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杀你们没商量

九真九阳 | 作者:保定一枝独秀鲜花2 | 更新时间:2017-12-01 10:13:15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小夫小妻小仙人飞剑问道超品小农民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大数据修仙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大劫主永恒国度苍穹九变
  签到是荣誉的体现!



  大家看更新的同时不要忘记点右上角的“我喜欢”和“签到”哟!



  作者写书不容易,贴吧更新会有一定的延迟,大家多多谅解,以后逐渐取消延迟!



  同时希望大家都能去红薯多多支持杜灿,支持正版,多点击、订阅、收藏、打赏、投票!



  --------------------------------------------------------------------------



  『官方』红薯首发地址:



  『教程』免费看书教程:



  --------------------------------------------------------------------------



  贴吧官方QQ群:170206641 作者也在里面,欢迎大家加入。



  --------------------------------------------------------------------------



  『吧规』新人导航吧规:



  『连载』更新链接汇总: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杀你们没商量



  想不到一个天仙仙人,能在域外星空,如此施展天地取精、星辰借法。



  燃烧的幻灭火云,在苏方双手化为火云状态下,以及释放世界之力,驾驭周围这一片虚空,不断化为火云大球,呼哧、呼哧地划破星云,轰轰地坠落在了防御上。



  防御本就在腾霸攻击下,一次次颤抖,加上两股魔气不断腐蚀,看上去已摇摇欲坠。



  如今又连连被一个个火球击中,风雨飘渺,防御开始出现不少燃烧裂痕,内部六高手苦不堪言。



  “这就是天仙仙人,在大仙界域外世界的掌控程度吗?”



  仿佛间,在驾驭一阵天地取精、星辰借法之后,苏方第一次感觉到仙人,在大世界存在感。



  当然这与他早早就修行世界之道有莫大关系,若不是拥有阳力、世界碎片,以及奇妙功法,加上特殊体质,以他天仙二道境,断然无法施展出如此惊天动地的神通。



  虽然比起玄仙境,他这点神通也不出彩,可如此能长时间施展火云神通,已经是一个奇迹。



  但是火云攻击还是未将防御彻底打碎,只是在不断消耗六人真气。



  “火云剑气!”



  既然一般的火焰状态,威力并不惊人。



  索性一个结印,火云双手幻化出不同印法,一时间,那些坠落火云,立即化为攻击惊人的剑气。



  防御上方至少有数百道火羽剑气,以排山倒海之势,一道接着一道,嗤嗤、咻咻地发动攻击,一杀至防御上,就爆发出轰轰隆隆惊人的震荡破坏光环。



  效果就很明显,防御仿佛在一点点下沉。



  而且这为腾霸腾出了不少时间,它之前被内部六人施展的防御逼得无法靠近,但现在有火云剑气攻击,他又施展流星锤,轰得防御光芒散去。



  再加上剧毒…。



  防御已经出现大面积破碎。



  “这、两头食魔、一尊大妖…”



  “我们、我们不能再这样拖下去!”



  “不拖下去又如何?没有防御,外面就是剧毒,我们一旦沾上剧毒,估计难以根治,这可是食魔剧毒。”



  “但中毒总比慢慢困死好,我们杀出去,还有一条活路,而且食魔之毒,虽然恐怖,但还是有机会治愈的,只是很苦难,过程很长罢了。”



  “是啊,等死不能杀出去,我们真气消耗过半,真等没有了真气,我们想反抗都不可能!”



  “好…”



  此时,六高手在阵法之中,终于无法安静下来,他们在商量。



  最终确定要杀出来,当然这就被苏方听得清清楚楚,要杀出来?好啊,之前你们早一步杀出来,我还怕你们,毕竟有真气,玄仙施展法宝与神通,是无比厉害的。



  看现在呢?



  哼哼,心中一凛,便催动无情剑谍,以化为火云状态的双手,抓出剑谍,准备着六高手杀出来。



  大圆满能力下,他也看到六人每一个动作,包括抓出道器,凝结法印,催动神通,并狡猾地从六个方向,要杀出防御。



  这刹那,大量食毒涌入六人要杀出的方向,他们以为自己很聪明,可在苏方能力下,这点聪明就是最愚蠢的办法。



  “轰轰轰!”



  下一秒!



  六人脚踏火星浪潮,气势骇人的从内部突然打碎防御,果然欲从六大方向逃走。



  可六人那狞狞的表情,突然见到面前都是滚滚涌动的食毒,还一头栽了进去,那个后悔啊。



  仿佛食毒长了眼睛,就等着他们往里钻。



  “杀人的时候到了,这六高手都是玄仙,不可能活捉,只有斩杀!”苏方向腾霸传递出法令,他立即扑杀出去。



  至于苏方,已经暗暗控制两大傀儡魔兵,并且他也从上方星云之中,缓缓地现身而来。



  啪啪啪!



  周围猛烈地荡出恐怖法宝神威,在六方毒气之中,六高手长满了食毒,皮肤都是血淋淋的,但他们为了活命,疯狂催动法宝杀破剧毒,震碎周围桎梏力量,不断挣扎出去。



  而腾霸向其中一人发动攻击,一个流星锤下去,轰得那人法宝脱手,若不是神通护体,一锤就被砸死了。



  噗。



  另一方,一尊高手竟然脚踏飞剑,手持一柄大道,终于从剧毒空间挣扎出来,一见到远方食魔、食鬼,也不顾上同伴,赶紧飞走逃命。



  “你逃不了!”



  长了一双火眼金睛的苏方,早就快人一步,脚踏火云步,施展火云之翼,拦截在了全身都被剧毒折磨的老者前方。



  “你…魔道修士?果然是魔道修士…”



  血淋淋的高手,吓得寒颤不停,不过突然眼瞳一亮:“你居然是个天仙二道境修士?你找死啊!”



  苏方负手而立,背后有火云之翼,脚踏火云步,连双手都是火云状态,这完全是一尊火系修士。



  他摇摇头:“我找不找死,我是不知道的,你想知道你杀来看看,不过我怎么看,都是你在找死!”



  “狂徒,为何要对我们动手?我们无冤无仇?”此人一下子不知哪来的勇气,不再害怕。



  “我们没有冤仇,呵呵……杀人,杀人还有理由么?你自己应该明白我说的意思!”



  “哼!”



  “找死!”



  此人不顾剧毒,也不怕那周围食毒,凝接着惊人神威,配合手中上品品质一般的飞剑,一刹那爆发惊人剑势杀向苏方。



  估计这股剑势有百丈惊人,而最强剑势就是最前方,所有力量化为一点,朝苏方当空斩下。



  “傀儡护主!”



  突然蓦然一笑,退后一步。



  叱!



  一尊五丈高的居然黑体人形,一闪就来到苏方前方。



  处于剑势中央的玄仙高手,深深一怔,然后执剑释放更恐怖攻击:“什么鬼东西?这也救不了你的小命!”



  蓬!



  剑势如虹,瞬间击中傀儡魔兵,无论气势、攻击都远远超越了魔兵,足已将魔兵击碎。



  但这剑势击中魔兵的时候,像极了狂风击中岩石,岩石没有一点震撼,但狂风自己却消散了。



  剑势被魔兵震散,那高手执意将所有力量倾注在了飞剑之中,剑尖划出耀眼剑芒,铛地一下,点在魔兵的胸膛。



  喀!



  可…那天仙境高手还以为,这一次定能杀碎魔兵,但想不到手中飞剑,突然破碎。



  而且这股破碎之力,来的太迅猛,容不得他反应,破碎就将他右臂一同震荡,噗噗地被破碎之力绞成了血雾。



  至于他整个身体,被后方推动而来的剑势,继续朝那魔兵轰上去,他都无法控制身体。



  结果…。



  便是轰地一下,他身体顺势撞在魔兵身上,竟然活活撞碎了身体,化为了一块块血肉散落得到处都是。



  “自作死…”



  看着一地血肉,将储物戒收入,然后唤出青羽王、不死龟、朱皇等大妖,开始在尸体周围吸收血气修行。



  “想跑?”



  等大妖出现,苏方脚踏羽扇又不见了。



  原来又是一尊高手狂奔出毒物空间,不顾一切要逃走。



  苏方上前一步,但那人速度还要快些,这又如何?苏方屈指一弹,等那人飞出十丈,一道魔兵突然从从天而降。



  吓得高手用法宝挡在头顶,用来防御,但魔兵一脚踩下来,就将法宝踩碎,那人也活活被踩碎了脑袋。



  陨落了,法宝自然就是苏方的。



  接下来几人,容不得苏方动手,直接让魔兵半空拦截。



  但他此时,却让腾霸去对付另一尊高手,他锁定了一人,一尊是这六人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人。



  这高手被腾霸纠缠了一会,已经伤痕累累,此时见到苏方一个人,释放魔气杀来,手持飞剑防御:“你是天魔山魔头?”



  索性就认了:“对啊,我是天魔山魔头,这次随着门内高手,去荒泽星界夺取黄泉魔帝道场,我的上方就是赛血君、巴魔君主两高手,你是商会高手,应该知道两位君主吧?”



  “当然知道,两大魔图,不知沾了我正道多少人的鲜血,今日我一定要杀了你,纳命来!”



  这高手气急败坏,实则也知道没有活命可能,而且落在魔头手中,那只有一个下场,生不如死。



  “无情剑谍!”



  高手张剑杀来的瞬间,满天地都是恐怖剑势,吞天灭地一般。



  苏方实力自然不是对手,但他可有无上法宝,瞬间在剑势杀来前,打出十八道无情飞剑。



  右手也瞬间抓出一道血色圆形法宝,趁机发动攻击。



  轰轰轰!



  无情飞剑与剑势杀在一起,两股剑势近乎形成剑势风暴,不过无情飞剑太霸道,令对方飞剑一次次被无情飞剑破碎。



  “嗡!”



  一股黑色法宝突然令那高手恐惧无情飞剑的强大时,突然被法宝喷射的黑色火焰,罩在了其中。



  天魔血盘。



  啊地一声惨叫,撕心裂肺,高手痛不欲生,被天魔血盘控制,能好受么?



  也无力再控制飞剑,神通…。



  被无情飞剑缠住,苏方一步闪来,当着高手就霸道发问:“你只需要回到我的问题,回到了,我满意了,我就给你一个爽快死法,不然我可以最终选择让你生不如死。”



  “你、你、你是魔头!”



  “你们以宁帝府命令,去星辰宫寻找一个叫苏方的仙人?”



  “是、是!”



  “宁帝府为何要找他?”



  “我、我也不清楚!”



  “别骗我!”



  “不但我不清楚,接任务的高层也不清楚,商会不会问客人为什么,只是一单生意,我们只知道宁帝府要找个仙人罢了,而我们使命就是动用无数商会,在大仙界大海捞针,找到此人。”



  “答应你了!”



  噗!



  随着高手回答完,十八道无情飞剑,瞬间刺入此人的身上。



  身子一歪,此人就没了生机。



  收起天魔血盘,苏方就陷入了沉思:“宁帝府为何要找我?虽不知道原因,可这样让商会不断寻找我,有这一次,以后就会有第二次,一个大势力要找我,我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好好藏在星辰宫…对我而言,只有一个选择,在宁帝府对我出手之前,我一定要强大到可以独当一面的高度!”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



  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



  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



  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



  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



  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



  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



  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



  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我只是路过水经验的



  签到是荣誉的体现!



  大家看更新的同时不要忘记点右上角的“我喜欢”和“签到”哟!



  作者写书不容易,贴吧更新会有一定的延迟,大家多多谅解,以后逐渐取消延迟!



  同时希望大家都能去红薯多多支持杜灿,支持正版,多点击、订阅、收藏、打赏、投票!



  --------------------------------------------------------------------------



  『官方』红薯首发地址:



  『教程』免费看书教程:



  --------------------------------------------------------------------------



  贴吧官方QQ群:170206641 作者也在里面,欢迎大家加入。



  --------------------------------------------------------------------------



  『吧规』新人导航吧规:



  『连载』更新链接汇总:



  --------------------------------------------------------------------------



  第一千零八十章 伏杀六高手



  龙。



  神龙?



  那是灿烂生命种族之中,生命力最为强大的存在,它们生来就可以永生不死,没人知道它们的存在。



  宁帝。



  竟然可以镇压一头神龙,这是何其强大的手段。



  苏方脑海里满是一个人,在那虚无星空尽头,与一条巨大神龙战斗的场景,委实骇人,不由得心中连连掀起一番番骇浪。



  “从收集的消息来看,宁帝府只有神秘,与强大,究竟有多强大,还无从考证,我不明白,如此一个势力为何要找我?他是大世界大势力,而我只是从小世界刚刚飞升的寻常仙人,不可能会有交际。”



  震撼之中缓过神来,苏方就是想不通,蹙着眉头:“就算宁帝府在找我,但可能不是宁帝本人找我…应该是其麾下高手…而那人估计还不是我在大世界得罪的敌人,难道是我以前在小世界得罪的强者?”



  “不管如何…若是让这宁帝府真知道我下落,那我麻烦可不是一星半点,到时候九天星辰宫都难以抵挡这股大势力,我不能让六人将消息传递回去,好在这六人还要去星辰宫抓捕弟子,确认一番才回传递消息,我一定要在途中对六人下手,断了这巨大威胁。”



  喀喀。



  双手大力攥紧,关节都在爆发刚劲声音。



  又回到酒楼,就在六人休息附近等待着。



  几天后,六人离开酒楼去附近购买不少物品,显然是要去虚无域外之地做长久打算。



  “我现在能对付这种高手的手段,便是腾霸、食魔、食鬼,法宝的话有两大傀儡魔兵、无情剑谍…”



  随着六人渐渐飞出紫月荒城。



  大约五里之外,苏方正在寻找机会,也在细做打算,既然要对付这六高手,就要好好衡量一番。



  这六人修为自然不是天仙境,而是刚刚超越天仙境一个大境界。



  洞仙很难修行,修得天洞,一次次突破都要引用天洞吸收形成之力。



  踏入了天仙,也非常难以修行,天地取精、星辰借法都十分困难,每一个阶梯突破也不容易。



  而超越天仙境…。



  名玄仙。



  玄仙境。



  玄之又玄,经过洞仙境、天仙境两大难关修行,踏入玄仙,便开始真正地修行天地取精、星辰借法,体内天洞、金丹都会发生许多变化,神窍也是,法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uzhenjiuy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极品炼器师重生末世之肖落百炼成仙带着系统穿时空一世武圣剑镇鸿蒙欢喜仙修仙女配文里的女主永夜天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