要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杨震就这么一动不动的抱着张婷的尸体静静的整整坐了一夜,也整整流了一夜的泪。曾经以为自己见过无数的死亡后,早已经坚硬如铁,不会在为任何事情感伤的心,却在短短的一瞬间被击破了。

  外边的小虎子几次想要进去看看情况,但最终还是没有敢打搅杨震。只能担心在外边急的团团直转,却毫无办法。直到见到从前线返回的郭邴勋后,他的心才微微定了一些。

  因为小虎子知道,整个部队数万人马,被司令员认为知己的只有郭参谋长一人。总指挥对于杨震来说,更像是一个老师、一个兄长。他教会了杨震很多为上位者应该明白的道理,但却称不上知己。

  李延平对于杨震来说更是一个是一个工作上的好搭档,好帮手,但却同样称不上知己。能让司令员引以为挚交的,可以交心的也只有郭参谋长一人。

  两人不单单在作战上是一对好的搭档,更在私下是无话不说的好友。如果说杨震下定决心,整个部队能劝得住他的,只有郭邴勋一人。小虎子希望郭参谋长好好的劝劝司令员,不要太过于伤感了。

  ,,-..
抗日之我为战神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kangrizhiwoweizhans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科技大仙宗邪少的贵妃娘娘獒唐这个王妃很米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