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技艺天王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二百六十五节 少年游(三)[四千字]

技艺天王 | 作者:第三颗雪梨 | 更新时间:2018-06-20 23:42:26
推荐阅读:宠物小精灵之冠军新现代逍遥录首长老公,太闷骚!都市超级医仙慕川向晚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都市大武帝归来我家总裁有猫病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我的贴身校花
  有些雕刻师的雕刻过程十分机械,死板,宛如应付功课。

  而秦淮雕刻时,手腕旋转如圆规,以手腕带动刻刀不断揣摩、雕琢,动作间充满着美感和节奏律动。

  不难看出。

  秦淮总是十分享受每一次雕刻,因为乐在其中,故而每一凿一锉都有灵气氤氲蔓延。

  秦淮雕刻时好认真!

  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好像灵魂都附着在刀尖上。

  他所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块木头,也是自己的灵魂。

  在如昆曲水磨调的缓缓雕刻中,秦淮拥有了木料的沉默,温柔,缓慢……

  反过来,秦淮亦他将对木料、对世界的独特感悟,赋予到眼前这块木料中。

  雕刻界中有一句话口口相传:美的作品对应的必是美的灵魂。

  下等木雕师挖掘木料的灵魂。

  中等木雕师被木料孕育出灵魂。

  唯有顶尖木雕师会将木料的灵魂与自己的灵魂水乳·交融。

  秦淮便是达到了第三层。

  木养他。

  他养木。

  这和人玉互相温养是一个道理。

  “呼”

  秦淮舒了一口气,他终于也在木雕上,追到了玉雕的境界。

  念头到此,秦淮愈加的敛声屏气。专注于刀凿游走,此时,他所雕刻的不只是惊艳繁华,也是秦淮的修养与品味。

  于一刀刀的雕琢过程中,于一点点的剥刻过程中,一块平平无奇的木料终于变得精美绝伦。

  ……

  ……

  吃过午饭。

  秦淮休息了片刻,便走进书房继续雕刻。

  在秦淮的妙手雕刻下,一截外表粗糙的木料,缓缓孵化出一位模样俊秀的少年。

  他昂扬头颅,虽然五官还未被秦淮精雕出来,但微微勾起的嘴角,却将自信与朝气尽显无疑。

  由上往下看,这位少年的身材十分惞长,右边腰间玉佩叮当敲响,左佩长剑,脚下云朵流淌,浑身衣物被风吹起,本是静态的木雕,却有千里御风的动态美。

  站在木雕前,似有微风扑面而来。

  ——实际上并没有。

  这种错觉很有意思,让人不经意想起王阳明的一句话:不是木雕动,而是心动。

  当然,这尊木雕才进行了一半。

  木料表面并不平整,人物的五官还未勾勒,氅裘上也没有装饰,一眼就能看出来,它只是半成品。

  但是,这尊木雕的骨气已经尽显无疑。

  不需要雕刻细节便能展现作品的神韵,其实从侧面说明了秦淮的雕刻已经达到风华绝代的地步了。

  ……

  “呼……”

  秦淮吹掉木雕凹处积累的木尘,同时拿起一张纸,一寸一寸的清理干净。

  商雅全程傻笑,尤其是秦淮擦拭木雕时,那温柔的动作,还有灼灼的目光,似乎要提笔在一首千古绝句的末尾添上一枚恰到好处的韵脚。

  停止散发魅力啊,太温柔啦,你这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家伙!

  商雅忍不住心花怒放,在秦淮身后转圈圈。

  ……

  “你在干嘛呢?”

  秦淮停下动作,诧异的望着商雅。

  “嘿,开心……”

  商雅板起微红的俏脸,不让自己显得那么花痴。

  然而。

  痴痴的笑意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不断从脸上漏出来。

  她也不想变成痴姬的,实在是秦淮小哥哥雕刻时画风太帅了!

  忍不住就自我攻略了起来。

  “嘿,你继续雕刻,我给你拿毛巾擦擦汗水,或者给你泡一杯清茶。”

  商雅迅速溜到了客厅。

  秦淮茫然的注视着商雅的背影,虽然疑惑,但懒得多想,只是转身为木雕加上细节。

  首先勾勒五官。

  鼻梁,眼睛,眉梢,嘴唇,耳朵,脸颊,都得用刻刀慢慢的修饰一遍。

  修饰细节是一门技术活,既要保证写意的神韵,还需写实的工笔。

  “莎莎莎”

  刻刀刮掉少年脸上的细小木料,五官逐渐立体,少年的面容也俊逸了起来。

  屋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照进来,显得奶白色的五官和肌肤愈加温和。

  身高八尺,容貌逸丽,说的就是眼前这尊木雕了!

  “不错。”

  秦淮十分满意,紧接着修饰少年身上披着的氅裘。

  说到氅裘,世说新语中有一段风靡千年的描述:

  孟昶(chǎng)未达时,家在京口,尝见王恭乘高舆,被鹤氅裘。于时微雪,昶于篱间窥之,叹曰:此真神仙中人!

  意思是说王恭在雪中乘坐高车,身穿用鹤羽制造的长衣,其气度和风姿让孟昶惊为神仙中人。

  这一雪中美景被历代文人视为一种意境,并且在后世的文学作品中屡屡出场。

  譬如红楼梦第五十回,薛宝钗在粉妆玉砌的雪地中身披凫靥裘,当时的景象也是仙气飘飘。

  秦淮给木雕少年加了一袭鹤羽氅裘,借助的便是这一意境。

  飘逸的氅裘,精雕细琢出惊艳绝伦的奶白色羽毛。

  真真有一种神仙中人的既视感!

  少年身上的仙气愈加浓郁。

  ……

  ……

  “结束了是吗?请喝茶。”

  “嗯,雕刻部分结束了,鹤羽氅裘也染成了雪白色。整体来看,白衣胜雪,肌肤细腻,佩饰贵气,脚下云朵有御风而行的感觉。很不错了。”

  秦淮接过已经凉了的清茶,冲商雅笑笑,尔后抿了一口。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忙着雕刻时能有商雅递上一杯茶,真是温馨到了骨子里。

  “嗯嗯嗯嗯~”

  商雅哼着无字小曲,心情颇为晴朗的凑到木雕近前欣赏。

  一节毫无特点的木料,在秦淮雕刻刀下变成了一位御风而行的少年。

  虽然云端上风不断撕扯着衣袂。

  但少年只是轻掸衣袖,脸上写满热忱,宝剑吐露寒光,华服衬着身姿,风尘掩盖不住昂扬。

  那鹤羽长衣的表面,倒映着璀璨无垠的星光点点。

  氅裘毛衣的背面,则有小隶镌刻而成的朝代名称。

  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隋唐,宋元明清……

  五千年朝代加身,霸气到无与伦比。

  看到这尊木雕,商雅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飘逸。

  对。

  飘逸胜仙。

  少年脚下的云朵,少年身上的氅裘,少年的神情笑容,少年的一切,都如此飘逸。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宛如仙人遨游四海,俯观山川,仰望河汉,五官中似有看惯千年烟云的恢弘大气与沧桑。

  “这就是你的木雕风格吗?很独特呢。

  虽然有树化玉玉雕的仙气,但和玉雕截然不同,木雕更飘逸,比玉雕多了一份开阔。

  看到这位少年,我感觉有一阵风拂过脸庞,并且跟着踮起了脚尖呢,想和他一样,踏云御风。”

  商雅的感想蛮多,折着手指头夸赞秦淮。

  “他好像不是人,少年眼神深处不会有那一抹沧桑。”

  商雅唯一不解的是眼神,太沧桑了。

  “对,并不是指人。”

  秦淮顿了顿,随即娓娓道来:

  “我这次受邀去东瀛带回皿方罍。印象最深的便是谢临风有关于少年的那几句话,又记起梁启超振聋发聩的少年中国说一文。突然想到将‘少年中国’的形象雕刻出来。

  在我心中,‘少年中国’应该是这样的——虽然走过了五千年、浮沉了五千岁,在踏入璀璨星河前,蓦然回首,依旧是意气风发的少年。

  五千载岁月,过眼云烟,终究不过一场少年游。五千年就是尽头了吗?

  不,五千年的朝代只能藏在身下,当做历史。鹤羽氅裘上倒映的璀璨星空才是我们要征服的星辰大海。

  所以我给这件作品取名为少年游。”

  都道华夏五千载,

  似是薄暮沉霭霭。

  我却言其正芳华,

  翩翩少年游天下

  古老却生机勃勃,历久而弥新,传承传统亦开拓创新,承传万代却不忘祖先。

  出走五千年,归来仍是少年!

  这便是秦淮对少年中国的理解,也是秦淮为作品所赋予的灵魂。

  “很感动。泪目。”

  商雅默然望着这一位白衣翩翩的少年,扭头朝秦淮莞尔一笑。

  秦淮小哥哥作品的布局与着眼点愈来愈霸气了。

  雕刻的题材很多,上到敦煌,下到红楼梦,但将少年中国纳入雕刻题材,却是唯独这一份。

  秦淮独特就独特在创意奇绝,想常人所不能想,雕常人所不能雕。

  而且秦淮雕刻作品,并非曲高和寡,而是扎根与传统文化,以最亲民的切入点来构思创意。

  虽说亲民,可这创意却不乏高度与深度。

  俗得让所有人都看懂,雅得耐人咀嚼。

  同时兼顾雅与俗,可是非常困难的!

  而秦淮‘少年中国’木雕,绝对又是一件‘秦核舟式’耳目一新的作品。

  当这件作品完成时,就注定要在身后留下惊鸿一片。

  “秦淮小哥哥简直是为了雕刻而生的。这创意,啧啧,风华绝代啊。”

  秦淮微微笑,宠溺的望着商雅。

  “哦,对了,有几件事情跟你说。

  第一件事,三天后要举办皿方罍器身和皿盖合一仪式,湘省博物馆想让你和谢临风先生为代表扶着器身。

  第二件事,木雕巨匠黄景洲说明天要来拜访你。

  第三件事,你徒弟林栎跟苏杭城的江然私奔了,现在还渺无音讯。”

  “跟江然私奔?”

  秦淮挑了挑眉梢。

  商雅捧着肚子把所能知道的来龙去脉给秦淮讲了一遍。

  “前段时间江父与林老爷子交涉了几个小时,现在江父等候在金陵城,然而林栎和江然没有回金陵。两人精明着呢。”

  商雅眨了眨眼睛,笑得花枝乱颤。

  林栎竟然能拐跑江然,这是商雅始料未及的,私奔不归更是有趣。

  经过几天的发酵,苏杭和金陵的圈内人几乎全部知道了这则劲爆的八卦。

  江父颜面上挂不住。

  女儿跟人私奔,闹得众所周知,还怎么招婿?

  江父气得牙痒,养了三十年的小白菜啊。

  ……

  “啊切”

  远在林栎打了一个喷嚏。

  紧了紧手上的塑料袋,因为仙女姐姐不想出门吃,所以林栎跑了两条街,挑到一家好店,点了三菜一汤。

  房卡开门。

  江然穿着林栎的白衬衫,站在落地玻璃窗前。

  这里是十三楼,下面车水马龙。

  夕阳照在玻璃上,洒在江然披肩的秀发上,为她度上了晶晶的一道金边。

  林栎将菜饭搁置在桌上,温存的从身后保住江然。

  “你可爱的小男友想邀请你一起洗澡。洗完澡再共进晚餐。”

  江然没好气的推开林栎。

  “哼,用屁股都知道你那脑子里在想什么!离我远点!”

  林栎紧接着抱得更紧了,身体紧紧贴住江然,面带笑意:“我就喜欢你那会思考的小屁屁~”

  江然:“……”

  “你离我远点啊啊啊,死变…态。”

  对于仙女姐姐的辱骂,林栎只是嘻嘻一笑,当做情侣间的M调教。不过顿了片刻,林栎声音突然低沉,变得严肃:“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家了。总归是要将问题解决掉。你不用担心。我有自信处理好这件事情。不会出现差错。”

  听得林栎的耳边私语,江然一愣,她对林栎的画风骤然切换有些难以适应,但眼下的林栎确实非常有安全感,让她放心且宁静

  “我当然无条件的相信你,明天就跟你回金陵~”

  江然颔首,亲昵的蹭了蹭林栎的脸颊。

  林栎什么都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且三句话不离啪啪啪。说话也骚得一塌糊涂,尽管那些骚话又好气又好笑,但江然听着一点都不反感,甚至于隐隐约约有些满足。

  ……

  “走啦,陪你洗澡。”

  在林栎的软磨硬泡下,江然红着俏脸答应了林栎的请求。
技艺天王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yitianw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我家的葫芦娃野性山村祸乱花丛花都奶爸主千秋土拨鼠拨土神医官道都市医圣奶爸的惬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