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谈心

九真九阳 | 作者:保定一枝独秀鲜花2 | 更新时间:2017-12-01 10:13:19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不朽凡人小夫小妻小仙人超品小农民九炼归仙征战诸天世界重生末世之肖落修仙狂徒苍穹九变飞天
  签到是荣誉的体现!



  大家看更新的同时不要忘记点右上角的“我喜欢”和“签到”哟!



  作者写书不容易,贴吧更新会有一定的延迟,大家多多谅解,以后逐渐取消延迟!



  同时希望大家都能去红薯多多支持杜灿,支持正版,多点击、订阅、收藏、打赏、投票!



  --------------------------------------------------------------------------



  『官方』红薯首发地址:



  『教程』免费看书教程:



  --------------------------------------------------------------------------



  贴吧官方QQ群:170206641 作者也在里面,欢迎大家加入。



  --------------------------------------------------------------------------



  『吧规』新人导航吧规:



  『连载』更新链接汇总:



  --------------------------------------------------------------------------



  李天奇一走,估计不单单是玄心仙子轻松了,苏方也恢复如常。



  这种特殊弟子走到哪里,都如神日那般耀眼,万幸这次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否则场面难以收拾。



  如今除了特殊弟子可以进来,其他什么内部道场核心弟子,都不敢随意踏入行动一步。



  有皇甫斐公然发怒,谁还敢吃罪?



  安静数日后,令苏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玄心仙子就说要出去看看,看看星辰宫道场,自然要苏方作陪。



  苏方准备好之后,趁着行宫之外那些弟子不留神,从行宫后方阵法遁出,至于前方大阵依然由云露掌控。



  离开皇甫侧峰,苏方就与玄心仙子来到九霄云雾之中,两人踩着云雾,以寻常速速逐渐俯瞰整个皇甫道场。



  苏方请教:“仙子,你想看什么?我们星辰宫有九大道场,皇甫峰、傲天峰、卧仙谷、天云洞、菩提灵界、若水灵地、星元界天、逆仙阁、星华灵天…除了秘境其他地方都可以去。”



  玄心仙子整个身子都在徐徐涌动的云雾之上,一身超凡之气凌驾在道场之上,灵瞳一动:“就这样大概地转转就行,每个道场都差不多,不过这星辰宫的确不凡,道场之中都是世界精华灵气,这是我们道场无法相比!”



  “青天万卷门…我从其他方面了解,贵道场有诸多惊世骇俗的功法,至少万种以上。”



  “功法是不少,但也有弊端,还不如就像你们专修修行九天星辰小相诀,还好到达最后巅峰,万法归宗,若是弟子自己有一双慧眼,就能将万种功法融合,领悟出一种功法,然后专修一门。”



  “想不到贵宗弟子到最后都能自创功法!”



  “倒也不是自创,只是建立在修行的无数功法之上,而归拢总结出的一门总卷功法罢了。”



  两人就这样徐徐在皇甫道场飘过,驭云前进,玄心仙子并未施展绝世气势,而苏方也隐藏真气,两人就像寻常弟子浏览道场。



  趁机也向仙子了解青天万卷门,这是大好机会,毕竟都是大世界一流势力,将来是肯定会有所交际。



  约莫半天后,忽然前方是一座突起的高峰,玄心仙子投去惊异之光:“前方就是傲天峰吧?傲天长恨长老的名字,在大世界是人人都知道的!”



  “傲天长老惩戒十万年,才出关,这傲天峰也只有两大弟子,是我们宗门最为不同之处!”



  “恨不悔、君不见?”



  “仙子也认识?”



  “当然认识,他们都是特殊弟子,而且是星辰宫最为强大的特殊弟子之一,不悔妹子、不见师弟,资质超凡,已经超越大部分弟子。”



  “能跟着傲天长恨长老,两大特殊弟子必然能成为绝世强者。”



  “你这倒是说的不错!”



  似乎苏方的安静,一份特有的气息,一下子令玄心仙子打开话匣子:“每个修士若是遇不到伯乐,几乎是不可能成长起来,我认识的每个修士,都是如此,而傲天长恨前辈听闻身份也非常不一般。”



  苏方很纳闷的凝着眉头:“不一般?”



  “我是听本门一些长老说起星辰宫,无意听见的,说是傲天前辈估计与远古人族之中的某些势力有关系,尤其是傲天这个姓氏,在一些远古古籍有过记录,远古有一个傲天人类一族势力,曾经无比强大,可惜后来还是凋零了,传闻傲天长老就是这傲天族的后裔,当然也不是真的,远古之事,大多都是揣摩。”



  “…”



  随着玄心仙子说完,苏方也没反应过来。



  嗖!



  一股破风声,很是突兀的穿梭而来。



  大圆满能力感应到之后,转身一看,发现玄心仙子也发现动静,而且很是平静,似乎已经知道是什么人正要降临。



  “仙子,多年不见,去在下那里坐坐?”



  云雾之间。



  周围都是广袤的浩瀚天地。



  突然一尊星袍男子将云雾踏开,再一步就来到玄心仙子面前,彬彬有礼地颔首抱拳。



  又是一尊特殊弟子。



  暗中一扫,这尊特殊弟子是苏方从未见过的,一身星袍都是星辰道纹,无论气势或是神威,都与皇甫斐、仇云、李天奇那种绝世弟子不分伯仲,这也是一尊不凡弟子。



  那弟子还多看了一眼苏方,才与玄心仙子缓缓向前方飞去,苏方独自跟在后方。



  听得两人聊了几句,才得知这尊弟子名‘童越’,乃是当今星辰宫风头最劲的弟子之一。



  这种弟子修为超越苏方太多,他也无法感受到童越究竟有多强大,就像一条小溪面对大江那种渺小感。



  忽然,来自童越很急迫的声音,传入苏方耳朵:“仙子,我童越性子很直,也有自知之明,虽比不上炎仙心,但在下对仙子一片痴情,倾慕已久,若是有幸能成为仙子道侣,在下可以发誓,以生命来保护仙子!”



  接下来玄心仙子很果决的回答:“师弟之心在我很感动,只是…有的事是要看缘分的,缘分未到,就说明我们之间还不合适。”



  “也是,也是,缘分妙不可言,是在下性子太急了,在下相信总会有一天令师姐露出芬芳一笑!”



  “多谢师弟谅解…”



  大约半个时辰,童越就辞别而去。



  无论语气还是举止,都看得出十分沮丧,换做任何男子,当面被女子如此拒绝,都会憋着一肚子怨气。



  苏方这才来到玄心仙子一旁,领着仙子继续去其他道场看看。



  这期间玄心仙子一言不发,显然为这次双修之事,弄得心中淤气。



  不过刚刚准备回皇甫道场时,又有两道特殊的破风声,直接朝他们这片高空飞来。



  两人?



  苏方听到动静,施展大圆满视力一看,有一尊弟子流在后方,飞来的是一尊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岁上下的星袍青年。



  他穿过云雾,见到玄心仙子就抱拳:“在下炼长仙,特来拜见仙子!”



  “师弟有礼!”



  玄心仙子并未感到意外,反而见到那‘炼长仙’飞来时,却暗中注意到苏方此时目光与一般状态不一样。



  也只是这一眼,她就迎来炼长仙:“听闻最近星辰宫有不少新晋特殊弟子,又以长仙师弟为最有才华的一人,在我万卷门,诸多弟子都在议论你的不凡。”



  “在下只是一个新晋弟子,自然比不上其他师兄,在下也对仙子慕名已久,希望有幸能在有一天,有机会与仙子秉烛长谈,又或是去险地冒险,以师姐通天修为,定能帮助师弟突破一道道难关!”



  “弟子客气。”



  “若是师姐此时有时间,就舍身到在下道场一坐?”



  “我今天有些乏了,想回去休息,师弟好意,来日有机会再回报,告辞!”当着炼长仙的面,玄心仙子依然不客气。



  回绝之后,便示意苏方带着她徐徐飞向前方。



  等见不到二人背影,从炼长仙后方又飞出一尊特殊弟子,同样年轻。



  这尊年轻弟子拍拍炼长仙肩膀:“我看师弟就别想了,听闻这玄心仙子当年早就被炎仙心玩弄过了!”



  “别胡说,第一仙子…怎有你想的那般龌蹉?”听见这番话,炼长仙竟当面赤红,欲与这年轻男子翻脸。



  “不是我想的龌蹉,男女在一起,难道发生点事不正常么?”



  “你…”



  “炼兄,你可是被喻为万年特殊天才弟子,世上好女人多的事,你为何非要找一只破鞋?”



  “她不是破鞋!”



  “她不是破鞋是什么?现在大世界早就传遍了,炎仙心当年将玄心仙子追到手,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回,他那身子…还干净么?男欢女爱嘛,很正常,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别说了!”



  “我也是为兄弟好,你如今有大好前途,莫将心思花在这种女人身上,她若愿意,你就当个风尘女子,快活一下就行了,发泄发泄,以后等你强大起来,世上女子都随你挑!”



  “我们走吧!”



  “别怪兄弟话直,但事实就是如此,兄弟也是为你好,那种女人根本配不上你,你若去与她极为道侣,那人人都得说你捡破鞋…”



  炼长仙与年轻弟子转身飞去,依然说个不停,炼长仙那脸上一阵白,一阵黑,一点也不痛快。



  噗!



  一里之外!



  半空云雾上。



  苏方正带着玄心仙子穿过云雾,要飞向前方不远的皇甫道场。



  哪知道玄心仙子身子突然一颤,瞬间忍不住突出一口热血,血气兹兹地散在半空,将云雾都染红了。



  “师姐…”苏方一个箭步释放气势,将玄心仙子护住。



  “我…”



  噗!



  玄心仙子勉强说出一个字,结果身子又是一倾,喷出一大口鲜血。



  “师姐,别听那些弟子胡说,人言可畏,往往这世界上,最强大的不是神兵,而是人言,它看不见,也不摸不着…”



  苏方施展更强气势托起玄心仙子,急忙安慰:“你若听进心里,必然会遇到瓶颈。”



  此际玄心仙子欲说什么,但何奈血气淤积,挣扎了一会,急忙运气,且吞下一颗仙丹。



  她突然以意外、惊人的目光,凝视着苏方:“你、你居然能听见他们说什么…你都听见了!”



  “这个…”



  心中顿时不断咯噔。



  是啊!



  一时大意,他怎么就忘记自己有这个能力,而且是外人不能知道的能力,顿时不知道怎去回答。



  玄心仙子也终于能控制气息,但还是气若游丝:“想不到你一个天仙弟子,竟有这种‘天听’能力,我也是修炼多年,而且还是意外得到一门古卷,才修得如此能力,没有一定修为,是无法掌握‘天听’!”



  “哦,是,在下也曾经意外得到残法,修得这种能力,但只能听见一里左右的声音,而且太小声,在下也听不见的!”



  天听?



  他不知道,不过既然有这种听力修行功法,正好可以隐藏他是大圆满能力的秘密。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uzhenjiuy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末世之肖落百炼成仙剑镇鸿蒙穿越之通天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末世之女配太狂妄重生之天才商女超级种植空间永夜天君仙界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