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中招

九真九阳 | 作者:保定一枝独秀鲜花2 | 更新时间:2017-12-01 10:05:59
推荐阅读:乾隆皇帝(6卷)(全本)白袍总管超品小农民灵植巨匠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永恒国度小夫小妻小仙人飞剑问道最强装逼打脸系统大道争锋
  “凡是找到一处裂缝,就将这纹符封在上方,容门内阵法高手不久后下去修补!”



  许金华拿出不少纹符,每人分上好几道纹符。



  随后带领众人来到云林谷结界边缘,在他结印之后,阵法将众人吸入其中,犹如置身在大地裂开的峡谷之中。



  “以你等修为,完全可以驾驭神通,在阵法底部御空飞行,阵法与你们佩戴的令牌会有感应,为你等提供能源!”许金华将众人送入阵法,便退后几步,目送这些临时弟子驾驭各自能力,向延伸地底的阵法深处缓缓飞去。



  阵法!



  这也是十几名临时弟子,第一次近距离在阵法内部飞行。



  云林谷阵法结界从内到外无论如何用肉眼看,都薄如一层气界,但阵法内部确是一个封印世界。



  离开地面十丈深,阵法之下便是一层灵石墙壁!



  用大量下品、中品灵石堆砌而成的灵石层,与阵法完美结合,这些灵石就是云林谷灵气的来源。



  阵法之中逐渐出现不少灵纹锁链。



  灵纹锁链由阵法高手绘制,与灵石融合,每一道灵纹锁链都如触手,深深抓入云林谷大地深处,而灵纹锁链中又涌动着惊人灵气,看来整座阵法由灵石壁垒、灵纹锁链、结界手印所组成。



  众人来到百丈深的阵法空间,逐渐向四周散去,苏方与道无良也分开,各自向阵法之中的灵石壁垒,或是灵纹锁链寻找裂缝。



  云林谷十分辽阔,又由结界所笼罩,以浩丹境、天合境高手寻找,的确要花很长时间。



  阵法空间并不是黑暗的,因为灵石与各种手印释放的玄光,将阵法空间交织成一个晶莹的玄光世界。



  苏方这是第一次见到阵法的本源,是如何催动的,是如何建立的,再融合自身对阵法的了解,很有信心,只要踏入天合境,他也可以建造有一定空间、威力的阵法。



  “终于找到一处裂痕!”



  御空缓缓飞行,沿着一条条灵纹锁链,在灵石层寻找半天,苏方终于见到一条灵纹锁链与灵石壁垒交融处,有一道近乎一丈长的裂痕。



  裂痕已近乎手指宽,可以明显见到因为这条裂缝,阵法内的灵气,正如同漩涡一样,被裂缝吸出阵法,等于云灵谷的阵法一点点在消失。



  苏方逐渐靠近裂缝,心中也唏嘘道:“一座云林谷临时道场,阵法便如此不凡,那封仙门整个道场的阵法,岂不如同一个世界?”



  来到裂缝前,凝视一番,便拿出一张纹符,缓缓向裂缝封去。



  “嗡……”



  纹符刚靠近裂缝,忽然在苏方手中微微一晃,没等他明白为何时,前方裂缝突然轰地一下,猛烈炸开,这股冲击力以及裂缝破碎,融合阵法平衡的爆发,化为一片废墟灵石颗粒,加上气势,令苏方首当其冲,将他瞬间吞没。



  这股破碎声惊天动地,云林谷似乎也随之一震,可怜苏方随着灵石、阵法破碎碎片出现时,全身都是血淋淋,不知有多少伤口,而且是将他身体击穿。



  痛苦?



  一切来得太突然,令苏方失去任何感觉,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呼吸不再正常,就是经脉仿佛也被震断不少,幸好丹胎没事,且输送惊人的阳气,加上肉身大圆满能力,令他逐渐感觉身体处处都在滴血。



  “呼呼!”



  仅仅几个呼吸后,苏方随着碎片无力的漂浮在阵法空间,前方是一个几丈大的阵法黑洞。



  十几道人影出现,正是泰峰、许金华等正式弟子,尤其是泰峰,一见到苏方立即释放一股玄光将他包裹,而此时道无良也飞来了,其他的临时弟子也都因爆炸而出现。



  许金华振臂:“大家先离开这里再说!”



  苏方在泰峰控制下,由众人一同飞出阵法空间。



  云林谷,阵法前!



  “发生了何事?”



  “怎么感觉阵法似乎要塌陷?”



  上千临时弟子聚集在阵法前,直到泰峰、许金华等人出现,他们才知道是下方阵法出了问题。



  躺在玄光之中的苏方,看着无数双各种眼神的目光,第一时间控制肉身,凝结阳气涌入血肉、经脉。



  青羽王在脑海里说话:“小子,幸好你是肉身大圆满,身体还扛得住,若是普通修士,可能就当场被撕得粉碎,只是你的经脉震断不少,要修复起来有些困难!”



  “我来负责此人,诸位师兄、师弟立即通知寻仙峰,派阵法高手赶来修补阵法,免得阵法继续破碎!”



  来到谷中,泰峰就让许金华负责其他,他带着苏方与道无良,来到苏方洞府之中,立即拿出纯元丹服下,又为苏方检查身体。



  半柱香后,泰峰摇摇头:“没有生命危险,但经脉震断有好几根,经脉修复是难事,且身体重伤到如此程度,没有几年是难以恢复的!”



  道无良急得满头大汗,心中也知道苏方的能耐,还能沉得住气,盯着苏方道:“咋回事?”



  “我也不清楚,将纹符靠近裂缝,就发生爆炸,都来不及反应!”苏方渐渐有些好转,声音虽然嘶哑,可也听得清楚。



  “阵法发生破碎,一般是裂缝长达几丈深,才会在重力压迫下,失去平衡令阵法破碎,这件事有古怪,听说你将林威、公孙剑的修为废了?想到你有这种下场,也属正常!”然而泰峰似乎看出这其中的端倪:“在这封仙门,各种人都有,无赖、耍横、耍强都有,老实人也有,重要的是不少家族在这里修行,你得罪那些家族,他们会想尽办法来整你!”



  “师兄是说……并非偶然?”听得苏方是一身冷颤。



  “天上不会掉馅饼,也不会只轮到你一个人倒霉,这其中必有因果,此事你就别再去想,以你临时弟子身份,就算知道了又能拿正式弟子怎么办?我让人带信去一趟蛊王谷,让人带来一些修补经脉的蛊虫,可以帮你在两年内,修补经脉,你就好好在此养伤,就算还有人对付你,也不敢闯入洞府!”泰峰交代完,便离开了山洞。



  虽然态度很冷,可泰峰却要帮助苏方,说明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这段时间我在洞府外守着,爷爷的,道爷现在很想杀人!”道无良陪了一阵,就听见外面有动静,气呼呼地离开了。



  几天躺着不动,九阳真气以惊人速度,正激发生命气息,令苏方肉身伤势一天一个变。



  直到他可以盘坐起来,身上大部分血洞都长出血丝,血丝相连,令伤口愈合越来越快。



  “泰峰的好意心领了,但靠外人不是我的习惯,等肉身伤势恢复差不多,便施展百穴指法,配合体内三只蛊虫,修补经脉,再者我可以控制全身血肉,就算经脉断了不少,我也可以运气!”



  吞噬了数十颗纯元丹,加上九阳真气,苏方的状态越来越好,半个月后,身上伤势愈合得七七八八。



  “本王这次也大意,一心在修行,未感应到强者,本王就很少关注你,想不到你进入普通阵法,也会遇到生命危险!”青羽王自然知道苏方恢复情况。



  苏方也纳闷的很:“正因是阵法空间,我才想不通为何会遇到这种突发危险!”



  “本王与元灵好好理了理整件事前后,终于明白了,你是中了那个名叫许金华正式弟子的毒计!”



  “许金华!”



  “他给你的那些纹符有问题,纹符一靠近阵法裂缝,便令裂缝发生爆炸,将你活活震杀,具体那灵纹之内有什么问题,那就不得而知,总之就是此人对你下了一个套!”



  “我与他近日无仇,往日无怨?”



  “你要往其他地方去想,你得罪了哪些人!”



  “林威、公孙剑?我明白泰峰那番话了,看来许金华要害我,定是与林家、公孙家有关系,封仙门果然处处都暗藏杀机,任何人都有可能在下一秒变成敌人!”



  还是青羽王厉害,不得不佩服,任何事情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现在他又多一个敌人,许金华!



  此人乃是云林谷的负责人,正式弟子,还好他只能在暗处耍手段,不能明着对付他,只能暂时防着此人。



  寻仙峰!



  “许兄,云林谷的事我已知道,多谢了,那叫方越的小子还能活着,的确是他的造化,这是纯元丹,以及一道纹符的心法!”林东英与许金华在山林之中碰面。



  许金华又得到一个空空袋:“人算不如天算,方越命大,但经脉断了不少,要恢复很困难!”



  “就他一个浩丹境,也能修复经脉?”林东英嗤之以鼻。



  “不过我感觉到泰峰似乎要帮助他,你别忘记他是用蛊高手,传闻蛊王谷有些蛊虫,可以帮人修补经脉!”



  “泰峰是蛊王谷的人,在他上面还有许多厉害人物,我是不能与泰峰结仇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以后看看方越的造化,如果真在泰峰帮助下好转,我想公孙家的人也不会放过他,许兄,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林东英离开之前,拍拍许金华肩膀,似笑非笑如同朋友般一闪而去。



  “泰峰也很精明,也许怀疑到我的头上,不过又如何?难道为了一个临时弟子,还与我闹翻不成?我修炼纹符,他修炼蛊虫,我们都不是主修大道的修士,争权夺利的事,与我们没有多大干系!”



  许金华回到寻仙峰。



  过了一阵,就见泰峰带着几位高手从宫殿走来,一同向云林谷飞去。



  三个月后!



  “肉身伤势终于康复,现在可以施展百穴指法,配合三只蛊虫,冲击肉身,利用大圆满优势修补经脉!”



  洞府内!



  苏方显得朝气蓬勃,龙精虎猛!



  几个月的修习,以九阳真气冲击全身,温养经脉,伤势终于恢复,现在可以开始修补经脉。



  “方兄弟!”忽然一个熟悉的粗狂声音,从洞外传来。
九真九阳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uzhenjiuy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百炼成仙超级种植空间永夜天君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我有一册生死簿欢喜仙剑镇鸿蒙诸天仗剑行末世之女配太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