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禁欲派女主肉文生存记

4妇女之友多奇志

禁欲派女主肉文生存记 | 作者:八水梨花 | 更新时间:2019-10-06 01:37:4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女总裁的上门狂婿西游之妖至尊不朽系统风云之邪气凛然永恒国度限量版男人武炼巅峰无限曙光之黄金时代神奇宝贝之图腾使者修罗武神
  什么叫像妻子一样的陪伴照顾呀?



  说到底谢承修还是惦记着叉叉圈圈自己妹妹的那一档子事!



  谢清淑决定结束现在的重口味话题,来点儿轻松的话题转移谢承修的注意力,“哥哥——,我听说你最近做生意又赚了不少钱,下一次能不能给我带回来一点儿银子?”



  “银子?”谢承修皱了一下眉,“你确定不是珠钗,或者绫罗绸缎吗?”



  谢家的产业以布庄为主,绫罗绸缎,布麻绢绣应有尽有,而且兼及胭脂水粉,珠钗银簪,一言以蔽之,如今的谢家产业领头人谢承修,简直就是妇女之友,所有的生意都是为了全城的广大妇女服务。



  如果说谢清淑让谢承修去店铺打点生意回来的时候,带回来那么一点儿闺房用品,谢承修都能够理解,这么赤/裸裸的要银子,是不是……



  在所有的言情小说里面,能被男主问得哑口无言的女主,就根本不是一个成功的女主。



  就在谢清淑准备挤出几滴眼泪,再小白花附身的时候,谢承修已经面无表情的开口了,“你要多少银子?”



  作为一个现代人,谢清淑对于银子还真是没有什么概念。



  影视剧和小白文里面有钱人动不动就一千两银子,一万两银子,好歹大家对于银子也不够了解,随你怎么编。相比之下,某些总裁文就是在是真正的坑爹了,冤大头男主动不动就甩出来一张支票,“一百万买你一夜oR初/夜!”,“五百万买你一星期!”。随着霸气男主的增多,价码也越开越高,“一个亿买你初/夜!”



  如果你从蛇皮袋里掏出来一捆钞票,“一万块钱买你一夜!”



  那么你肯定是走错频道了,现在是都市总裁,作为一个总裁你怎么可以不兜里随时揣着一张几千万的支票呢?当然了,如果你想要更帅的话,也可以一个空白支票扔过去的,“你自己填个数吧!”更加彰显你总裁的傲人身份。



  现在您这规格连黑帮频道都嫌你丢人,身为黑帮的你怎么可以走私军火,外加贩卖毒品拐卖人口呢!



  这是言情小说,又不是社会纪实,你这个经常去逛十元店的穷酸猥/琐男,少来侮辱我们高贵冷艳的女主!



  谢清淑浸淫小说界多年,言情小说里面所有有关银子和钱的情节在她的脑海里迅速的闪了一遍,无数的数字在她的脑海里面闪闪发光。



  谢清淑觉得现在谢承修正处于发/情期,众所周知,每一个处于发/情期的男人都会忘了自己还有脑子这么一回事的。



  于是,谢清淑就迟疑着伸出了一根手指头,“也不多,就一千两银子吧!”



  谢承修的眼角明显的抽/搐了一下,然后他就笑微微的开口了,“既然小淑儿想要银子了,哥哥当然得给。不过如果我真让人把银子给你拉过来了,你也用不着,不如就将银子放在我们家的账上,哥哥帮你开铺子,你什么都不用做,年底就有分红拿,好不好?”



  谢清淑特么很想说一点儿也不好!



  但是……



  在谢承修那里显然刚才的话题已经结束了,他用自己标志性的“纤白的男主的手”撑在自己的额头上,“小淑儿,你娘亲刚死,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多不好,要不然以后就搬到哥哥的房间来跟哥哥一起睡吧!”



  虽然鬼屋住着很恐怖,但是也不代表你就愿意搬到狼窝吧?



  更何况这个鬼还是谢清淑本尊的亲娘!



  谢清淑果断的摇了摇头,“我也很想去和哥哥睡,但是我害怕娘亲晚上回到房间里面找不到我的话会担心……”



  灵堂的案桌上燃烧着许多根白烛,一阵冷风吹了进来,昏黄的烛火摇曳了几下,很快熄灭了,灵堂里面顿时漆黑一片。



  谢清淑深吸了一口气,补充道:“哥哥,你看娘亲也不想让我去跟哥哥一起住!”



  谢承修在黑暗中无声的笑了,现在灵堂里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谢清淑虽然听不到他的笑声,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他在笑。



  “前些日子你还天天粘着哥哥不放,怎么你娘一死,却反倒是和哥哥生疏了呢?”谢承修带着迷茫不解,自言自语了片刻,“你还记不记得前两天打雷了,你害怕了就跑过来找哥哥,爬上哥哥的床非要哥哥抱着你睡,结果你半夜的时候葵水来了,弄得哥哥半张床上都是血渍……”



  这么一件囧事,此刻从谢承修的口中说出来,一下子就成了美好的回忆了。



  谢承修和一般变态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是一个很傲娇的变态。



  过去小萝莉谢清淑花痴他的美貌,又带着小白花一般关心缺爱的哥哥的心理,所以有事没事就喜欢招惹谢承修,一会儿温馨关爱,一会儿撒娇邀宠,花样百出。



  对此,谢承修表现得很冷淡,但是当小萝莉死了娘,不再黏他了,他又心痒难耐,先是挑/逗勾/引,继而虐身虐心。



  谢清淑记得清清楚楚,在那一本该死的《那一夜谁是我的相公》里面,谢承修就是在这个灵堂,这个夜晚,丧心病狂的虐了自己妹妹的身,从而开篇了辣文。



  她使劲儿咳嗽了一声,“哥哥——,我现在身上还有葵水呢!”



  案桌上昏黄的烛火又燃烧了起来,谢承修手里拿着火折子,点亮了白烛,在幽暗的烛光下,他的眼睛闪闪发光,有一闪而过的狡黠,“小淑儿,你又跟哥哥胡说了,你前天的时候葵水就已经断了。”



  他说话的口气笃定非常,也让谢清淑十分郁卒。



  别的她不敢说,可是这葵水却是自己身上的,她硬说来葵水了,难道他还能验证一番不成吗?



  “哥哥,我……”



  “我问过千织了,她说你这一次来葵水推迟了四天,第一天来葵水的时候弄脏了衬裙,第二天痛经了,第三天喝了黑糖茶好多了,第四天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了,第五天你就将月经带挂出来晒了!”



  谢承修是一个合格的妇女之友,将自己妹妹的例假情况都摸得一清二楚,让谢清淑在惊异的同时,又觉得他实在是太猥/琐了。



  “这个千织是谁呀?”她怎么知道这么多?



  “你……”谢承修顿住了。



  而谢清淑也呆住了,因为她突然又想起来千织是谁了。
禁欲派女主肉文生存记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nyupainvzhurouwenshengcun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吞雷天尸末世之病娇系统萌学园之特殊之星烈火重生之第三帝国冷宫宠后旅明花都十二钗重生之蛇龙变西游之妖邪樱