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技艺天王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二百六十九节 和阎老先生一起玩套路 [三千字]

技艺天王 | 作者:第三颗雪梨 | 更新时间:2018-06-24 22:05:12
推荐阅读:新现代逍遥录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一生一世笑皇图首长老公,太闷骚!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我家总裁有猫病总统蜜蜜宠:影后,狠不乖!闪婚有毒:顾少撩妻无度都市大武帝归来我的尤物老婆
  阎老先生先一马当先的进入住宅。

  客厅内一团糟。

  江老爷子和林老爷子对峙。

  小姑娘泪眼婆娑。

  而林栎正愤愤的指责林老头。

  刚才爷爷那段话给林栎气的哦。

  他把神仙姐姐视若珍宝,不舍得说一句重话,结果现在被老爷子一说,哭成了泪人儿。

  林栎心疼到不能呼吸。

  林老先生:“……”

  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小兔崽子!

  “唉。”

  林老先生只能幽幽一叹,脸色漆黑。

  这桩婚事……一开始就是矛盾的。

  林栎是林家独苗,江然是江家独女,两家都有数代经营的玉雕厂,当然希望能被后代继承。

  若让江老头的玉雕厂转给林栎,江老头未必愿意。

  若让林老爷子的玉雕厂并入江家林老爷子也不愿意。

  这是祖辈薪火相传的基业,若并出去了,他们于心有愧,也无颜与九泉下的祖辈相见。

  虽说封建迷信一些,但当初谁不是凭一颗光宗耀祖的心才能咬牙坚持下来的呢?

  祖训,祖辈的基业,祖辈的信仰不可轻言丢弃!

  这便导致,林栎和江然的婚事兜兜转转议论了一圈,依旧毫无进展。

  ……

  ……

  “江老弟千里迢迢跑来金陵,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阎老先生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洪亮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尔后,银发青衣,反背着两手的阎老先生推门进来。

  “是阎老哥啊。”

  江父脸色微微缓和。

  “听说你丢了女儿,我来看望一下……”

  阎老先生目光扫过江然和林栎,面带羡慕地拍了拍江父肩膀:

  “看来女儿安全回家了嘛,值得高兴。”

  江老先生点头,咧嘴笑笑,被阎老先生说到心坎上了。

  江然整整一个星期没回电话,他这位老父亲最是坐立不安。

  现在能看到完完整整的女儿站在面前,他无比安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如今乖女儿不仅安全地回家了,还捎回个儿子呢。”

  江父听到乖女儿三个字,露出老父亲的灿烂,正准备点头,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猛得一愣,脸色凝固,从笑容灿烂,到臭着一张脸。

  “阎老哥说笑了,八字没一撇呢,再说我也不承认!

  年少时轰轰烈烈的爱情逃不过夭折的宿命,能长久的还是细水长流。

  江然只是一时被蒙蔽了双眼,过一两年就看清了。

  何况,两家的玉雕厂总该放弃一家,这就决定了这桩婚事谈不拢。”

  闻言。

  阎老先生摇了摇头。

  “我说江老头、林老头,你们俩谁能保证,二十年后,自家的玉雕厂还能辉煌?”

  “偌大的玉雕厂,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二十年衰败。”

  江父一脸莫名。

  “那要是得罪某位大人物了呢?虽说苏杭玉雕以工巧闻名天下,但被某位大人物以苏杭玉雕匠气重为由打压呢?”

  阎老先生意有所指,但江父并未听出言外之意,而是毫不放在心上:

  “好歹我便是江浙玉雕协会理事长,能得罪谁?谁又有左右玉雕界舆论的……本事呢……”

  江父尾音慢慢低不可闻。

  因为秦淮恰好在此时推开门进来。

  简单的白衬衫,眼眸清亮,右边胳膊被商雅挽住。

  两人直入客厅。

  “坐。”

  阎老先生推出身边的椅子。秦淮坐下,一副大佬坐姿,目光落在林栎身上:“解决好了没?”

  “没……”

  林栎正给江然擦完眼泪,可怜兮兮的回了一句。

  事情棘手。

  哪怕是几位老先生齐聚,也束手无策。

  “那我问你,你是不是非江然不娶?”

  “是。”

  “江然呢,你是不是非林栎不嫁?”

  “是……就怕林栎嫌我老。”

  “我怎么会嫌你老!”

  林栎拿着江然的手,一旁的江父心中颇不是滋味。

  江然的回答让商雅心疼不已。

  喜欢一个人时,首先会自卑,哪怕江然如此优秀,但总会有自卑到觉得配不上林栎的地方。

  好在林栎知道疼江然。

  “既然如此。那我徒弟跟江然的婚事就定了!”

  秦淮自顾自安排着。

  林栎张张嘴,哑然失声。

  师父您为什么像是来搞事情的……

  岳父会不会暴怒?

  忐忑

  紧张。

  林老爷子默不作声,阎老先生前脚进,秦淮后脚跟上,若说没有串通,林老爷子绝然不信……

  所以,静观其变,看秦淮葫芦里卖什么药。

  而江老爷子却是皱紧眉梢。

  他看出来了,秦核舟似乎是一个行事嚣张,极其护短的人。

  “虽然秦先生名高天下,但事关江某女儿的婚姻大事,并非秦先生一拍脑袋就能决定的,还请不要插手。”

  秦淮瞥了江老先生一眼,依旧我行我素,不苟言笑:

  “巧了,我秦某人就喜欢一拍脑袋做事。

  你女儿愿意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今日,你同不同意女儿出嫁,都带不走江然。”

  “我女儿我还带不走?”

  江父气得笑出了声。

  “你带不走。秦某人最烦别人跟我对着干。你可以试试。

  不知道秦核舟,能不能让苏杭玉雕变成匠气的代名词,然后顺手毁掉你家的玉雕厂。

  如果还不行,秦某人和李部长关系十分亲密,二十年后我能不能左右文件的发布呢?

  有句话叫‘正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要不要掂量一下?可别赔了女儿还赔掉玉雕厂。”

  秦淮坐下来,指腹慢慢的敲击着扶手,不紧不慢的威胁着。

  一切都是按照阎老先生的指示进行。

  听得秦淮的话,江老爷子面沉如水,胸闷气喘的盯着秦淮。

  掌上明珠和祖传基业玉雕厂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宝贝。

  秦淮竟然精准的将了他一军。

  似乎没有回转了余地了。

  江父黯然失色,他如今年近六旬,秦核舟方才二十。

  虽然秦核舟年纪轻轻,但出版的研究笔记,却是受到全国玉雕师的追捧,几乎人手一本!

  如此影响力,令人毛骨悚然。

  秦核舟已然成为了玉雕界的权威。

  可以通过出版书籍。给全国玉雕师灌输自己的玉雕理念。

  如果秦核舟在书中踩苏杭玉雕几脚……多踩几次,苏杭这一派玉雕技艺绝对要凉!

  倘若秦核舟还借着李部长的东风,靠发布文件打压苏杭玉雕……

  江家的玉雕厂能不能在针对下撑过二十年?

  想到这里,江老爷子脸色涨红。

  在秦核舟面前,哪怕他坐拥苏杭规模最大的玉雕厂,身为一身玉雕协会的会长,也硬气不起来。

  能写书出版的奆佬都不能得罪。

  殊不知武大郎和潘金莲就是得罪了写书人,被黑了一千年。

  江父面庞僵硬,十分为难。

  关键他不熟知秦核舟为人。

  是不是真的护短?

  会不会为了徒弟做些不光彩的事情?

  譬如十年、二十年后,轻描淡写的来一句‘天凉了,让江家破厂罢’这种话。

  以秦核舟刚才的行为举止来分析,可能性极大。

  “打压异己?不,怎么是打压异己呢,纯粹是不喜欢那么匠气重的雕刻技艺罢了。”

  秦淮满不在意的说道。

  江父心中咯噔一跳,果然……连说辞都想好了。

  ……

  ‘不错。’

  阎老先生默默给秦淮鼓掌,虽说套路是他设计的,但秦淮的白脸戏唱得十分精彩。

  听得秦淮咄咄逼人的话,江父咬牙沉默。

  年轻且影响力巨高,护短,小心眼,记仇,这种人是最不能得罪的。

  江父被秦核舟压得低下了头颅。

  要不松口好了?

  毕竟女儿喜欢胜过一切……

  可是玉雕厂怎么办?

  祖辈打拼下来的基业,就在他手上丢了吗?

  江父进退两难,神色渐渐颓废,脸上皱纹加深。

  ……

  “秦淮,你说话太重了,本来结婚是其乐融融的事情,何必闹得如此僵硬呢?坐下来慢慢商量嘛。”

  套路深不可测的阎老先生适时站出来唱红脸。

  “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小孩们情意相投,我们大人千万不要拿家庭门业来压他们,家业再大,有小孩的幸福重要吗?

  实在不行,两家折中一下,让林栎和江然生两个娃,一个姓江,一个姓林。如何?”

  听得阎老爷子的说情,江老爷子沉吟了片刻。

  “倒也不是不行。我看林栎三番两次提议要入赘,可见是真心喜欢我家闺女,我家闺女也真喜欢林栎。就这样罢。但首先丑话说在前面,要敢欺负我女儿,秦核舟也救不了你。”

  江父怨念十足的瞪了一眼林栎。

  本来是他得理不饶人,可女儿一哭他便有些于心不忍。

  再加上秦核舟完全不讲道理,江父也只能顺水推舟:

  “这十七年我都逼着女儿练习玉雕,在婚姻大事上,不能再逼她了。”

  江·老父亲瞬间苍老了不少。仰在靠椅上,眼里有泪光。

  “赶快端茶孝敬你老丈人。”

  阎老先生踢了林栎一脚。

  林栎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到一旁泡茶。

  “岳父请喝茶。”

  “爷爷请喝茶。”

  “师父、师母请喝茶。”

  “几位老先生请喝茶。”

  林栎兴高采烈,端茶的脚步都是‘爱’你的形状。

  果然还是师父英明神武!

  秦淮心照不宣的与阎老先生对视了一眼,尔后默默喝茶。

  玩套路确实很爽。
技艺天王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yitianw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祸乱花丛主千秋速效救星全球杀猪王野性山村花都奶爸男欢女爱重享人生当家主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