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394章 姨奶奶的恋情曝光了(二更)

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 | 作者:凹凸蛮 | 更新时间:2018-01-13 00:20:53
推荐阅读:技艺天王新现代逍遥录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一生一世笑皇图我家总裁有猫病首长老公,太闷骚!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总统蜜蜜宠:影后,狠不乖!都市大武帝归来闪婚有毒:顾少撩妻无度
  医院内,萧菁正在吃东西。

  秦苒见着她听完了这个消息依旧大快朵颐的吃着,眉头微微皱了皱,“你还吃得下去?”

  萧菁嚼着嘴里的肉,有些不明白的望着自家母亲,“我不能吃了?”

  秦苒摇了摇头,“我只是一听你父亲说起过程,胃里就堵得慌,听说枪决现场全是血,脑浆都出来了。”

  萧菁继续咬了一口猪蹄,点头,“的确是会爆脑浆,子弹虽说只有指甲大小,但在高速运转之后它以着几百公里的时速射击进人体内,在穿透人体之后,它在其中造成的爆炸力会把人体里的脑浆给一并带出来,特别是射穿后脑勺之后,别看只有指甲大小的子弹,它能给你造成一个碗大的伤口。”

  秦苒捂了捂嘴。

  萧菁继续侃侃而谈,“到时候一同流出来的就不只是血,还有脑浆,跟白豆腐似的,不对,染上血之后的应该是红豆腐。”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秦苒顺了顺自己的心口,“我没吃东西都快吐了,你还吃的进去?”

  “妈妈,我好歹也是军人,这点抵抗力都没有,我岂不是一上场看到死人就会被吓得屁滚尿流?”萧菁喝了一口汤,“您真的不吃?”

  秦苒瞥了她一眼,“我这一吃进去,转头就吐了。”

  萧菁啧啧嘴,“您也别自己吓自己,其实现场画面没有您想象中的那么可怕,顶多就是血多了一点,然后清理起来有些麻烦而已,别的跟电视上差不多,无非就是躺着一个永远也起不来的人。”

  秦苒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餐盒,“就是有些担心祁家会不会再反咬咱们一口。”

  “母亲也关心起了军部的事?”

  秦苒脸颊红了红,“我这不是担心你们吗?既要防外患,还要提防内患,难保有分身乏术的时候。”

  萧菁躺回病床上,手里还拿着一个肉包子,她咬了一口,笑道,“妈妈您这就不用担心了,虽然说祁家和寻家的后人并没有离开京城,但树倒猢狲散,那些所谓会照顾的叔叔伯伯,可一个比一个还懂得算计,只要咱们忠于初心,这军部乱不了,他们也干涉不了。”

  “你说的这话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其实祁老夫人为人谦虚有礼,是京城里有名的大家闺秀,妈妈不必担心。”

  “我一介妇人也不便过多的掺和你们军部的事,你说没事没事。”秦苒拿出纸巾擦了擦她的嘴,“你也少吃一点,瞧瞧你这肚子,这才五个月,跟你当时怀双胞胎时不相上下了。”

  萧菁鼓了鼓嘴,“哪里还有不许人吃饱饭的道理。”

  “我是怕你吃多了消化不了。”

  “我会控制自己的饭量的。”萧菁一股脑的将剩下的包子全部塞进嘴里,生怕自家母亲抢了过去似的。

  秦苒忍俊不禁的戳了戳她的脑袋,“好了,你再睡一会儿,晟风说晚上过来接你回去。”

  “嗯。”萧菁吃饱喝足平躺在床上。

  秦苒掖了掖被子,提着餐盒出了病房。

  “叩叩叩。”

  萧菁迷迷糊糊间听见有敲门声,她下意识的睁开双眼。

  祁老夫人见其久久没有回应,试着推了推门。

  萧菁认出了老夫人的身份,急忙坐起身。

  祁老夫人面色凝重的走进,应该是连续几日的处理祁老的身后事,忙的她有些心力憔悴了。

  “老夫人是有话要对我说?”萧菁开口道。

  祁老夫人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我知道经过这件事,大家心里肯定都会或多或少提防着我们祁家,我特意过来想跟你说一说。”

  “老夫人有话请直说。”

  “众所周知我和祁老一共三个孩子,老大老二前些年因病过世,老三并没有进入军营,而老三的孩子们,有些是入伍了,但在军部并没有说话的权利,所以我能否请求你们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会带着他们离开京城,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这里一步,他们都是刚正不阿的孩子,不会因为祁老这事而耿耿于怀。”

  “老夫人这话严重了。”

  祁老夫人摇了摇头,“祁老错在先,我再来跟你说这种话,我知道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我不得不说,孩子你也是为人父母了,我就算吃不饱穿不暖,也不想饿着冻着我的孩子,我们祁家可以说完完全全的退出京城,此生再也归来。”

  “老夫人,我们也是刚正不阿的军人,没有理由平白无故的陷害谁,大家都是一心为国为民,理应同仇敌忾,而不是各自猜忌,您放心。”

  “我知道你是一个明辨是非的孩子,今天我这话倒显得我太小人了,孩子,我们会离开的,无论之前我家老爷做了什么,他现在已经离世,还望你忘了我们祁家的恨,好好的、幸福的、开心的、骄傲的继续走下去的。”

  萧菁目送着老人离开。

  病房门轻轻的合上。

  沈老夫人刚刚从电梯里出来就见到了同样出门的祁老夫人,两两照面。

  祁老夫人谦虚有礼的颔了颔首了,“好久不见了沈老夫人。”

  “应该有三四年了吧,我听说了祁老的事,那些年我也算是了解你一二,大家也就不过多的寒暄了,你做的没错,明是非,辨忠奸。”

  祁老夫人低下头,“我只求问心无愧。”

  “想必这几天你一定过得很艰难。”

  “偌大的祁家就像是瞬间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老夫人我终于懂了那一年沈老太爷离开的场景,戚戚然然,门可罗雀,但你又不一样,沈老太爷是带着荣耀离开的,而我家的那位是带着耻辱下地狱的。”

  “无论之前他是什么人,现在死者为大,我不便过多的评论。”

  祁老夫人单手掩了掩鼻,“我今天话好像有些多了,先走了。”

  沈老夫人看着她进入电梯,叹口气,当年风华绝代的祁老夫人可是震惊了整个京城,名门闺秀落落大方,谁人不想抱回家?

  可惜了,好好的一朵娇滴滴的玫瑰花愣是被一坨狗屎给毁了。

  “奶奶您来了?”萧菁推开门缝一角,伸出半颗脑袋,朝着门外看了看。

  沈老夫人注意到正在探头探脑的小家伙,疾步走过去,“怎么出来了?”

  “我听见门外有谈话声特意过来看看。”萧菁盘腿坐在床上,“祁老夫人也跟您说了一些话?”

  “也没什么,都是一些家常便话。”沈老夫人笑了笑,“看你这气色,恢复的差不多了。”

  “嗯,等一下队长来接我回军营。”

  沈老夫人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这么快就回去?这混蛋臭小子难道还嫌你最近受的苦不够多?”

  “奶奶,是我要求回去的,毕竟刚刚演练结束,我身为队长要回去好好指导指导,您也不想我名不副实吧。”

  沈老夫人握了握她的手,“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咱们也应该量力而行,瞧瞧你这个大肚子,孩子刚刚经历了一难,怎么也应该适当的休息休息。”

  萧菁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疑惑道,“说来也奇怪,这孩子最近发育的似乎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沈老夫人担忧的摸了一下,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萧菁也说不出来是什么不对劲,总而言之她就觉得这孩子动的频率比他的哥哥姐姐们还丰富,好像时时刻刻在自己的肚子里大展拳脚似的。

  “不过这一次出了问题,是应该要好好的观察观察。”沈老夫人有些欲言又止。

  萧菁看出了她的吞吞吐吐,急忙道,“奶奶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沈老夫人摇了摇头,“我想应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些问题。”

  “奶奶是怀疑这个孩子——”

  沈老夫人用力的握着她的手,制止着她说出后半句。

  萧菁垂眸,“我也有考虑过,这个社会优胜劣汰,如果他真的不健康了,就算我再怎么挽留,他也会离开不是吗?”

  “这是你的孩子,只有你才有决定权,我无法干涉,我只希望无论到时候情况如何,你都能如现在这样泰然面对。”

  “我知道的。”萧菁莞尔。

  “瞧瞧这家伙发育的速度,你这肚子一出去怕是又会误以为咱们沈家是不是又得一次性添两个小祖宗了。”沈老夫人笑意盎然的戳了戳她的肚子,“是你吃得多,还是他发育快?”

  萧菁为难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大概是我吃多了。”

  沈老夫人掩嘴一笑,“不过能吃就好,不用担心,我们沈家还养得起你。”

  萧菁越发窘迫的低下头,她突然觉得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太能吃了,队长一时之间压力过重,所以他的头发才会生长缓慢?这都几个月了,还没有恢复到曾经那狂拽酷霸帅的长发飘飘?

  “叩叩叩。”敲门声一响,沈晟风直接推门而进。

  “奶奶过来了。”沈晟风放下手里的包装盒。

  萧菁一见队长进门就闻到了空气里一股股浓浓的蛋香,她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他的手上。

  沈晟风打开包装盒,将刚刚出笼的蛋挞递过去,“慢点吃,有点烫。”

  萧菁一边吃着,一边说着,“队长你真的打算把我当猪一样养吗?”

  沈晟风坐在床边,“你错了,猪可比你好养,它不挑食的。”

  萧菁嘴巴一鼓,气成一只河豚。

  沈晟易一指戳下去,直接将她的嘴戳漏气,“吃吧,昨晚上不是吵着要吃徐记的蛋挞吗?”

  萧菁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角,“奶奶还在这里看着。”

  沈老夫人笑着转过身,“这样我就看不到了,你们两个也不必顾忌我这个老婆子。”

  沈晟风站起身,走向柜子方向,“你先吃着,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对了,有件事我觉得有点奇怪。”沈老夫人突然开口。

  “奶奶觉得什么事奇怪?”萧菁不以为意的吃着酥脆的蛋挞皮。

  沈老夫人眉头微蹙,“这段日子你家姨奶奶很少回来,她连续拒绝我三次相亲,我觉得她的行为有些奇怪。”

  “咳咳。”萧菁一口气没有喘允,掩嘴剧烈的咳了起来。

  沈老夫人闻声急忙递上一杯水,“你慢点吃,我一个老婆子又不会跟你抢。”

  萧菁有些心虚的喝了两口水,转移话题道,“最近军营忙。”

  沈老夫人放下水杯,眉头皱的更紧了,“就算军营忙,但她也不可能会拒绝我给她安排的这两位优秀的男人,他们都是军队里举足轻重的人物,长相嘛,虽说有些五大三粗,但还是看得过去的。”

  “奶奶您也别糟心了,姨奶奶好歹也是成年人,她懂得分寸的。”

  “我就怕她心里有嫌隙,这孩子自小就命苦,我得好好的照顾照顾,不然她又会以为自己是不详人。”沈老夫人看向萧菁,认真严肃道,“你们在一个营里,你有没有觉得她最近不对劲?”

  “我这段日子都是在医院,我并不清楚姨奶奶有什么不对劲的。”

  “也是,我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免得自己胡思乱想。”沈老夫人看着收拾的已经差不多的沈晟风,开口说着,“我同你们一起回军营。”

  萧菁不能把话说得太明白,她只得支支吾吾的建议着,“奶奶您就不用舟车劳顿的亲自过去看了,我们替您看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通知您。”

  “不行,你现在这身体我怎么能把这种事交给你,你现在只需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这件事我亲自去办。”沈老夫人从椅子上站起来,率先出了门。

  萧菁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自家队长,“你觉得奶奶会不会发现什么?”

  “她能发现什么?”沈晟风顺着她的话问。

  萧菁从床上起来,穿上军装,“我眼皮子好像在跳。”

  沈晟风轻轻的抚了抚她的眼睛,“这些迷信的东西你也信?”

  萧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里作用,她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眼皮子在跳着,而且还跳的很激烈。

  铁鹰营区,一如既往的回荡着群起激昂的呐喊声。

  训练A区,所有人前赴后继的训练着越野狙击,定点射击,高速空击。

  顾安城本是在全神贯注的观察女兵们的训练情况,衣兜里手机不耐其烦的抖了抖,她拿出看了一眼号码,嘴角微微上扬些许。

  “我在停车场,你过来一趟。”萧烨的声音带着很强势的命令语气。

  顾安城挂点电话,大喊一声,“你们继续训练。”

  停车场内,微风徐徐。

  萧烨抽了一根烟,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拿出最理直气壮的男儿气概郑重的告诉这个女人,他是七尺男儿,绝对不能被她区区威胁就吓得失去了自主意识。

  他要反抗,他要推翻暴权,他要雄赳赳气昂昂的告诉这个女人,他绝对不会跟她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

  顾安城穿着笔挺的军装走下台阶,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昂首挺胸的男子,开口道,“我不喜欢抽烟的男人,戒了。”

  “咳咳。”萧烨岔了气,他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将烟头给丢了。

  顾安城斜睨着地上还在燃烧的烟头,又道,“你是军人,应该知道炎夏最忌明火,你这是打算制造火灾?”

  萧烨忙不迭的一脚踩灭烟头,得意的笑了笑,这下她无话可说了吧。

  顾安城的眼珠子依旧一瞬不瞬的落在他的脚上,“乱丢垃圾,不是我国传统美德。”

  萧烨索性蹲下身子,将烟头丢进了垃圾桶里,完成好一系列动作之后,他僵了僵,我不是打算翻身农奴把歌唱吗?怎么对她说的话这么言听计从了?

  顾安城双手交叉环绕在胸前位置,说着,“你让我过来想说什么?”

  萧烨轻咳一声,组织了一番自己很有骨气的语言,他道,“我今天要实话告诉你,我和你——”

  “现在距离晚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也就是说我还要再训练两个小时,你耽搁了我很多主要时间知道吗?”

  “……”

  “我们说好了,虽然我答应了你的追求,但我们不能互相干涉彼此的任务以及责任,而你今天这个时候找我,显然是违背了我们当初的约定。”顾安城松开了双手,上前一步,“所以你最好长话短说,而且要说到点上,别给我没事找事。”

  萧烨被她如此犀利的眼神逼得硬生生的吞回了后半句话,如果自己这话说出口,今天他还能竖着离开军营吗?

  顾安城见他沉默,又继续道,“怎么又不说了?快说。”

  萧烨犹豫的紧了紧自己的拳头,反正事已至此,他一定要用自己的气势震慑住这个女人,他道,“我就告诉你,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和你分手。”

  说出来了,萧烨很自豪的说出来了,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简直就是十米八,帅翻了天。

  顾安城依旧是毫无表情的瞪着自顾自笑的像个白痴的男人。

  空气突然安静。

  萧烨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他摸不准这个女人又想说什么,只得收敛起自己那有些急躁的笑容。

  顾安城道,“我好像说了我们只是试试看,并没有同意跟你进一步发展,你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跟我确认关系?”

  “……”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分手这个词的定义是说明我们现在是情侣关系,对吗?”顾安城再问。

  萧烨语塞。

  顾安城点了点头,“既然这是你心里想的,我也应该尊重你。”

  萧烨甚觉此事还有戏,这个女人这样说了,应该是松口的意思?

  “那我们就进一步发展,我承认你是男朋友的身份了,至于你说的再一步发展分手,观察一段时间再说。”顾安城转身准备离开。

  萧烨不敢置信瞪直双眼,他急忙拦在顾安城面前,嘴角轻轻抽了抽,“我说的是退一步,不是进一步。”

  “没有这先进一步,如何谈后面的退一步?我知道你这是在暗示我,我说过了我会尊重你的,你不用再重复了。”

  萧烨深吸一口气,这个女人是故意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真的听不懂?

  “难道你还有话说?”顾安城看了看时间,“你已经耽搁了差不多十分钟时间,长话短说。”

  “你真的没有听明白我说的话?”

  顾安城目不转睛的望着他的眼,一步一步的靠过去。

  萧烨被逼着往后退了一步,他急忙道,“咱们有话好好说。”

  “你以为我真的听不懂?”顾安城反问。

  萧烨吞了吞口水。

  “萧烨你以为我会稀罕你吗?”顾安城再问。

  萧烨不知如何回复,他自认为自己这么英俊潇洒,理所应当的人见人爱啊。

  “你想的没错,我的确挺稀罕你的,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让我这么想要打一顿,想当初和陈三公子的风流韵事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肝火,倒在你这里失去了理智,所以你应该庆幸,你对我而言,是例外。”

  萧烨嘴角不受控制的痉挛了一下,自己这是不是还要感谢你待我不错?

  “这是个不错的开始,我会很期待我们的未来。”顾安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转身准备离开。

  萧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就这么追了过去,义正言辞的吼道,“顾安城,我说了分手,我说分手就是分手,不管你是威胁我也好,不答应也罢,反正我今天就把话说明白了,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你别再让我每天给你打电话了,我可忙可忙了。”

  萧烨一鼓作气的说完一长串,很是威武霸气的一吐为快。

  相反顾安城却是安静了下来,她的目光看似是直勾勾的落在萧烨身上,但萧烨莫名的感受到她的对焦点有问题,不知为何,他突然发觉到身后有很犀利的眼珠子正目不转睛的对峙着自己。

  萧烨僵硬的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寒风瑟瑟,大地悲戚,一双眼,两双眼,三双眼就这么毫不避讳的落在了他单薄的身体上。

  萧菁咧开嘴笑的很勉强,“奶奶,我想我们大概是听错了。”

  沈老夫人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沉默不语的上前一步,对着顾安城道,“你跟我过来。”

  顾安城亦步亦趋的跟在老人身后。

  沈老夫人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我虽然老眼昏花了,可是这耳朵还挺好使的。”

  “姐我知道您想说什么?”

  “这合适吗?”沈老夫人反问。

  顾安城点头,“挺合适的。”

  “我是不反对姐弟恋,可是我反对黄昏恋啊,你可是萧烨的姑奶奶啊。”

  “姐,我长得也不老气。”顾安城解释着。

  沈老夫人抚了抚额,“当初我果然没有算错,这个萧烨跟你就是一段冤孽啊。”

  “您这是反对的意思吗?”顾安城问的小心翼翼。

  沈老夫人摇了摇头,“我能反对吗?我虽然是你名义上的姐,但你有你自己的自由,我如果连你恋爱的自由都给你剥夺了,我怕是愧对父母临终前对我的托付了。”

  “我会看着办的,不会给你们太多的为难之处。”

  沈老夫人摆了摆手,看向准备溜走的萧烨,指着他,“这小子有什么好的?”

  “大概是我瞎了。”

  “可能真的是瞎了。”沈老夫人走下台阶,径直朝着萧烨走去。

  萧烨蓦地挺直后背,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动弹不得。

  沈老夫人瞥了他一眼,“跟我过来。”

  萧烨求助般的看了一眼自家亲姐。

  萧菁投去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

  萧烨将脑袋埋得低低的,一路跟在老夫人身后。

  沈老夫人刻意的避开了多余的人,回过头,眼神深邃的落在他单薄的身体上。

  萧烨如芒在背,小声道,“老夫人想和我说什么?”

  “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沈老夫人语气甚是平静,似乎听不出她是喜是怒。

  萧烨知晓老夫人的态度,挺直身体,气势恢宏道,“您放心,我不会和这位姑奶奶有任何发展的,您放心,我立刻离开军营,从此以后不会再和她见面,保证离得远远的,一定不会再进一步发展,自此和她断绝一切来往,如果我再接近她,立刻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沈老夫人伸出手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勺上,“我家安城虽然野蛮了一些,无理取闹了一些,强势霸道了一些,但她这么漂亮,这么聪明,这么有本事,跟你在一起怎么就委屈你了,还敢发毒誓,你给我把话全部收回去,收回去,立刻给我收回去。”

  “……”

  “无论如何,就算是分手也是应该由她说,她是你祖宗啊,你的长辈啊,你怎么能这么辜负你的长辈。”

  “……”萧烨一脸懵,这话怎么那么有歧义?

------题外话------

  今天还是二更哦,二更已完,爱你们,明天小豆芽就出世了,哈哈哈,还有没有好听的名字呢?目前小蛮选中的是沈慕靖这个名字,还有没有好听的名字呢?一经采用奖励888币币哦。

  
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unyeliaoqizhiqingbuzij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祸乱花丛主千秋全球杀猪王速效救星男欢女爱花都奶爸野性山村都市医圣当家主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