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技艺天王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二百七十一节 对美的极致追求,当渗透到生活的细枝末叶

技艺天王 | 作者:第三颗雪梨 | 更新时间:2018-06-26 22:02:52
推荐阅读:宠物小精灵之冠军新现代逍遥录首长老公,太闷骚!都市超级医仙慕川向晚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都市大武帝归来我家总裁有猫病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我的贴身校花
  几位老先生早已熟知林老先生捡到极品沉香的故事,但秦淮并不知道。

  故而林老先生实际上是专门讲述给秦淮听。

  “十八年前……”

  林老先生一开口便是十八年前。

  仿佛翻开了一篇藏在泛黄书页中的陈年故事。

  “那个年代的沉香并未炒上天价,那个年代,也有很多人骑着小车到乡下收旧物,尔后一夜暴富。

  我不爱收旧古董,唯独爱沉香。当时手上的钱财充沛,于是经常往沉香交易集散地跑。”

  林老爷子回忆当年场景,依稀记得是雇人开柴油拖拉机,在乡间路上仰起黑烟黄土混合的烟雾。

  “一般而言,沉香到了这些集散地会被加工、分装,尔后才流通到全国各大城市的沉香店或文玩店。

  不过在沉香交易集散地混熟了后,我就直接到香农家里收货,一来二去,那片乡邻都认识我了。

  某天,我跑到老清潭村中一户姓陈的人家做客……”

  说到这里,林老爷子的情绪不由自主的激动了些许。

  秦淮知道,重点戏来了。

  不过做客就能捡到漏?

  一般来说,这种级别的陈年香木,主人都会藏在不可轻易示人的隐蔽处,想捡漏十分困难。

  除非主人没认出来极品沉香,或者把沉香当做捣糠的木棍?

  秦淮随便猜想了两种可能,但觉得不甚靠谱,遂认真听林老先生讲述。

  “坐了十几分钟,我出门离开。

  偶然抬头一瞥!发现他们家老宅大门的门额木竟然放着一根幽黑发亮、结油很足的陈年老香木!”

  林老先生望着秦淮,表情中尽是询问——你知道那种激动亢奋的心情吗?

  林老先生盯紧秦淮,希望从秦淮脸上找到惊叹。

  然而秦淮只是眼帘微动。

  林老先生说的经历还真是十几年前的真实写照。

  旧时人们建住宅,往往有在门额上放一些铜钱金粉,以祈求财运亨通的传统。

  垫一根沉香,说明陈家祖上乃是大户人家。

  至于香农打眼,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并不是说身为香农就一定会认出顶尖的沉香。

  毕竟中华家早在唐朝时期,玩香便发展到了巅峰。

  唐宋下来一千多年,中华本土的顶尖沉香都被消耗殆尽了。

  近几十年,香农们往往见不到品质的沉香。

  而香农之所以厉害,多半是经验丰富。

  对于没有经验的香农而言,打眼十分正常。

  ……

  ……

  “我当时心脏都要蹦出来了,激动、亢奋、欣喜若狂,那是我这辈子见过最高品质的沉香木。不过,我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一声不吭的离开。”

  林老先生颇为自得于当年的克制。

  要知道,如果当时回头跟陈家主人说,想要门额上的那根木。

  恐怕陈家人立刻就会警觉,并且漫天要价。

  那一手隐忍有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精彩。

  “自从那天惊鸿一瞥后,我便不时假装登门拜访,只是为了盯一眼那根门额上的木还在不在。”

  林老爷子眉飞色舞,把当时的心境绘声绘色的讲了出来。

  讲到刺激处,真有做贼一般的心虚感。

  众人忍俊不禁。

  林老先生于是愈加兴高采烈。

  老年人嘛,总喜欢朝花夕拾。

  “终于有一天,陈家老宅拆屋翻新了。

  我第一时间登门围观!

  并在他们家拆下那根门额木时上前询问:能不能一百两百块钱卖给我作修补家具用?

  陈家人认为那不过是一根普通的烂木头,挥挥手便让我带走了。

  于是,我便用两百块便将这根陈年沉香收入囊中。

  哈哈哈哈。

  整整五千三百六十三克的极品料啊!十八年前就有人求我五十万出手,我拒绝了。一直藏到现在,根本不愿意轻易示人。”

  林老爷子摇头晃脑,满脸傲然。

  这是他捡过的最刺激的一次漏——足足盯了一年时间,期间过程堪称跌宕起伏,提心吊胆。

  秦淮哑然失笑,能花一年时间紧紧盯住不放,林老先生也是能耐人。

  “十八年,我只切过五十克用于焚香。那香味当真是终生难忘。堪称沉香中的绝代佳人。”

  林老爷子伸出一根指头,在秦淮面前摇晃。

  无非想看秦淮吃惊的神情。

  然而秦淮让林老先生失望了。

  ……

  倒是阎老先生眼睛绿油油的发亮。

  “切一点我们玩玩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哎,不行。送给孙媳妇当见面礼。十八年前收的陈年香木,算起来足足有一坛女儿红的年份。正好啊。”

  林老爷子将香木放到江然手上,既然入了林家门,那就是林家宝贝。

  江然颇有些受宠若惊,局促的捧着。

  “车成珠子带身上。可以车好几串粒大饱满的珠子呢。剩下的边角料碾成粉末熏香。”

  林栎提议道。

  “随便了,也可以孝敬一点给我。”

  林老先生恋恋不舍。

  “也可以孝敬一点给你阎爷爷,你小时候阎爷爷抱过你呢,你还在我身上撒狗尿。”

  阎老先生发话了。

  “也可以孝敬一点给你须爷爷……”

  “也可以孝敬一点给你杜爷爷……”

  “也可以孝敬一点给你陆爷爷……”

  几位老先生跟了一排整整齐齐的队列。

  秦淮:“……”

  “也可以孝敬一点给你师父……”

  不管如何,队列不能乱。

  林栎和江然对视一眼,最终还是点头颔首。车完珠子能留下不少边角料,给几位老先生和师父一点绰绰有余了。

  ……

  “你们赶紧挑自己的香木。免得到时候我反悔。”

  林老爷子十分严肃。

  “一人一块?我和秦淮岂不是占便宜了?”

  “毕竟你们夫妻俩帮了大忙,多拿一块没关系。”

  林老爷子大方挥手。

  若不是秦淮不讲道理的横插一脚,江老头可能不会松口。

  所以秦淮多拿一块,倒也不太肉痛。

  商雅莞尔一笑。

  “既然林老弟割肉,我得好好挑一块回家炖鸡汤喝,能炖整整三个月呢。”

  阎老先生长吁了一口气,目光明亮,露出和善的笑容。

  “沉香炖鸡汤,丝丝香味沁入每一颗肉粒中,嚼一口便是香汁喷溅。

  而且沉香香味有层次,丰富多变。

  有时是玫瑰甜香,有时是清郁如桂花,香浓时则如花蜜,清雅时犹如甘泉,几乎包含着自然界一切香气,乃天地精华蕴含而成的合香!

  此等品质的香料与肉质完美纠缠,炖成一煲油光荡漾,香气袅袅的极品鸡汤,啧啧……”

  阎老先生竟然讲得口舌生津。

  “我们也把香木拿回家煲鸡汤喝。只选沉香,龙涎香檀香麝香都不要。”

  秦淮悄悄跟商雅提议。

  “感觉……会不会暴殄天物呢?”

  沉香煲鸡汤……emmm,有钱人都这么玩的吗?

  “不不不,沉香入口,才是王道。”

  秦淮在柜台间慢慢踱步。

  “这根沉香脂度高,香型狭长,我给你雕刻一枚发簪如何?”

  秦淮指腹抵住下颌,面露思索。

  “你给过我玉雕发簪,而且沉香木簪我好怕它断了。”

  商雅心里美滋滋的。

  “师父能不能帮我们也雕刻一下?全部车珠子感觉浪费了。”

  秦淮冷冷的扫了一眼林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不,我只给商雅雕刻。”

  林栎期盼的表情缓缓凝固,转身黯然离开。

  他真傻,早该明白师父从来都只宠师母一人的,

  强行凑上前吃了一口狗粮。

  噎得头皮发麻。

  ……

  ……

  在林老先生家吃过一顿丰盛的午饭,商雅谨遵老先生们的教导,拉着秦淮购买了一些玛瑙,玉料,尔后方才回到家中。

  秦淮把玉料,沉香都放进书房。

  “这两天就雕刻一些生活用品好了。”

  秦淮揉了揉头发

  一位艺术家,对美的极致追求,不应该局限于作品,更当渗透到生活的细枝末节。

  精致而优雅的生活着,便是一种艺术。

  秦淮突然皱眉。

  他最近都没能摸到宗师级作品的门槛,会不会是近来的作品太没有烟火气了?

  记得无论是核舟,掌纹核雕,太极图玉雕,都是来源于生活感悟!

  想到这里,秦淮眼神明亮的望着商雅。

  商雅好像误打误撞,让他懂得了生活的重要性呢。

  确实应该从生活着找寻灵感,毕竟艺术来源于生活。

  秦淮灿烂的扬起嘴角。

  话说什么时候能再来一次浴室顿悟、玄武湖上听雨那种顿悟呢?
技艺天王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yitianw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我家的葫芦娃野性山村祸乱花丛花都奶爸主千秋土拨鼠拨土神医官道都市医圣奶爸的惬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