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禁欲派女主肉文生存记

12所谓定情信物

禁欲派女主肉文生存记 | 作者:八水梨花 | 更新时间:2019-10-06 01:37: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你说的是真的?”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春光潋滟,不得不说如此美男子实在是令人赏心悦目,就连吃惊的表情也是美的。



  面对着夏征安的质疑,谢清淑早有准备,她轻咳一声,直起了背,一副俨然正经的模样,“这种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呢!”



  谢清淑这个人皮薄胆小,骗人的事更是想都不敢想,为了能够在险恶的世界中生存下去,她还是有一招绝技傍身的,那就是当她一脸呆滞,神情木然的时候,跟痴呆差不多,谁也看不出来她内心的感情戏。



  夏征安盯着谢清淑的脸瞧了一会儿,又转向了手中的玉佩,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这玉佩是没错,这眼前的人也瞧不出什么端倪来,还真是让人伤脑筋呀!



  “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你哥哥为什么不……”他将脸朝谢清淑凑近了几分,“给我一点儿暗示呢!”



  既然是有备而来,还能被你这些不痛不痒的问题给问倒!



  谢清淑立即就进入了耽美作家的角色,“我哥哥一直都……呃,你知道的,是那什么地方的常客,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他还怎么去芸香阁见小月亮呀!你知道男人都是很要面子的,其实不仅是哥哥拉不下面子,就连我刚一开始对于哥哥的行为也是很不赞成不支持的……”



  坐在旁边的夏征舒立即就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还殷勤的倒了一杯茶水递给谢清淑,在他看来,谢清淑是和自己同病相怜的……



  都有一个断了袖的哥哥!



  作为苦情妹妹的角色出现的时候,谢清淑就表现的得体的多了,不仅接过茶水轻轻抿了一口,还感激的望了夏征舒一眼。



  夏征安把玩着手中的玉佩,“这么说来你的哥哥现在是已经想通了?”



  谢清淑连连摆手,“夏公子,你可不能这样说!我哥哥要是已经想通了,今天就不会当着你的面,喝那么多酒把他自己给灌醉了?”



  有道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讲究的就是潜移默化。



  一会儿是来送定情信物的,一会儿又是还没有想好,就连夏征舒都看不下去了,“那你的意思是……”



  谢清淑的脸上立即就露出了焦虑的表情,“我哥哥是酒后露真情,派我来问问夏公子的意思,那这只玉佩夏公子你……”



  是收下呢是收下呢还是收下呢?



  夏征安沉默了一会儿,顺手就捋下了自己腰间的青色玉佩扔在了桌子上,“你把这个带给你哥哥吧!”



  虽然夏征安的表情十分淡然,但是谢清淑却十分兴奋,因为变态掰弯计划已经初步成功了!



  掩饰着内心的狂喜,她又伸手将那一只青色玉佩推还给了夏征安,“夏公子——,我不能要你的玉佩!”



  夏征安和夏征舒面面相觑,你老人家到底是要演哪一出呀?



  夏征安一向云淡风轻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裂痕,“这只玉佩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哥哥的。”



  “那我就更不能要了!”谢清淑义正言辞的说,“我哥哥现在还是犹豫不决,如果夏公子和我哥哥交换玉佩的话,万一给明眼人看出来了,可还让我的哥哥再怎么好意思去芸香阁找姑娘呀?”



  此时此刻,夏征舒觉得谢清淑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不仅热心为她哥哥的终身大事出力,还连退路都给他想好了。



  于是,他就趁机多看了谢清淑好几眼,上上下下将谢清淑打量了一番,就连谢清淑穿的是什么花色的鞋子都看了。



  谢清淑恳切万分的对夏征安说:“请问夏公子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让我交还给我哥哥呀?比如说项链,戒指或者是玉扳指之类的,但是一定要有一条,就是从来都没有给外人见过的!”



  夏征安沉吟了片刻,从自己的衣襟里面掏出了一条上好的丝帕交到了谢清淑的手上,“这是上好的冰蚕丝,虽然称不上有多珍贵,但是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了。”



  “丝帕好,丝帕好!”谢清淑眉开眼笑,“这个丝帕的‘丝’不是和思念的‘思’谐音吗,我相信我哥哥一定不会辜负夏公子你的一番美意的!”



  最后,谢清淑又郑重其事的叮嘱了一番,“夏公子,你一定要把我哥哥送给你的玉佩收好了,不要给别人看见,就连我哥哥也不能给他看见,不然他会……呵呵,害羞的!”



  喝醉了的谢承修一直在床上睡到了夕阳西下,才算是悠悠醒来,谢清淑正坐在床头,捧着一本晋江买回来的断袖小说看得入迷。



  “小淑儿——,我刚才做梦的时候,又梦见你了,你……”



  你是怎么做到几年如一日的春梦连连的?



  谢清淑哀叹一声,赶紧打断了谢承修的话,“哥哥,我今天和千织一起出门的时候还给你买了一件礼物呢!中午你回来的时候喝得醉醺醺的,我也就没有机会拿给你。”



  “真的?”谢承修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是又惊又喜,“小淑儿还给哥哥买礼物了?”



  谢承修的脸上又很快显露出了那么一丝失落来,“过去你倒是天天缠着哥哥送东西给哥哥,虽然哥哥不收你的礼物,但是……唉——,小淑儿你都已经很久没有送给哥哥礼物了!”



  好吧!



  这些谢清淑也是有所了解的!



  那个花痴本尊经常会拿些花哨玩意儿献媚,每一次谢承修都是嗤之以鼻,直接拒收,就算是被谢清淑又哭又闹的被迫收下了,但是肯定会趁机狠狠地奚落一番谢清淑的幼稚。



  现在谢清淑懒得搭理这个矫情的变态了,他又产生了怨妇一样的心态。



  谢清淑赶紧将那一条丝帕献了出来,学着夏征安的口气说:“这是上好的冰蚕丝,虽然称不上有多珍贵,但是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了。”



  谢承修也是眉开眼笑的样子,“丝帕的寓意好,不过小淑儿你怎么还是这么害羞,想要表达什么就直接跟哥哥说好了,干吗还非要这么委婉?”



  变态男总是神逻辑的,为了自己的大计考虑就暂且不跟他计较了!



  谢清淑将丝帕叠得四四方方塞进了谢承修的衣襟里,“哥哥,以后你要将丝帕随身携带,走到哪儿就带到哪儿……”



  “不行!”谢承修皱起了眉头,“我一个大男人还拿着丝帕是不是太娘了?别人会嘲笑我的!”



  “哥哥——,你带着这一块儿丝帕热了就擦擦汗,吃过饭了就擦擦嘴,有这一块丝帕陪着哥哥,就跟我陪在哥哥的身边差不多!”



  谢承修脸上的表情飞快的闪过惊讶,兴奋,怀疑。



  最后他坚定地对谢清淑说:“你放心吧!丝帕在哥哥在……”虽然他及时刹住了话尾,但是谢清淑怀疑他是想要说丝帕亡人也亡的!



  在晚上招待夏家两兄弟的酒席上,一小滴酒水沾到了谢承修的袖子上,他赶紧就掏出来自己的丝帕刚想去擦那一滴酒水,在丝帕就要沾上酒水的那一刻又顿住了,没舍得用那一块丝帕。



  夏征舒眼尖,一眼就认出了那一块丝帕,一个劲儿的给夏征安使眼色。



  夏征安作漫不经心状,“谢公子,你怎么也不擦擦袖子上的水呀?”



  谢承修一脸梦幻的将那一块丝帕重新塞进了靠近自己胸口的地方,“这可是有心人送的丝帕是要用心珍藏的,怎么能作此用途呢?”



  好吧!



  夏征舒终于遇到了一个比他的哥哥还骚包的男人了!
禁欲派女主肉文生存记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nyupainvzhurouwenshengcun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http://www.55shuba.com/files/ahttp://www.55shuba.com/files/a《吾靠作梦当女帝》《华娱之闪耀巨星》《东京绅士物语》http://www.55shuba.com/files/a《校园全能王牌少女》《被迫营业的苏王妃》http://www.55shuba.com/files/a《权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