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麻烦

九真九阳 | 作者:保定一枝独秀鲜花2 | 更新时间:2017-12-01 10:13:17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白袍总管超品小农民凌霄之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修仙狂徒小夫小妻小仙人永恒国度灵植巨匠大道争锋
  签到是荣誉的体现!



  大家看更新的同时不要忘记点右上角的“我喜欢”和“签到”哟!



  作者写书不容易,贴吧更新会有一定的延迟,大家多多谅解,以后逐渐取消延迟!



  同时希望大家都能去红薯多多支持杜灿,支持正版,多点击、订阅、收藏、打赏、投票!



  --------------------------------------------------------------------------



  『官方』红薯首发地址:



  『教程』免费看书教程:



  --------------------------------------------------------------------------



  贴吧官方QQ群:170206641 作者也在里面,欢迎大家加入。



  --------------------------------------------------------------------------



  『吧规』新人导航吧规:



  『连载』更新链接汇总: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麻烦



  两女这样聊天,也毫无避讳,苏方在一侧都听在眼里。



  他万万没料到,眼前这个名叫玄心的白玉面具女子,来这九天星辰宫是来挑选双修道侣。



  还真想不到。



  双修道侣。



  对于大部分女子来说,这事情都比较隐晦。



  一方面,很多女子修行不会靠男子。



  双修道侣,且素来也是看男女之间可否愿意,且是私下行为,如玄心这种公然来到另一个道场寻找双修道侣,就算是公事,乃是两大门派一种结为联盟,或是拉近关系的一种办法。



  非常常见。



  苏方虽未见过,但也听说其他大势力有这种事发生,很正常。



  “玄心…给我感觉冷若冰山,想不到为了瓶颈,也会寻得男子来双修!”在苏方心中依然无法想明白。



  “你小子别把双修道侣想的太龌蹉,那可不是单单的男女床弟之事!”罗突然说话:“修至如今,你应该也知道法力、神窍、天洞有多难修行,一切都是以世界碎片为主,一个人修行总是会遇到瓶颈,这是每个修士都会碰到的,有的瓶颈可以解决,有的瓶颈却是无法解决的!”



  “这个…我倒没多想,只是觉得若是天才,都是自己去解决问题…”一时间,苏方脑海出现一个人。



  萧魅儿。



  曾经…为了他,也是进行双修才令他突破,拥有惊人实力。



  作为飞升者,修行之事,发自内心都只有一个想法,靠自己去解决所有问题。



  他认为玄心这种天才,应该是有坚固道心靠自己提升境界,而不是选择…靠外人将问题化解。



  罗又道:“法力、天洞、神窍以及阳仙,每一种都非常难以修行,尤其是境界不断提升,你现在突破天仙境,每个阶梯突破都迈过十年,其他修士则需要数十年,少则都是百年,而踏入玄仙,一个阶梯突破都是百年,有的更是几百年,当一个修士被困数百年、千年、或是万年,就只能借助外力来化解,而且某些外力化解也不是坏事,算是一种机遇,机遇这种东西是处处都存在,在修士世界女子比男人更不容易!”



  当他说完,苏方也认同了。



  再用余光看向玄心,的确难以去感受她的修行问题。



  皇甫斐突然站起来:“姐姐去我那里吧!”



  玄心婉言拒绝:“多谢妹妹好意,我还是留在这里吧,估计我去到你那里,就会有人来麻烦你,这里清静,我倒习惯这种环境!”



  “那好,反正这里也是我的道场,我会让人在外面恭候,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便是!”



  皇甫斐立即当着玄心,向苏方、云露等人交代,离去之后,玄心独自回到房间。



  苏方还没意识到,麻烦事这才开始。



  第二天,正在房间修行的苏方,突然感应到有人出现在行宫之外,而且人还不少。



  等他来到门外一看,大概有一百多弟子,竟然还都是…核心弟子。



  云露带着几名女子,在布阵阻止这些人靠近行宫,但这些男弟子一直在讨论面具女子,显然是为了面具女子而来。



  好在有阵法封印,苏方将云露请至一旁:“里面那位玄心…有什么来历?怎么她一来,我们这里就不安静了?”



  “你不知道第一仙子玄心?”反而是云露一怔一怔的。



  “我能说…不知道么?”



  “不知道你还带人家来到道场?”



  “我也是意外在虚空之外遇到的,她说来皇甫小姐,听起来还是大小姐熟人,我就领她来了,再者人家境界太惊人,我哪有资格问她的事,就是青天万卷门我也不了解!”



  “玄心仙子,人称第一仙子,第一是实力,其次就是容貌…玄心仙子乃是名震大仙界的绝色美女,也是青天万卷门第一美人,与我家大小姐是如今每个男子都倾慕的对象,实力还要超过大小姐,所以啊,我们道场多少男弟子,知道第一仙子在我们这里,还不挤破门槛?”



  “我清楚了…”



  心中瞬间就明白了,第一美女,第一仙子,怪不得用面具遮住容貌。



  看来绝色容貌有时候真是红颜祸水。



  看着阵法之外,一下子多了更多的核心弟子,苏方就愁眉不展,哪还有心情去修行?



  又忽然向云露好奇问道:“之前听到大小姐提到火衍神日宗有个弟子叫炎仙心,是什么人?好像与这里面的第一仙子关系不浅?”



  “每个大势力都有一些才华绝冠的弟子,火衍神日宗的炎仙心就是这种弟子,在大世界名声赫赫,尊贵无比,就是大小姐也差几分,我多次听见大小姐那此人来激励宝少爷,可见此人也得到大小姐的认可,并且炎仙心似乎私下与大小姐关系也不错,这事就只能你我私下说说,莫给大小姐知道,她若是直到了,我只有死路一条!”



  “我当然不会说出去!”



  “有次也听到大小姐说起炎仙心与玄心仙子的事,别说这个玄心仙子也真可怜,当年炎仙心一个劲地去猛追她,那可是一段佳话,第一男子追第一女子…但后来听说是炎仙心主动提出分手,令玄心仙子倍受打击,至于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人知道。”



  “不会吧?她这种美女,也会被人甩掉?”



  实在令苏方大跌眼镜。



  第一美女也有被甩的时候,想破脑袋也想不到。



  云露道:“好了,别私下说这些,你进去休息吧,这种事我来应付就是,反正我有经验!”



  既然有云露时刻守在行宫,这令苏方也放心了,转身进入了行宫。



  不过他心里还是想不明白,第一美女怎么会被人甩掉!



  算了,这是人家的事,早知道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回到房间继续吞噬丹药,修为正不断迈向二道境巅峰,同样玄黄六道塔、星昼剑、火云灵葫也在化鼎之中不断提升品质。



  所有小统领、妖仙、腾霸、食魔都在提升修为,尤其是青羽王、白灵、朱皇、不死龟、乌岭妖王、通天妖尊这些不凡大妖,上次得到商会高手尸体,加上苏方的资源,他们的实力也不断逼近苏方。



  如今苏方整体能力,击杀玄仙都不是难事,就算超越玄仙的绝世强者,也难以对他性命造成真正的威胁。



  迟早有那么一天…他可以正面不再忌惮皇甫斐、穆朔甚至李天奇那种强者。



  “轰…”



  谁知道。



  仅仅休息几天…。



  行宫入口突然传来一道轰鸣。



  震得苏方立即闪出房间,来到行宫正门一看,云露布置的阵法,正被几个弟子轻易地踏碎。



  而那几个弟子…。



  竟然核定内部道场,实力有着穆朔、青葵、元一方那种实力的人物,在内部道场必然是一个个重点存在。



  这些弟子居然直接藐视云露,也对,云露虽然是大小姐身边侍女,但总的来说还都是下人。



  且能硬闯阵法的弟子,必然也都拥有不凡背景。



  这些个弟子更加无视一个天仙弟子,大步踏入行宫,容不得苏方说半个字,就来到内部行宫正门,也就是玄心仙子休息大殿之外。



  “仙子,在下等人仰慕仙子已久,今日特来拜会!”



  这些弟子都是来自浩古道场。



  那弟子令牌有着令其他道场弟子,都矮半截的可怕道纹。



  还好未直接闯入大殿,一个个抱拳行礼,就如世家公子,谦和有礼。



  但是等待半柱香,内部也没有应一个字,仿佛玄心仙子早就离开。



  距离几丈远的苏方,就只能与云露等待着,云露暗中看向苏方:“这些人吃了闭门羹,应该识相离开了吧?”



  “谁知道…”苏方应了一句。



  “我等仰慕仙子已久,希望能见仙子一面!”



  几人又不死心。



  结果足足半柱香,内部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玄心仙子意思很明了,就是不想见人。



  相持一个时辰,几个弟子终于放弃了,只是…。



  “哼,不见就不见…都被男人玩弄过了,还端着架子!”



  “嘘,这种事别张扬,走远些再说!”



  “做过还不怕人说?小爷能来见你,是给你面子,这种贱货真不值得!”



  当着苏方、云露的面,几个弟子纷纷离去之际,竟然露出本性,不能见到玄心仙子,还爆粗口。



  听得苏方对这些核心道场弟子没有一点好影响。



  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就算人家真有什么,也不该当着面去揭人伤疤。



  送走几人,云露就与苏方来到行宫之外,重新缔造阵法,她见苏方一直盯着那几人背影,叹息一声:“大世界虽然很大,但当年炎仙心追求玄仙仙子的事,闹得八方皆知,这种事情也自然流传开来,被人饭后当做谈资!”



  “下人滚开!”



  哪知又是几个内部道场核心弟子,强势带着劲风飞来。



  尽管云露再三请求,低声下气,但这些人还是强势将阵法破开,大摇大摇踏入行宫。



  但结果与之前几个弟子一样,怎么可能见到玄心仙子。



  这期间,围观弟子越来越多,甚至让苏方见到穆朔也在其中,连皇甫珏那种弟子也来看热闹。



  这寻常冷冰冰的侧峰,一下子炸开了锅。



  第一仙女在这里,还不被男弟子挤破门?



  苏方也见到第一仙女的魅力有多惊人,渐渐的已有上万核心弟子慕名而来,大部分弟子还都无视云露也苏方,大摇大摇进入其中,但都没有一人,可以见到玄心仙子。



  “轰…”



  突然。



  行宫之外,苏方与云露正在尽量维持秩序,哪知道内部行宫,突然传出一阵震动,有玄光劲气从中爆发。



  苏方赶紧让云露守在行宫之外,一闪来到行宫大殿,就见到几个核心弟子,竟然等不见玄心仙子,施展神通攻击大门,好在大门有一道无形阵法,阻挡几人,可这几人狗急跳墙,还敢硬来?



  “仙子,不好意思,我们今天是不见你,不会轻易离开这里!”几个弟子显然是要继续硬来。



  逼人太甚。



  “皇甫斐…不对劲,有如此动静,皇甫斐为何不现身?为何?”看在眼里,化为了怒火燃烧着,可苏方感觉有的地方非常反常。



  本书红薯网首发。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亚马逊黑五狗出来吧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uzhenjiuy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末世之肖落末世之女配太狂妄永夜天君末日之武道守护百炼成仙从九叔世界开始欢喜仙剑镇鸿蒙穿越之通天剑仙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