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潜回剑武山庄

九真九阳 | 作者:保定一枝独秀鲜花2 | 更新时间:2017-12-01 10:13:16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不朽凡人小夫小妻小仙人超品小农民锦衣卫之绝世高手九炼归仙征战诸天世界重生末世之肖落苍穹九变修仙狂徒
  签到是荣誉的体现!



  大家看更新的同时不要忘记点右上角的“我喜欢”和“签到”哟!



  作者写书不容易,贴吧更新会有一定的延迟,大家多多谅解,以后逐渐取消延迟!



  同时希望大家都能去红薯多多支持杜灿,支持正版,多点击、订阅、收藏、打赏、投票!



  --------------------------------------------------------------------------



  『官方』红薯首发地址:



  『教程』免费看书教程:



  --------------------------------------------------------------------------



  贴吧官方QQ群:170206641 作者也在里面,欢迎大家加入。



  --------------------------------------------------------------------------



  『吧规』新人导航吧规:



  『连载』更新链接汇总: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潜回剑武山庄



  将尸体一抓,腾空回到中央处。



  此时战斗几乎结束,又腾霸将最后一尊商会高手围困,几番攻击,那人渐渐肉身被神力击溃。



  将其中两具尸体,给了鬼鬼与食魔,手中尸体以及其他尸体,扔进了虚尘化鼎,让其他大妖吸收。



  腾霸击杀最后一尊人物后,将储物戒给了苏方,它也得到这尊尸体,回到了虚尘化鼎之中。



  周围一切安静下来,苏方也没去清理储物戒有多少宝物,如今对他而言,单单是来自百善古魔道场的财富,已经可以令他够用多少年。



  “紫月荒城后方,几个月路程,便是那仙岙大世界…七星子、荒灵瑶、圣长生就在那里…”



  “事情得加快步伐,尤其是紫气法灵,我得与身在元禄大世界剑武山庄的王岳海取得联系,此人被我镇压,潜伏在霍温身边,就是让他跟随霍温,为我找到七星子在仙岙大世界的踪迹。”



  “但过了一百多年,此人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进度也太慢了…还有个可能,此人估计没有真心为我办这件事。”



  眺望那深处虚空,想到仙岙大世界在那深处,苏方也一并想到紫气法灵的携带者,圣长生也在那方世界。



  沉思了一会…。



  “现在我是提名特殊弟子,已有资格出入道场,且只要我在百年炼制一件道器,就算完成任务,其他时间,我都可以自由支配…与其坐等王岳海传来消息,我还不如赶往元禄大世界剑武山庄,亲自见见王岳海,此人若真无法办事,也不能让他知道我的存在。”



  “得到紫气法灵才是我的重中之中,因为只有紫气法灵融合,我才能真正修行、融合紫气法灵。”



  “仙岙大世界有不少仙人是从乌坦界飞升的,若是王岳海在办不成这件事,我也可以通过一个个商会来寻找七星子、圣长生、荒灵瑶下落!”



  下了决定,他立即朝深处虚空飞去,全力催动羽扇,速度达到了玄仙高度,几乎是一抹星光,消失在虚无空间深处。



  ******



  三年后。



  经过日夜不断御空飞行,从靠近仙岙大世界的边缘星域,苏方驾驭羽扇终于来到有些熟悉的元禄大世界边缘地带。



  飞入元禄大世界,气息就很熟悉了,他也曾经在这里修行过一段时间,虽说对元禄大世界不是太了解,但气息是不会陌生的。



  至于剑武山庄位置,他更加不会陌生。



  再经过半年赶路,终于来到位于两处仙界中央的剑武山庄。



  来到这里释放大圆满能力,就感应到剑武山庄熟悉的剑气,然后催动天机缩命术,徐徐进入剑武山庄道场。



  好在他以前在剑武山庄修行过,知道这里的功法、印记、道场一切秘密,很轻易就来到道场之外。



  “王岳海气息、霍温气息都在…有了实力,我这才能从遥远星域,回到这剑武山庄!”



  打出一道印法,便悄无声息打入道场之中。



  他没有选择潜入道场,以他现在修为,实力还不是太强大,能力惊人,可也不敢随意踏入一个二流势力道场。



  等待一阵,他漂浮在森林之中。



  从剑武山庄一层层迷雾道场,很快飞来一个人。



  由远及近,正是王岳海。



  他胆战心惊飞出来,东张西望之后,刚来到森林,苏方就凭空出现,以绝对速度、优势展现出绝世强者速度。



  “你…”王岳海吓得一个趔趄,看来完全想不到短短百年,苏方有如此速度,明显是实力惊人。



  苏方凌光一扫:“王岳海,我当初放过你,就给你清楚下过命令,让你潜伏在霍温,潜伏在剑武山庄,为我打听七星子下落,如今百年已过,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回来了?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不能怪我,本来霍温早就派人去仙岙大世界打探消息,可毕竟这里是元禄大世界,那里是仙岙大世界,我认识的仙人,以及霍温的关系,在这百年并未打听到什么,再者荒泽星界传说有黄泉魔帝道场出世,这几十年,霍温与剑武山庄高手都赶去荒泽星界,至于找回七星子,夺取神相玉璧的事,早就搁置一旁!”



  “那你也不向我汇报?”



  “我、我是想来着…”



  “想?王岳海,你觉得我苏方是什么人?能镇压你,没杀你,我就是一个不会杀人的人?”



  “进来…”



  巍然一喝,容不得王岳海反应,左手一抓,便是一股天仙神威,将王岳海吸入了掌心。



  王岳海连挣扎机会也没有,便被吸入了虚尘化鼎,让后让朱皇在里面,慢慢折磨这家伙。



  等不到半个时辰。



  苏方又是左手一提,一道人形被虚无地抓出。



  只见王岳海一身血淋淋的,没有丝毫神态,噗通跪下,向苏方认错、磕头。



  这就对了,朱皇是什么大妖,苏方可是很清楚的:“霍温究竟知道不知道七星子下落?”



  “他、他打听到一个消息,有、有一点可能与七星子有关,这人在仙岙大世界‘长提圣山’,名为‘姚仙君’。”



  “长提圣山?这个势力我有点印象,乃是仙岙大世界一处神秘势力,听闻很少出入大仙界。”



  “是、是的,但是这个长提圣山与剑武山庄是有一点交际的,剑武山庄有时会为长提圣山打造一些飞剑。”



  “姚仙君是什么人?”



  “这个姚仙君算是一尊真正的强者,听闻是一尊玄仙境的巨头,他代表长提圣山,曾经去不少飞升池挑选飞升者,为长提圣山选拔天才,后来也是他代表长提圣山,好几次与剑武山庄合作,此人上一次经过剑武山庄,刚好霍温要寻找七星子,那姚仙君就说过,他曾经见过一个仙人,也叫七星子,乃是仙岙大世界‘无忧仙岛’的弟子。”



  “无忧仙岛?这个势力我倒是不知道。”



  “霍温也没听过,经过那姚仙君,以及寻找古籍才知道无忧仙岛的存在,无忧仙岛在仙岙大世界深处,虽然说是势力,但是弟子不多,甚至在仙岙大世界也不出名,但就是奇怪,那姚仙君提到无忧仙岛,都是非常忌惮的样子,可惜因为黄泉魔帝道场出世这个消息,耽误了霍温,不然此人会带着我亲自去一趟仙岙大世界,去那无忧仙岛看看。”



  “你还知道什么?”



  “我听得出那姚仙君口气,以剑武山庄根本比不上那无忧仙岛,就是他们长提圣山也比不上,故此,霍温也知道这一点,若是七星子真在无忧仙岛,估计霍温也不敢真正去对付七星子。”



  “明白了,王岳海…剑武山庄你就别待着了,原本我是指望你,利用霍温为我找到七星子下落,但这百年历练,我才知道剑武山庄只不过是个二流势力,手还伸不到仙岙大世界去,那七星子也只有我自己去寻找下落,我也不杀你,就作为我麾下一个奴隶,学习炼丹之术,我会给你上品道器,给你无数资源!”



  “上品道器?无数资源?”



  王岳海起初还以为…苏方要下杀手。



  可一听见上品道器,还有资源,那双眼就发亮发光了。



  将此人吸入虚尘化鼎,再次看了一眼剑武山庄,这是个势力以后也不可能有所交际了。



  至于霍温,更加对他没有丝毫威胁。



  在离开元禄大世界之前,他找到一座仙城。



  打听一些大商会,便一家家拿出大价钱,让这些商会派人去飞升池,在这千年里为他接引从下方世界飞升而来的仙人。



  以他估计,估计接下来几百年,千年里,下方五大小世界会不断有仙人飞升,以前他没有能力,现在他有足够财力,让商会办好此事,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些商会会派人去飞升池,为他接引下界飞升者。



  做好此事,他才离开了元禄大世界。



  ******



  几年后,他又回到紫月荒城。



  并且从紫月荒城,隐藏身份,改变容貌,经过一年时间,终于踏入仙岙大世界浩瀚疆土。



  寻得最近一座仙城,找到一家家很有底蕴的商会,化名之后,找凝结纹符,找这些商会为他在仙岙大世界寻找七星子、荒灵瑶、圣长生下落,将这几人容貌也可以在纹符之中。



  当然重点就是从王岳海那里听来的无忧仙岛。



  说不定无忧仙岛就是七星子在仙岙大世界落脚之地。



  离开之前,还收集不少关于无忧仙岛的各种资料,以后这些商会一旦有消息,就会通过纹符通知他。



  紫月荒城。



  来到这里,苏方化作一个魔道修士,以天仙境修为也算一个高手,独自在一个山峰修行。



  让腾霸在洞口守护,唤出虚尘化鼎,便在化鼎之中修行黄泉血海。



  “我得尽快掌握黄泉血海,虽然我相信百善古魔、引千流那种绝世高手手段,但这世上奇人无数,万一有人快我一步找到魔帝道场呢?”



  不掌握黄泉血海,就无法进入魔帝道场。



  修炼黄泉的时候,苏方也开始了解无忧仙岛。



  商会提供的资料来看,无忧仙岛存在时间并不长,才百万年上下,并不是一方大势力该有底蕴。



  比如剑武山庄,都存在无数年了,而且一尊长老修行的时间,也很容易超过百万年,至少也在几十万年以上。



  无忧仙岛也有弟子,弟子虽然不多,可也有不少,有数万人,只是很少与外界接触,但他们也会出现在仙岙大世界。



  其他关于无忧仙岛的记录就很少了,真不知道这是一个何等势力。



  既然一切交给那些商会去打听,那他就不用亲自冒险去无忧仙岛,商会能力是不容怀疑的。



  咕咕咕!



  随着苏方不断吞噬丹药,黄泉血海的动静也越来越惊人,时不时凝结大量剑气,时不时长出大量黑莲血丝。



  看这样子,苏方要熟悉掌握黄泉血海,修得这么肉身奇功,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本书红薯网首发!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今天第一次去驾校,练车前,教练叫我看看油箱还有多少油,我拧开油箱盖,光线太暗,看了半天也没看清楚。



  我顺手摸出打火机凑近油箱口,就在我准备按下打火机时,师父一脚把我踹飞了,尼玛这教练脾气太坏了。



  我强忍着没发火,练车时,刚好是下坡,一紧张猛踩油门,教练大喊:“刹车!!用脚刹!”我连忙打开车门,一只脚放在地上,鞋底狠命的摩擦着地面!



  拖行了20多米,车终于停下来了!教练吓傻了,拿了五十块钱让我去给他买包中华压压惊!



  当时我就很郁闷,怎么还有拿牙膏压惊的!当我把十盒中华牙膏递给他时,他默默的退还了我全部学费,说:隔壁还有一家驾校,我说:我就是隔壁那家介绍过来的!



  最后无奈只好先去银行把学费先存了,结果尼玛排队,不过还好遇到一个好人,他说他要取钱而我刚好要存钱,我把钱给他我们就都不用排队了。



  我想想也对,就开心的把钱给他了,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出门突然看到围了一圈人。



  走近一看,原来是两个女的在打架。我摇摇头便想:国人素质就是差,打个架有什么好看的!



  刚转身走,突然听到一阵声音



  “扒她的衣服,扯她的裤子,看她以后怎么做人!”哎呦我去!这都是什么人啊。



  于是我又回到了人群当中…晚上去酒吧看球,完事已经夜里2点多了,出门打半天车也没打到,突然一辆保时捷卡宴慢慢停靠在我旁边,车窗缓缓落下一位衣着性感的少妇,带着非常妩媚的眼神略点微笑,望着我说:小伙子你哪里嘛?



  我送你。哥非常有礼貌的回答她:对不起!我不打黑车。事后我被自己的机智深深所折服,你说这打个保时捷得花我多少钱啊!



  走路回到公寓,刚到门口就被隔壁女神拦住,女神说她手机坏了,想去电脑城买个6Plus,我看准了这个机会,对她说:



  “要是今晚你陪我,我明天就送你。”女神欣然接受,于是我们下了一夜飞行棋,第二天一大早我骑着三轮把她送到了电脑城。



  一夜没休息,回住处倒头就睡。可我家楼下有一孩子最近老是爱唱鲁冰花。



  这不又唱起来:天上的星星......我就及时的大吼了一句:参北斗啊!



  那孩子现在都没找回调呢!睡到下午醒了,哥们打电话说要一起吃烧烤,吃完烧烤回家的时候点老背了!



  前面查酒驾,我刚和哥们喝了不少酒,早知道不走这条道了,距离交警越来越近了,心脏突突的跳,手心里全是汗,想要逃跑,但前面都是警察,跑也跑不了,轮到我了,我颤抖着张开嘴,对着测酒器吹了一口,机器疯狂的鸣叫,完了,心想这次躲不过去了,警察对我大吼,赶紧滚,走道的跟着凑他妈什么热闹



  今天第一次去驾校,练车前,教练叫我看看油箱还有多少油,我拧开油箱盖,光线太暗,看了半天也没看清楚。



  我顺手摸出打火机凑近油箱口,就在我准备按下打火机时,师父一脚把我踹飞了,尼玛这教练脾气太坏了。



  我强忍着没发火,练车时,刚好是下坡,一紧张猛踩油门,教练大喊:“刹车!!用脚刹!”我连忙打开车门,一只脚放在地上,鞋底狠命的摩擦着地面!



  拖行了20多米,车终于停下来了!教练吓傻了,拿了五十块钱让我去给他买包中华压压惊!



  当时我就很郁闷,怎么还有拿牙膏压惊的!当我把十盒中华牙膏递给他时,他默默的退还了我全部学费,说:隔壁还有一家驾校,我说:我就是隔壁那家介绍过来的!



  最后无奈只好先去银行把学费先存了,结果尼玛排队,不过还好遇到一个好人,他说他要取钱而我刚好要存钱,我把钱给他我们就都不用排队了。



  我想想也对,就开心的把钱给他了,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出门突然看到围了一圈人。



  走近一看,原来是两个女的在打架。我摇摇头便想:国人素质就是差,打个架有什么好看的!



  刚转身走,突然听到一阵声音



  “扒她的衣服,扯她的裤子,看她以后怎么做人!”哎呦我去!这都是什么人啊。



  于是我又回到了人群当中…晚上去酒吧看球,完事已经夜里2点多了,出门打半天车也没打到,突然一辆保时捷卡宴慢慢停靠在我旁边,车窗缓缓落下一位衣着性感的少妇,带着非常妩媚的眼神略点微笑,望着我说:小伙子你哪里嘛?



  我送你。哥非常有礼貌的回答她:对不起!我不打黑车。事后我被自己的机智深深所折服,你说这打个保时捷得花我多少钱啊!



  走路回到公寓,刚到门口就被隔壁女神拦住,女神说她手机坏了,想去电脑城买个6Plus,我看准了这个机会,对她说:



  “要是今晚你陪我,我明天就送你。”女神欣然接受,于是我们下了一夜飞行棋,第二天一大早我骑着三轮把她送到了电脑城。



  一夜没休息,回住处倒头就睡。可我家楼下有一孩子最近老是爱唱鲁冰花。



  这不又唱起来:天上的星星......我就及时的大吼了一句:参北斗啊!



  那孩子现在都没找回调呢!睡到下午醒了,哥们打电话说要一起吃烧烤,吃完烧烤回家的时候点老背了!



  前面查酒驾,我刚和哥们喝了不少酒,早知道不走这条道了,距离交警越来越近了,心脏突突的跳,手心里全是汗,想要逃跑,但前面都是警察,跑也跑不了,轮到我了,我颤抖着张开嘴,对着测酒器吹了一口,机器疯狂的鸣叫,完了,心想这次躲不过去了,警察对我大吼,赶紧滚,走道的跟着凑他妈什么热闹



  今天第一次去驾校,练车前,教练叫我看看油箱还有多少油,我拧开油箱盖,光线太暗,看了半天也没看清楚。



  我顺手摸出打火机凑近油箱口,就在我准备按下打火机时,师父一脚把我踹飞了,尼玛这教练脾气太坏了。



  我强忍着没发火,练车时,刚好是下坡,一紧张猛踩油门,教练大喊:“刹车!!用脚刹!”我连忙打开车门,一只脚放在地上,鞋底狠命的摩擦着地面!



  拖行了20多米,车终于停下来了!教练吓傻了,拿了五十块钱让我去给他买包中华压压惊!



  当时我就很郁闷,怎么还有拿牙膏压惊的!当我把十盒中华牙膏递给他时,他默默的退还了我全部学费,说:隔壁还有一家驾校,我说:我就是隔壁那家介绍过来的!



  最后无奈只好先去银行把学费先存了,结果尼玛排队,不过还好遇到一个好人,他说他要取钱而我刚好要存钱,我把钱给他我们就都不用排队了。



  我想想也对,就开心的把钱给他了,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出门突然看到围了一圈人。



  走近一看,原来是两个女的在打架。我摇摇头便想:国人素质就是差,打个架有什么好看的!



  刚转身走,突然听到一阵声音



  “扒她的衣服,扯她的裤子,看她以后怎么做人!”哎呦我去!这都是什么人啊。



  于是我又回到了人群当中…晚上去酒吧看球,完事已经夜里2点多了,出门打半天车也没打到,突然一辆保时捷卡宴慢慢停靠在我旁边,车窗缓缓落下一位衣着性感的少妇,带着非常妩媚的眼神略点微笑,望着我说:小伙子你哪里嘛?



  我送你。哥非常有礼貌的回答她:对不起!我不打黑车。事后我被自己的机智深深所折服,你说这打个保时捷得花我多少钱啊!



  走路回到公寓,刚到门口就被隔壁女神拦住,女神说她手机坏了,想去电脑城买个6Plus,我看准了这个机会,对她说:



  “要是今晚你陪我,我明天就送你。”女神欣然接受,于是我们下了一夜飞行棋,第二天一大早我骑着三轮把她送到了电脑城。



  一夜没休息,回住处倒头就睡。可我家楼下有一孩子最近老是爱唱鲁冰花。



  这不又唱起来:天上的星星......我就及时的大吼了一句:参北斗啊!



  那孩子现在都没找回调呢!睡到下午醒了,哥们打电话说要一起吃烧烤,吃完烧烤回家的时候点老背了!



  前面查酒驾,我刚和哥们喝了不少酒,早知道不走这条道了,距离交警越来越近了,心脏突突的跳,手心里全是汗,想要逃跑,但前面都是警察,跑也跑不了,轮到我了,我颤抖着张开嘴,对着测酒器吹了一口,机器疯狂的鸣叫,完了,心想这次躲不过去了,警察对我大吼,赶紧滚,走道的跟着凑他妈什么热闹



  今天第一次去驾校,练车前,教练叫我看看油箱还有多少油,我拧开油箱盖,光线太暗,看了半天也没看清楚。



  我顺手摸出打火机凑近油箱口,就在我准备按下打火机时,师父一脚把我踹飞了,尼玛这教练脾气太坏了。



  我强忍着没发火,练车时,刚好是下坡,一紧张猛踩油门,教练大喊:“刹车!!用脚刹!”我连忙打开车门,一只脚放在地上,鞋底狠命的摩擦着地面!



  拖行了20多米,车终于停下来了!教练吓傻了,拿了五十块钱让我去给他买包中华压压惊!



  当时我就很郁闷,怎么还有拿牙膏压惊的!当我把十盒中华牙膏递给他时,他默默的退还了我全部学费,说:隔壁还有一家驾校,我说:我就是隔壁那家介绍过来的!



  最后无奈只好先去银行把学费先存了,结果尼玛排队,不过还好遇到一个好人,他说他要取钱而我刚好要存钱,我把钱给他我们就都不用排队了。



  我想想也对,就开心的把钱给他了,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出门突然看到围了一圈人。



  走近一看,原来是两个女的在打架。我摇摇头便想:国人素质就是差,打个架有什么好看的!



  刚转身走,突然听到一阵声音



  “扒她的衣服,扯她的裤子,看她以后怎么做人!”哎呦我去!这都是什么人啊。



  于是我又回到了人群当中…晚上去酒吧看球,完事已经夜里2点多了,出门打半天车也没打到,突然一辆保时捷卡宴慢慢停靠在我旁边,车窗缓缓落下一位衣着性感的少妇,带着非常妩媚的眼神略点微笑,望着我说:小伙子你哪里嘛?



  我送你。哥非常有礼貌的回答她:对不起!我不打黑车。事后我被自己的机智深深所折服,你说这打个保时捷得花我多少钱啊!



  走路回到公寓,刚到门口就被隔壁女神拦住,女神说她手机坏了,想去电脑城买个6Plus,我看准了这个机会,对她说:



  “要是今晚你陪我,我明天就送你。”女神欣然接受,于是我们下了一夜飞行棋,第二天一大早我骑着三轮把她送到了电脑城。



  一夜没休息,回住处倒头就睡。可我家楼下有一孩子最近老是爱唱鲁冰花。



  这不又唱起来:天上的星星......我就及时的大吼了一句:参北斗啊!



  那孩子现在都没找回调呢!睡到下午醒了,哥们打电话说要一起吃烧烤,吃完烧烤回家的时候点老背了!



  前面查酒驾,我刚和哥们喝了不少酒,早知道不走这条道了,距离交警越来越近了,心脏突突的跳,手心里全是汗,想要逃跑,但前面都是警察,跑也跑不了,轮到我了,我颤抖着张开嘴,对着测酒器吹了一口,机器疯狂的鸣叫,完了,心想这次躲不过去了,警察对我大吼,赶紧滚,走道的跟着凑他妈什么热闹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uzhenjiuy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末世之肖落百炼成仙剑镇鸿蒙穿越之通天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末世之女配太狂妄重生之天才商女超级种植空间永夜天君仙界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