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技艺天王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二百四十九节 先生,您被逮捕了(下)

技艺天王 | 作者:第三颗雪梨 | 更新时间:2018-05-27 00:54:55
推荐阅读:我家总裁有猫病新现代逍遥录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宠物小精灵之冠军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首长老公,太闷骚!都市超级医仙我的尤物老婆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慕川向晚
  “小哥哥真的懂锻造青铜器吗?君无戏言啊。”

  商雅将信将疑。

  秦淮小哥哥能够在核雕、玉雕、木雕之间自由切换游刃有余尚可理解。

  毕竟都是雕刻。

  但雕刻和青铜器铸造差了十万八千里,完全就是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了!

  而且秦淮小哥哥从来没铸造过青铜器,能直接跨领域掌握一门技艺?

  怎么听都有些天方夜谭了。

  “其实并非你想的那样……”

  秦淮低头,带着笑意瞥了一眼商雅。

  对于商雅,秦淮总是特别温柔

  那种温柔近乎宠溺:

  “艺术一共有八种,分别是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文学、戏剧、电影。其中雕塑的含义,就是雕刻与塑造。两者联系很深。”

  说起这些知识,秦淮总是翩翩落落,神采飞扬。

  秦淮所懂的知识宛如一颗颗璀璨的钻石珠宝,耀眼夺目。

  “哈哈……”

  商雅发出了不学无术的笑声。

  “没事,你不是专业的,不必懂。”

  秦淮宠溺的添加了一句。

  “小老头的青铜器铸造技艺确实了得。”

  秦淮不吝赞词。

  早在九十年代就打出了名气,再经过二十年沉淀……

  燕老先生的青铜器铸造技艺,已经炉火纯青了。

  估计国内,甚至是全世界都能站在第一阶梯。

  “到外面看看老先生的铸造过程。”

  商雅好奇的提议道,基于秦淮的影响,商雅一直觉得青铜器的铸造的过程应该会特别优雅。

  不过……

  当她和秦淮一起来到工棚时,她失望了。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滚烫炽红的铜浆在容器中散发着令人心悸的红光。

  摇头晃脑的立式电风扇吹动热气。

  老先生桌上工具凌乱,烟雾飘动,俨然就是一个混乱的小型工厂。

  燕老先生扑在桌前雕刻蜡模。

  秦淮瞥了一眼,立刻明白老先生使用的是失蜡法。

  所谓失蜡法。

  第一步,用可凝固的蜡油雕刻出三星堆青铜头像的详细轮廓与花纹。

  第二步,用细石膏泥浆在蜡塑表面浇出一层薄厚得当的保护层,阴干凝固。

  第三步,在石膏层外面涂抹抗高温涂料。

  第四步,将模型放在火种炙烤,让蜡融化流出,留下石膏壳。

  第五步,往剩下的石膏空壳内倒入铜浆,冷却凝固。

  第六步,将石膏模型敲碎,留下青铜器。

  一步步工序下来,得到的青铜器会与最初用蜡雕刻的模型一般无二。

  现藏于豫省博物馆的超精美云纹铜禁青铜器便是用失蜡法铸而成。

  曾侯乙编钟有一部分青铜器也是采用失蜡法铸造。

  别看失蜡法已经诞生了两千多年。但其精妙程度,哪怕在航天零件的铸造中都能用到。

  “不要着急,只是小摆件,速度很快的。”

  燕老先生以为两人着急了。

  毕竟现在的小年轻,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很少有耐心静等一个下午的。

  “不然你们出去玩一段时间,傍晚再来。”

  “没事老爷爷,我们能等。”

  商雅摆摆手,屏住呼吸,不再打扰老先生。

  燕老先生于是将柚子大小的石膏模具放在桌上。

  随即盛具倾斜,让得炽红的铜浆沿着模具内壁缓缓流淌。

  这一步必须小心翼翼,不能出现气泡。

  一旦出现气泡,青铜器表面便会起伏不平,哪怕气泡很小,亦影响美观。

  不过,一边是必须小心翼翼,但另一边也不得拖泥带水。

  太磨蹭的话,铜浆的凝固时会出现显著分层,同样影响美观。

  所以倒浆的过程要让细腻与果断并存。

  这一步对耐心、技术、经验、手臂肌肉记忆都是高难度的考验。

  一旦拿捏不准,青铜器直接报废!

  故而燕老先生表情凝肃,手腕钉在空中一动不动,甚至还屏住了呼吸。

  秦淮津津有味的看着。

  青铜有温,雕塑有度!

  将炽红的滚动的熔浆,凝固成静态的青铜器,仅仅是过程就充满着艺术的气息!

  秦淮双眼放光,跃跃欲试,但一直压抑着那股欲望。

  ……

  “呼。”

  倒完一个模型,老先生把铜浆盛具放下,长长舒了一口气,揉了揉酸痛的肩膀。

  三分钟后,方才表情庄重严肃,屏住呼吸的继续倒入熔浆。

  滚烫的热浪烤得老先生的手臂一片通红。

  但老先生的手臂仍然是如深山老林中的老树根,死死的钉在了空中。

  熔浆拉出一条手指大小的悬河,缓缓没入模具中……

  半个小时后,燕老先生把两颗柚子大小的模具灌满了青铜汁。

  “让它们冷却一个小时便可以砸坏模具,取出青铜器了。”

  满头大汗的小老头捶了捶老腰,语气中都带着一丝惬意。

  ……

  “老先生,我能不能自己动手铸造一个青铜器?”

  秦淮跃跃欲试,提出请求。

  小老头疑窦重重的望了一眼秦淮。

  “这可不是鱼洗,只要有见识就能玩。也不是陶瓷,陶塑。

  锻造青铜器需要掌握的技能,基本上可以让一位工匠变成‘杂家’,像绘画,书法,篆刻、艺术造型、历史研究……通通需要掌握,而且铸造青铜器十分危险。你确定吗?”

  燕老先生连连摇头。

  秦淮肯定是出于猎奇才提出请求的。

  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燕老头能够理解。

  但鉴于锻造青铜器的工序过于复杂,而且危险系数高。

  所以燕老先生也有权选择拒绝。

  “其实我能够锻造青铜器。”

  秦淮字正腔圆。

  闻言,燕老先生漫不经心的表情渐渐凝固。

  秦淮整体画风偏严肃高冷,很少说笑……

  “既然如此,我也想看你露一手。”

  燕老先生将固体蜂蜡、雕刻刀以及石膏泥浆摆在秦淮面前,一副拭目以待的神态。

  燕老先生六十年的阅历告诉他,秦淮身上应该藏着一些不显山不露水的才华。

  秦淮并未多加客气,直接跨坐在桌前,敛神屏息,拿起雕刻刀和蜂蜡。

  他当然也选择使用失蜡法铸造工艺。

  毕竟迄今为止,最惊喜的青铜铸造技艺莫过于失蜡法了。

  它可以铸造出任何想要的细腻花纹。

  秦淮拿起蜡块,切割成许许多多的小份,然后开始一一雕刻。

  对于雕刻,秦淮驾轻就熟,刀下生画,锋芒蜿蜒成画。

  很快便雕刻出一只站在树叶上闭目休憩的凤鸟,

  “哎呀,这手雕刻不赖嘛!”

  燕老先生情不自禁竖起了大拇指,秦淮刀尖游走,一只凤鸟从蜂蜡中钻了出来,神态细腻,造型栩栩如生,宛如魔法!

  “小年轻人你是从事什么行业?”

  “雕刻师。”

  “具体一点。”

  “玉雕师。”

  “应该有一些名气罢?”

  “还行。”

  秦淮面无表情的回复了一句,刀尖却还在旋转跳跃,蜂蜡一片片剥落,宛如四月被风吹下的瓣瓣樱花。

  过了不多久,

  十只镂空的凤鸟在桌面一字排开,其中一只凤鸟展开双翼,即将飞向蓝天。

  在它的眼珠处,还刻上了小小的秦淮二字。

  这便是落款标记了。

  雕刻完凤鸟,秦淮给蜡塑淋上一层石膏泥浆,浅灰色的石膏将镂空部位全部填满。

  构成了一具包裹住凤鸟蜡塑的立体模具。

  将十枚石膏模具都放在一旁干燥。

  秦淮紧接着马不停蹄的开始用蜂蜡雕刻出造型各异的树干,树枝……

  “你要打造小型的青铜神树?”

  燕老先生看穿了秦淮的意图。

  “对。”

  秦淮颔首点头。

  据考古学家研究,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并非用青铜直接铸造的一个青铜器,而是采用的宛如黑科技一般的焊接技术。

  秦淮准备沿用焊接技术:

  首先,用失蜡法有条不紊的雕刻出了底座,树干,还有九根伸长开来的树枝。

  紧接着,将各零件焊接在一起。

  最后,大功告成!

  尽管焊接工序十分复杂,但秦淮还是能驾驭的。

  ……

  ……

  直到中午,秦淮做出了三分之一的零件。

  和燕老先生一起吃了一顿面,秦淮继续投入铸造工作。

  秦淮一旦开始工作,便宛如一块通电的电阻体,开始发热发光。

  蓦然一看,秦淮的肢体动作、五官神态、浅浅的呼吸,甚至是薄厚得当的两瓣嘴唇,长长的眼睫毛,手指弯曲的弧度,无一不是写满了一丝不苟,全神贯注,聚精会神这几个成语。

  专注得让老先生都惊讶不已。

  燕老先生赞许的点头。

  默默的看着秦淮将蜂蜡尽数融化出来,尔后将熔浆倒入石膏模型中……

  忙到傍晚,秦淮方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离开燕老先生的小院。

  “我明天再来。”

  秦淮挥了挥手。

  “这位年轻人很厉害啊,是谁的徒弟?豫省老贾?还是苏杭成老朱?但也没听过他们有一位名叫秦淮的徒弟啊。”

  燕老头百思不得其解其解。

  如此年轻且有一定技艺的青铜铸造师,基本上能在青铜铸造圈传开了。

  不可能没有半点风声。

  “明天问问他的师父是谁!”

  燕老先生重重点头。

  ……

  ……

  翌日,上午。

  秦淮在工棚里砸掉石膏模型,里面熔铸的青铜器零件显现了出来。

  有着云气纹、镂空树枝、镂空凤鸟的青铜零件熠熠生辉,璀璨夺目,花纹细腻繁茂,花纹细腻。

  “雕刻功底一绝,倒熔浆时倾倒速度完美,凝固出来的青铜器表面光滑如镜,顶尖作品!”

  小老头毒辣的眼光瞬间做出了评价。

  从专业的青铜铸造师嘴里说出这番话,含金量无疑是非常高的。

  哪怕一百万普通吃瓜群众的夸奖,都不如这一番评语来得贵重。

  秦淮唇角微扬,开始打磨零件的焊接出,最后用焊接管黏起液态如汞的锡逐一将它们焊接。

  焊接过程持续到下午三点。

  终于一棵高四十厘米的小型青铜神树在秦淮面前撑起一片天空。

  树枝弯曲如蛇一般灵动,透露着一股生气。

  树叶自由生长,九只凤鸟栖息树枝间。

  最顶端一只鸟喙唳张,双翼展开,作冲天而上状。

  树叶树干间有云气纹,彰显它是参天巨木。

  整棵树大气磅礴,神话色彩浓郁。

  在璀璨的金光映衬下,宛如烈焰中生长的神树!

  商雅小嘴微张。

  燕老先生也目不转睛的盯着神树。

  若说造青铜神木,他也会啊。而且造得不赖。

  但秦淮的神树中自带一种气势。

  拔地而起,潇洒睥睨,枝叶都飘逸有仙气,不似人间凡物。

  而十只凤鸟,更是每一只都有独特的微表情,反映出独特性格,宛如真正有灵魂的金乌。

  “做旧一点罢。”

  秦淮打量了片刻,心中突然一动。

  不如给它来一点具有层次感的青铜锈迹。

  仿造出三千年前磨蚀的沧桑感。

  秦淮灵机一动。

  向燕老先生要来了调色碗和颜料。

  燕老先生能够修复青铜器,这些材料自然不缺。

  “你还能做旧?”

  燕老先生发现秦淮身上的惊喜接二连三,越来越错愕,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先是提出‘巨物崇拜理论’,再一眼看穿鱼洗,紧接着游刃有余的铸造出青铜神树。

  还能够给青铜器做旧?

  这不是奆佬标配?!

  秦淮二话不说开始调色。

  其实他慢慢的就变成杂家了,绘画懂一点,篆刻懂一点,书法懂一点,仿造技艺登峰造极,雕刻技艺登堂入室。

  真·杂家。

  青铜器做旧呢,其实包涵在仿造技艺中,秦淮珍藏了多年的技艺终于派上了用场。

  一层层锈迹涂抹在神树上。

  干燥。

  再涂抹。

  颜料混合泥土,用牙刷抹到神树上。刷三层。

  放置干燥。

  蘸水刷掉泥土。

  这种技术是我国第一代文物修复专家,后母戊鼎等一系列顶尖青铜器修复者贾玉波的发明,利用此种方法,可以在青铜器上形成有层次感的锈迹。

  宛如泥土中挖出来的一般。

  当然,其中有更细腻的细节,是靠秦淮的感觉刷出来的。

  如神树表面细微的干湿,明晦,红靛,这些细节的挖掘,能让神树愈加以假乱真。

  刷了三个小时,原本金碧辉煌的青铜神树一片锈迹。

  沧桑厚重感扑面而来。

  燕老先生啧啧称奇,狠狠的拍了拍秦淮的肩膀。

  “行啊秦淮,这株青铜神树如果让我在民间鉴宝会上看到,我恐怕要打眼了!”

  老先生惊讶得合不拢嘴。

  其实他也能做旧,而且在国内,造假水平比他还高的也就寥寥几位。

  而秦淮的青铜器造假工艺,在细节处理上,迷惑性更强!

  秦淮微微勾唇。

  毕竟是登峰造极的仿造技术,欺骗性自然高得一塌糊涂。

  “哎呀,涂抹锈迹把秦淮二字盖住了。”

  秦淮事后才发现不对,落款的字眼太浅,轻而易举便被遮盖。

  不过并无大碍,反正秦淮拿回家当摆件。而且落款还是在里面,只要刮开锈迹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问题不大。

  ……

  “好啦,燕老先生,我们要回金陵了。下次有空再来拜访您。”

  秦淮的旅游已经告一段落,遂包装好青铜神树和小三星堆青铜面具,离开了燕老先生的小院。

  “我会让学生把巨物崇拜理论的研究,届时请你过目,并且署名。”

  燕老先生还对论文和第一署名权念念不忘呢。

  秦淮报之一笑。

  很多高校教授侵占学生研究成果,然而老先生却一再将第一署名权让给秦淮。

  这份对知识的尊重,就让人敬佩不已了。

  “那老先生下次见。”

  秦淮领着商雅告辞,直奔机场,估计晚上十二点就能飞回金陵。

  “回家啦!”

  商雅颇为雀跃,实在是在外面漂泊了一个多月,精神上也疲惫了不少。

  需要躺在家里的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

  然而。

  在秦淮和商雅美滋滋的通过安检时。

  从紧急通道中突然冲出一队警察。

  这队警察纪律十分严明,一个个表情凝肃庄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秦淮和商雅围住。

  紧接着,几位戴着眼镜的老专家跟在队伍后面奔跑。

  商雅惊恐的拦在秦淮面前,连忙解释!

  “各位最可爱的人,是不是围错人了。我和我家老公是五好公民,绝对不存在违法犯罪行为的。”

  秦淮见状一脸茫然,好久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不好意思,秦先生,我们接到举报,说您涉嫌盗卖国家级珍贵文物,请让我们检查一下包裹……”
技艺天王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yitianw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尤物老婆主千秋野性山村我家的葫芦娃都市医圣神医官道祸乱花丛独步天下.男欢女爱重享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