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一千零九十章 天仙三道境

九真九阳 | 作者:保定一枝独秀鲜花2 | 更新时间:2017-12-01 10:13:19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白袍总管超品小农民凌霄之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修仙狂徒小夫小妻小仙人永恒国度灵植巨匠大道争锋
  签到是荣誉的体现!



  大家看更新的同时不要忘记点右上角的“我喜欢”和“签到”哟!



  作者写书不容易,贴吧更新会有一定的延迟,大家多多谅解,以后逐渐取消延迟!



  同时希望大家都能去红薯多多支持杜灿,支持正版,多点击、订阅、收藏、打赏、投票!



  --------------------------------------------------------------------------



  『官方』红薯首发地址:



  『教程』免费看书教程:



  --------------------------------------------------------------------------



  贴吧官方QQ群:170206641 作者也在里面,欢迎大家加入。



  --------------------------------------------------------------------------



  『吧规』新人导航吧规:



  『连载』更新链接汇总:



  -------------------------------------------------------------------------



  第一千零九十章 天仙三道境



  “天听这门功法,算是一种肉身结合神通而成的能力,天听、地听,都不易修成,你很不一般!”



  玄心仙子再次凝神盯着苏方,仿佛要将这个看似弱鸡一样的天仙境修士,看的一清二楚。



  令苏方只能闪烁其词,躲避神威。



  玄心仙子突然忍不住再此一颤,脸颊又一次苍白:“这样说…你、你都听见他们说什么了?”



  “没、没听见…”



  清楚玄心仙子为何被困瓶颈,为何轻易受伤的原因,苏方自然装傻充愣,做出什么都不知道模样。



  “你没听见…看来世上垩任何一个男子都不值得相信!”



  “师姐…我听见一些,但我觉得这些都不算一回事,人人都有过去,每个人都有,何必总迈步过去那道坎?”



  “你不是女人,你没有被至亲的人骗过,你不知道那种欺骗,那种被打击到痛彻心扉……你是不知道的,都是修士,可为何这天底下,男子受了伤会没有影响,为何女子受了伤,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师姐,我们回去吧。”



  “这世间男子…”



  玄心仙子仿佛将苏方当做罪人,当面发泄、撕声怒喝。



  直到苏方一直保持沉默,最终她才安静下来,颤抖了几下,渗着冷寒,一步一摇,几乎随时要晕厥过去。



  苏方默默跟在后面,等了一会儿,才见玄心仙子恢复如初,不久之后随着他回到行宫。



  盘坐下来,苏方许久都会修行。



  因玄心仙子一句你不懂,令他想到当年在小世界,与萧魅儿遭遇的种种。



  沉淀整整大半夜,才开始吞噬丹药,继续冲击二道境巅峰。



  接下来日子里,隔着一个月左右,就会有一尊特殊弟子来拜访玄心仙子,但依旧如以前结局一样,都被玄心仙子婉言回绝。



  苏方也开始一步步踏入二道境巅峰,如果没有玄心仙子,估计他会早很长时间突破。



  酝酿一年…。



  这一天,苏方所在厢房突然迸射出一股劫气,劫气轰雷而起,接着就化为腾腾燃烧的火焰。



  熟悉晋升之力开始一次次形成冲击气势,苏方尽量将一切气势压制,不过劫火与突破气势还是在凶猛持续。



  一想到旁边有一尊绝世高手,估计就无法压制突破动静,对方拥有天听那种能力。



  胎衣杂质累积了不少,直到晋升之力动静越来越小,胎衣杂质才化为尘埃消失不见。



  苏方又吞噬丹药,这一刻,身体已经开始蜕变,从天仙二道境迈入了三道境,再次突破一个阶梯。



  在天仙境界突破速度如此惊人,当然与苏方修得各种功法、资源有莫大关系,吞噬丹药之后,才开始打量体内变化。



  在神窍、丹田之中,都是三条道痕。



  天仙三道境。



  道痕布满在肉膜、神窍内外、本源金丹周围,就是一些经脉之中也有,来自天地法则的神威,刻印在了人体,永远不会消失,人类修士也会遵从道痕刻印,修行至巅峰。



  他也没心思去关注行宫动静,至于玄心仙子她也不会离开这里,苏方就可以放心修行,提升实力。



  想到一个提升实力最快的办法,那就是修行黄泉血海。



  可在此时修行黄泉血海,会被无数人看到虚尘化鼎,想了想,还是催动血变真身能力,大肆地吞噬丹药。



  甚至也在胸前开一个血口,直接打入一颗上品仙元丹,配合肉身功法垩修行,疯狂提升实力。



  施展九真九阳以及飘渺真解,就可以惊人地吸收周围天地世界灵气,涌入体内,为肉身带来惊人能量。



  尤其在体内深处,由十八条阳脉凝结而成的阴阳道轮,也在疯狂地运行,不但将涌入体内的灵气吸入,化为阳力真气,又最后涌入世界碎片。



  再一看世界碎片,它的外围依然有五道星辰光圈,这代表苏方在小世界修行融合的五座小世界。



  世界碎片运转速度加快一些,也不是太明显,不过世界碎片每次加快一点速度,整体而言,世界碎片的融合,与苏方越来越默契,加之与十八条阳脉形成的阴阳道轮,也完美形成运行状态。



  这些变化都是应该的。



  苏方目前最关心的,还是右臂。



  右臂有什么,当然是紫气法灵。



  等他突破天仙三道境,再一看右臂,右臂之内无数经脉,都涌动着紫气法灵的特殊紫色灵气,这种紫色灵气,说是一种真气,它也是真气,如果说是法宝之力,也算是法宝之力。



  紫气法灵介于灵宝、法宝、力量三者之间,说是法宝、灵宝都可以,也可是说是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吸收无数的鸿孕紫气、各种紫气所生,按照罗的话来说,紫气法灵其实就是一种运气。



  代表大运。



  故此紫气法灵最终的力量…应该就是最为虚无的运气。



  右臂拥有无数经脉,而大部分经脉都涌动着紫气法灵的紫气,并且已经来到右臂胳膊,就要一点点的通过臂膀,涌入身体。



  左臂乃是降龙木,拥有惊人木系神威,而右臂拥有紫气法灵,化为了整条紫气,加之又融合了玄黄六道塔为本命法宝。



  如今的苏方已经称得上是怪物,就是特殊弟子,也没有他拥有如此之多的特殊能力。



  胸口吞噬的上品仙元丹,药力非常浩瀚,凶猛,如同脱缰野马在不断奔腾,不受控制,好在肉身不凡,最终被苏方一点点吞噬力量。



  “仇云、李天奇、童越、炼长仙、皇甫斐…”



  许久之后,苏方如同蜕变一个人似的,目光锐利,气势惊人,忽然凝住神色:“一个个特殊弟子都是天纵奇才,我会渐渐赶超你们,在接下里的日子里,我会不断强大的,等我将来得到黄泉魔帝道场,或是得到第三部分紫气法灵,就是踩着你等头颅的时刻,别说你们,就是那些长垩老,也休想刁难于我!”



  经过一年多修行,实力达到天仙三道境一定高度之后,苏方就不再凶猛吞噬丹药。



  丹药虽然厉害,可是这种修行,大肆吞噬,就等同猛补,这对全身而言也有一定负重。



  沉淀了许久,苏方便开始拿出更多丹药,给无数小统领、妖仙、大妖吞噬,也给鬼鬼、食魔不少丹药。



  随着苏方境界提升,他也拿出一些材料,在化鼎之力帮助下,很快炼化为液体,在化鼎世界深处,为玄黄六道塔、星昼剑、火云灵葫提升品质。



  也在暗中融合天魔血盘、无情剑谍两大绝世法宝,当然虚尘化鼎、蛇灵吞仙鼎也需要继续融合。



  天魔血盘乃是超越上品道器的绝世存在,如果苏方不是修魔者,又拥有惊人阳仙,也无法融合这件超越上品道器的厉害神兵。



  而这一天,忽然来了几个实力垩比特殊弟子还厉害的人物。



  他暗中一查看,才知道这些人是长垩老那里派来的使者,正式邀请玄心仙子去见高层。



  这与苏方就什么干系,而玄心仙子公然离开行宫,也将周围所有弟子的魂也一并勾走,令行宫突然静下来。



  正好苏方可以进入虚尘化鼎之中,修行黄泉血海。



  二话不说,他就进入化鼎之中,身体化为黄泉血海状态之后,开始让血水之躯大量吞噬丹药,有多少吞噬多少,不过每次都是吞噬上百颗中品仙丹,或是几颗上品仙丹。



  而从百善古魔道场得来的大量灵物之中,也找到不少蕴含肉身特殊能力的灵物,也打入血水之中,一并修行黄泉血海。



  只是修行了不久,玄心仙子就回来了,也将不少弟子吸引回来。



  他只能作罢。



  又刚好皇甫斐来到行宫,原来是聚集不少特殊弟子,在她道场举行聚会,正式邀请玄心仙子。



  玄心仙子并未拒绝,这次也不关苏方什么事,等他们离去,他又开始趁机修行黄泉血海。



  特殊弟子聚会?



  自然是千年难见的,但这与苏方也没半毛钱关系,他的重点是修行,其他的事一点也不想沾上关系。



  又过了半年,玄心仙子才回来。



  她来找苏方,说是不久之后会离开星辰宫,而苏方也好奇问了问,才得知这次玄心仙子等于白来一趟,没有看上垩任何一个特殊弟子,但她也没有正式回绝那些特殊弟子。



  总的而言,星辰宫道场特殊弟子还是有可能的。



  他还打听到,玄心仙子会去荒泽星界,与她师兄碰面,星辰宫一些特殊弟子也一同前往,看来非常热闹。



  苏方又听云露无意间透露,实则这些特殊弟子去荒泽星界,一个方面是为了历练,一方面是为寻找大妖蝶衣衣下落,听闻蝶衣衣又杀不了不少星辰宫弟子,还有一方面,估计与不久之后几大势力公然举行的历练有关系。



  特殊弟子的事,就代表星辰宫,苏方也没那个资格知道太细。



  玄心仙子离开之时,还特意感谢苏方,才随着皇甫斐亲自送出星辰宫道场。



  “蝶衣衣前辈有难了…她比起星辰宫什么长垩老强太多了,我得给她悄悄送信…”



  一个人回到宝器秘境,修行了大半年,吸收不少鸿孕紫气之后,苏方心中放不下一件事。



  就是蝶衣衣。



  尤其知道不少特殊弟子也是为她而去,苏方就再也坐不住,独自离开星辰宫道场,立即拿出符箓,向蝶衣衣连连释放元神之音。



  但这次…。



  等了一个月,蝶衣衣也没有回应。



  以她修为,估计几天就能感应到,为何一个月还没有动静?



  想着无情剑谍,想着蝶衣衣几次帮助,比如给自己食魔、腾霸这种绝世力量,他就更加担心蝶衣衣。



  当然了…。



  还有一点,他想与蝶衣衣这种大妖处好关系,将来他也算暗中有强者支持。



  再也坐不住,一个人悄悄离开了星辰宫,再次前往荒泽星界。



  不到一年。



  天土荒城。



  苏方就回到熟悉无比的天土荒城,他现在这里向商会暗中打听消息,关于魔帝道场,以及大妖蝶衣衣的消息。



  还好不少势力依然在地心溶界寻找魔帝道场,至于大妖蝶衣衣的消息也不多。----------------------------------------------------------------------------------------------------------------------



  破晓更新组2015年新一轮纳新开始了 贴吧链接: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uzhenjiuy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末世之肖落末世之女配太狂妄永夜天君末日之武道守护百炼成仙从九叔世界开始欢喜仙穿越之通天剑镇鸿蒙诸天仗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